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磐聳說:「臺灣沒有任何自然的資源,唯一依靠的只是人力資源。」林磐聳說:「臺灣沒有任何自然的資源,唯一依靠的只是人力資源。」

往事如風生命如歌 林磐聳分享生命地圖

有台灣平面設計界導師之稱的林磐聳教授,6月21日在惠中寺2017「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中,以講題「往事如風,生命如歌—林磐聳的設計地圖」,分享他一甲子的生命軌跡,現場座無虛席。 林磐聳出生於屏東東港鄉,是藝術世家,父親林慶雲曾是活躍於50年代的攝影家,從小在美學薰陶下喜歡繪畫。他表示,由於在漁村長大,經常看見親友、村民為了生計出海,雖然凶險難測,但為了撫育下一代,每個人都養成面對艱險、勇往直前的性格,這也深深影響他日後面對瓶頸與挑戰時,能堅毅不撓。 曾任師大美術系主任的林磐聳,在任職副校長時退休,隨後他便積極投入文化美術藝術設計,身兼數十項頭銜,一生著作等身,屢屢在國際設計大展獲獎。這位具有國際聲望的設計界「教父級」領導者,影響無遠弗屆,曾擔任過多項國際競賽評審,包括德國紅點設計獎、香港設計中心「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及北京2008奧運標誌設計大獎等,他是臺灣第一位名列美國pheidon出版社百大視覺設計師,數十年來數度擔任國際性文藝大展評審,是位學術淵博,名聞遐邇的學者。 談到與佛光山因緣,林磐聳指出,今年元月應惠中寺邀約,在佛光緣美術館舉辦「點滴‧自在–60藝術展」於一樓大廳懸掛1232張手繪的「臺灣家書」明信片,這些都是他經年累月在各國旅程中,利用空閒所創作的。由於惠中寺的展出深受肯定,佛光緣美術館總館長如常法師隨後便邀請他前往展出。為了感謝這份美好的因緣,演講中他當眾宣布,他將為預計三年後落成的新惠中寺「主視覺設計」操刀,博得與會大眾的喝采與讚嘆。 「臺灣沒有任何自然的資源,唯一依靠的只是人力資源。」林磐聳說,他執著自己的生活信仰,只要有空檔,就能心無旁騖地一點一筆的畫下去,而他秉持的信念是「簡單的事情,做多了就不簡單;不簡單的事情,做久了就簡單。」他是設計界的推廣者及領航者,旅行足跡遍布全球,幾乎看遍各屆奧運及世界博覽會,在一次設計展擔任評審時,德國知名的海報詩人岡特蘭堡曾對他說:「我們在年輕孩子身上,看見我們漸行漸遠的熱情。」他有感而發的指出,必須設法教導、培育與傳承下一代青年,應具備「敏以時事,善於思考,勇於表現,樂於分享」四個特質,唯有讓年輕人有目標,設計有其社會價值,才能創造出臺灣的軟實力。 林磐聳經常跟學生說,要跟「三方」學習,分別是向書學習、向物學習、向人學習。向書學習是基礎,但不可靠,所以我們要向物學習,但必須花費時間及很大的金錢,向人學習是可以了解到其背後代表的意義,可深思堅定未來的走向。最後他以哈佛校訓「人無法選擇自然的故鄉,但可以選擇心靈的故鄉」勉勵大家。他指出,我們不能選擇出身背景,但可以選擇心靈的依歸,自然的故鄉是滋養我們的養份,心靈的故鄉則是追求嚮往的依歸,兩者在人生中都扮演者非常重要的角色,缺一不可。

