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是智信的宗教,不但講究慈悲,尤其重視般若智慧;唯有開發般若智慧,才能把「貪瞋痴」的煩惱轉為「戒定慧」的功德。教是智信的宗教,不但講究慈悲,尤其重視般若智慧;唯有開發般若智慧,才能把「貪瞋痴」的煩惱轉為「戒定慧」的功德。

六祖壇經講話—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4

(五)怎樣轉「貪瞋痴」為「戒定慧」? 佛教是智信的宗教,不但講究慈悲,尤其重視般若智慧;唯有開發般若智慧,才能把「貪瞋痴」的煩惱轉為「戒定慧」的功德。因此,平常我們講學佛修行,主要的就是要「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也就是轉「貪瞋痴」為「戒定慧」。 貪瞋痴,稱為三毒,是說對一切順情的境界,生起貪得無厭的貪心;對一切違情的境界,生起忿怒憎恨的瞋心;對一切事理的法則,生起邪迷痴暗的痴心。這三毒是眾生心理上最嚴重的大病,它是障礙佛道的根本煩惱;它像魔王,惱害眾生的身心,毒害眾生出世的善根,它是眾生流轉生死的根本。因此,經典裡面講「心不迷不墮生死,業不繫不憂形質,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起不生業果」。可以說,凡夫眾生有很多的苦惱,都是因為貪瞋痴的煩惱所引起的。 說起貪,我們可以看看這個世間眾生的形象,走在路上,明明是一個已經喝過的空汽水罐子,他也要踢一踢,看看裡面還有什麼東西?有這麼一則笑話:嫁到都市為人媳婦的女兒,忽然聽說鄉下的老爸爸要來,為了表達孝心,就用罐子裝了很多老爸爸最喜歡吃的芝麻糖,隨他要吃多少就吃多少。 可是,當爸爸把手伸到罐子裡面,卻怎麼樣都拿不出來,女兒很著急,這樣拿,那樣拿,爸爸的手就是拿不出來。後來不得已,只好把罐子打破,一看,爸爸的手為什麼拿不出來?原來,他抓了一大把糖,手裡面的糖太多了,拳頭太大,糖果罐子的瓶口太小,所以拿不出來。 這個笑話說明,貪心是人性的弱點,貪心就是我們的根本煩惱。 瞋心,也是煩惱的根本,更是修行的一大障礙,所謂「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佛教把瞋心比作「火燒功德林」。 據說,有一個學道的人,每次打坐時,常有蝨子來咬他。後來他就和蝨子約法三章:「當我打坐,進入禪定的時候,你不可以咬我;等我出了定,我不修行的時候,你咬我,我會慈悲布施一點血給你吸。」 大家說好了,彼此也就相安無事。後來,有一天,跑來一隻跳蚤,聞到這個學道者香醇的血,忍不住垂涎欲滴,準備好好飽餐一頓,蝨子趕忙出來制止:「跳蚤!你不可以隨便亂來,我跟這個修行人有約定,要等他出定以後,才能吃。」 跳蚤當然等不及,也不管什麼約定,一口就咬下去。這個修道者正在禪定之中,忽然有個東西咬他,心想:「你這個蝨子不守信用。」一氣之下,就把衣服脫下來,付之一炬,於是不管跳蚤也好,蝨子也罷,統統同歸於盡。而這個修道者因為生起了瞋恨心,道業也成就不了,正是「佛前多劫修供養,所積廣大福德緣,一念瞋心才生起,盡焚彼福成灰燼」。因為一念瞋,因此毀了自己。 唐朝時,權傾朝野的太監魚朝恩,有一天去問藥山禪師:「禪師!請問你,《普門品》說『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什麼叫做黑風?」 黑風就是指煩惱、瞋恨的意思。 藥山禪師聽了這話,並不正面回答他,只是對著他說:「魚朝恩!你這個太監,你問這個問題做什麼?」 魚朝恩當時是朝中不可一世的重要人物,甚至連皇帝也要聽他的話。不意藥山禪師竟這麼回答他,生氣是可想而知,因此隨即面露憤怒的樣子。 