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不斷在演進,古人美好的行儀,是今人效法的處世原則;世間雖眾多紛擾,心中有原則,就不會在妄想分別的洪流中迷失。時代不斷在演進,古人美好的行儀,是今人效法的處世原則;世間雖眾多紛擾,心中有原則,就不會在妄想分別的洪流中迷失。

【大師談教導後學 系列3】自他古今

在這世間,有許多的分別,人類有男女老幼,空間有上下左右,時節有晝夜冷暖,人生有榮枯善惡等,乃至人際有自他不同,時間有古今差異。這麼多的不同中,什麼是「自他古今」的分別?以下四點說明: 第一、自家富貴不著心裡:擁有富貴榮華,究竟好壞?其實都在一念之中。如果你太執著於有錢、有勢、有功名、有利祿,就會介意、掛念,甚至為之牽絆,感到不勝負荷。但假如你能擁有而不負擔,隨緣而不著意,「富貴於我如浮雲」,那麼在你的世界裡,什麼東西都能容納,就能逍遙自在,心的世界,也自然寬廣無限。 第二、他人富貴不著眼裡:他人的富貴,你歆羨嗎?你貪圖嗎?假如是,你的心志就動搖了,日子就辛苦了,你會成天追逐這些而疲憊不堪。但如果你不將他人富貴著於眼裡,好比「文官不愛錢,武將不惜死」的精神,在少欲知足的清淨中,一樣可以安身立命。戰國時代黔婁,家徒四壁,能安貧守道;居陋巷的顏回,一簞食,一瓢飲,也樂在其中。唯有不受富貴誘惑,不因窮困而喪志,就能堅持信念,成就大器。 第三、古人忠孝不離胸中:忠孝是來自內心的感情良知,維繫人際間倫理綱常。在佛教裡,佛陀為父擔棺,又以「親族之蔭勝餘蔭」感動琉璃王退兵,避免攻打祖國;目犍連救母離地獄脫苦海,舍利弗入滅前,返故里向母辭別;在歷史上,岳飛精忠報國,關雲長赤膽忠義,文天祥的忠肝義膽,在在顯示古人的忠孝不離心中,更求忠孝兩全。 第四、今人忠孝不離口中:忠孝是傳統的美德,至今許多人卻視如戲言,只是口上說給別人聽,自己卻不一定會去做。像現在,忤逆不孝的事件,時而聞之;甚至道德淪喪,不顧社會國家的事件,也經常見到,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時代不斷在演進,古人美好的行儀,是今人效法的處世原則;世間雖眾多紛擾,心中有原則,就不會在妄想分別的洪流中迷失。如何將「自他古今」拿捏得宜?有以上這四點。 第一、自家富貴不著心裡。 第二、他人富貴不著眼裡。 第三、古人忠孝不離胸中。 第四、今人忠孝不離口中。(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星雲法語》)