最新新聞
  • 「流光迷離的跨界舞台」的展場,邀請京劇小生隋志鴻「飛天13響」粉墨登場,隋志鴻示範由母親巧手製作的許仙素樸戲服,表演水袖功。

    京劇小生隋志鴻 飛天13響推廣傳統戲劇

    「水袖」是什麼?「生、旦、淨、丑」又是什麼?佛光緣美術館台中館展出「流光迷離的跨界舞台」,6月17、18日邀請京劇小生隋志鴻「飛天13響」粉墨登場,引領觀眾進入京劇藝術與體驗,開啟欣賞京劇的一扇窗。 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表示,隋志鴻談京劇,就像是有個戲劇的老靈魂在體內,希望透過他的介紹,增加對京劇的認識,培養大眾更深度的藝術素養。擔任策展人的匯川聚場藝術總監張忘則指出,台灣戲曲日漸式微,但中華文化都在台灣,這個才20出頭的年輕京劇家,正在用生命學習有兩百多年歷史的京劇,以所學的經驗推廣他所知道的京劇,也許將來成功的起點就在此刻。 高又帥的隋志鴻,在額頭上點紅出場,不僅討吉利,也是在沒正式穿上戲服裝扮時,對自己梨園子弟身分的尊重。他表示,京劇是中國文化傳統的精髓,匯百家藝術於一堂,它的前身是徽劇,通稱皮黃戲,後來徽漢二腔合流,演變成京調更為動聽,表演型態高亢、激昂、誇張、大氣,讓觀賞者的目光隨著表演者移動,目不暇給令人陶醉。他想藉著推廣,讓更多人認識京劇,接觸並欣賞堪稱是美學極致的藝術經典。 隋志鴻學京劇也學崑曲,唱的是小生。京劇和崑曲有什麼不同?他指出,崑曲是中華戲曲之一,發源於現今江蘇蘇州崑山,屬曲唱藝術,主流崑曲都是文人雅士所作,唱腔華麗婉轉、念白儒雅,表演細膩,整體展現的就是一個「雅」字。他學京劇師承曹復永和孫麗虹等人,崑曲則師承周志剛、趙揚強等。 「過去名角兒演唱都有專屬的琴師」。隋志鴻從介紹「京胡」這把樂器開始,一把京胡一個小生,就可以演出一段戲。擔任琴師的楊亞璇,具鋼琴基礎,學京胡已8年,現就讀國立台灣戲曲學院音樂系。她表示,京胡是拉弦樂器,形狀像二胡卻稍小,琴筒一端覆以蛇皮,拉弦是馬毛做的,聲音剛勁嘹亮穿透力強,很難學,學的人必須音準要好,用「彈、打、揉、滑」的指法演奏,戲曲學習是老師口授心傳,要很認真學,平時會幫演員吊嗓或寫適合他角色的唱腔。 京劇在舞台上角色的專業術語稱為「行當」,指的是「類型化角色」,分為「生、旦、淨、丑」四大行當。隋志鴻演的是小生,他指出,「生」又細分「老生、小生和武生」,小生就是比較年輕的男性角色,不戴鬍子,扮相清秀、英俊,分文、武兩類。 隋志鴻說,京劇唱小生的嗓子是用假嗓,要具備龍虎音,也就是有龍吟虎嘯的感覺,音域要寬、厚、實,聲音要能充滿整個空間,唱腔和念白是陰陽音的混合,唱功很接近人體的極限。他以梁山伯十八相送後回到學館,經師娘告知祝英台的許婚,梁山伯恍然大悟,自比呆頭鵝中一段(南梆子)表演,演出唱作俱佳,博得滿堂掌聲。 京劇裡除了優美的唱腔外,還有一句行話就是「四功五法」,指的是演員的基本功。隋志鴻表示,四功是「唱念做打」,五法是「手眼身步法」,四功指的是唱腔要好聽、念白要抑揚頓挫、臉上要有表情會做戲、武打要打得乾淨俐落。而五功呢?就是手勢、眼神、身段、台步、和各個功法技術的協調運用,都能一舉手、一投足的到位,「飛天13響」就是連續動作發出13個響聲,通常是會武功的俠客,用短打顯示武林高手的功夫。 談到眼神,一般孩子做出鬥雞眼的模樣,都會被家長斥責難看。而隋志鴻表演三國時代諸葛亮三氣周瑜,和呂布的赤兔馬被偷了,兩人在戲中「不敢置信到極點,簡直快昏倒了..」時的眼神表情「鬥雞眼」,卻贏得觀眾大聲喝采拍案叫絕。他說,其實「四功五法」是每個京劇演員的基本訓練,要練得好就要下功夫,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就是這個道理。 隋志鴻一面解說一面也讓觀眾體驗;他從示範穿衣、紮靠、演出楊再興叛將「起霸」的整裝戲,教觀眾耍提鎗花學把子工;他穿由母親巧手製作及細膩刺繡的許仙和梁山伯戲服,教觀眾甩水袖和扇子功,台上台下都玩得很開心。他說,京劇裡的扇子是小生、花旦的道具,用來表現人物的身分、性格,「文搧胸、武搧肚、小二搧腿肚」,是展現文人優雅、武人的粗魯豪邁及下人寫實的方式。 「京劇的表演是程式化、誇張化、舞蹈化又很虛擬化。」隋志鴻表示,京劇要求美感,所以言談舉止都有一定的手勢、台步、動作、方位等,有時會讓人覺得不容易看懂。它也會用很淺白的話語誇大事物的表現,比如小生得意時常用的「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就有不同程度的情緒在裡面。它又像默劇,沒有真實的布景,最常見的道具是「一桌二椅」,其他的便靠手勢演出,像「開關門」,或一個馬鞭就可以做出上下馬等的動作,其實這些細膩的手勢和身段演出就是「場隨人移,景隨口出」,很有趣。 我們現在所說的「行頭」,是來自京劇服裝的術語,樣式多根據明代的服裝來設計,角色身分和大小,要穿著何種服裝,都有特別的規定。隋志鴻特別展示帝王將相高貴身分人物的禮服,稱為「蟒」,衣上的蟒紋與龍紋相似,但少一爪,四爪龍叫「蟒」,也是為了不與皇帝的龍袍相牴觸,衣服用色也依據人物類型而具特定意義。他說,早年劇服是不可以洗的,不論頭飾衣飾都價值不斐,因此要穿內衫,不能讓戲服沾到汗水,現在材質不同,有些戲服已經可以下水清洗了。 兩場的認識京劇,仍不能窺其堂奧於萬一。隋志鴻表示,文化是資產,藝術是瑰寶,京劇與崑曲各有其擅長與優雅的地方,很想嘗試將兩者的優點結合,讓整齣戲有高亢激昂,也有文雅素美的呈現。目前除了以推廣京劇為使命外,希望自己從更多的閱讀和舞台經驗中,增長知識和見聞,未來期許能奠基於傳統之上,推出俗雅融合的京崑劇創作。

