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家庭教育,對孩子人格的養成、道德觀念的建立、身心的成長等等,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父母的家庭教育,對孩子人格的養成、道德觀念的建立、身心的成長等等,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3

佛教對「家庭問題」的看法 3 現代父母如何教育子女 前面提到因為生育率偏低,而壽命又普遍延長,形成人口快速老化,引發諸多「老人問題」。同樣的,因為出生嬰兒減少,從二十幾年前的「兩個孩子恰恰好」,到這些年的「一個孩子不嫌少」,如今很多家庭只生育一個孩子。由於父母對孩子過分溺愛,或因教育不當而令他們成長不健全,不懂得與人相處等等,當然,更有許多問題家庭形成所謂的「問題兒童」。 【問】請問大師,現代父母應該如何教育孩子? 【答】人口恐慌已是全世界普遍的問題。目前的生育率為1.4人,日本的生育率更低。根據2005年《商業周刊》報導,從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數據顯示,1947年時,每個婦女平均生育4.54個孩子,到了2003年只剩1.29個,2004年降至1.28個,創近60年來新低紀錄。現在台灣婦女平均只生1.18個小孩,已在全世界敬陪末座了。 雖然日本將事業有成卻未婚、無子的女強人形容為「敗犬」,許多女性依然慨嘆「寧為敗犬」,也不願走入婚姻、兒女的牢籠裡。中國大陸為實施「一胎制」,造成「四二一」家庭(夫妻兩人,撫養四個老人、一個孩子)日益增多,對社會生活、家庭倫理都產生不少影響。 父母的家庭教育,對孩子人格的養成、道德觀念的建立、身心的成長等等,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如前面所言,由於時代、環境的變遷,家庭結構產生許多變化,有單親家庭,有由祖父母撫養孫子的隔代家庭,有父或母再婚,與繼父(母)同住的家庭,有迎娶外籍新娘的家庭……不能否認,這些不同於一般傳統觀念所認定的家庭,確實比較容易產生「問題兒童」。 但也不是絕對的,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即是出身單親家庭;中國的孟子幼年喪父,由母親扶養長大,在母親賢慧的教育下,留下「孟母三遷」、「斷機教子」的美談;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三歲時就父母雙亡,由兄嫂撫養長大,他在貧困中刻苦自學,而有「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的文學成就。 佛教裡有不少祖師大德,也是成長於不健全的家庭,如致力整頓僧制,改革佛教的民初佛教領袖太虛大師,他二歲喪父,五歲時母親改嫁,由外婆撫養長大;日本曹洞宗初祖道元禪師三歲喪父,八歲亡母,童年即體悟人世無常及人情冷暖,因而發心向道。所以,只要自己肯立志向上,發憤圖強,依然能從貧瘠惡劣的環境中,創造出美好的前程。 佛光山有一所專門收容孤兒的育幼院,我們很少對外傳播或供人參觀,我不願「孤兒」兩個字影響院童的幼小心靈;他們都是佛光山的公主、王子,我要給他們一個正常的生活空間,讓他們如一般家庭的兒童一樣成長。我也常常告訴他們要奮鬥、勤勞,立志做個有用的人,才能讓社會接受,將來也才會有前途。