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於台北小巨蛋召開,會中,星雲大師除宣讀論壇宣言,逾五十國、千位佛教僧侶、學者、三萬名信眾共同祈願世界和平。
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於台北小巨蛋召開,會中,星雲大師除宣讀論壇宣言,逾五十國、千位佛教僧侶、學者、三萬名信眾共同祈願世界和平。

【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75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2 對消除戰爭暴力的建議 【問】雖然戰爭殘酷,但人性好鬥,沒有辦法停止。現在世界恐怖分子那麼猖獗,像日本火車毒氣事件、美國911、印尼峇里島爆炸,以及西班牙火車站爆炸事件等等,請問大師,您對這許多的事件,有什麼可以消除戰爭暴力的建議? 【答】恐怖分子的暴力事件,一樁接一樁,實在是人間的不幸。恐怖分子殘暴的攻擊行為,當然必須受譴責,也須想辦法制止,最直接的是「以牙還牙」的武力報復。但是如《中阿含經》卷十七〈長壽王品〉裡,佛陀告誡弟子的「若以諍止諍,至竟不見止」,報復終非究竟解決之道。武力報復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辦法,像「輿論制裁」、「經濟封鎖」、「旅行限制」、「關懷救濟」,以及運用許多慈悲的力量等等。如暴力事件後,美國一方面以武器轟炸阿富汗,一方面又空投糧食救濟民眾,這是前所未有的戰爭。那時美國一再對外聲明,他們發動戰爭是針對恐怖分子,而非回教徒。 這是以「世界警察」自許的美國,為除暴安良與維護和平的行動表現,但多少年來美國也陷在戰爭泥淖裡無法自拔。美伊戰爭之後,歐美一些官員和經濟專家憂心忡忡,他們估計美國對伊拉克戰爭的費用將高達990億至19240億美元,並且對世界經濟發展會產生:石油價格暴漲、美元匯率暴跌、世界經濟衰退、戰爭及戰後重建耗費巨大、引發貿易戰等五個負面影響。所以對付恐怖分子和暴力,戰爭不是最好的辦法,而且導致的結果是繼續的仇恨、戰鬥。 假如換個方法,如前面所言,以慈悲、關懷來救濟、教育他們,替他們辦醫院、學校等,來解決他們的困難,時間或許比較久,但也容易達到和平。 《增壹阿含經》卷十六裡記載,勇猛善戰的梵摩達王搶奪長壽王的土地,殺害了他們全家。唯一逃出去的長生童子,當他有機會報仇,正要刺殺梵摩達王之際,忽然想起父親的遺言:「怨怨不休息,自古有此法;無怨能勝怨,此法終不朽。」於是放了梵摩達王,也令對方感動的歸還土地。就這樣,在忍耐、慈悲中,雙方和平地了卻一段惡因緣。 還有,佛陀曾於豔陽下盤坐擋道,令琉璃王兵馬主動休戰;三國時代,諸葛孔明七擒七縱孟獲,最後孟獲心悅誠服,而永絕後患。《法句經》言:「一切皆懼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為譬,勿殺勿行杖,能常安群生,不加諸楚毒,現世不逢害,後世常安隱。」眾生皆樂生懼死,所以有時候殺戮、戰爭,不易求得和平,反而是犧牲、仁愛、慈悲、忍辱,方能得到永久的和平。好比為人處事,人我之間相處若不和諧,是無法得到友誼,只有徒增怨恨罷了。反之,若能愛我們的敵人,尊重他、讚美他、給他方便,便能感化他,而促進彼此的友好。 現在舉世紛紜,政治上的以強欺弱,經濟上的貧富不均,宗教、種族的排擠,男女、地域的分歧,這些之所以不能和平解決的問題,莫不是因為彼此不能平等共存而引起,此即所謂「不平則鳴」。像過去東西德的隔離、現在南北韓、海峽兩岸的分裂,彼此劍拔弩張,常處在緊張的狀態中。到了1990年,由於西德對東德的尊重包容,讓柏林圍牆倒塌,人民心中那道無形的圍牆也隨之冰消瓦解,從此整個國家在人我平等共尊的理念下,攜手共創美好的未來。