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佛光會中華佛光青年總團從2008年開始舉辦國際公益旅行,引領青年開闊視野,展開人道關懷。圖為第四屆佛光青年團印度公益旅行,在菩提迦耶一所孤兒院裡,教孩子們畫畫。國際佛光會中華佛光青年總團從2008年開始舉辦國際公益旅行,引領青年開闊視野,展開人道關懷。圖為第四屆佛光青年團印度公益旅行,在菩提迦耶一所孤兒院裡,教孩子們畫畫。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30

佛教對「青少年教育」的看法 6 青少年如何增長國際觀 【問】現在是資訊爆炸時代,學習外語能讓人更快掌握新資訊。請問大師,學習外語的訣竅或如何才能增長國際觀? 【答】為拓展國際觀,邁入全球化,語言是不可或缺的工具。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學習語言沒有特別的訣竅,貴在勤勉,勤說、勤聽、勤讀、勤於創造講說的環境,並與日常生活做結合,才能提升學習的速度與效果。 除此,學習語言要經常溫習、不斷醞釀,倘若一味地強記,不能製造複習的機會,將隨著時間的日久而生澀。學習語文不是強記就行,強記不會記得很久,而是要用心,所謂「讀書四到」,眼到、耳到、口到、心到。常聽人家說:「我已經三年、五年不講某某語言,忘記了!」這是功夫紮得不夠深。學習語言要每天持續,但也不要求多,好比吃飯,三天的飯不能一天把它吃完,每天學一點,久了自然就有成長。 說到國際觀,先從國際禮儀說起。在物質文明、經濟成長的時代,國與國之間的往來更加密切,凡事要講究禮儀,才能維持彼此間的和諧,倘若老是失禮,開會遲到、會議中閒話、不守秩序,國際形象也會因此大打折扣。但是禮儀並不是到了需要的時候才學的,平時就應該養成習慣,好比手機禮儀、餐桌禮儀、航空禮儀、社交禮儀等都要留意。 學習國際禮儀,要先革除自己的陋習。青少年時期是塊璞玉,是最佳的雕琢時期,言行舉止要學習寧靜安詳、雍容華貴、端莊大方,展現態度的穩重。如何拿筷子、執刀叉比較容易,但是講話聲音要小、舉止行為要得體卻不容易,所以平時就要培養,否則一旦成為習慣,就很難調整了。 我常說這是一個有聲音、有動作、有色彩的時代,但是聲音、動作、色彩也要恰如其分,才能為人所欣賞。好比佛光山初創之時,殿堂的柱子全部都漆成大紅色,為什麼?因為當時佛教給人瞧不起,認為佛教是青燈古佛、暗淡無光的宗教,所以當時就用華麗的顏色來展現蓬勃的朝氣,但是現在社會進步,大家對佛教苦苦惱惱的印象已經改變,所以我們也把柱子的顏色統統都改成咖啡色,這是因應時勢而有的階段性發展狀況。因此,青少年也要懂得觀察時代的發展和國際的變化,才能跟上時代的腳步。 國際觀不是常到國外走走,或是對各國有粗淺的認識就是國際觀,真正的國際觀是對整個世界的脈動、趨勢及各國文化等有充分的認知。而認識世界的第一步,就是要「走出去」,好比漢、唐時期,因為外交能走出去,所以締造了歷史盛世;而清朝末年,則因為封閉自大,將國家帶向被列強欺侮的悲傷之地。 增進國際觀更重要的是思想要走出去,走出去才能讓思緒海闊天空,才能心包太虛;一個人的心量有多大,容納的世界就有多大。 現在世界各國都非常重視國際教育,好比美國將國際教育列入教育優先政策、日本在中小學課程添加國際理解教育、英國推動中小學與跨洲學校交流等等,無非都是為擴展年輕學子的國際觀。 青少年時期若能養成對國際的關心,不僅打開視野,更能遠離以自我為中心的狹隘思想,對於心胸的開闊、人際的關係也將更有助益。 【問】青春期的孩子比較叛逆,一旦對事情感到不滿或遭受壓力無法突破,容易以自我傷害的方式來發洩情緒。請問大師,青少年要如何適度發洩情緒,父母、師長又當如何教育學生、子女,才不會造成孩子心理的障礙? 【答】有人說情緒失調等問題,是由於壓力太大所造成,其實不能把這些情況完全歸罪於壓力。我幼年在叢林出家,接受嚴苛教育,也沒有躁鬱、憂鬱症啊!即使是苦不堪言,還是要忍耐。 說實在,這個時代就是太自由、太開放,有了胡思亂想的空間和機會,才會造成這麼多精神疾病的問題。 