很多早期的院童,現在都成為社會的優秀分子呢! 相反的,如「四二一」家庭中(即四個老人、一對夫妻、一個孩子),被父母、祖父母「三千寵愛在一身」的獨生子,所得到的關心、教育和投資必然最多,但是也造就出不少依賴性強、嬌貴、蠻橫、不知感恩、不懂禮貌的小孩。 目前家庭教育的一些現象和問題,如有的父母每天忙於工作,讓孩子自由發展,由電視節目、大量物質,填充孩子的時間與心靈需求;有的孩子由祖父母照顧,而祖父母大多採取「滿足式」教育,對孫子有求必應;有的孩子由菲傭、印傭照顧,生活無慮,但易出現語言發展遲緩、情緒不穩定的缺陷,以及情感寄託上的落差。或者交給托兒所,而托兒機構良莠不齊,又是一個褓姆照顧多個小孩,無法關注個別的需要。 不論哪一種家庭背景,都不是影響孩子健康成長的絕對因素。小孩子觀念錯誤、行為偏差,往往是父母造成的。父母的身教很重要,歷史上,許多名人所以能夠功成名就,都要歸功於良好的家教,例如美國的華盛頓砍了櫻桃樹,坦誠認錯,父親稱讚他誠實。 佛教對子女的教育也非常重視,佛陀在《長阿含經》卷十一裡,告訴父母教育兒女應該:「一者制子不聽為惡。二者指授示其善處。三者慈愛入骨徹髓。四者為子求善婚娶。五者隨時供給所需。」因此,養育子女除了疼愛、撫養,還要教育他們去惡行善,方是為人父母之道。 總之,父母對孩子的家庭教育,必須養成他們正常的生活、處世的誠信、良好的習慣、接受的性格,及培養感恩、忍耐、禮貌、合群、勤勞的美德。尤其要維護孩子的自尊心,不可以經常肆意的諷刺他、譏嘲他、責備他、歧視他,要用同事攝尊重子女的人格發展,幫助他們建立正確的信仰及人生觀、價值觀。(待續) …………………………………………………… 【讀者回響】 念念利他得好人緣 文/宋柏宗 日前拜讀星雲大師在《佛教管理學》系列中,有一篇〈吃虧的管理〉提道:「人在世間上,因為欲望,總想要貪圖便宜。 不是你的東西,而你卻要去貪取,那是很危險的。」此句我讀來甚為有感,所謂:「無欲則剛,有欲則傷。」誠如大師所言,在此桎梏之人大多乃為追求貪欲觸法而失去自由,甚至因此失去更多,如:親情、愛情與友情。實在得不償失,因小而失大。 然大師說:「吃虧就是福氣。」有些人凡事斤斤計較,與人發生爭執時常得理不饒人,或與人有生意上的往來時處處占盡人便宜,且在許多的社會案件裡,大多也是為了貪欲而犯罪。而就算你一開始爭吵爭贏了,或在金錢往來上占足了便宜,對自己也未必是好事,只會為自己帶來更多的麻煩。 大師常提倡:「念念利他。」凡事多為他人著想,多給人一些,也就多一點福氣;這亦是近年來受此人間佛教學所體悟來的啟迪。與人在相處時要多多了解他人的所需,而對此伸出援手幫忙。所謂:「予人玫瑰,留有餘香。」相信對人時時多點禮讓,多給予人幫助,又或者是對人多說些鼓勵的話及關懷之言,必定會為自己帶來好人緣。

最新新聞
  • 懺悔一如法水,可以洗淨我們的罪業。

    六祖壇經講話-懺悔品第六 問題講解3

    六祖壇經講話-懺悔品第六 問題講解3 (三)什麼叫做無相懺悔? 懺悔,對於一個修行人而言,是有非常大的作用。 所謂懺悔,六祖大師說:「懺者,懺其前愆,從前所有惡業、愚迷、憍誑、嫉妒等罪,悉皆盡懺,永不復起,是名為懺;悔者,悔其後過,從今以後,所有惡業、愚迷、憍誑、嫉妒等罪,今已覺悟,悉皆永斷,更不復作,是名為悔;故稱懺悔。」懺悔就是要我們反省、改過、遷善。 根據經典所說,凡夫一日所作,功少過多,甚至舉心動念之間,無非是罪,無非是業。這些罪業就像烏雲遮日一般,障蔽了我們的佛性,使我們在生死海中流轉,輪迴不已。 不過,佛經也說,一個人不怕犯罪,只怕不懺悔。