這時藥山禪師哈哈一笑,他說:「這就是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 貪瞋痴就像盜賊一樣,日夜盤據在我們的心上,竊取我們的功德法財,障蔽我們的真如佛性,如果我們不轉「貪瞋痴」為「戒定慧」,我們就永遠受貪瞋痴的煩惱束縛。 在三毒之中,瞋恚其咎最深,因此,佛教裡面有一首偈語說:「面上無瞋是供養,口中無瞋出妙香,心中無瞋無價寶,不斷不滅是真常。」 假如我們是經常為貪瞋痴所苦惱的人,不妨接受六祖惠能大師的指導;只要我們能開發人人本具的般若智慧,打破五蘊煩惱塵勞,就能把貪瞋痴煩惱轉成戒定慧,那麼我們的生活自然會有另一番妙味了。 (六)怎樣從般若中生出智慧,滅卻塵勞煩惱? 在《六祖壇經》的〈般若品〉裡,主要就是要我們從般若自性中生出八萬四千智慧,來滅卻八萬四千的塵勞煩惱,所以惠能大師說:「我此法門,從一般若生八萬四千智慧。何以故?為世人有八萬四千塵勞。」 在佛教裡,我們常常聽到「八萬四千」這個數字;八萬四千不一定不多不少就是八萬四千,八萬四千的意義,就是表示很多。 隋代慧遠大師曾對八萬四千作了這樣的註解,他說:「諸佛菩薩普度眾生,有三五○個法門,每一個法門裡面,各具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等六度,共成二千一百度法門。每一法門當中,皆能降伏眾生的四大(地、水、火、風)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如此就有二萬一千個法門,這二萬一千個法門又對治眾生的欲、有、見、無明等四種毛病,於是二萬一千乘四就是八萬四千法門。」法門有八萬四千,正好對治八萬四千的煩惱。 其實,在工商發達、科技文明的現代社會裡,現代人的煩惱應該不只有八萬四千;可以說,時代越進步,增加的煩惱也越多。譬如,現代人出門乘坐汽車,萬一汽車拋錨,真是「汽車者,氣死人也」。有時乘坐公共汽車,左等右等,遲遲不來,等公共汽車也是好氣人。因此,汽車雖然帶來生活上的便利,但也增加了我們的煩惱。現代人利用電話傳達訊息,本來是很方便的,但是用多了,難免也會受到電話的干擾,又增加了電話的煩惱。現代的人住公寓裡面,像鴿子籠一樣,不容易和大自然接觸,公寓裡面也有很多的煩惱。所以,現代人的煩惱,應該不止八萬四千。 不過,前面說過,八萬四千的煩惱,我們不一定要從數字上去認定,由於佛教的數字常常只是一種象徵,離開數字之外,我們應該去領略它所要傳達的真正意思。譬如,在佛教裡,常常說我們要一心念佛、一心不二。為什麼要「一心不二」?就是不要三心二意的意思。上香要上三炷香,拜佛要拜三拜。為什麼?因為三炷香、三拜就表示對三寶的尊敬,是表示對三學、三慧、三種般若的重視。我們供佛要供四果,「四」是代表四聖諦、四如意足、四阿羅漢果。我們供菜要供六碗菜,「六」是代表六度。念佛連續七天,叫做打佛七,參禪連續七天,叫做打禪七,「七」就是代表一個週期。 此外,十回向表示十大願;禮拜時,有人拜十二拜,這就表示我要效法觀世音菩薩的十二大願。念佛時,有人手持十八顆的念珠,表示十八羅漢;二十四顆,表示二十四諸天;三十二顆,表示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身;四十八顆,表示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一○八顆,表示一○八大願,度一○八煩惱等。 佛教的數字不但蘊含特殊意義,尤其學佛者若能藉著法數名相深入佛教義理,不失為一大方便法門。茲以一到十的數字,舉例說明: ●一心求法。一心,指如來藏心,即絕對無二的心性。 ●二諦圓融。二諦,即第一義諦、世俗諦。 ●三學增上。三學,即戒學、定學、慧學。 ●四恩總報。四恩,即國家恩、父母恩、眾生恩、三寶恩。 ●五戒均持。五戒,即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六度共修。