如果南北韓、台海兩岸、以阿之間,能彼此尊重,人我無間,則和平又哪會遙遙無期? 總之,佛教認為凡事不一定要藉由武器解決,也不一定要在沙場上才能一決勝負,我們主張以慈悲來促進和平、以去除我執來促進和平、以寬容來促進和平、以同體共生來促進和平。此外,實行仁政可以代替戰爭,如勤政愛民,使得經濟成長、富足安樂、自由民主、尊重包容、文化交流等,都是勝利的表徵。 【問】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很難想像戰爭的可怕。我們知道大師從小就經歷過中日戰爭與國共內戰,能否請大師描述一下當時的戰爭情境、感受,以及對您日後的影響? 【答】我出生在1927年,那時正是蔣介石和孫傳芳在鎮江一帶作戰最激烈的時候。之後那幾年也是軍閥割據,戰爭不斷。10歲那一年,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侵略中國,開始八年的「中日戰爭」,我也跟隨流亡潮各處逃亡、流浪。 12歲出家以後,我也都在抗戰裡成長,不但在死人堆裡躲藏、睡覺,還有多次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經驗,可以說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那時候小孩子缺少遊戲,每當一場戰爭結束,大家就跑去數死人,看看一共打死了多少人,一個、二個、三個……我們以此為樂。知道哪裡有戰爭,就偷偷地去看如何打仗,看過炮彈「碰」一聲而塵土飛揚的情況;不但見過開槍打死人,也經歷過子彈從自己耳邊呼嘯過去的驚險場面,遇到這個情況,我便趕緊跑去躲起來,等會兒再出來看。有時候跟中國軍人談話,有時候跟日本軍人玩遊戲(他們比較不會記恨兒童)……總之,我在槍林彈雨中度過了八年歲月。記得有一次,美國空襲南京,炸彈一丟,碰!還把我們從床上震到地上去。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對日抗戰勝利了,國內又爆發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國共戰爭。我記得我住的那座寺院,白天是國民黨的軍隊來去,夜晚是共產黨的軍隊出沒。那時候我在一間小小的教室裡上課,聽到外面「碰」一聲,就知道又有人被打死了,下了課跑去看,果真路上又多了幾個冤魂,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有時共產黨逮捕我們,說我們是國民黨的國特,要槍斃;有時國民黨逮捕我們,說我們是匪諜,要砍頭。我幼年出家,一分一秒都沒離開出家人的崗位,但是在國共戰爭中,也曾經被共產黨和國民黨抓去坐牢,一下是匪諜,一下是國特,可說活在死亡邊緣,今日不知明日啊! 我於1949年來到台灣,當時的台灣正處於白色恐怖時代,我們的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脅,尤其那時候我還年輕,很容易遭人誤解。不過,後來成就肉身不壞的汐止慈航法師比我更苦,他坐牢坐了一百多天,我還只坐了23天,有時候真不知道這一次被抓去了,能不能再回來。從這種種可知當時戰爭淒慘的情況。 1950年代,韓戰爆發,炮火之烈真是觸目驚心;1960年代,越戰發生,美軍傷亡慘重。乃至現在,美國和阿富汗戰爭之後,又到伊拉克開戰,記得要開戰的那天,我因膽結石正在醫院開刀,把膽囊割除,那時候覺得沒什麼可怕的,因為我已經沒有「膽」了。看到戰爭的場面,雖然不怕,但卻可憐、可悲,在戰爭的炮火之下,又有多少的生命要犧牲,真是何苦啊! 像我現在快80歲的人,80年的歲月可以說都是從戰爭裡走過來的,對於戰爭,心中的感受是:殘忍、悲痛又無聊。但是我們如何才能獲得和平,才能讓無辜的民眾免於傷害?