懺悔可以消除罪業,好比衣服髒了,身體髒了,只要用水洗一洗,自然就乾淨了;田裡的秧苗,只要禾苗茁壯,旁邊縱有一些雜草,也起不了作用。又如投一把鹽巴在一杯水中,水的味道奇鹹無比,如果再多添加一些清水,鹹味自然轉淡;一塊石頭,把它放在船上,藉著船的浮力,它就不會下沉。 懺悔一如法水,可以洗淨我們的罪業;懺悔就像船筏,可以運載我們到解脫的涅槃彼岸;懺悔譬如藥草,可以醫治我們的煩惱百病;懺悔好比明燈,可以照破我們的無明黑暗;懺悔一似城牆,可以攝護我們的身心六根;懺悔有如橋梁,可以引導我們通往成佛之道;懺悔猶如瓔珞,可以莊嚴我們的菩提道果。在佛教的萬千法門中,無論我們修學哪一個法門,都必須以清淨無垢的心田去納受,因此懺悔是必要的修行。 懺悔,可分為「事相」上的懺悔與「理性」上的懺悔。 事相上的懺悔,就是藉禮拜、讚歎、誦經、布施、行善等行為而行懺悔。事相上的懺悔,只要有一分的懺悔,就減一分的罪業;有十分的懺悔,就減十分罪業。如同一個生鏽的銅器,你用一分的力量擦拭,它就潔淨一分;你十分用心、用力,把銅器上面的鐵鏽統統去除,就十分的明亮、清淨,這是事懺。 理性上的懺悔,是觀實相之理,來達到滅罪的懺悔。也就是以我們的般若智慧,從真如理體上觀照罪業的自性本來空寂,所謂「罪業本空由心造,心若亡時罪亦滅;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罪業是由妄心所造,只要妄心不起,當下即無罪業可言。所以,在佛光山萬壽園有一首對聯說:「永念親恩,今日有緣今日度;本無地獄,此心能造此心消。」罪業是由我們的妄心所造,既是妄心所造,只要妄心一息,則罪業如霜露,日照即散;又如千年暗室,一燈即明。這種觀照「實相無相」,覺悟「罪性本空」的懺悔法門,稱為「無生門懺悔」,也就是〈懺悔品〉所講的「無相懺悔」。 依照佛經記載,懺悔的方法有多種,但均不離事懺與理懺。 天台宗所謂懺悔有三種方法: ● 依戒律門懺悔:精持戒律,夙夜不懈的修持,猶如大火,燒去一切情識障。 ● 依功德門懺悔:常行功德,供養三寶的修持,猶如春風,拂去一切煩惱障。 ● 依無生門懺悔:勘破生死,修習無我的修持,猶如淨水,洗去一切知見障。 《觀普賢菩薩行法經》提出「懺悔六根觀普賢菩薩法」,即懺悔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的罪障: ● 懺悔眼:若有眼根惡,業障眼不淨,但當誦大乘,思念第一義,盡諸不善業。 ● 懺悔耳:耳根聞亂聲,壞亂和合義,由是起狂亂,猶如痴猿猴,但當誦大乘,觀法空無相,永盡一切惡,天耳聞十方。 ● 懺悔鼻:鼻根著諸香,隨染起諸觸,如此狂惑鼻,隨染生諸塵,若誦大乘經,觀法如實際,永離諸惡業,後世不復生。 ● 懺悔舌:舌根起五種,惡口不善業,若欲自調順,應勤修慈心,思法真寂義,無諸分別相。 ● 懺悔心:心根如猿猴,無有暫停時,若欲折伏者,當勤誦大乘,念佛大覺身,力無畏所成。 ● 懺悔身:身為機關主,如塵隨風轉,六賊遊戲中,自在無罣礙,若欲滅此惡,永離諸塵勞,常處涅槃城,安樂心恬泊,當誦大乘經,念諸菩薩母,無量勝方便,從思實相得。 懺悔是滅罪增福的最好法門,有關懺悔的對象,佛經舉出十種: ● 可以對諸佛菩薩懺悔。 ● 可以對父母懺悔。 ● 可以向兒女懺悔。 ● 可以對師僧懺悔。 ● 可以對弟子懺悔。 ● 可以對領袖懺悔。 ● 可以對檀越懺悔。 ● 可以對善友懺悔。 ● 可以對所化懺悔。 ● 可以對龍天懺悔。 懺悔要發心,至誠發心,罪業才能消除。因此,無論是向諸佛菩薩,或是對父母、師長等人懺悔,都必須具備兩個條件: ● 發露。