六度,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 ●七財具足。七財,即信、戒、慚、愧、聞、施、慧,稱為七聖財。 ●八道並行。八道,即正見、正語、正命、正念、正思惟、正業、正精進、正定,稱為八正道。 ●九品同登。九品,即九種等級:上品上生、上品中生、上品下生、中品上生、中品中生、中品下生、下品上生、下品中生、下品下生。 ●十願圓滿。十願,指普賢十大願: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回向。 總之,八萬四千法門度八萬四千煩惱,這只是以數字來象徵、說明,其實心病還需心藥醫,我們的心能製造貪瞋痴煩惱的毛病,同樣也能生出功德、智慧,所謂「披毛因它成,成佛也由它」;學佛就是為了調伏這顆散亂的心,為了淨化這顆染汙的心,所以又謂「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如果我們的自心能常生功德智慧,自能滅卻無明煩惱,是則當下即是佛國淨土。

最新新聞
  • 二祖調心圖之一/五代/(傳)石恪/日本東京台東/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六祖壇經講話—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3

    ﹙四﹚何謂「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 在佛教裡,有一句話說「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這句話叫人很難了解,菩提是清淨的正覺,為什麼清淨的正覺又說是染汙的煩惱?煩惱是妄想、無明,為什麼又說妄想、無明的煩惱就是正覺的菩提?怎麼好的說是壞的,壞的說是好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把是說成非,把非說成是,這簡直是非、好壞不分了嘛! 其實,在一般凡夫的認識裡,有是非、好壞、得失、染淨,但是在真如的自性裡面,卻是「生死自家明」,哪有是非、好壞、得失的分別呢?那只是心上分別的名相罷了! 對於「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這麼深奧的問題,可以用一個比喻來說明:鳳梨是一種水果,當鳳梨才摘下來,還沒有成熟的時候,只要你咬一口,「哎喲!好酸喔!」但是,經過了和風的吹拂、太陽的照射之後,你再去吃它,「哎喲!好甜喔!」鳳梨怎麼一下子從酸變甜了呢?這甜是從哪裡來的呢?是從酸來的。因此,甜和酸並不是兩個東西,而是同一個。 同樣的道理,煩惱和菩提也是一體不二的;迷了就是煩惱,悟了就是菩提,離開煩惱之外,別無菩提可求。因此,六祖惠能大師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 煩惱和菩提又如海水與波浪,波浪因何而來?是由水而來的,離開了水,就沒有波浪。波浪就等於煩惱,從洶湧澎湃的波浪裡面,我們可以知道水的本性是平靜的。所以,在煩惱的裡面,我們知道它有一個清淨的自性菩提。 煩惱和菩提也可以喻如黃金,黃金可以做成戒指、耳環、手鐲等,假相上雖有種種的差別,但是黃金的本質則是不變的。我們本自具足的真如佛性,在五趣六道裡輪迴,轉來轉去,時而天上,時而人間,時而地獄、餓鬼、畜生,但是這個清淨的真如、菩提、自性,是永遠不會改變,也不會損失分毫的。 眾生因為有煩惱,因此流轉五趣六道,卻也要靠煩惱才能成就菩提。煩惱可以長養菩提,正如汙泥裡面可以生長蓮花一樣,因此,經云:「不怕妄想起,只怕覺照遲。」一個人能覺察出煩惱,就離覺悟不遠了。所以,學佛的人不要怕煩惱,畏懼煩惱,重要的是,如何轉煩惱為菩提。 