打開報紙、電視,幾乎都是社會亂象的報導,沒有深度、沒有道德、沒有善美的社會,怎麼不會引發精神疾病呢?憂鬱症是二十一世紀三大疾病之一,社會進步,不但沒有帶來快樂,卻增加了人們精神上的壓力,令人聞之不勝唏噓。 面對生活中的一切,人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情緒表現,倘若長期壓抑,有時會因為心理過度負擔,造成身心上的某些障礙,因此,適度的發洩也是有必要的。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年輕氣盛,又多愁善感,一旦遭受壓力無法突破,容易以不當的方式來宣洩,因此,更加需要給予情緒上的引導。 為了避免因為情緒失控而傷害自己、傷害別人,當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藉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來轉移注意力,比方散步、唱歌、運動、爬山、聽音樂、學舞蹈、戲劇表演、投入工作、結交善知識、訓練各種技能、學習語言等,以沉澱紛亂的心靈。或是改變想法,正向思考,帶著積極向上的活力面對發生的困難;內在向上的能量,也能平衡不愉快的情緒。甚至培養幽默感,適時地解除緊繃的氣氛,也能舒緩壓力。 在心理調適上,青少年應該做好自己,不要常常與人比較、計較。老是希求自己樣樣出色、樣樣比人好的人生,一旦無法如願,內心就會感到空虛、無力。所以,坦然接受自己的人生,生活才能安然自在。 人有情緒是正常的,但是過度的情緒反應,卻是需要避免的。因此,面對青少年的壓力,為人父母、師長者,應該給予適當的協助,在快樂環境中長大的小孩,才能有健全的身心。對於青少年的教育,更要避免消極的勸阻,改以鼓勵代替責備、以慈愛代替呵罵、以關懷代替放縱、以同事代替隔閡。 青少年血氣方剛,過於責罵,會產生叛逆心理:「反正你認為我壞,我就壞到底吧!」所以,對於青少年的缺點要多包容,以鼓勵來勸勉向上。例如:「啊!你今天只挑了三擔水,這麼少,真沒用啊!」這樣講話容易使人產生挫折感,換個話說:「啊!真好,今天挑三擔水,假如明天再增加一擔,那就更好了。」如此,反而能激勵他奮發向上。 當然,父母也不能過度放縱孩子,否則會造成他為所欲為的行為;但也不能過分威權,否則會讓子女產生敵意。青少年時期最需要的是關懷,例如世界著名的海倫凱勒,自小殘疾,曾因別人不懂自己的表達,一度情緒暴力,但是在老師的關懷之下,改變了他的一生,使他日後成為舉世聞名的偉大人物。 另外,現代教育當注重「同事攝」,老師和學生相處要能打成一片,不要求每個學生都在同一個模式中成長,要能讓他在不同中各自發揮所長,在不同中互相包容。讓學生覺得你了解他,而不是拂逆他,讓學生覺得你很體貼、值得信任,他自然就能接受你的教導,也就能避免彼此的隔閡。 佛教是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的宗教。例如,佛陀教育弟子不用打罵、責備的方法,大都是用譬喻、鼓勵的方式,不傷害弟子的尊嚴。又好比一進入寺院的大門,迎面而來的就是滿臉笑意的彌勒佛。所以,佛教是以愛和歡喜來攝受人的。 總而言之,對於青少年的情緒反應,除了為人父母、師長應多予關心,青少年本身也要找出適合自己的情緒出路,以確保能儘速遠離煩惱的漩渦。(待續)

最新新聞
  • 佛教鼓勵青少年朋友們,要有菩薩的心、青年的力。有了菩薩的心,大願心、清淨心、慈悲心、般若心,還要有青年的力,承擔力、辨別力、自制力、帶動力。(圖/日本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29