懺悔須要至誠懇切地表白自己所犯的過錯,不可覆藏,就如病患找醫生看病,如果不把病症說出來,醫生不能正確診斷、開藥方,病就不會好。所以要發露不覆藏,如果有所隱藏,懺悔就無法得到完全的清淨。 ● 要真心地改往修來。六祖大師說:「凡夫愚迷,只知懺其前愆,不知悔其後過。以不悔故,前罪不滅,後過又生。前罪既不滅,後過復又生,何名懺悔?」因此,懺悔最重要的,是要真心的改往修來;懂得「隨緣消舊業,切莫造新殃」,才是真懺悔。 (四)如何懺悔? 前文提到懺悔有很多法門,現在再從具體的方式與事例進一步說明懺悔的重要。 俗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必改,善莫大焉!」在佛法裡有兩種偉大的力量:第一、是自性不作惡;第二、是做了能懺悔。 懺悔是認識罪業的良心,是袪惡向善的方法,是淨化身心的力量。一個人不怕造業,只怕不懺悔。例如佛世時,印度的阿闍世王曾經犯下了弒父篡位的彌天罪業,後來因為懺悔,終能得救。中國的悟達國師,累劫冤業感生人面瘡,透過懺悔,終於冰釋多生仇恨,並且留下一部《慈悲三昧水懺》,利益後人。 不過,一般人在平常都不會想到要懺悔,一定要到什麼時候才肯懺悔呢? ● 有病的時候,病苦折磨,他想到要懺悔了。 ● 受苦的時候,艱難困苦來了,他想到要懺悔了。 ● 困難的時候,做事時,這項不如意,那樣不順心,他想到要懺悔了。 ● 年老的時候,他想到過去年輕時候種種非法、種種不是,就容易懺悔。 ● 無力的時候,感到自己沒有力量了,那時候就想到要懺悔了。 知道自己錯了,才懂得要懺悔,往往悔不當初。甚至身陷牢獄才知道自己做錯了,更是懊悔已嫌遲。所以,我們懺悔,要在平常的時候,要在我們有辦法的時候。 如何懺悔愚迷、驕誑、嫉妒等惡業?《六祖壇經》說,佛弟子平日於佛前依下列三段文懺悔發願,可以增長我們懺悔的力量: 「弟子○○,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迷妄所染,從前所有的愚迷惡業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消滅,永不復起。」 「弟子○○,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驕誑所染,從前所有的驕誑惡業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消滅,永不復起。」 「弟子○○,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嫉妒所染,從前所有的嫉妒惡業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消滅,永不復起。」 《觀普賢菩薩行法經》載,在家信眾的懺悔法有五種:一、不謗三寶,乃至修六念(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二、孝養父母、恭敬師長;三、端正身心,以慈悲、道德待人;四、六齋日不殺生;五、相信因果。 除了上述的懺悔方法以外,一般佛教徒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修行如下六種懺悔: 一、說好話懺悔;二、捐善款懺悔;三、勤勞服務懺悔;四、成就他人懺悔;五、用感恩報德的心懺悔;六、以禮佛謝罪的心懺悔。 懺悔是生活裡時刻不可或缺的美德,例如:穿衣的時候,想到「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如何能不懺悔?