最新新聞
  • 一個人有用無用,就要看這個人願不願意被用。

    【大師談教導後學 系列2】有用的條件

    人,都希望成為一個有用的人,除非是自甘墮落、不肯上進,否則沒有人願意做個沒有用的人。但是有用無用,就要看這個人願不願意被用,有的人雖然懷有一技之長,但是他不願意為人服務,不願意以自己的技能貢獻社會、團體,像這樣的人,即使有用也會變成沒用。 反之,有的人雖然沒有特殊的技能或本事,但是他很勤勞,又肯為人服務,所以大家都喜歡他,也覺得缺少不了他,而這樣的人,即使沒用也會變成有用。因此,什麼才是「有用的條件」?有四點意見: 第一、要有高尚的品德:做人的根本,品德第一,所以一個人寧可以不聰明,沒有能力,但不能沒有高尚的品德。例如佛教講慈悲喜捨、慚愧感恩,這是做人的根本;中國儒家講三綱五常、四維八德,這是做人應有的品德。現在的社會,講究守時守信、服務奉獻,這都是美好的品德。乃至現在提倡不抽煙、不喝酒、不吸毒品、不涉足酒家及舞廳等,這些都是做人應該具備的品德。一個人如果光是有學問、才華,而沒有品德,一旦走上歧途,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所以我們要想做一個有用的人,先要為自己確立高尚的品德。 第二、要有豐富的知識:一個人要想成功立業,豐富的知識是必備的條件之一。有時候成為專家、專才固然好,但是在多元化的現代社會,也不能不接受一般的通識教育;能夠廣博多聞,之後再一門深入,更能發揮長才。所以一個人要在社會上立足,對於世間的知識、個人修養上的知識、利眾為人的知識,乃至出世間的知識,都應該博學通達。 第三、要有善良的性格:一個人的性格,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成就。有的人很有才華、能力,但是性格孤僻,自私自大,難以融入人群大眾,他的成就自然有限。所以做一個有用的人,首先在性格上要能與人為善、從善如流,要懂得體貼別人、體諒別人、包容別人,在與人相處時,能夠給人方便、給人空間,讓人歡喜與你親近,自然獲得人望。 第四、要有健康的身體:俗語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健康的身體,是一切成就的基礎;失去了健康,再大的抱負,也難以施展。所以,一個人有了豐富的學問、高尚的品德及善良的人格之外,還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發揮所長,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因此,平時的自我保健,是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 人,寧可無用,但不能無明;能夠明理,而又有用,當然更好。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就必須: 第一、要有高尚的品德。 第二、要有豐富的知識。 第三、要有善良的性格。 第四、要有健康的身體。(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星雲法語》)

  • 孔子的教學法講究「因材施教」,佛陀的教學法是「觀機逗教」,這都是針對每一位學生的資質給予指導。

    【大師談教導後學 系列1】教導後學

    佛陀的教學方法有「觀機逗教」、「應病予藥」,意指是什麼樣的機,就給什麼樣的教;是什麼病,就給什麼藥。孔子的教學法講究「因材施教」,佛陀的教學法是「觀機逗教」,這都是針對每一位學生的資質給予指導。以下六點意見: 第一、苛薄者,教以寬厚:苛薄的人,言詞銳利、小氣吝嗇,時常在不經意時候得罪他人,甚至無形中失去許多朋友、助緣。這時候,要施予「廣結善緣」的教育,從寬厚待人當中,培養開闊大方、與人為善的氣度。 第二、暴戾者,教以溫和:如果子女行為兇殘,表現粗魯暴戾,要設法讓他學習慈悲溫和的性格。有許多兒童,常常在夜市路旁玩弄小魚、小蝦、小鳥,這種不尊重愛惜生命的態度,長大以後,殺人作壞事,不就是這樣養成的嗎?因此,從小導以溫和的教育,非常重要。 第三、浮華者,教以誠懇:浮華的性格,表現於外是虛榮、奢侈和勢利,潛藏於內是貪婪、傲慢及矯情。這樣汲汲追求榮華富貴,即使成為社交名人,也難保不遭大眾的批評輕視。所以,應該教導後輩子弟,雖然身處繁華虛浮的世界,也要掌握自己的原則和立場,學習誠懇的態度,才不致於迷失自己。 第四、膚淺者,教以含藏:膚淺,就難以厚實;短視,就難以看遠;因此要協助他含蓄內斂,養深積厚,不必急於表現自己,暴露自己的弱點。能夠學習深藏謙虛,才是修身之法,保身之道。 第五、輕浮者,教以持重:有些子弟信心不夠,言語輕薄,態度輕浮,或者種種奇異裝扮,極力博取他人注意。這時,要想方法給予信心,啟發他的特質,教以端正莊重,不可隨便。所謂「老成持重」,自尊自愛,才能獲得他人的尊重和重視。 第六、煩躁者,教以寧靜:常常內心不能安定,性格過於煩躁好動的人,可以教導他學習寧靜。例如許多學校,在上課之前,讓學生靜坐五分鐘;許多團體,在開會之前,讓會員打坐三分鐘。所謂「寧靜致遠」,由靜而定,可以發揮更大的力量。 如何教導後學?最重要的還是為人父母、老師、長官者,以身作則,讓子弟、學生、部屬,有學習模範的榜樣,可以達到教導的成效。以下六點可以參考: 第一、苛薄者,教以寬厚。 第二、暴戾者,教以溫和。 第三、浮華者,教以誠懇。 第四、膚淺者,教以含藏。 第五、輕浮者,教以持重。 第六、煩躁者,教以寧靜。(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星雲法語》)