    佛教對「青少年教育」的看法 5 青少年如何做生涯規劃 【問】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青少年要結交好的朋友,才能互相學習、成長,如果結交到不好的朋友,可能因此誤入歧途。能請大師給予青少年結交朋友的建議嗎? 【答】生命無常,稍縱即逝,因此人無論年歲多少,都要把握有限的生命,適當的規劃人生,才能提升生命的層次。有了生涯規劃,縱使偶遇挫折也會因為有目標、有方向而不致氣餒。好比遠近馳名的杭州雷峰塔雖然倒了,相關單位也計劃在原址重建,但是大批觀光客的湧入,仍是為了參觀舊塔而來。同樣的,這對我們來說,代表的意義就是人從哪裡倒下並不是嚴重的問題,重要的是,如何從倒下的地方再站起來。 每個人的生涯規劃都不同。例如孔子十五歲立志向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印度的修行人,第一個二十年是學習的人生,第二個二十年是服務的人生,第三個二十年為教學的人生,第四個二十年是雲遊的人生。而我的人生規劃是以十年為一期,分別是成長的人生、學習的人生、參學的人生、文學的人生、歷史的人生、哲學的人生、倫理的人生及佛學的人生。 所謂「因地不正,果遭迂曲」,凡事有規劃就不容易走叉了路。好比耕種,不要老是奢望神明、佛祖賜予我們豐收,俗話說:「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凡事還是要靠自己努力爭取;因果法則是必然、絲毫不爽的。 我個人喜歡增加別人的信心,而不歡喜聽人家說洩氣的話,因為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朝著自己的目標發憤圖強。但是規劃自己的未來之前,要先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的智能、興趣、志向和能力,才不會因為理想太高卻達不到目的而憂悲苦惱。 有位徒眾讀書的條件並不是很具足,但卻執意要念書、求得學位,我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堅持呢?」他說:「我要繼續讀書,我要學習做法師。」我一聽,「唉!阿彌陀佛!怎麼不自知呢?」其實,他燒得一手好菜,只要願意到廚房發心服務,典座個十年,自然就能獲得大家的肯定和尊敬,但是他卻寧可捨去長處不給人用,以為只有讀書才能做法師,實在是不了解自己。雖然「天生我才必有用」,但也要用得恰當。 說到生涯規劃,頭腦好、口才好的人,可以規劃自己從事教育工作,好比作育英才、著書立說、從事學術研究等,過一個智慧教育的人生。 你說我智慧、口才都不好,只要精神力佳,同樣可以有所貢獻,好比到養老院、育幼院、機關團體從事服務、關懷的工作,哪怕是為人家看門、掃地都行,過一個社會服務的人生。 你說我慈悲心不夠,要從事慈善的工作實在沒辦法,想要在工商界做事賺錢,那也不要緊,不過,要做就要立志做得正正當當、童叟無欺。在中國,為什麼要把農夫擺在士農工商裡的第二位,跟讀書人擺在一起呢?因為農夫多半比較老實、正派,收成多少、能賣多少都有一定的標準,沒有暴利的非分之想;但是工商界人士,往往會出現奸商、刁民、偷工減料的事情,這是不當的行為,所以要立志過正當工商的人生。 你說我對這些都沒有興趣,那也沒關係,可以選擇過一個淡泊生活的人生,好比可以有個宗教信仰,在宗教力量的驅使之下,自己能安分守己、勤勞奮發、樸素淡泊、隨遇而安,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名聞利養、虛假浮華會毀滅我們的人生,因此,做人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很要緊。 另外,生涯規劃還可以從生命四期來作規劃。少年時期,要有禮讚生命的感恩,感謝所有幫助自己成長的人;青年時期,要有自我肯定的信心,勇於表達理想和志願;壯年時期,要有活水源頭的精進,展現茁壯的生命力;老年時期,要有平靜歡喜的生涯,凡事都能隨遇而安。 青少年生涯規劃的內容可以是為學業、為家庭、為社會、為國家,總之,有了目標就不會徬徨。更重要的是,在有限的光陰裡,能為人間留下貢獻、留下功績,也才能創造生命永恆的意義。 