我們要怎樣才能轉煩惱為菩提呢?有一個「哭婆變笑婆」的故事,說明苦樂、迷悟都只在一念之間。 有一個老婆婆常常哭泣,因為太好哭,大家都不稱呼他的名字,而改叫他為「哭婆」。 有人問:「老婆婆!你為什麼喜歡哭呢?」 老婆婆說:「你們有所不知,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嫁給了雨傘店的人做媳婦,每當太陽出來,就想到大女兒的雨傘賣給誰呢?沒有人買雨傘,就沒有生意了,他的生活怎麼辦?我不禁就要為大女兒哭。」 老婆婆又說:「我的二女兒嫁給賣米粉的人做媳婦,每當下雨,就想到二女兒的米粉沒有太陽晒;沒有米粉賣,就沒有生意,那生活怎麼辦?你們說,出太陽我要為大女兒哭,下雨天則要為二女兒哭,我怎麼能不哭呢?」 這一天,剛好來了一個出家法師,聽完了老婆婆的話,就對老婆婆說:「老婆婆!你可以把你的觀念改變一下嘛!以後當你看到太陽出來,就想二女兒的米粉一定晒乾了,生意一定很好,一定賺了很多錢。遇到下雨天,你可以想雨傘店裡的大女兒,雨傘生意一定很好,這樣你就不用哭了。」 老婆婆一聽:「嗯!觀念可以改變嗎?」 「當然可以!」 老婆婆觀念一轉,從此每當看到太陽出來,就為二女兒歡喜;下雨了,則為大女兒高興,所以從此變成一個會笑的老婆婆,大家也因此改稱他為笑婆了。 哭和笑只在一念之間,苦和樂也是在一念之間,聖和凡、迷和悟、佛與魔也是在一念之間。我們在日常生活之中,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挫折,只要懂得轉念,情況就不一樣了;假如遇到悲傷、憂悶、煩惱,只要心境一轉,也沒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所以,煩惱可以轉為菩提,但是,重要的是在於當下一轉,如果你不轉,則煩惱是煩惱,菩提是菩提;你能轉境,才能把煩惱轉成菩提。 佛教雖然重視轉凡成聖、轉迷為悟。但是,在佛法裡又有這麼一個譬喻:鐵鍊子可以鎖人,金鍊子一樣可以束縛人。意思是說,煩惱固然可以迷惑人,如果你執著了菩提,一樣會成為障礙;煩惱妄想的烏雲固然可以遮蔽心靈,菩提正見的白雲也一樣可以成為執著。因此,真正的悟道,真正禪的境界,鐵鍊子的煩惱要捨,金鍊子的菩提也不能執著;煩惱妄想的烏雲固然要把它去除,菩提正見的白雲也不能執著。總之,學佛的人要能超越一切,超越自己;要能離開煩惱、菩提的兩邊,要在中道裡面去安排人生。所謂不即不離,不空不有,亦空亦有,能夠認識「緣起性空」,能夠懂得「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煩惱與菩提無二無別,你能夠在這個不二的法門裡找到安身立命之處,那才是一個修道者真正的生活。

  • 日本東京中心地帶的日比谷公園。

    【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80

    日本 17 ●全日本佛教會歡迎會(2) 另一位佛教大學的校長,聽了一段話,不管正確與否,他總是有些見解和思想的,他說:「你們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到我們日本來親善訪問,我們非常歡迎。不過,既曰親善訪問,彼此就應互相友好,互相尊敬。有一點要請貴團了解的,就是我們日本佛教有日本佛教的特殊教風,比方:日本僧人娶妻食肉,這在持戒的中國大德眼光中看來,一定不以為然,認為我們日本和尚都是地獄種子,日本佛教已經走樣了。如果中國大德這麼想的話,則彼此就無法互尊互重的友好,因為你們看不起我們日本佛教,所謂親善訪問也就無法收到功效。 日本佛教所以娶妻食肉,我們要請中國大德了解,這是應日本國情需要的。我們可以看得出,娶妻食肉的日本和尚,一樣的為教宣化,一樣的為眾生服務。