禪是自我承擔,不能替代。禪是自我承擔,不能替代。

【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51

禪門的管理法 1 ●禪門的管理法 禪門的管理學,他不是管事、管人,他主要的,在你心房裡的感情,要讓你受到感動,他能管到你的心,管到你的情感,管到你的思想、想法。 管理是為他解決問題,和他應對、應付,讓他有利益,給他歡喜、給他方便、給他在眾中成長,給他在修道中進步,我想這就是禪門的管理法、生活做人修道的管理吧! 禪門的這許多老參、初參,已悟、未悟者,這許多五趣雜居的人士,禪門的禪師們,都有對待的方法,不言半語,讓你去深思,讓你去進入禪的境界,你懂得一句話,可以給你開悟,你不懂,十年、二十年也是空過歲月。所以,下列許多禪門禪師們的掌故,我們就聽聽他們怎麼樣教導後學,教導世人。 ●廟口的猴子 禪門的教育,他都給你機會,給你悟道的因緣。因為人生大事,倒不是平常的作務,主要的,還是要悟到「父母未生我之前,什麼是我的本來面目?」 話說,在楊岐方會禪師門下參學十幾年的白雲守端,對禪學都不能入門,當然老師就有責任要教學。有一天,他就問:「白雲守端啊,聽說你的老師茶陵郁悟道,你知道嗎?」 他說:「是我的老師怎麼能不知道呢!」 「他怎麼悟道的?」 「他經過了一道橋,摔了一跤,忽然天地變色,頓時迷妄的虛空粉碎,他見到了禪門的真實相貌。」 「你何以知道呢?」 「我老師有一首悟道偈:『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而今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方會禪師聽了以後,發出奇怪的笑聲:「嘿、嘿、嘿。」就走了,好像不屑的樣子。 搞得白雲守端一陣莫名無奈,不斷自問:「我有說錯什麼嗎?為什麼老師用那樣的笑聲,不給我回一句話就走了呢?」心裡一直放不下,要想追究這個問題,在禪門,這就叫作提起疑情。 這一盞燈沒有人來點,它也不會亮;雖然每一個人的自性本具,有時也需要靠他人助一臂之力,方會禪師的笑聲,就是給他的機緣;但方會給他這一個機緣,白雲守端不懂、不能了解。為了這一笑,飯吃不下去;為了這一笑,晚上覺也睡不著,日夜都在想:「難道我有錯嗎?老師要用這種笑聲恥笑我?」 兩、三天後,終於難以忍耐,就跑去問方會老禪師:「老師,我有錯嗎?你為什麼要用那種笑聲呢?你知道這一笑,我飯也不能吃,覺也不能睡。」 方會一聽:「你這個傢伙,太沒有用了。我們門口的廣場上,玩猴把戲的人,他們使勁了各種的身段方法,就是為了求得觀眾哈哈一笑,我只是這麼一笑,你就心神不寧。」就這樣,契合了白雲守端的心,他恍然大悟。 這就是方會禪師用的方便法門,製造機緣,助他一臂之力。其實,參禪時要靠自己,但有時外緣還是需要的。所以,禪門裡面的老師,對於徒眾的教育、對於禪門的管理,都是有其大開大悟的本領,才能做一方之主。 ●心在外?心在內? 法眼文益最初是學唯識的,參學途中,掛單在地藏院;但他對禪不相應,終於還是向住持羅漢桂琛提出,要離開到他處學習。