【問】現在青少年的問題愈來愈複雜,如沉迷網咖、翹家、逃學、詐騙、暴力、幫派、自殘、飆車、嗑藥等,能請大師為這些青少年開示嗎? 【答】這許多問題怎麼開示呢?還是可以開示,開示什麼?開示佛法,因為有佛法就有辦法!今日青少年偏差行為的造成,說實在,不是沒有原因的,正是其與大環境之間無法取得和諧關係,致使表現出與常態不同的變相行為,以滿足需求或麻醉自己。好比在工商業社會裡,父母一心一意地賺錢養家,卻忽略了對子女的關懷,兒女在缺乏關愛的環境下長大,內心孤獨寂寞,便逐漸尋求外在的支援及娛樂的刺激,或是以翹家、逃學來表現自己對家庭的不滿。如此,在不良環境中長大的青少年,身心不但無法獲得健全發展,也成了大家口中的「問題青少年」,更間接地構成社會問題的發生。當然,也不只是單一原因造成這些現象,舉凡家庭暴力、交友不慎等等也都是影響青少年行為的因素。 站在佛教的立場,對於青少年偏差行為,觀念的建立,遠勝過事情發生後的輔導。比如守五戒、明是非、知人我、知罪福都是預防之道。人可以不信佛,但不能不信因果,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因果是宛然存在的。所以,青少年心中建立了因果觀念,自然不會胡作非為。 有的人開口閉口只會說:「我的性格、我的性情、我就是這樣!」其實,社會上每一個人都是相互依存的,心中除了有自己,還要有別人的存在。一味地孤芳自賞,只會孤立了自己。有的人會有一種習慣性的反叛心理,例如過去佛光山有一位職員,確實也是個人才,但是只要我跟他說話,他一開口就說:「不是、不是啦!」我說:「我是,你不是。」他又再說:「師父,不是啦!」我說:「你怎麼一直說我不是?」他說:「哎喲!對不起,我講習慣了。」又好比有的人總是說:「不是這樣、我怎麼樣、但是怎麼樣……」唉!在他而言,是在說道理,但是在別人看來卻是一種不肯認錯的行為。 另外,要能分辨什麼事情是有罪的,什麼又是福德之事,才不致鑄成大錯。所謂「菩薩畏因,眾生畏果」,最近媒體報導「毒蠻牛事件」,歹徒即使有千面人之稱,「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後還是被警察抓到。所謂「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失足的人往往只是一念之差,而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後悔都來不及。 所以,佛教鼓勵青少年朋友們,要有菩薩的心、青年的力。有了菩薩的心,大願心、清淨心、慈悲心、般若心,還要有青年的力,承擔力、辨別力、自制力、帶動力。另外,年輕人在觀念上要有正見、要親近正派的善知識;在智慧上要能辨別、能明理。如此,想必就能過一個愉悅的青少年時期。 (待續)

  • 達摩面壁圖/清康熙四年/日本京都左京/泉屋博古館藏。

    六祖壇經講話-機緣品第七(二)

    ●經文 師曰:「法達!法即甚達,汝心不達,經本無疑,汝心自疑。汝念此經,以何為宗?」 達曰:「學人根性暗鈍,從來但依文誦念,豈知宗趣⑧?」 師曰:「吾不識文字,汝試取經誦一遍,吾當為汝解說。」 法達即高聲念經,至〈譬喻品〉,師曰:「止!此經元來以因緣出世為宗。縱說多種譬喻,亦無越於此。何者因緣?經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一大事者,佛之知見也。世人外迷著相,內迷著空。若能於相離相,於空離空,即是內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開,是為開佛知見⑨。 「佛,猶覺也,分為四門:開覺知見,示覺知見,悟覺知見,入覺知見。若聞開示,便能悟入,即覺知見,本來真性而得出現。汝慎勿錯解經意!見他道『開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見,我輩無分。若作此解,乃是謗經毀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見,何用更開?