改良過的日本佛教,蒸蒸日上,走向興隆之路,這也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日本佛教是由中國傳來的,我們不忘記應尊敬中國佛教,我們日本佛教徒願和中國佛教徒友好,共同為宣揚世界佛教努力,共同為眾生的福祉祈求,只是希望中國比丘要看得起我們日本和尚!」 對於一位大學校長,作出這樣的呼籲,他的見解,立刻獲得我們的重視。因為我覺得,南傳佛教國家,譏我們中國佛教走了樣,而我們中國佛教界,卻要譏日本佛教走了樣;互相輕視,互不團結,何不大家互相原諒呢?各國佛教都有順應各國的國情而發展的,制度和生活儘管不同,為教的熱心,對教的信心,能夠一樣就好。 本來,原先計畫要給大家都有發表意見的歡迎會,給他們幾位講過話,就沒有時間再講了,匆匆結束走進飯廳應全日本佛教會為我們設的午宴。 午宴時,日本大德吃酒,我們則喝汽水,其實,我汽水也沒有吃,把一碗飯吃後就坐著耐心的聽他們講話,直到下午一時半才結束這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 ●改住公園大旅館 吃罷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宴,又等了一會,約於下午二時,乘上兩台有冷氣設備的汽車,往我們曾住過三天的「丸の內」旅館進發。 在汽車內,全日本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和我坐在一起,大家相處三日,彼此都增進了解不少。他把他自用的派克鋼筆,以及西德製的太陽眼鏡,悄悄的塞進我的手中。對於這位異國人士的友誼,意料之外的厚禮,給我怔了一下,跟後我就收下來了,我也以我在菲律賓買的白金戒指一隻送給他,一隻送給組織部長柳了堅,以酬他多日來陪我們參觀的辛勞。 我稍懂一點日本文,但並不懂日本話,仰仗清度法師和朱斐居士的大力為我翻譯,讓聾啞如我也有表達意見的機會。當彼此知道對方的思想見解後,雖然看法相左,那互相認識和了解,也可增進友誼的。 記得古板的柳了堅部長在高野山時,忽然有一次臨睡前,和我開玩笑道:「星雲君!你長得又高又大,看起來我的力氣不如你,今天要和你比試一下摔跤。」他一面說著,一面就擺柔道的姿勢向我進攻而來。慚愧!我的體重雖有兩百多磅,但打架的時候,一點力氣都沒有。 眼看柳部長擺下柔道姿勢,我連忙搖手阻止,表示我不善於打鬥,柳部長哈哈大笑。我們在參觀的途中,就有些風趣的事;由於大家真誠相處,自然增進認識與友誼。 車到「丸の內」旅館,哪知我們臨走時沒有招呼留下房間,因此旅館已沒有房間了。在日本觀光旅館雖多,但都住得滿滿的。全世界各地觀光客,每天不知有多少從各地而來,事實上,日本是一個非常值得觀光的地方。我們沒有了房間,臨時實在不易找到旅館。大家正怪清度法師和旅館交代不清時,日本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自告奮勇的說,他來想辦法。他用電話向各處聯絡,由於這是他們自己的國家,加之非常活躍的這位帝大畢業的年輕佛教部長,不用十分鐘就告訴我們,已為我們找到公園大旅館。我們非常歡喜也非常感謝他,否則,找不到旅館住,難道要住在馬路上嗎? 公園大旅館在東京有名的鐵塔附近,從「丸の內」前去,經過日本天皇皇宮前,約十多分鐘就到了公園,我們辦好住旅館的手續,安置行李,沐浴更衣,時間已近黃昏,大家分頭出去玩,各自行動。 我和朱斐居士本來不擬外出,哪知通妙法師前來,堅持要陪我們夜遊東京,盛情難卻,我們三人叫了一部的士,對繁華的東京,做走馬看花的觀光。六時出去,直至十時多回旅館,這一晚,在外買了許多蘋果、水蜜桃、東京梨回到旅館,以水果代替晚餐,否則,我們也不知哪裡才能買到素食。水果也能當飽,兩個水蜜桃一吃,肚子就飽飽的,難怪台灣的廣欽法師能夠數十年如一日,以水果為食,可以獲得「果子師」的雅號了。 