生命很寶貴,能來世間一次,如盲龜浮木般,實在不容易,如此無謂的犧牲,極為可惜。想想受害的人那麼多,發動戰爭的人怎能無動於衷呢? 不過,大家不要誤會,以為佛教完全沒有正直、正義的勇氣和力量。釋迦牟尼佛也曾為了降伏魔軍、魔王,殺一個壞人救一百個好人,由此可見佛教是具有維護正義的精神。 現在世界科學昌明、物質豐富,任何事情都可以在會議桌上談判,不要只是到戰場上用槍炮子彈去戰鬥。一個家庭發生鬥爭,互罵、互打已是不美好的事,更何況戰場上性命交關,當然更不值得了。 我們祈求每一個人,都能與家人、親友和平相處,慢慢的養成這種好的觀念、好的作為,然後推而廣之,與世界上所有的人和平相處,如此,當能消弭兵禍,世界的和平也能指日可待。期望有這麼一天! (待續)

最新新聞
  • 佛教認為「萬法唯心造」,我們唯有消除熾盛的貪瞋痴大敵,人人淨化心靈,人類才能遠離戰爭的夢魘,達到真正永久的和平。

    【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74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1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這個世間,戰爭與和平永遠都糾纏不清。人類自從有歷史以來,無論是東方或西方,大大小小的戰爭從未停歇,因戰爭而導致的人命傷亡、財產損失、建設摧毀、經濟困頓、文化破壞等等慘不忍睹的景象,都是每個人厭惡而不樂見的。 既然安居樂業、和平過日子,是人類所嚮往的,為何世界各地仍有層出不窮的衝突與戰爭呢?過去中國聖賢討論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的問題,佛教的《大乘起信論》則言「一心開二門」,一個是「心真如門」,一個是「心生滅門」,也就是一個屬於善的,一個屬於惡的;一個是永恆的,一個是無常的。所以戰爭與和平,應也是從人性發展出來的文化。 戰爭無疑是殘酷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有時伸張正義,推翻暴政,仍須靠戰爭作手段,而且人類的文明與進步,往往也是從破壞之後建設和發展出來的。這個世間永遠是一半一半的,所謂佛的世界一半,魔的世界一半;戰爭、和平也是一半一半。當然,我們要努力把善的一半提升,惡的一半消除。 戰爭的本質是暴力,暴力的驅動,則是人類的自私與執著。因此,人類的一生,可以說都活在戰鬥中,從人類的發展史來看,最初是向這塊大地爭取生存;擁有了土地以後,還不能滿足,就征服海洋,求取海洋的財富;有了陸地、海洋,還不能滿足,接著想擴大自己的領土,征服別的國家。於是戰事範圍更從小國擴展到大國,由局部擴展到全面,乃至爆發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至今日,衝突仍在全球各處發生,如持續八年才落幕的兩伊戰爭,及恐怖分子發動美國「九一一」事件,引發美英兩國聯合對阿富汗、伊拉克開戰,還有2004年9月俄羅斯校園人質慘案等,都造成巨大傷亡。 佛教認為「萬法唯心造」,我們唯有消除熾盛的貪瞋痴大敵,人人淨化心靈,人類才能遠離戰爭的夢魘,達到真正永久的和平。不過談何容易呢?戰爭與和平,如同矛與盾,矛想抗拒盾,盾也想抗拒矛,怎樣才能和平共存?2005年3月4日,星雲大師在美國西來大學遠距教學時,面對來自十個地區,如美國、加拿大、台灣等數百名中外學生,從學生的提問裡,大師精闢分析古今中外戰爭的狀況與影響,也由佛教的觀點,提出消弭戰爭,促進世界和平的具體方法。另外,對現今敏感的海峽兩岸問題,大師也有其中肯獨到的見解。以下是當天「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的座談紀實。 