住持認為他是一個人才,就送他一程,到了山門外,見到一顆大石頭,桂琛就問:「你們學唯識的常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請問這一顆石頭是在心裡呢?還是在心外呢?」 文益不猶豫地說:「以唯識學講,心外無法,石頭當然在心裡。」 桂琛淡然的說:「這麼重的一顆石頭,你為什麼把它放在心裡,出去東奔西跑,你不覺得很重,給你拖累嗎?」 文益聽到了,無言回答。 羅漢桂琛直搗黃龍,一語驚醒,所以文益立刻打消他去的念頭,留下來在地藏院參禪,為常住服務。 過去的禪師管人管事,到了機緣成熟,一句話,就可以直探你的心防,讓你無以招架;等於雞蛋已經孵出,立刻一啄,小雞就能破殼而出;飯已煮熟,鍋蓋就可以一掀。初入門的人,只能接受他的指導,如果機緣還沒有到,他也不會跟你勸說,跟你囉嗦的。這也是禪門一舉攻破心防、改變觀念的一種教育。 ●自己承擔 禪者的教育,有的時候他會直接指出事實,讓你比較、讓你覺醒。 例如:一群禪者要到遠方去參學,其中某一位禪師也表示要參加;大家因為他平常不合群眾,又不精進用功辦道,帶這麼一個人在團隊裡,不大相應。 不過總想到,都是同門,也不必相棄,拒人於千里之外,只有坦誠說:「你要跟我們一起參學,我們非常歡迎,只是有幾件事情,要先跟你說明:第一、要吃飯時,我們不能代你吃,你要自己吃飽;第二、要大小便時,我們也不能代你大小便,你得要自己去;第三、要走路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辦法幫你走路,你要自己走;第四、你的行李,我們也不能幫你揹,你要自己來。千山萬水,萬水千山,你都要自己承擔,如果你能夠擔當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跟我們一同上路了。」 這一位禪者,自己也知道跟那許多真才實學的人差距很遠,有了這樣的激勵,只有說:「如你們各位所說,我不靠自己要靠誰呢?」因為這句話,他把自己找出來了,後來禪門又多了一位法將、禪師。(待續) …………………………………………………… 【延伸閱讀】 生命昇華的世界 一個禪者的生活,所謂「一?千家飯,孤僧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是多麼灑脫自如啊!禪的日常生活是盡量將生活簡單化、藝術化、純粹化。 什麼是禪者簡單化、藝術化、純粹化?「衣單二斤半,洗臉兩把半,吃飯三稱念,過堂五觀想。」禪者的衣服非常簡單,捆綁起來不及兩斤半重,可以隨時肩挑,雲遊四海,不像一般人出門穿衣,挑三揀四的,還不能稱意。有些人出來聽一場講演,或是參加宴會,常常為了選一件最合心意的衣服而傷透腦筋,最後乾脆不出去,省得麻煩。 想一想,為了一件衣服的顏色、長短、合適與否,而錯過一場千載難逢的機緣聚合,不是太可惜了嗎?所以衣服多不一定就是好,少也不見得壞,多少不放在心上,不當作一回事,生活自然簡化,也沒有氣躁心煩的時候了,這不就是最自在的生活方式嗎?生活能如此簡單、淡泊,不追逐名聞利養,再苦的日子也能把它藝術化、純粹化。 ──節錄自《人間佛教系列9─禪學與淨土》〈生命昇華的世界〉