如何能不想到母恩難報呢?穿衣服的時候,想到這件衣服是從工廠裡的工人一絲一縷慢慢地織成,我能不愛惜它嗎?所以,穿衣服就可以懺悔。吃飯的時候,所謂「吃現成飯,當思來處不易」;所謂「佛觀一粒米,大如須彌山,若人不了道,披毛戴角還。」一粒米所以能到我們的口中,那是經過了農夫的耕作,工人的製造,商人的販賣,同時還要結合水分、土壤、陽光、空氣等宇宙間所有的因緣、力量,才能成為這一粒米給我們充飢填飽。我在吃飯的時候,怎麼能不感恩懺悔呢?所以,在佛門裡,飯前要念供養咒,飯後要念結齋偈,在吃前三口飯時要說:「願斷一切惡、願修一切善、願度一切眾生。」斷惡、修善、度眾,主要的,就是要懺悔、感恩、發願。 懺悔不但可以滅罪,而且可以增福。依經典記載,懺悔可得五種福德:終不遠離一切聖人;一切眾生樂見樂聞;入大眾時,不生怖畏;得好名聲;莊嚴菩提。 懺悔之後,罪業是否究竟清淨,可以依懺悔當時的情狀自我審查。懺悔的相狀有三品: 下品懺悔:全身微熱而眼出淚。 中品懺悔:全身毛孔發熱出汗,從眼出血。 上品懺悔:全身的毛孔和眼睛都出血。這是最高的懺悔。 一般人學佛修行,無不希望與佛菩薩感應道交,但是為什麼有的人有感應,有的人沒有?感應的原理就如同「月現江心」。所謂「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提月現前」。菩薩就像一輪皎潔的明月,常遊在畢竟空裡,對大地眾生沒有分別心,只要眾生心中清淨無垢染,就像江河的水澄澈無波,月亮自能影現江心。所以沒有感應的人,不能責怪天上沒有月亮,應該怪自己的心海不清淨。所謂「人有誠心,佛有感應」,只要我們能時常藉著懺悔的法水來滌淨心垢,自然能與佛菩薩感應道交。

  • 自性五分法身香不從外得,要從自己的自性上去證悟。

    六祖壇經講話-懺悔品第六 問題講解2

    永嘉大師說:「不除妄想不求真,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在佛教裡,自性、佛身、法身、佛性、真如等,都是指我們自己的本來面目,也就是我們的自性法身。 當初佛陀在靈山會上,手上拿了一顆隨色摩尼珠,問四方天王道:「你們看一看這顆摩尼珠是什麼顏色?」 四方天王看後,各隨所見,分別說是青、黃、赤、白等不同的色澤。佛陀就將摩尼珠收回,舒開手掌又問道:「我現在手中的這顆摩尼珠是什麼顏色?」 天王不解佛陀心中所指,都不約而同的回答道:「佛陀!您現在手中根本沒有東西,哪有什麼摩尼寶珠呢?」 佛陀真實的告訴四天王道:「我將一般世俗的珠子給你們看,你們都會分別它的顏色,但真正的寶珠在你們面前,卻視而不見,這是多麼顛倒呀!」 這是說明我們的自性就像一顆摩尼寶珠,每個人來看,所看到的顏色都不同。其實這個寶珠的顏色只有一種,是個人的境界不同,而有種種的分別。好像我們的法性,本來是一個,可是由於我們迷惑了,不能認識我們的自性法身,而在自性法身之外,做了很多分別。 因此,在《壇經》的〈懺悔品〉中,六祖惠能大師一開始便主動提出,要為大眾傳授「自性五分法身香」。所謂「自性五分法身香」,就是: ●戒香:所謂戒香,就是要每一個佛弟子在自己心中無非、無惡、無嫉妒、無貪瞋、無劫害,稱為戒香。 戒有「防非止惡」的功能,戒是佛教的法制生活。經云:「戒住則法住。」在佛教裡,依在家與出家的不同,所受持的戒法有優婆塞、優婆夷的五戒、八關齋戒、十善戒以及沙彌、沙彌尼的十戒、式叉摩那的六法戒、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戒等。 其中,五戒為佛教的根本大戒。