  • 今年的藝術展有近百位藝術家參展,在展出的4天中,每天有數千人前往參觀並請購畫作。

    參觀基督城藝術展 佛光人與各地藝術家交流互動

    南半球進入寒冬,基督城大眾不但沒歇息,反而更積極出外活動。紐西蘭佛光山住持滿信法師6月16日帶領南島佛光山監寺覺西法師、佛光人韓筱葉、戴嘉涵及容鎮南一行前往飛機博物館,參觀年度南島最大的藝術展「Christchurch Art Show」。今年的藝術展有近百位藝術家參展,在展出的4天中,每天有數千人前往參觀並請購畫作。 滿信法師等人與多位藝術家互動交流,了解藝術家創作的動機因緣,也邀請藝術家參加佛光緣美術館的活動。畫家Tony Roche介紹他創作《Insight》這幅作品的因緣,他在經歷2016年凱庫拉(Kaikoura)大地震之前,是手足畫家的老師,畫的是最受人歡迎、最容易流通的新西蘭風景油畫。在地震的瞬間,他的靈魂被震動了,因此,他依心中的感受畫出了30多年畫家生涯中的第一幅抽象油畫,取名為「Insight」,這作品充滿靈性與活力,畫出了他心中的自由與希望。 許多藝術家聽到佛光緣美術館的訊息,都表示曾經去過、聽過,或者願意前往參訪。他們都非常感謝及感動佛光緣美術館對當地藝術家的支持與鼓勵,提供平台讓基督城藝術家有展出的因緣與機會,並表示將參加8月12日Keith Morant的油畫展,希望有機會能在佛光緣美術館展出自己的作品。