【問】自古以來人類就有戰爭,每一場戰爭都有很多人命的傷亡、建設的破壞,例如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幾乎沒有停止過戰爭。在世界上,有西元前亞歷山大的東征,六、七世紀阿拉伯帝國的擴展,十一至十三世紀的十字軍東征,蒙古的成吉思汗遠征歐亞兩洲,後來的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甚至近代的韓戰、越戰,及現在的美阿戰爭、美伊戰爭等等。為什麼世界上只有戰爭而不能和平呢? 【答】世界上戰爭不斷,根本原因是人性的「貪而好戰」,為了想獲得更多的權力、更多的金錢、更多的名位,甚至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利益,不斷在利害上奪取,所以就發生了戰爭。以前中國的聖賢把戰爭分為二種,一種是霸道、強權的戰爭;一種是王道、正義的戰爭,是為了實施仁政而革命的戰爭。 被拿破崙稱為「歷史上最偉大的軍事天才」的希臘亞歷山大大帝,是一位戰無不勝的傳奇帝王。西元前三百多年,亞歷山大征服了小亞細亞、腓尼基、埃及、波斯等國,三十二歲就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龐大帝國。但是,在他戰勝了許多國家,準備入侵印度時,先鋒騎兵隊的馬匹看到印度的武裝大象,驚懼地裹足不前,部下也集體反抗,拒絕前進,亞歷山大只好黯然撤退,不久即壯志未酬的死於巴比倫(《大英百科全書》)。又從《元史》裡,我們也看到蒙古元朝帝國的成吉思汗,其戰軍所到之處血流成河,武力亦橫跨歐亞大陸,而今戰績安在? 在這個世界上,人類自有歷史的幾千年以來,多少國家與國家的戰爭、民族與民族的戰爭、宗教與宗教的戰爭、地方與地方的戰爭,不管是打經濟戰或是打武器戰,是爭奪土地或權勢、名位,總有那麼多人死亡、那麼多財產損失,到今天已致使世間元氣大受傷害,究竟誰是勝利者呢?「大廈千間,夜眠幾尺?積資巨萬,日食幾何?」以佛教的觀點來看,想要擁有世間上的一切,不需要用戰爭來取得,只要大家互相尊重就能擁有。 舉個例子,有位大將率領軍隊攻城掠地,為了鼓舞士氣,他叫部下努力殺敵,完成任務即有重賞。於是士兵們個個氣勢高昂,燒殺搶劫、擄掠摧毀,無所不用其極。攻下城池後,大家向將軍討賞,將軍慷慨的說:「放你們三天假,盡情去玩,城中一切都是你們的!」士兵們放眼望去,城中民眾死的死、逃的逃,要女人沒女人,要喝酒沒酒店。此時一無所有,大家才警悟,戰爭不只是別人的傷亡、失敗,也是自己的失敗;窮兵黷武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在基督教《聖經》裡,耶穌說:「我到世界來,不是為了和平,是為了戰鬥。一家五人將要分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父親和兒子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婆婆和媳婦相爭。」人類具有如此的戰鬥性,即是《中阿含經》卷二十五所言:「以欲為本故,王王共諍……民民共諍,國國共諍,彼因鬥爭,共相憎故,以種種器杖轉相加害。」因為貪瞋好戰、強取豪奪,才會產生戰爭等暴力行為。 貪瞋強取的根源就是「我」!中國的造字很有趣,像「我」的字形即是立旌旗於戈兵上,有戰鬥的意思。我們的煩惱、痛苦從哪裡來?就是有「我」,因「我」而自私,因「我」而執著,因「我」而愛染,因「我」而紛爭;「我」之一念,令人永不安寧。 世界上不管是哪一種戰爭,好的、不好的、大的、小的,都是為了「我」才會發生的,比如:執著於我的看法、我的思想、我的意見、我的主義、我的黨派、我的國家…… 七、八世紀時,阿拉伯帝國為了擴展勢力,不斷進攻東西北各方國家;十一至十三世紀,基督教世界與回教世界之間,藉宗教之名以行貪婪之實的十字軍東征,都造成烽火蔓延無盡、死傷無數的激烈戰爭。再舉中國為例,每一次的改朝換代,不是都要死傷千百萬人嗎?這個世界光是為了思想、信仰、強權的問題,導致的大大小小戰爭,就不知犧牲了多少生命!真的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戰爭綿綿無盡期」! 佛教崇尚和平,在歷史上從未發生鬥爭,不過從另外一方面看,佛教也有不一樣的鬥爭,它不向別人鬥爭,而是向自己的煩惱鬥爭;為了降伏八萬四千煩惱魔軍,取得解脫自在的勝利,而向私欲戰鬥。(待續)