所謂五戒,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五戒是做人的根本,受持五戒可得無量的功德利益。例如:不殺生而護生,自能獲得健康長壽;不偷盜而布施,自然能發財享受富貴;不邪淫而尊重他人的名節,自然家庭和諧美滿;不妄語而讚歎他人,自然能獲得善名美譽;不飲酒而遠離毒品的誘惑,自然身體健康,智慧靈敏。 五戒雖然分別為五,但是它的根本精神只有一,就是不侵犯。例如,不殺生,就是對別人的生命不侵犯;不偷盜,就是對別人的財富不侵犯;不邪淫,就是對別人的身體、名節不侵犯;不妄語,就是對別人的信用、名譽不侵犯;不飲酒,就是對自他的智慧、健康不侵犯。不侵犯才能自由,凡是身陷牢獄,失去自由的人,探究其原因,都是觸犯了五戒。譬如:殺人、傷害、毀容,是犯了殺生戒;貪汙、侵占、竊盜、勒索、搶劫、綁票,是犯了偷盜戒;強姦、嫖妓、重婚、拐騙,是犯了邪淫戒;毀謗、背信、偽證、恐嚇等,是犯了妄語戒;販毒、吸毒、運毒、吸食煙酒等,是犯了飲酒戒。由於犯了五戒,於是身繫囹圄,失去自由。所以,受戒也是守法,能夠受持五戒,才能享有真正的自由;能夠受持戒法,自然人格芬芳,道德遠播,被人尊敬,因此,戒香勝於花香。 ●定香:所謂定香,就是要大家看各種善惡的境界,自心不亂,稱為定香。定就是要我們自己有原則、有立場、有主張,不輕易受世間的五欲塵勞所左右。受了定香的人,至少應做到:一、不為境轉,就是不能任由境界所轉。二、不為物動,不被世間的財富、金錢所動搖。三、不為情惑,就是不被男女的美色、情感所誘惑。四、不為勢嚇,就是不懼威武,不受勢力脅迫。自己有定,就能知所進止;自己有定,就能隨遇而安,這就是定香。 ●慧香:所謂慧香,就是自心修行無礙,常以智慧觀照自性,不造作諸惡,即使做善事也不執著,敬上念下,愛護鰥寡貧窮者,稱為慧香。 其實,學佛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轉迷為悟,也就是要證悟般若智慧。般若智慧就是佛性,佛性雖然人人本具,個個不無,但是正如寶礦裡即使有再多的黃金、白玉、鑽石等財寶,如果不經開採,則永遠也不會出土。智慧的寶藏不經開發,一樣不會現前。所以,要想有智慧,就必須有三個次第:一、從聽聞佛法而能獲得智慧;二、從思考研究而能獲得智慧;三、從修行實踐而能獲得智慧。這就是慧香。 ●解脫香:所謂解脫香,就是自心無所攀緣,不思善,不思惡,自覺無礙,稱為解脫香。 世間上的人,往往受到名聞利養、人情世故、親情眷屬、男女情愛、人我是非、我執邪見等束縛,而不能自由解脫。佛法最主要的,就是要我們從各種束縛中解脫出來,因為解脫,才能自在。 過去禪宗四祖道信初參僧璨大師時,他說:「願和尚慈悲,開示我解脫法門!」 僧璨大師反問:「誰縛住你了?」 是的!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束縛我們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自己束縛還須自己解脫。我們能心無所緣,自覺無礙,這就是解脫香。 ●解脫知見香:所謂解脫知見香,就是自心既然對於善惡都無所攀緣,也不沉空守寂,就必須廣學多聞,認識自己的本心,通達諸佛的道理,和光接物,無我無人,從初發心一直到圓滿菩提,真性毫不變易,稱為解脫知見香。 解脫知見香就是要我們在解脫的認知上、知見上、觀念上,也就是從思想的本體裡,能夠不執空、不守寂、不攀緣、不分別、無人我對待,自然而然地不為世間左右,那就是有了解脫知見香,也就是所謂實踐真理。 