  • 南亭老和尚(中)、星雲大師(右六)、李炳南(右五)與堂主張月珠(右四)等人,於台中慎齋堂前合影。

    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張月珠(德熙法師)、普暉法師‧廣興教授

    張月珠(一九○三~一九六八),台灣台中人。出生在大家族,是個氣質高貴的女強人。父親是台中慎齋堂堂主,父親往生後,輔助祖母主持堂務,一九四四年,任慎齋堂堂主。曾任台中市婦女會第一屆理事、佛教會台中支會理事。一九六二年剃度出家,法名「德熙」。 早期台灣佛教界,階級分的很嚴,一些比較普通的人士,都是到寺廟做苦行,一段期限後,才能有安單的寮房,算是寺廟的住眾。或者經濟許可的人,就自備經費去寺廟買安單。但生長在大家族的人,出家都有家廟,如:霧峰林獻堂的靈山寺,而靈山寺的德欽法師,則協助李炳南居士弘揚佛法,才有今日台中的佛教。他的學生像修慈法師,是華梵大學的董事長,依戒法師是彰化大佛的住持,他們都曾在佛光山受過教育。另外,玄深法師在新竹建壹同寺,如學法師在南投建碧山巖。如學是玄深法師的徒弟,也是大家族貴族的子女,都在日本留學,學成回來就入道。 台中的佛教界,在人才方面可說是藏龍臥虎的地方,張月珠居士(德熙法師)雖是一名女性,又是在家人的身分,但才德兼備,講話「一言九鼎」,非常威嚴,台中佛教界聽到他的名號,無不豎起大拇指,稱他是女中丈夫。故能獲得很多僧眾擁護他做理事長、佛教會會長,誠屬不易。 那時貴族的家廟,都是靠家族的力量來護持,很少是靠化緣。三餐都由專人負責,平常安閒的過日子,他們認為這就是佛教。不知救濟行善、不知養老育幼、不知福利事業,當然對教育、文化更是不懂去從事。只會將寺廟管理得清淨莊嚴,讓人感覺不同一般的貴族的寺院。那時候佛教界也沒有大德出來領導他們,社會也還沒有給予他們發展的空間,甚為可惜! 推動佛教幼教 功不可沒 他們曾跟我說:「我們當初學佛法,只是感覺到這個社會人心險惡,不夠安全,想在佛門裡清淨修行,想到自己還沒有人度,又怎麼能度人呢?故而不知道要發心為佛教,要普度眾生。等接觸到從大陸來的法師,看到大家都在做社會服務,才感覺到自己未度先來發心,先來為佛教服務,這是菩薩發心。我們的家族雖有一些積蓄,但隨著時間慢慢消耗,到了我們這一代,力量也是有限,所以只能辦些培訓班、念佛會,或有助於兒童、婦女的工作,希望能培養出弘法的人才,如能像你們這些大法師一樣,將來佛教還怕沒有辦法嗎?」 這一些話現在聽起沒什麼稀奇,但是那個時代的婦女,能有這種見識,能有這種願力,可以說,真的鳳毛麟角,真是不容易。 後來,張月珠和我認識時,就怪我說:「像你這種為佛教如此發心的人,怎麼沒能早一點認識,我可以以董事長的身分,讓你來做台中的佛教會館住持。」 不過,我想凡事都有因緣的,假如台中佛教會館給我,我和李炳南居士都在台中弘法,何必大家都集中在一起呢?可見得他對於佛教事業的嚮往、願望。 那時,台灣到處都很風行辦幼稚園,台中市政府在慎齋堂開辦「幼教師資訓練班」,張月珠要我鼓勵人來參加,若取得資格,就能合法的開辦幼稚園,對在佛門服務的女眾而言,也是很好的出路。首屆幼教訓練班,修學的課程都已經結束,還剩下幾個月就結業了,但張月珠說沒有關係,肯來參加培訓的人多多益善,我也是非常有心培養幼教人才,所以先後陸續派了慈惠、慈容、慈菘、慈嘉等幾十人,成了「幼教師資訓練班」的第一屆、第二屆、第三、第五屆的學生。 追始溯源,台灣佛教也不落人後,像北港慈德幼稚園、佛教會館、開元寺……都紛紛的成立幼稚園。我想張月珠和國大代表林吳帖居士,對於推動佛教幼稚教育,功不可沒。對這段歷史不能不把他們的貢獻留下來。 