1963/9/6 ●日本的百貨公司(1) 上午十時,朱斐居士有一位住在東京的哥哥嫂嫂,還有他在上海認識的一位日本青年永井君,說要帶我們參觀日本百貨公司,橫豎我什麼地方也不認識,只有借光跟著走,不然,一個人實不易打發旅館中的一日寂寞。 日本東京的百貨公司很多,每家公司都有十多層樓,裡面貨物非常多,尤其日用品和衣料最便宜。 在百貨公司裡,我想買一架照相機,向一位店員問道:「請問這架照相機要多少錢?」 「日幣一萬二千。」一位年輕的男店員回答。 「聽說外國觀光客購買,可以八折優待是真的嗎?」 「是的,請你把護照拿出來給我們記下號碼吧!」 「呵!我的護照放在旅館裡,忘記帶出來,怎麼辦呢?」 「最好勞駕您回旅館拿來看看,因為沒有護照號碼,我們無法報帳,真是非常對不起您。」 回旅館拿護照來買照相機,這是怎麼也不可能的。因為東京太大了,一出門,汽車就要半小時或一小時才到目的地。剛才我們就乘了半小時汽車來的,回旅館拿護照,一來一往,在時間上怎樣也不許可。因此我就說道:「拿護照去,路程太遠了。我也不望你們優待,這架照相機,我就一萬二千圓買下吧!」 「對不起,照原價我們不能賣的,因為你是觀光客,在我們日本商業上規定,觀光客必須優待的,打一個折扣,也要節省你二千多圓,我想,您還是辛苦跑一趟比較合算。」 對於這位好心店員的固執,我放棄買照相機的念頭。 (待續)

  • 大師於東京淺草金龍寺留影。

    【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79

    日本 16 ●和組織部長一席談 回到輪王寺,吃飯洗澡,訪問團大家看電視,清度法師在算我們訪日的帳目,我就和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作了一席談。 這位高大英俊而帶著幾分豪爽之氣的部長,他的父親就是曹洞宗副管長岩本俊智,他自己住持有兩個佛寺,太太為他辦了育幼院。他是國立東北帝大畢業,熱情敏捷,已經做了好多年的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 我先問他關於創價學會的問題,我問道:「請問組織部長,貴國的創價學會有屬於全日佛教會麼?」 「沒有。」組織部長率直的說:「創價學會是利用佛教作他們從事政治野心的幌子,他們並未真正奉行佛教,他們和日本各佛教宗派都無來往。」 我們台灣禁止創價學會的活動,我還以為會給日本佛教徒不歡喜,哪知日本佛教徒並不認定創價學會,我不必說抱歉的話,我把台灣禁止創價學會活動情形告訴他,他聽後笑笑,沒有表示意見。 「請問組織部長,目前日本佛教對世界美蘇之間最大的問題有什麼看法?」 組織部長思索了一下,說道:「日本佛教和日本國民永遠站在一起,我們日本佛教和人民最需要的是世界和平,反戰是我們主要的看法和行動。戰爭給予日本的教訓太大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少數軍閥發動的侵略,至今使我們日本愧對那些受害的國家。譬如貴中華民國,和我們日本,同文同種,同是兄弟之邦,為什麼要戰爭呢?和平,才是世界人類的福祉,我們不望世界有戰爭。」 我聽了以後,說道:「和平是需要的,但那是雙方面的問題,單方面要和平也不可能,人類的福祉,有時要用力量才能保護的,這包括道德的力量,和能戰的力量。」 組織部長聽後,笑笑,點點頭,表示認可。我進一步問道:「請問組織部長,你對我國佛教有什麼指教麼?希望你不客氣的說,我歡喜聽到你真實的意見。」 「中國佛教戒律問題阻礙了佛教新生的力量。」組織部長脫口就這麼率直的說:「真能持戒,依照原始佛教過法制的生活,像泰國、緬甸、錫蘭佛教一樣,這樣也可以有維繫佛教的力量;假若空負了持戒之名,實際上並不能完全合乎戒律,還不如徹底的把戒律改良一番,像日本佛教,就是改良後發揮了新生的力量!