如果我們有了戒香、定香、慧香、解脫香、解脫知見香,自然能透露禪悟的消息。那就是六祖大師為我們所傳授的五分法身香。 這自性五分法身香說起來很簡單,真正要實踐並不是很容易。一般人雖然虔誠地信仰佛教,但是要他持守戒律、修習禪定、體悟智慧、祈求解脫,或是證悟解脫知見,這是很不容易的。 有一個信徒,過六十歲生日的時候,請良寬禪師為他消災、祈福、祝壽,禪師問他:「你要我為你祈求多少壽命呢?」 信徒說:「我想活八十歲。」 禪師就說:「你現在已經六十歲了,距離八十歲只有二十年,二十年很快就會過去的。」 信徒說:「禪師!難道我可以求一百歲嗎?」 「一百歲也只是增加四十年,也是一轉眼就會過去的。」 信徒說:「難道我可以祈求一百二十歲嗎?」 禪師說:「一百二十歲,也只不過是增加六十年;你已經有六十歲了,再增加六十年,也是有如石光電火,剎那就過去了。」 「那怎麼辦呢?」 禪師說:「你要求無量壽,要求永恆的壽命啊!」 一般人只求身體上的長壽,這是不能解脫的。因為一百歲、一百二十歲的老人,日子很不好過,不但吃不動,走不動,聽不清,看不到。甚至一百二十歲的老人,他一百歲的兒子可能已經先他而去,八十歲的孫子也死了,天天在為兒子、孫子送終,這種日子會好過嗎?所以,只求肉體上的長壽,這不是正知正見,不是解脫知見。 過去,在山西五台縣昭果寺,有一位解脫禪師,他曾經蒙文殊菩薩指示心印,後來更加謙卑的為大眾服務,年月一久,功行日高。有一天,文殊菩薩想要試驗他的修行,趁他早晨為大眾煮早餐,做稀飯的時候,出現在解脫禪師的前面,解脫禪師看都不看一下,文殊菩薩大驚,上前就說:「喂!我是文殊菩薩!我是文殊菩薩!」 解脫禪師應聲便說:「文殊自文殊,解脫自解脫。」 文殊菩薩一聽,知道解脫禪師是真的覺悟了。因為解脫禪師能夠覺悟自性,肯定自己,所以能「文殊自文殊,解脫自解脫」。 因此,研究《六祖壇經》、參禪學道的人,應該知道,自性五分法身香不從外得,要從自己的自性上去證悟,因為解脫不在他人身上求,你自己能悟道,當下就能獲得解脫。

  • 中國是重視孝道的民族,佛教也是重視孝道的宗教。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2

    佛教對「家庭問題」的看法 2 佛教對家庭問題的看法 延續前面的問題,傳統上父母年老,子女必須照顧他們,讓他們好好的頤養天年。但現在社會環境變遷,很多人不但不跟父母同住,甚至連最起碼的照顧都沒有,使得許多「獨居老人」的生活起居,只能由政府、慈善團體來負責。請問大師,您對獨居老人有什麼看法和建議? 【答】我現在的年紀,應該就是獨居老人了!但是我卻不是獨居老人,因為我們是一個僧團,我這一生,幾乎身邊總有很多人群圍繞,從來沒有孤獨的感覺。我曾因動心臟手術,住進台北榮民總醫院,那時看到兒童的病房,有許多父母來來去去,相反的,老人病房則很少有兒女來走動。現在的社會是孝順的父母多,孝順的兒女少了!甚至還有兒女探望父母時,不是帶鮮花、奶粉,而是帶錄音機,把它擺到父親口邊:「爸爸!你講,財產要交給誰?」所以過去「養兒防老、積穀防飢」的觀念,已不適用於現代了。 現在養兒不會防老了!當兒女長大,翅膀長成,就會飛走,自組小家庭,留下父母兩人,或單獨一人守著空洞的屋子。如果老人生活會自理,經濟上不匱乏,會自我排遣日子倒也無妨,怕的是貧病交加、無人看顧的老來蒼涼,才是人間悲慘之事! 根據聯合國衛生組織(WHO)的定義,當一個國家65歲以上的老人人口,超過全體人口的百分之7,稱之為「高齡化社會」;當比例超過百分之14,則稱之為「高齡社會」。