  • 合川淶灘石窟第12號六祖變相/南宋/重慶合川。

    六祖壇經講話-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5

    (七)行昌為什麼要行刺六祖?行昌出家的因緣為何? 六祖大師的一生,於悟道前後所遭遇的迫害無數,真可以說災難重重。從他剛到黃梅親近五祖弘忍的時候,就幾乎不敢在人前多說話,為的是怕別人嫉妒他。及至悟道以後,隨即有惠明的追趕,想要搶奪他的衣鉢。後來更有神秀大師的門徒,為了奪取衣鉢,竟然買動武功高強的刺客,名叫行昌,要來行刺六祖大師。 行昌雖然武功很高,可是俗話說「邪不敵正」,當行昌進入六祖惠能的室內,正要加害的時候,六祖大師端然靜坐,不但不躲避,而且是引頸就刃。行昌用很兇猛的力量,連續揮砍三下,六祖惠能不但頭顱沒有落地,甚至毫髮未傷。這時六祖說:「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 意思是說,假如是一個俠士的寶劍,不能做出不正的邪事;如果是一把邪劍,當然不會做出什麼好事來。你現在要來行刺我,我只有欠你的錢,不欠你的命。你要錢,我可以給你,你要我的命,你是無法如願的。 當時,行昌雖然是一個浪跡江湖,壞事做盡的亡命之徒,但是在六祖大師這樣有道的高僧之前,又聽他講出這一番話來,當下驚倒在地,過了好久一段時間,才悠悠醒來,跪在六祖惠能大師的座前,求哀懺悔,甚至要跟六祖大師出家學道。這時候,六祖大師給了他一些錢,對他說:「你現在要跟我出家,不是時候,因為一個想要行刺我的刺客,一旦弟子們知道以後,怎麼可能容許你在團體裡跟大家一起生活?你現在還是先離去,等到將來有機會,你換一個身分,改裝而來,我再來攝受你,接受你出家。」 行昌聽了惠能大師的指示以後,頂禮膜拜,悄悄地離開了。後來別投僧團出家,受具足戒,精進修行。 經過許多年,有一天,行昌想起六祖的話,於是從遠方來禮見六祖,從此改名志徹,成為六祖門下弟子,也有了非常大的成就。 從六祖大師一生的遭遇看來,我們可以知道,在這個世間上,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過,所謂「沒有黑暗,哪裡有光明?沒有罪惡,哪裡有善美?」六祖大師能夠成為一代宗師,正因為有這麼多的災難、魔考來砥礪他的意志,增長他的人格、道德。所以,加害他的次數愈多,六祖大師的聲望也就更加地一天高過一天。 ﹙八﹚佛性是真常,為何說無常?善惡是無常,何以說為常? 前文提到行昌受神秀大師的門徒買動,想行刺六祖大師,卻被六祖大師感動,因而萌生出離的心志,但是六祖大師告訴他,暫且離去,他日易形再來。 過了一段時日以後,行昌果真依約再來見六祖大師。 行昌問六祖大師說:「弟子出家以來,常常閱讀《涅槃經》,可是不能明白常、無常的意義。」 六祖大師說:「佛性是無常,善惡諸法的分別心是常。」 行昌不由心生懷疑:「怎麼和尚講的,完全和經文相違背呢?」 其實,六祖大師的境界到底還是高人一等。本來,所有佛法都是為了對治眾生的毛病而敷設,無論常、無常,都是對待法,可以說「常即無常,無常即常」。當然,在佛法的根本上講,「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一切有為法都是無常的;無常,就是生滅。