弘揚佛教 首重培養種子 張月珠的慎齋堂裡,住有幾十個老人,等於是養老院,知道我在宜蘭有很多青年,便經常跟我說:「你介紹幾個青年給我當徒弟吧!讓他繼承慎齋堂未來的發展。」 有一位林月嬌是壽山佛學院第一屆畢業,後在宜蘭念佛會青年會裡服務。我問他:「願意做張堂主的徒弟嗎?」他非常樂意,就到了台中慎齋堂,他就是後來出家的普暉法師。普暉法師目前已當選比丘尼協進會理事長,他把慎齋堂重建得美輪美奐,像公園一樣,並且又辦學校、幼稚園等佛化事業。 想當初我將一粒種子,從宜蘭把他移植到台中,在台中對佛教能有這樣的發揮,可見得有理想,只要因緣具足就能實現。因此佛教要弘揚,培養種子隊,是不可缺少的一環。 …………………………………… 廣興教授 廣興教授,是內蒙古人,在文化大革命之後,由中國佛教協會首次派往斯里蘭卡留學的五位留學生之一。斯里蘭卡大學畢業後,再赴英國留學,獲得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現為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教授。主要著作有《佛陀觀的演變與發展》、《人間佛陀──歷史佛陀觀》。此外有多篇論文,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 我和香港大學廣興教授,平常少有因緣見面,有一次,佛光山辦學術會議,我特地約他到佛光山一聚。 在談話中,我開門見山的問道:「你對於人間佛教有什麼看法?」 他回答:「人間佛教就是佛教嘛,還要有另外什麼看法?」 這一句話,聽起來很平常,但對我而言,則是耳目一新,感到非常新鮮。能這麼簡潔的一句話:「所謂人間佛教,就是佛教。」可見他對人間佛教的認識。 對於「人間佛教」一詞,我過去總是千言萬語,萬語千言的在闡述、解釋,反而讓人生起多少的議論,都沒有這一句話來的簡明扼要。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的終身教授高希均,有一次問我:「什麼叫人間佛教?」 當然,在學者面前,不能長篇敘述,一定要簡要的來回答,於是我說十二個字:「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 高教授一臉了然於心的表情:「這很有意義啊!」高教授不是佛教徒,能這樣的讚歎,我也覺得得意。 佛陀所弘揚的慈悲、喜捨、五戒、十善、六度萬行,都是以人為本。 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思想是「生活比生死重要」,生活解決了才能了生死,有出世思想才能做入世事業,也都是非常有人間性的,都可以身體力行的。 世間生活 都是人間佛教 生活中,如:出坡作務、著書立說、利益群生、講經說法、掃街環保、參與活動、藝文活動、淨化人心、教育文化、改善風氣、施診醫療、少欲知足、養老育幼、循規蹈矩、明辨是非、通情達理、念佛共修、培養人才、監獄佈教、生活持戒、自利利他、生活美滿、家庭幸福、眾生平等、隨順社會、互相尊重、行佛慈悲、走向真理、家庭和順、人我和敬、世界和平、社會和諧、導正人心、淨化心靈、提升人性、正知正見、家庭幸福、日日行善、普度眾生、隨順因緣、慈悲方便、發菩提心、禪定修行、迎合人心、廣修福慧、問政不干治、不離世間覺、人成即佛成、西方即當下……都是人間佛教,人只要生活在世間上,都離不開人間佛教。 雖然我對人間佛教有很深的思惟,也做過很多的印證、宣揚,但覺得廣興教授的「人間佛教就是佛教」這句話,更直接了當,在我人生的參學中,這也是一個重要意外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