在1993年,台灣已正式宣告進入「高齡化社會」,2004年之後,65歲以上人口數量和比例更不斷攀升,快速走向「高齡社會」了。 人口老化是全世界共同的趨勢,據聯合國資料統計,目前已進入高齡化的國家有義大利、德國、日本和西班牙,估計至2050年,老年人口比率超過百分之20的國家,除了前述四個國家之外,還將增加美國、中國、泰國、巴西、印度、印尼等國。 「高齡社會」的形成,除了醫療保健進步、人類壽命延長,更大的原因是生育率的持續下降。以台灣為例,經建會在2004年研究發現,適齡婦女不生育率高達百分之20。根據統計,由於出生人口減少,現在是每一百個工作人口扶養13個老人,但是50年後,將激增2倍,每百人扶養的老人增加為64人,平均每1.5個年輕人養一個老人,由此可看出台灣人口老化的速度之快。 老人問題,已不只是老人本身及家庭的問題,更是社會問題。許多先進國家能「未雨綢繆」,做好全民福利措施,如美國人民平時繳稅給政府,年老之後,就由國家、政府來撫養。在這方面也可看出東西方對家庭、親情的不同觀念與態度。東方人期待兒女的孝順、照顧,西方人覺得養兒是義務,棄養老人被視為理所當然;東方人將兒女視為父母的附屬品,西方人視兒女為獨立的個體,給予他們充分的自主權;東方人用道德、輿論維護家庭和諧,西方人用法律維繫彼此關係。 不斷學習 重拾生命活力 一個富強的國家,對於老中青婦幼的每一世代,都應周全關照。對於老人,除了經濟、生活上的幫助照顧,規畫完整的老人安養措施之外,老年人由於空巢或單身、或健康狀況不良,常會引發孤僻、憂鬱、焦慮、煩躁等心理問題,所以也可以在社區組織「松柏聯誼會」、「老人旅遊社」、「老人公園」、「老人俱樂部」等,像佛光山各道場也有專為老人開辦的「松鶴學苑」,這些都能讓老人因參與活動、不斷學習,而重拾生命的活力。 中國是重視孝道的民族,佛教也是重視孝道的宗教。《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慈父悲母長養恩,一切男女皆安樂,慈父恩高如山王,悲母恩深如大海。」《父母恩重難報經》則以母親懷胎生產的艱難、危險以及養兒育女的艱辛,而說:「假使有人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遶須彌山,經百千劫,血流沒踝,猶不能報父母深恩。」父母養育之恩如昊天罔極,當我們長大獨立後,怎能不思報答,盡反哺之孝呢?因此,我認為如果無法三代同堂,至少讓老人家和兒孫毗鄰而居,如此,能方便照應,又有各自獨立的空間,應該是比較圓滿的安排吧! 《雜寶藏經‧棄老國緣》裡記載,棄老國有個規定:「若有老人,必須驅逐。」有位大臣在父親年老後,不忍遺棄,就建了地窖將父親藏在裡面,依然孝順奉養。 有一天,天神以種種難題試問國王,國王無法回答,便詢問朝中所有大臣,也沒有人能破解。後來這位大臣以父親的智慧,為國王解危。國王於是解除禁令,下令全國民眾必須奉養年老父母,以盡孝道。可見老人累積一生的經驗,往往有可提供參考和實用的智慧。 能善盡孝道,撫養、關心父母,讓他們能安享天年,是為人子女的本分與責任。另一方面,老人本身也須建立正確的觀念和生活態度,如對人生的功名、感情、得失種種,要學會放下;保持開朗的心情,廣結善緣;飲食清淡,養成運動的習慣等等,如此,晚年才能過得健康又自在。 我覺得,老人不是年紀,而是心境;老化不在身體,而在心靈。如果老年人在性格上,能隨和、不固執,肯得「老做小」,並能適時的提供智慧和經驗,相信不但不會令人討厭,自己更能成為快樂而可愛的老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