  • 佛光山惠中寺2017年度未來與希望講座,6月19日邀請到知名腦科學及教育家洪蘭分享「閱讀的力量」,現場湧現近1900名民眾,齊來吸取腦科學與閱讀關聯議題。

    閱讀開智慧 洪蘭分享閱讀的力量

    佛光山惠中寺2017年度未來與希望講座,6月19日邀請知名腦科學及教育家洪蘭分享「閱讀的力量」,現場湧入近1900名民眾,吸取腦科學與閱讀關聯議題。由於內容精闢、豐富,引發民眾回響熱烈,會後洪蘭也詳細解答民眾所提出的問題。 洪蘭現任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是知名台灣腦科學家。1969年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即赴美國留學,1980年取得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學位。致力腦科學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及推廣。近年來,有感於閱讀是教育的根本,遂致力於閱讀習慣的研究和推廣,踏遍台灣及離島近千所的中小學,都有她推廣閱讀的足跡。 洪蘭表示,擁有閱讀能力,是活在現今知識社會必備的共同貨幣,閱讀不但可以活化頭腦、重整邏輯,又可幫助腦筋思考,透過閱讀,可以改變大腦中胼胝體的厚度,並活化大面積的左腦,讓勤於閱讀的人快速汲取訊息、知識。同時閱讀可以幫助神經傳導的聯結,大量的閱讀,神經聯結相對變多,越容易舉一反三,變成一個有智慧的人。 在研究中發現,閱讀結合遊戲應用於教育上,可以使神經分化的更快速、緊密,有助於學習及克服困難。洪蘭指出,大腦的神經其實是不斷的在改變,只要不斷刺激,就會越來越進步,相對的,大腦沒有持續刺激就會漸漸退化,甚至被其他功能所取代,因此主動學習,努力保持閱讀的好習慣,就能保有清晰、靈活有條理的腦力。 洪蘭表示,透過大量閱讀,增加閱讀能力,除了幫助自己容易解讀事物,還可增加想像力與創造力,形成腦神經非常強韌的聯結力,讓我們觸類旁通,做即時反應。因為閱讀能幫助我們,用到別人沒有想到的方法,看到別人沒有看到的東西,想到別人沒有想到的地方,不但能解決日常生活遭遇的問題,也增進豐富的知識,這就是閱讀帶給人類的智慧。 大腦是個有限的資源,只有三磅重,佔體重的百分之二,卻用掉身體百分之二十的能源,它無法時時刻刻注意所有的刺激,因此一天當中,百分之六十的行為是習慣化了的行為。所以我們在生活上要做事不拖延、物歸原處,養成今日事今日畢的好習慣,自然有時間發展自己想做的事了。 民眾提問「如何教育三歲幼兒閱讀?」洪蘭表示,「陪讀」是不二法門,在陪讀前,先為孩子選擇適合的書籍,陪讀中給予孩子正確觀念、合理的解釋及適當的引導,確立孩子的人格發展,不致走偏、走歪,年紀漸長到出社會,將是有用之才、國家棟樑。 一個國家強盛與否,取擷於孩子幼兒少年時所讀的書量多寡,而這些書使人變化氣質,明白生命的目的,尋得人生的意義及對未來人生的理想,使自己成為一個對社會、國家有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