所以,我們學道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從無常的世間超越出來,尋求一個不生不滅的涅槃世界,那就是「生滅滅已」,就是不生不滅,就是涅槃的世界。 涅槃的世界,就是常樂我淨,在這個世界裡,生命是恆常的、安樂的、真我的、寂靜的。 六祖大師說:「無常者,就是佛性。」 佛性是真常,涅槃是真常,現在為什麼把涅槃、佛性都說成是無常呢?我們要知道,煩惱固然可以束縛人,涅槃、菩提、佛性也是一樣,如果你執著了,它一樣也會束縛人。你日日祈求遠離生滅、遠離無常,反而給這一種執著所束縛了。因此,能夠體會「無常即常」,當下就是佛性。 如果你說「佛性是不變的,是真常的」,那麼,我們還要再說什麼善惡諸法呢?乃至一個人如果不發菩提心,佛性不就是無常了嗎?所以,我們說一切法是無常,主要的就是一切法皆有自性。你從自性裡體會法法皆有它的自性,這就是常性。所以,無常就是常,這就叫作真無常。 無常有兩種: 第一、念念無常。念念生滅叫無常。例如我們的心,一個念頭起來,它不停留,又再一個念頭起來,所以,前念後念一直翻滾不停。就好像大海裡的水,後浪推前浪,一直流動不停。又好像世間上的人,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換舊人」,這一切都是生滅法。這個世界有成住壞空,人有生老病死,我們的心念則是生住異滅,這就是無常。 第二、一期無常。無常的意思是相續法壞,世間上一切都是相續的,所謂「緣會則聚,緣散則滅」,因為生滅相續的諸法都有散壞的時候,所以,發菩提心,要從無常裡去體會常,從煩惱裡去證悟菩提。除了煩惱,哪裡還有另外一個菩提呢?除了無常以外,哪裡還有常呢?所以,在煩惱的時候,就應該知道,煩惱也是佛性。 六祖大師把這許多道理跟行昌講過以後,行昌終於大悟,說了一首偈語: 因守無常心,佛說有常性; 不知方便者,猶春池拾礫。 我今不施功,佛性而現前; 非師相授與,我亦無所得。 無常的心裡有常性。行昌聽了六祖大師的開示以後,理解到世間一切諸法,所謂「空有不二,性相不二,常無常不二」,因此他悟道了。六祖大師於是替他取名「志徹」。

  • 華嚴寺下寺菩薩像/遼重熙七年/山西大同。

    六祖壇經講話-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4

    六祖壇經講話-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4 (五)惠能和神秀對於戒定慧的看法有什麼不同? 戒、定、慧三學,是佛教的實踐綱領。學佛首要「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 戒學可以對治貪欲,慧學可以對治愚痴,定學可以對治瞋恚;戒、定、慧三無漏學是佛法的根本。因此,說起佛教,所謂三藏十二部經典,汗牛充棟,但是歸納起來,總不出戒、定、慧三學。 戒是防非止惡的意思。在佛教裡,有五戒、十戒、菩薩六重二十八輕戒、比丘兩百五十戒、比丘尼三百多條戒等。戒可以防非止惡,可以端正身心,可以規範行止。定是靜心而不散亂,是息慮靜緣;一般所謂「放下萬緣,去除妄念」,這就叫定。慧就是去除妄想、無明、煩惱,進而取證涅槃,趨向真理,這就叫作慧。 其實,戒、定、慧彼此互有關連:由戒生定,由定發慧,由慧趣入解脫。慧是定的用,定是慧的體,戒、定、慧是學佛不可缺少的資糧。 說到戒,在大惡病中,戒是良藥;在大恐怖當中,戒可以作為我們的守護。說到定,在動亂當中,定是我們安定的力量;在危難當中,定可以給我們安穩。說到慧,在迷闇的時候,慧是我們的明燈;在愚昧的時候,慧可以作為我們的指引。因此,戒、定、慧可以使我們身心健康,可以保護我們。我們的身心都需要戒、定、慧,縱然是出世的生活,也不離戒、定、慧三學。 在《六祖壇經》中,一再提到「南頓北漸」。