最新新聞
  • 佛光山禪淨法堂。

    【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49

    叢林的管理法 3 ●四十八單 關於叢林的管理,四十八單職事當中,最主要的有四個單位,稱為「四大堂口」,相當於一個國家的行政院。第一個單位是客堂,第二個單位是禪堂,第三個單位是庫房,第四個單位是衣鉢寮。 叢林每一個單位就有一個堂口,好幾個單位就需要好幾個堂口,像佛學院也是一個堂口,叢林學院院長就是這個堂口的堂主。像念佛堂也有堂主,這許多的堂主都由單位的當家兼任或者是專任。但是四大堂口的知客、維那、僧值,庫房、衣鉢寮、客堂、禪堂,一定是專職,任何時刻,這些單位都要有人值日。四大堂口是擁護方丈室住持,聽命於指揮中心。 指揮中心旁邊是衣鉢寮,等於是住持方丈的幕僚,有所謂六侍者,即:湯藥侍者、衣鉢侍者、書錄侍者、燒香侍者、應客侍者、幹辦侍者。湯藥侍者就等於現在的護理師、醫師,負責方丈和尚的飯食湯藥;衣鉢侍者要負責典藏常住的重要資料及維護法統,管理大和尚的衣鉢等;書錄侍者要做記事,記錄今天一天做了什麼事情;舉凡住持陞座說法、上堂小參或大型集會,燒香侍者都會代表出來行禮、燒香、集眾;若有客人要見方丈和尚,則由應客侍者負責傳達、招呼。 在叢林裡面參學,大部分人才都集中在禪堂,禪堂裡面有長老,也是唯一的堂主。他有崇高的地位,但並不管事,真正管事的人叫做維那,所以禪堂裡的維那掌管一切,等於是現在的內政部長;知客則是外交部長,糾察等於監察院院長,庫房好比經濟部,生活所需的供應單位。 維那下面有六個悅眾,或者看人多人少,有四個或八個不等。悅眾等於助理秘書的地位,輔助維那管理人事。叢林裡用「悅眾」這個名稱很有意思,就是擔任悅眾一職,要讓大眾歡喜、喜悅,不能給大家起煩惱,如此也能養成處眾良好的美德;如果說話不當、行事不當、不公平,要想進入悅眾就很困難。所以,經過悅眾的階段,就可以升遷綱領的職事,甚至擔任當家、住持重任,成為優秀的一方之主。 從大悅眾一直到六悅眾或八悅眾,也要依規矩晉升,例如知客、維那、糾察、副寺、當家等職事從缺了,就由悅眾中選任,悅眾等於是叢林裡的儲備幹部,所以大眾要往上升遷,一定要從悅眾做起。 到了期頭,大悅眾通常是維那的人選,因為他對常住的綱領、規矩、制度都很熟練,又有領眾才能,對人事能夠不徇私,因此,通常會安排大悅眾去接維那之職,管理人事。 二悅眾一般是糾察人選,因為是管理眾人,所以一定要相貌堂堂,身材高大,威儀要莊重,要敢講話,具公平正義,這樣才能服眾。 通常大悅眾、二悅眾升任維那、糾察後;三悅眾、四悅眾有條件者,就會給他升上來做大悅眾、二悅眾。不過要升級,得經過一年的觀察,如果沒有大悅眾、二悅眾的才幹,無法勝任維那、糾察,或者還不具備掌理人事的領導能力,就只有叫他下庫房,或下衣鉢寮,安排到各個單位去擔當寺務;而維那、糾察下來,也可在寺院升任知客,或者書記、監院,或者給其他寺院邀請去作為他們的行政職事,大家互通往來,都非常友好。 禪堂裡培養人才、使用人才,大都是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公正無私,所以不會有什麼糾紛。一般來講,叢林裡面的禪堂只管內政、內部的修持,對外管事的,在客堂裡面有一個糾察,他除了管殿堂的規矩以外,還要管理外寮的農場、園田、莊主,大寮的飯頭、水頭、菜頭,或者雲水寮的寮元等。 糾察、維那在叢林裡,都很年輕,資歷並不高,但一旦登上了這個位子,權力就很大。若行事得法,一、二年之內,也會給其他的叢林挖掘去做當家、住持;若行事不好、名譽不好,就要換另外一個道場,從悅眾做起。例如:像在寶華山做了十八年的維那,如果換到金山去,就要從第六悅眾開始,重新再來。 叢林裡還有各種職務,例如:藏主,是負責經藏的保管和借閱,就是藏經樓圖書館的館長;莊主,負責寺院所屬莊田的事務,要到外面收租,等於是財務大臣;參頭,是禪堂中參禪最熟練的人,參學僧所需要的服務,都透過參頭給予解決。叢林對這些苦行的行單都很尊重,管煮飯的叫做飯頭,管煮菜的叫菜頭,管水的叫水頭,甚至於管淨房、浴室的叫淨頭,管園田的叫園頭,都以「頭」相稱,表示對行單人事的一種尊重。 ●期頭期尾 叢林裡的人事平常不可隨意調動,要依「期頭期尾」的規定進行。「期頭」是七月十六,「期尾」是正月十六,在這兩個時間,要進堂的人士可以進來,要調職的可以調派,要離開的可以出堂。在任期內做得圓滿,常住都會有記錄,所謂「千年書記、萬年堂主」,若在各個職務上,都能依常住規定按部就班、全始全終地工作,你將來和常住再有往來,都會受到很多的優待。如果不依期頭期尾的規矩行事,未來在考慮資歷及職務的安排上,就不會受到常住的重視。 期頭期尾調派,在叢林裡,內外都需要照顧周全,期頭為「大進堂」,屬於大調動;期尾只能叫作「小進堂」,屬於小調動。禪堂每年到了期頭,首座、西堂、後堂、堂主、維那等重要職事,就會召開人事會議,討論什麼人有什麼才能,這個人應該給他到哪裡任職,那個人應該給他擔當什麼樣的責任,調派都是經過大家決議而通過的。 除了禪堂內部的人事調動由禪堂負責以外,禪堂以外的各個堂口,尤其領行單的職事,則由客堂安排;書記及書記以上的職事,則是由方丈和尚召集長老們商量後決定。叢林處理人事,都是非常平等、公開公平、分層負責的,都是量才使用,誰有多少才能,誰都不會被埋沒,在大家的推舉之下,每個人都能適才適任。(待續)

  • 一個具規模的叢林道場,必定是鐘板訊號齊全,五堂功課正常。圖為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過堂時,行堂人員司打雲板。