汝今當信:佛知見者,只汝自心,更無別佛。蓋為一切眾生自蔽光明,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便勞他世尊從三昧起,種種苦口,勸令寢息,莫向外求,與佛無二,故云開佛知見。吾亦勸一切人,於自心中常開佛之知見。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惡,貪瞋嫉妒,諂佞我慢,侵人害物,自開眾生知見;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觀照自心,止惡行善,是自開佛之知見。汝須念念開佛知見,勿開眾生知見。開佛知見,即是出世;開眾生知見,即是世間。汝若但勞勞執念以為功課者,何異犛牛愛尾?」 達曰:「若然者,但得解義,不勞誦經耶?」 師曰:「經有何過,豈障汝念?只為迷悟在人,損益由己。口誦心行,即是轉經;口誦心不行,即是被經轉。聽吾偈曰: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 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 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 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 達聞偈,不覺悲泣,言下大悟,而告師曰:「法達從昔已來,實未曾轉《法華》,乃被《法華》轉。」再啟曰:「經云:『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今令凡夫但悟自心,便名佛之知見,自非上根,未免疑謗。又經說三車:羊、鹿、牛車,與白牛之車,如何區別?願和尚再垂開示。」 師曰:「經意分明,汝自迷背。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饒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他退席。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覓三車。況經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無有餘乘。若二若三,乃至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汝何不省?三車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只教汝去假歸實,歸實之後,實亦無名。應知所有珍財盡屬於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無用想,是名持《法華經》。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無不念時也。」 達蒙啟發,踊躍歡喜,以偈讚曰: 經誦三千部,曹溪一句亡。 未明出世旨,寧歇累生狂? 羊鹿牛權設,初中後善揚。 誰知火宅內,元是法中王。 師曰:「汝今後方可名念經僧也。」達從此領玄旨,亦不輟誦經。 ●譯文 六祖說:「法達!佛法本來就很通達,是你自心不能通達;經義本來無可疑問,是你自心起了疑惑。你誦這部經,可知道它以什麼為宗趣嗎?」 法達說:「弟子根性愚鈍,向來只依經文誦念,哪裡會知道以什麼為旨趣呢?」 六祖說:「我不認得字,你試拿經本來讀誦一遍給我聽,我為你講說。」於是法達就高聲的誦念經文,念到〈譬喻品〉時,六祖說:「停!這部經原來是以『佛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為宗,即使說再多的譬喻,也不會超越這個宗旨。什麼是因緣呢?經中說:『諸佛世尊都只為一大事因緣所以出現於世間。』所謂一大事,就是佛的真知見。