未來的中國佛教,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走泰、緬小乘佛教國家路線,徹底過持戒生活,出家就要持戒,不然,還俗也很光榮;二是像日本佛教一樣,從事大乘佛教救世工作,不斤斤計較於戒律問題。很慚愧,日本佛教是由中國傳來的,我講這話似乎是忘記了木本水源。不過,這是事實問題,目前中國佛教制度太混亂了,不保守,就該進步。為了戒律問題不能解決,中國佛教問題會永遠混亂下去!」 豪爽率直的這位35歲的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作了這麼坦誠的議論。他說的不錯,未來的中國佛教,究竟是恢復本來面目的舊觀呢?還是革新去應付新時代的潮流呢?像這麼大的問題,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不少人在徬徨哩! 夜晚,我們坐在明亮的燈光下,寬大的客廳裡,不時發出我們哈哈的笑聲,在笑聲裡,談的又是多麼嚴肅的問題啊! 1963/9/5 ●淺草觀音堂 一早起來,用罷早飯,從日光乘快車回東京。 車到東京,我建議在淺草下車,順道參拜淺草金龍寺。金龍寺的觀音堂,供了有名的淺草靈感觀音。約在40年前的一次東京大地震,蔓延的火災,給生命財產的損失,無法統計。唯有逃躲在觀音堂裡裡外外的人,蒙觀音菩薩的加被,沒有絲毫損傷,因此,淺草觀音,就名聞遐邇。 當昨天要去日光時,我就建議先去參拜淺草觀音堂,清度法師說時間來不及,回途中有半小時可去。我們在日光八時乘車,十時到淺草。我們把東西寄在派出所的警察那裡後,就急急忙忙趕去淺草觀音堂。 所謂觀音堂,原來的名字叫金龍寺。我們由岩本昭典和清度法師陪同,才到寺門口,就覺得這是一個香火很盛的地方,和台灣的萬華龍山寺差不多。善男信女絡繹不絕,整個佛殿上香煙瀰漫,我們也被擠在善男信女中,向供有觀音菩薩聖像的龕子頂禮三拜。這一尊有名的靈感觀音,我們並沒有看到,聽說只有數寸大小,供在龕子裡,龕子裡又有盒子裝著,其神聖大有不可一看的樣子。 其實,觀音菩薩三十二應身,千處祈求千處感應,也不一定只有淺草的觀音才有靈感,到處都有觀音菩薩的示現。那綠色的楊柳,那芬芳的花草,我們都可看做是觀音菩薩的現化。宇宙間一切都是相互相關,本為一體,法身無處不遍不在,所以,我們沒有見到淺草觀音的聖像,並不引以為憾。 當我們買紀念品時,見到佛殿上已有數十個日本和尚在誦經,有的剃髮,有的沒有剃髮;有的披著綠色袈裟,有的披著藍色袈裟,五顏六色,沒有絲毫莊嚴之感。 賣紀念品的服務員也非常笨拙,花一兩分鐘才拿出一塊小佛牌,問他還有別的式樣沒有,又要花一兩分鐘,他才再拿出一塊來。世界上香火道場,服務人員的水準差,能力不佳,好像到處都是一樣。 可是,佛教和民眾接觸最多最廣的就是這些香火道場,佛教給人的印象也是以這些服務人員最大。高僧大德的善知識不易遇到,佛教中低能落伍的人倒處處皆是。 淺草這個地方,和我國南京的夫子廟、台北的龍山寺,極其類似。除了鼎盛的香火以外,四周攤販小店非常之多,十足的一個五趣雜居地。我們因為時間關係,無心一一欣賞,就叫了車子去應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 ●全日本佛教會歡迎會(1) 本來,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當我們初到東京時就應舉行的,因為他們的理事長金剛秀一要去他處公幹,所以改到今天。想不到今天金剛秀一也沒有參加主持,想是前天曹洞宗總持寺的歡迎會他以為他已參加過了,所以今天的歡迎會只由一位全日佛教會的事務局長主持。 歡迎會到有日本佛教會理監事及各寺住持婦女代表等近百人,事務局長致辭後,白法師說了50分鐘的話,大意是報告我們訪問其他各處的經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