    【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48

    叢林的管理法 2 ●叢林的管理制度 說到叢林裡的管理,因為寺院僧眾來自於各方,南腔北調,年老年少,初學老參都有,可謂「龍蛇混雜、五趣雜居」,叢林對這許多的行事,大家所以都能相安無事,原因有以下幾個特點: .叢林語言 在叢林裡,你必須要懂得很多「叢林語言」,如果不依叢林的語言,開口即非,會受到處分的。什麼叫作「叢林語言」?像青年學僧,見到年長者,都要站起來合掌說:「請長老開示。」或者說:「學人初參,法事不明,請長老多多指導。」長老也會問:「貴常住在哪裡?你的師父是誰?」你就要回答:「小廟在某某地方,家師上某下某上人。」回答都有一定的標準。長老這樣問,一來表示關心,二來他對你有一些讚許,也是讓你學習他讚美的語言。例如:令師學問很好,我有讀過他的文章;或者貴常住也出過不少人才,來我們本寺參學過的就有什麼人、什麼人……讓你感覺到這許多的長老,都是學識豐富,知識廣博。長老也會問你參拜過什麼叢林,參拜過哪些善知識,這樣就會知道你的分量有多少了。 年輕的學僧,如果與特殊的長老在路上相逢,都要站在旁邊合掌,讓長老先經過,才可以行動,不過這種機會不多,長老一般在寺院裡走動的機會很少。若是早上,見到某某職事,如維那,一定要立正合掌,然後說:「維那師父早安。」如果長輩的職事,有什麼交代、有什麼開示,都是很高興接受,沒有拒絕的,總覺得是被賦予使命。完成後要向上級報告,我是怎麼完成任務,並且聽候他的裁示。 關於規矩,糾察師開口和講話也都有技巧的,不然也會有失誤的時候。例如:維那師父到了大雄寶殿,問訊的時候,就跟悅眾講:「你的引磬怎麼樣?」就輕輕這麼一句,糾察師父看到了,就糾舉說:「大殿上有你開口的資格嗎?」結果,到了要起腔唱誦了,維那敲磬以後,就不開口了。糾察說:「你怎麼不起腔呢?」維那回答說:「你說我不能開口。」這就是糾察的話說錯了,他應該說:「大殿上你能講話嗎?」所以,有的糾察冒裡冒失的隨便管也不行。 叢林裡平常行事往來,很少有語言溝通,大部分都是用紙條來往。例如,今天客堂有諸山長老幾位駕臨,知客師必須寫一張條子向大和尚報告:「某某寺什麼人來,大和尚有什麼指示、要辦的事務是什麼。」然後交由侍者,呈給住持和尚,看住持和尚怎麼指示下一個行事。 如果長老要留在寺裡用餐,知客師也要下一張條子給庫房:「今天有某某寺的長老幾人,蒞臨本寺參訪,請備午齋,五菜一湯,並請某某監院來奉陪,用齋的地點在哪裡,或者是由客堂的知客,五單知客、三單知客來陪客人用齋。」 庫房每半個月要分發給各個單位的單銀、衛生紙、牙粉、洗澡及剃頭的籌碼……也要寫條子,給佛學院裡負責管理的訓導、監學、生活老師,說明這許多東西怎麼樣分配,如有不足,再為聯繫;如有剩餘,敬請賜還。