世間的人不是向外迷惑執著諸相,就是心內迷惑執著於空,如果能夠於相遠離一切相執,於空遠離空執,這就是內外不執不迷。如果悟得這個法門,在一念之間心地豁然開朗,這就是開佛知見。 「佛的意義就是覺,分為四門:令眾生開啟『覺的知見』,為眾生指示『覺的知見』,令眾生體悟『覺的知見』,令眾生契入『覺的知見』。如果在聽聞開示時,便能體悟契入,就是『覺的知見』,讓本來具有的真性得以顯現。你要慎重,不要用錯誤的知見解釋經義!不要見經上說『開示悟入』,就誤以為那自然是佛的知見,與我輩凡夫沒有緣分。如果誤作這樣的見解,就是誹謗佛經,詆毀佛陀。他既然是佛,已經具有佛的知見了,何必還要再去『開佛知見』呢?你現在應當堅信:所謂佛的知見,就是你自己的心,心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佛了。因為一切眾生自己障蔽了光明的心性,貪著塵勞境界,向外攀緣而內心生起妄想紛擾,甘心受塵勞的驅使而奔馳,所以才要勞動大覺佛陀,從正定中出現於世,苦口婆心地宣說種種方便法門,勸導令眾生止息貪愛等妄想執著,不要向心外去妄求,這樣就和諸佛沒有差別,所以說是開佛知見。 「我也常勸一切人,要在自己心中開啟佛的知見。但是,世間的人心地不正,愚昧迷惑,造種種罪,口說善言,心懷惡念,貪愛瞋恚,嫉賢妒能,諂媚佞言,自恃慢人,侵犯別人,損害他物,這就是自己開啟了眾生的知見。如果能端正心念,時常生起智慧,觀照自己的心性,不造惡而行善,這就是自己開啟佛的知見了。你必須念念在開啟佛的知見上,千萬不要自己開啟眾生的知見!能開啟佛的知見,就是佛出世間;開啟眾生的知見,就是還在眾生世間。你如果只是辛辛苦苦的執著念誦《法華經》文,以為這就是功課,這和犛牛愛惜牠自己的尾巴又有什麼不同呢?」 法達聽後說:「照這樣說,只要能理解經義就好,那就可以不必誦經了麼?」 六祖說:「佛經的本身有什麼過失呢?難道障礙了你的誦念嗎?須知執迷和覺悟在於個人,受損或得益都由於自己。口誦經文而心能行其義,就是能夠轉經;口誦經文而心不行其義,就是被經文所轉了。聽我說偈: 心若執迷被法華轉,心若領悟能轉法華。 誦經雖久不明經義,與理相悖成為仇家。 無所執念所念是正,有所執念所念成邪。 不論有無都不執著,永遠駕御大白牛車。」 法達聽了這首偈語,不禁感動涕泣,於言下即時大悟,對六祖說:「法達從過去以來,確實未曾轉《法華》,而是被《法華》所轉。」 法達又再啟問:「經上說:『一切大聲聞乃至菩薩,即使竭盡思慮共同測度,也不能測知佛陀的智慧。』現在只令凡夫但能覺悟自己的心性,就說是佛的知見,如果不是上等根性的人,不免要生起疑惑誹謗。又經中說三車:羊車、鹿車、牛車,與大白牛車,究竟要怎樣來區別呢?祈願和尚再次慈悲開示。」 六祖說:「經意本來就說得很清楚,是你自己執迷而與之相違背罷了!一切三乘行人之所以不能測知佛智,問題就出在他們要去度量,任憑他們費盡心思共同推測,只有更增加與佛智距離遙遠。佛法本來是為不覺的凡夫而設說的,並不是為佛而設說的,如果不肯相信這個道理,那就聽任他退出會席。只是他竟不知道自己原就坐在白牛車上,卻還要向門外去別覓羊、鹿、牛三車。何況經文明白地向你說:『畢竟只有一佛乘,並沒有其他諸乘。或說二乘、三乘,乃至說無數的方便法門,以及種種因緣譬喻等言詞,這些法全部都是為了一佛乘說的。』你怎麼不注意省察呢?羊、鹿、牛三車是佛所設的三乘方便法,是為昔時眾生迷失實相而施設的權教;大白牛車是佛真實說的一乘實相法,是為現今眾生修持成熟而開顯的實教。這只不過是教你去除三乘方便的假名而歸入一乘實相的實教,一旦歸入實教之後,就沒有所謂的實教了。要知道所有珍貴財物全部都屬於你所擁有,任由你自己去受用,更不作佛陀慈父想,也不作眾生窮子想,更沒有所謂的受用財寶想,這才叫作真正的在持誦《法華經》。能夠如此,就好像從前劫到後劫,手中並沒有放下經卷;從白天到黑夜,無時不是在持誦《法華經》。」 法達蒙受六祖大師啟迪,歡喜踴躍,於是用偈來讚歎說: 妙法蓮華經已念誦了三千遍, 在曹溪六祖一句下全數消亡。 不明了諸佛出世的因緣宗旨, 怎麼能息滅累劫以來的妄心? 