頓、漸的分岐,主要就是六祖和神秀兩位大師,他們對戒、定、慧這個根本佛法有不同的看法。神秀大師他以「七佛通偈」來解釋戒、定、慧,他說:「諸惡莫作名為戒,眾善奉行名為慧,自淨其意名為定。」神秀大師對於戒、定、慧的這種解釋,可以明顯看出,這是一種對待法,他要人不做惡事,要去行善。這種法門,是接大乘人,同時也可以勸小根智的人。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對於真正的佛法不容易深入的話,很簡單的告訴他:「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就是戒、定、慧。」 六祖惠能大師對於戒、定、慧的解釋是:「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痴自性慧,心地無亂自性定,不增不減自金剛,身去身來本三昧。」惠能大師講的是心地法門,只要心地無非、無痴、無亂,那就是戒、定、慧,還要另外再找什麼戒、定、慧呢?還有什麼另外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呢?所以這一種道理是接最上乘人,是勸大根大智的人,是頓悟的法門。 「南能北秀、南頓北漸」,他們的不同,從惠能與神秀大師對戒、定、慧的詮釋,即可看出端倪。所以,在〈頓漸品〉裡,特地把這二位大師對戒、定、慧的看法,舉例說明。 (六)南、北二宗為什麼一再紛爭不已? 參禪修道的禪師們,往往可以不計較個人的榮辱、毀譽,但卻很難放下對佛法真理的執著,這是因為修行人我執易斷,法執難除。 說到南、北二宗為什麼一再紛爭不已?首先我們應該知道,南宗的惠能大師其實是很尊重神秀大師,而北宗的神秀大師對惠能大師更是推崇。尤其,神秀大師在中國的禪學史上被尊為「二京的法主,三帝的老師」,每天前去朝拜、問道的,真是日有萬千。神秀大師雖然受到朝野如此的尊重,但是他對六祖惠能卻極為尊崇,因此經常指示弟子們到南方去親近惠能大師,甚至三番兩次地建議朝廷,到南方去迎請六祖惠能到北方來弘法、供養。可見得過去的佛教宗派,有時候老師和老師之間彼此互相包容,可是到了弟子之間卻彼此互不相容。 神秀和惠能大師的法統之爭,到了六祖大師的弟子荷澤神會禪師時,達到最高峰。神會禪師一生的主要願望,就是要打倒北宗的神秀禪師,要立南宗惠能大師的禪門為正統的地位。因此,神會禪師一再大聲疾呼:「唯有曹溪的宗旨,唯有六祖惠能大師才是禪門的嫡傳。」北方的普寂禪師,也和神秀大師一樣,受到朝野的敬重,被尊為國師。他推立神秀大師為六祖,視自己為七祖,所以也挺身而出,斥責荷澤神會禪師,同時也高聲疾呼:「惠能不是達摩的正統。」 後來神會禪師在滑台的大雲寺開了一個無遮大會,他要立南宗為正統。他開滑台大會的主要目的有三: 第一、攻擊北宗神秀大師的法統非正統,不是五祖弘忍大師的嫡傳。他要大家認識,只有惠能大師才是真正的法統。 第二、攻擊北宗漸修的法門。他認為漸修是一種方便,禪是頓悟的法門,唯有六祖大師所講的禪,才是禪的正統。 第三、在歷史上,所謂「南能北秀」:南宗惠能大師主「頓悟」,北宗神秀大師主「漸悟」。神會禪師就是希望透過滑台大會,把頓漸的差別,讓大家分別、認清。 神會禪師為了擁護六祖的頓門成為禪宗的正統,一生奮鬥不懈。因此,在他的大力鼓吹之下,使得南、北二宗的紛爭達到前所未有的白熱化。 其實,佛法不必用頓漸來分別,只是眾生根性有所謂利鈍之分而已。所以,只要我們參禪的時候能夠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當下就能完成自我。 六祖惠能大師的法脈,後來經過南嶽懷讓和青原行思兩位弟子的弘傳,開演出「五家七宗」的輝煌局面,使得南宗頓教的「一花五葉」,燦爛繽紛,光耀後世,從此禪的芬芳永傳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