種種行事,都不是因為你講什麼,我講什麼,大家一切憑規矩和文字辦理,所以就沒有那許多的爭論,這些文字也可以留下來,成為一種工作紀錄。 .鐘板信號 早期寺裡沒有時鐘、手錶,叢林的管理,都憑鐘板信號作為生活行事的標準。如晨鐘暮鼓,從一板到五板,開梆、火錪(雲板)、叫香、打板,在禪堂、寺院的住眾聽到了,都知道是什麼信號,在什麼時候,該去處理什麼事務,大家不需要口耳相傳。 吃飯之前,行堂人員會打叫香周知,大眾聽到叫香,就知道預備幾分鐘之後,要出堂到齋堂吃飯。大眾也會在各寮口排班,然後魚貫進入齋堂。從打板、出堂、開梆、火錪,到唱〈供養咒〉、〈結齋偈〉,都有一定的程序,所以即使是用齋也是非常次第有序的。 每天早晚,禪堂裡的鐘板,和大殿裡的鐘鼓,都有彼此聯絡的信號。比方,叢林裡面,在吃過早飯回到禪堂,一定有一鐘一板一木魚,表示大眾回來了;大概每隔五分鐘,打一次叫香,等到大家上了洗手間,衣單、棉被整理好,大概五至十分鐘,他就掛二板。二板以後,大眾各就本位,然後三板一鐘,各自用功,寫作的寫作,參禪的參禪,讀書的讀書,上課的上課。到了下午四、五點的時候打四板,上殿做晚課;之後一直延續到晚上開大靜、打板催鳴,到了最後止靜,煞五板,結束了這一天的訊號。 大眾開大靜養息時,巡夜人員起一板,夜巡完畢起二板,表示結束;然後到了兩、三點時要叫大寮的人起來燒水、煮飯打三板;叫大眾起來做早課要打四板、五板,這樣一天的晨鐘暮鼓就又開始運轉。所以在叢林裡面能相安無事,就是靠這許多法器的信號、語言來聯繫。(待續) …………………………………………………… 【讀者回響】 淚水可以淨化心靈 文/張寶麟 拜讀星雲大師《佛教管理學》系列,其中〈苦難的人更需要佛法〉篇,大師提及監獄弘法的因緣,對於高牆內的收容人,總是特別給予他們信心及關心。 心有所感,憶起民國100年曾任職彰化監獄,機關配合善心人士的捐助,在高牆內盛大辦理「百萬心經入法身」抄經活動,佛光山十餘位法師及義工,講解《心經》經意及抄經意旨後,二千多名收容同學開始靜心抄寫經文,氣氛詳和而感人,抄完經做迴向,懺悔與謙卑心油然而生,許多收容同學眼眸泛起盈盈淚光 。 「淚水,可以淨化心靈。」 星雲大師說:「我對監獄的受刑人,除了同情外,也升起一種願心,希望自己能與死刑犯或重刑犯做個別接觸,給予他們心理輔導,讓他們對人生、對生死、對未來、對生命能夠多一些了解,具備正確的人生觀,進而改造生命,發揮生命的價值。」 而怎麼改造生命呢?大師提到兩個方法,一是自我規範,二要寬恕他人。心有同感,舉凡能自我規範的人,心定能生出懺悔;而寬恕別人,表示自己已發出願心。此刻腦海忽然響起星雲大師作詞的歌〈幸福是啥物」,其中最讓我受益的話,「幸福是啥物?幸福就是觀念轉變彼陣開始。」原來觀念轉變,幸福就會緊跟而來。 收容同學只要觀念轉變,心生懺悔及發願,相信一定能引導自己走出幸福的全新未來。