羊鹿牛三車是權巧施設, 初中後三善是依次發揚。 誰能知道火宅內的眾生, 原來一悟之後是法中王。 惠能大師說:「從今以後,你才可以被稱為真正誦經的出家人。」法達從此領悟到深奧玄妙的道理,也沒有停止他的課誦。 ●註釋 ⑧ 宗趣:指經典的主要意旨。 ⑨ 知見:原指依自己的思慮分別而立的見解。與智慧有別,智慧是般若的無分別智,為離思慮分別的心識。惟作佛知見、知見波羅蜜時,則知見與智慧同義。 圖說:達摩面壁圖/清康熙四年/日本京都左京/泉屋博古館藏。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 禪話禪畫‧通身是眼/1995年/高爾泰及浦小雨/台灣高雄/佛光山寺藏。

    六祖壇經講話-機緣品第七(一)

    不見一法猶心存無見,就好像浮雲遮蔽日光。不知一法猶執守空知,依然像太虛中閃電。這個知見是瞬起暫現,然而卻如此錯認知見,哪裡曾了解隨緣方便?你應當要能一念知非,好讓自性靈光經常顯現。 ●經文 師自黃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①》。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 尼曰:「字尚不識,焉能會義?」 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②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 有魏武系孫③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 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於故基重建梵宇④,延師居之,俄成寶坊⑤。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遯于前山,被其縱火焚草木,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石今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于二邑焉。 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參祖師⑥,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 師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吾若具說,窮劫不盡,聽吾偈曰:『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淨。悟此法門,由汝習性。用本無生,雙修是正。』」 法海言下大悟,以偈讚曰: 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 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 僧法達,洪州人。七歲出家,常誦《法華經》。來禮祖師,頭不至地。師訶曰:「禮不投地,何如不禮!汝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耶?」 曰:「念《法華經》已及三千部。」 師曰:「汝若念至萬部,得其經意,不以為勝,則與吾偕行。汝今負此事業,都不知過,聽吾偈曰:『禮本折慢幢⑦,頭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亡功福無比。』」 師又曰:「汝名什麼?」 曰:「名法達。」 師曰:「汝名法達,何曾達法?」復說偈曰: 汝今名法達,勤誦未休歇。空誦但循聲,明心號菩薩。 汝今有緣故,吾今為汝說。但信佛無言,蓮華從口發。 達聞偈,悔謝曰:「而今而後,當謙恭一切。弟子誦《法華經》,未解經義,心常有疑,和尚智慧廣大,願略說經中義理。」 ●譯文 六祖大師自從在黃梅得到五祖授衣傳法以後,回到韶州曹侯村,當時並沒有人知道這回事。村中有一位儒學之士名叫劉志略,對大師非常的禮遇尊敬。劉志略有一位姑母是比丘尼,法名無盡藏,經常誦念《大般涅槃經》。六祖一聽,就知道經文中的妙義,於是就替他講解說明。無盡藏比丘尼便拿著經文請問六祖,六祖說:「字我是不認識的,但關於經義請盡量發問。」 無盡藏比丘尼說:「字尚且不認識,如何能夠理解經文的意義呢?」 六祖說:「三世諸佛的微妙道理,並不在於文字上。」 無盡藏比丘尼聽了非常驚訝,就到處去轉告里中的耆宿大德說:「這是一位有道的人,應當請來供養。」於是有魏武帝曹操的遠孫曹叔良以及當地居民,都爭相前來瞻仰禮拜六祖大師。 那個時候,寶林古寺自從經過隋朝末年的戰火兵災,已經成為廢墟。於是就在古寺的原來基地上重建佛寺,禮請六祖前往住持。不久,寶林寺就成了一座名剎。六祖在寶林寺住了九個多月,又被惡黨尋至追殺,大師就隱避在寺前山中,後來惡人又放火焚燒前山的草木,六祖勉強將身體擠進大石頭的縫隙中隱藏,才得免於被害。那塊石頭現在還留有六祖結跏趺坐的膝蓋痕跡,以及所穿衣服的布紋,因此後人稱此石頭為「避難石」。惠能大師想起了五祖曾說的「逢懷則止,遇會則藏」的話,於是就在懷集、四會二縣境內隱居下來。 法海比丘,唐朝韶州曲江縣人,初次參禮六祖時問道:「即心即佛是什麼道理?祈求和尚慈悲為我解說。」 六祖說:「前念不生執著,當下就是心;後念不令斷滅,當下就是佛;能成就一切相的是心,能遠離一切相的是佛。這個問題如果要我詳細解說,縱使經過無量劫的時間也是述說不盡。聽我說偈: 無念之心名為慧,離相即佛就是定。 定慧須均等修持,心意自然常清淨。 能悟此頓教法門,由你習性所自得。 定體慧用本無生,定慧雙修才是正。」 法海在六祖的開示下豁然大悟,於是以偈讚歎說: 「無念的心原來就是佛,不能覺悟而自我委屈; 我已明白定慧的正因,當定慧雙修離一切相。」 法達比丘,洪州地方的人士,七歲出家,常常誦念《妙法蓮華經》。有一天,前來禮拜六祖,頭卻不著地。六祖訶斥道:「頂禮頭不著地,與不頂禮有何不同?你心中必自負有一事物在,你究竟修學什麼專長呢?」 法達說:「我念誦《妙法蓮華經》已經有三千部了。」 六祖說:「如果你念到一萬部,能領悟經中大意,而不覺得自己勝過別人,那就能和我並肩同行。你現在竟以誦經千部而自負,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過失,現在聽我說偈:『頂禮本為折伏慢心之幢,為何頂禮時頭不著地?心中存有我罪業即生起,無求功之念能獲福無量。』」 六祖大師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法達說:「名叫法達。」 六祖說:「你的名字叫法達,何曾通達妙法?」於是又說一偈:「現在你的名字叫法達,殷勤誦念經典不曾停息,這只隨著聲音空在口頭誦念,必須經義明心才能號稱菩薩。今日和你有這段因緣,所以現在我為你說示法義,只要信佛本無言說法,妙法蓮花自然從口發。」 法達聽完偈語後,向六祖懺悔謝罪說:「從今以後,我一定對一切謙虛恭敬。弟子雖然誦持《法華經》,卻不了解經中的意義,所以心中常有疑惑。和尚智慧深廣博大,請約略為我講說經中的義理。」 ●註釋 ①大涅槃經:凡四十卷,北涼曇無讖譯。又作《涅槃經》、《大經》。內容宣說如來常住、眾生悉有佛性、闡提成佛等教義。分為十三品:壽命品、金剛身品、名字功德品、如來性品、一切大眾所問品、現病品、聖行品、梵行品、嬰兒行品、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師子吼菩薩品、迦葉菩薩品、憍陳如品。 ②耆德:年老而有德行的人。 ③魏武系孫:魏武,就是曹操;系孫,就是遠孫。 ④梵宇:指佛教寺院。 ⑤寶坊:對寺院的美稱。 ⑥祖師:指六祖惠能大師。 ⑦慢幢:我慢心一起,自負其高,猶如幢的高聳,所以將慢心比喻為慢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