  • 大陸傳統佛教叢林,有所謂的「四大名山」,圖為五台山佛光寺的東大殿,為大陸目前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唐代木結構建築。

    【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47

    ●叢林的管理法 1 「叢林」指的是僧眾和合居住在一起修道的地方,猶如樹木聚集而不亂生長,表示其規矩、法度。叢林依傳法對象不同,分為「十方叢林」及「子孫叢林」。 所謂「子孫叢林」者,是由個人創建,師徒代代相傳,對外不接眾、不掛單。 而「十方叢林」是公天下,寺產公有,土地不可以繼承,要能集眾、接受十方雲水僧掛單學習等,有一定的規模及制度,如五堂功課不缺、鐘板齊全等。 叢林的基本建築須有一定的規模,才准許做登記,如要有大雄寶殿、法堂、禪堂或念佛堂、僧寮、庫房、大寮、山門等相當附設機構;還要有觀音殿、地藏殿、天王殿等附設的殿堂,其他辦哪些附屬的事業,就看這座叢林的規模大小而定,如此才可稱為「十方叢林」。 那麼一座叢林的土地,總得要三、五公頃以上,因為兩百人、三百人居住的叢林,大家要吃飯、睡覺、拜佛……每個人都會使用好幾個地方,一個人平均使用二、三十坪,二、三百個人就要一萬坪(三公頃)了。 叢林的建築布置,相互之間都有關連,如大雄寶殿在哪裡,禪堂在哪裡,客堂在哪裡,都有秩序的,所以建築就是管理。 而叢林人事組織,如四大堂口等重要的綱領職事,分散在幾個地方,也都有聯絡的管道,其職事居住的處所,就是他們辦公、管理、發號施令的地方。因此,叢林在建築、制度,人事的職務安排上,就把一個叢林的安定確立了。 ●叢林的對外行事 叢林裡,對外的行事很少,但是內部的規矩、生活都很有制度,可以說大家都是循規蹈矩。一般叢林寺院對外並不開放,除了過年、每月初一、十五,大雄寶殿會開門讓大家進來拜佛以外,平常不供給參觀,寺院的大門都是關閉的。大雄寶殿平日緊閉,只有供給寺眾早晚課誦時才會打開,平常都不允許有人進出,讓人感覺很有神聖性。一般信徒來寺,只能在寺外的山林樹下、涼亭遊憩,或者在走廊觀看,無法入寺參觀。因為寺院到底是僧眾生活的區域、修行的場所,當然不容許每天像車水馬龍一樣進進出出。像在佛光山,就分有男眾的區域、女眾的區域、信徒的區域、青年的區域、兒童的區域、一般活動的區域等,清楚劃分,互不侵犯,所以大家都相安無事。 話說回來,如果是本寺的信徒,每一年都會有一次相約在幾月幾日,回來寺裡拜佛禮祖。我記得在南京棲霞山,三月初一這一天,全寺都會放假,佛學院的學生、禪堂的參禪僧都得放下功課,出來招呼來山的信徒,協助他們燒香、點燭,舉行延生普佛,為他們祈福消災。我那個時候年紀還小,也不知道這麼多的信徒是從哪裡來,忽然一下子,成千上萬湧進棲霞山寺。聽說有的包了火車、有的包了渡船,都在這一天集中到了棲霞山寺,當然,也沒有辦法住宿,甚至當時他們的飯食是怎麼解決的,我也記不清楚了。但總之,來的信徒都興高采烈,非常興奮。 寺裡的當家、知客,也會和他們的香頭特別座談、交換意見,一般的信徒只有在大殿上香燭。光是要點的蠟燭,就多到難以估計;每一個信徒的蠟燭只能點一、二分鐘,我們就必須將它吹熄收下來,因為點的人太多,蠟燭台再多也不夠用,還要讓出空間來給別人點。而那許多撤下來的蠟燭,就夠我們學生收藏起來,在晚上讀書時使用,持續用一年都還有餘。 如果是社會團體、重要的官員要來寺裡,必須事先聯絡,會有專人接待安排,也不會干擾到禪堂、佛學院。不過,他們也不能參觀,只能在佛殿、走廊、藏經樓或法堂,做一些欣賞而已。 叢林裡並不舉辦觀音法會、彌陀法會、藥師法會等,頂多在寺院裡掛牌,上面寫著:欣逢六月十九日觀音菩薩出家紀念日,大眾雲集觀音殿上供,誦什麼經等等,也沒有開放給信徒參加。不過,各地區的寺廟,則會定期舉行法會讓信徒禮拜,叢林不會跟附近地區的寺廟爭信徒。當然,逢佛誕節,就會掛牌「浴佛」,讓民眾可以進到寺院裡浴佛;或者農曆十二月初八,會有臘八粥供眾,免費提供給附近的居民食用。 除了這許多行事外,叢林裡面非常注重人事的學習、修持,長老們都很樂意提拔後進,後進也都很尊敬長老。在我的記憶裡面,這好像就是叢林裡的平常行事特色。 ●叢林的管理規模 大陸的叢林很多,除了常為人知道的四大名山:安徽九華山、山西五台山、四川峨嵋山、浙江普陀山以外,還有八大小山,如:江蘇狼山、南嶽衡山、中嶽嵩山、江西廬山、滇西雞足山、浙東天台山、陝西終南山,以及北京香山。 這當中,像四大名山都有一個主要的本山,旁邊分支出許多寺廟,就成了大叢林的規模。以普陀山為例,據聞山上有三百多間寺廟,其中,普濟寺(前寺)、法雨寺(後寺)、慧濟禪寺(佛頂山寺)這三大寺算是老大,裡面所有的小廟就是三個寺院的子孫。這些小廟通常會各自表述:「我們是普濟寺的」、「我們是法雨寺的」、「我們是佛頂山的」,如果按照中國佛教會的章程規定,十個單位以上,就可以成為一個省級的教團。 過去中國佛教會成立之前,這許多寺院叢林各自發展、各自管理,政府並沒有管理;不過,歷朝也有設立僧統、僧錄司、僧正等職務來進行管理,但都沒能做得起來,因為佛教不習慣讓人管,大家也不曉得團結的重要。當然,在歷史的長河中,這許多道場各有興衰,也很難有一定的標準地位。佛教講世事無常,還是有其時代發展的意義存在。(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