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理大眾,必須要有融和的雅量,只有融和,才能寬大和眾。統理大眾,必須要有融和的雅量,只有融和,才能寬大和眾。

【大師談領導 系列2】善為領導人

很多人都希望要作一個領導人,而不希望被人領導。其實,領導人固然要有能力,能被人領導,也是不容易。而做為一名領導者,也有其領導者的性格,才能盡領導之功,成大眾之事。怎麼才是一位好的領導人?有四點: 第一、接人要和平有禮:作一位領導人,對待你的部下,乃至與所有相關人等往來,最要緊的,要能親切和藹,要給他感到你很平易近人。有云:「將不可驕,驕則失禮,失禮則人離,人離則眾叛。」愈是最高的領導者,你的態度愈和平有禮,部下也會升起恭敬心,接受你的領導。 第二、處事要精簡有道:作一位領導人,要觀照的層面當然很多,但是你不能過分的繁瑣、過分的囉嗦。繁瑣令人厭,囉嗦令人煩,因此,處事要能精簡有道。所謂「化繁就簡」,如此接受你的領導的人,才會清楚明白你的原則方針,就會願意跟隨你一起做事。 第三、論理要中道有分:一個事業團體,一定有其創辦的理念、理則,身為領導人,你必定要認識,並且抓穩這一個理念目標,無論作什麼事情,才不會有所偏差閃失。尤其必須要有分,不可以偏左、偏右,持之以正,懂得分寸,中道行事,才不會偏失大方向。 第四、領眾要融和有義:人心最大的陋習是「同歸於盡、嫉妒偏狹」,因此,統理大眾,必須要有融和的雅量,只有融和,才能寬大和眾;只有融和,才能彼此交流。不但融和,更要有義,「與人交,要有情有義;為人謀,要有忠有信。」你對人有義,不必領導,他也會願意接受、跟隨你。 所謂:「善將者,不恃彊,不怙勢,寵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懼。」你有寬宏的胸懷、平等的精神,不仗勢,不凌人,不清高,不老大,對於跟隨我們的人,多提拔,多讚美,有過,予以承擔,有功,給予分享,自然獲得部屬的擁護。怎麼作一位領導人?有以上這四點。 第一、接人要和平有禮。 第二、處事要精簡有道。 第三、論理要中道有分。 第四、領眾要融和有義。(出自《星雲法語》)

最新新聞
  • 星雲大師說:「真正的佛教、佛法是慈悲、智慧,是沒有對立。」

    星雲大師:如何滿足中國人的精神需求

    中國宜興⸺去年秋天訪問由佛教組織佛光山在宜興修建的大型建築群大覺寺期間,我們受到一位出人意料的東道主的接待:該組織的創始人以及當代中國最重要的宗教人物之一,星雲大師。 星雲大師在台灣創辦了佛光山。他當時是到中國大陸來參加會議,並順便前往大覺寺,視察一座新大殿的施工情況。89歲的他幾乎看不見東西,還患有糖尿病。不過他和我們交談了一個多小時,巧妙地回應了一些可能會讓當局反感的問題,其中包括關於佛光山正在中國大陸展開傳教活動的任何暗示。經過編輯和刪節的對話如下: ◎佛光山在中國大陸弘揚佛法的目標是什麼? 我並不想弘揚佛法,我只是宣揚中華文化,為人性,淨化人性。 ◎現如今,普通中國人有哪些精神需求?佛光山可以如何滿足他們的精神需求? 人要的是什麼,我就要給他什麼。我想他們要的是,在世間來說要錢財、要愛情。另外還需要安心、平安、安全、快樂。在這一方面我給他們一些鼓勵、真善和超越。接觸和影響他們,讓他們得到身心的解脫、自在和安穩。 ◎大陸的領導支持你的工作嗎? 我支持領導,他們也愛護我們。佛教不管你政治上什麼人物,誰當家做主我們就擁護誰。佛教不參與政治,但是尊重國家的領導人、倫理、法治。 文化大革命後,佛教受到了嚴重的摧殘。新形成的一代中,佛教缺乏人才、教育和好的形象的樹立。我鼓勵佛教同道們要努力,向善。 ◎您對佛光山在大陸的發展滿意嗎? 大陸在慢慢進步。對宗教有一些限制。不過我也受了他們的好意。他們幫助我們回到中國來恢復祖庭,我感到很順利方便。 我到處去講演,我沒覺得有限制。常常幾千人、上萬人都來聽我講演,他們沒有阻止、限制。我辦很多事業,也沒有來說過我不對。我的書出版,現在都是人民出版社出版我的書。他們可能知道我認同中華文化吧,尤其是中華文化裡的佛教。 中國人相信因果報應。這對於安定社會,重振道德,樹立人民的自信,這種觀念對中國會有貢獻。我們就是把這種東西加強,讓兄弟同胞們得到心靈鼓舞和心理建設。 ◎大陸的居士最需要什麼? 居士最需要的是佛法和安心。迷信鬼神、邪道的很多。不是佛教的東西倒是蠻多的,真正的佛教很少。真正的佛教、佛法是慈悲、智慧,是沒有對立。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習主席說台灣大陸兩岸一家親,我說全世界人類都應該是相親相愛,互相尊重。這裡的政府不收我們的錢,還給我們地。派人幫我們澆花草樹木。我希望共產黨的政府都能這樣平等對待大家,那就很好。

  • 領袖必須要以德行來服人,而且要以身教服眾。

    【大師談領導 系列1】領導人之道

    在一個家庭裡,有家長領導子女眷屬;在鄉里中,有村里長領導里民;在公司裡,有老闆領導員工;在政府機關裡,也有首長來領導民眾。「領導」是一個國家社會安定的重要之道,中國人有所謂「寧為雞首,不為牛後」,就是說明人性裡大都不喜歡被人領導,而希望領導別人。做一個領導人,要具備領導人的氣質,還要懂得領導之道,有四點: 第一、做一個領導人,要能講能做:「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做為一個領導人,要能說得到做得到,如果領導者只知要求屬下,自己卻與所言相違背,則下位者必不服之。再者,如果領導者的操守不良,下位者必投其所好,甚至依循而行,所以領袖必須要以德行來服人,而且要以身教服眾。 孔子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領導者要率先為屬下作模範,且要言出必行,如此無須頒布法令,屬下也能努力於崗位上。 第二、做一個領導人,要無怨無悔:做一個領導人,要有高瞻遠矚,要有樂觀豁達的心胸,而且要有不怕困難的堅忍氣度,要有全心付出的無悔態度。孫中山先生云:「危難非所顧,不畏怕威力」,所以一個領導者,要能無懼辛勞,要能「甘為春蠶吐絲盡」的努力付出,且認真負責,不怨天尤人,如此在下位者必能同心齊力於領導者。 第三、做一個領導人,要有慈有智:身為一位領導者,除了要把公家賦給我們的責任確實執行外,還要有評估周遭情勢變化的能力,以及決策謀畫與處理危機的智慧。除此之外,面對屬下的問題,要以慈悲心來協助他們處理;能將部屬的事當做自己的事來關心解決,如此部屬才能安心於職場,效忠於領導。所以一個領導人,要有慈有智。 第四、做一個領導人,要不私不傲:成為一個領導者,不可以存有私心,不能但憑個人的好惡而對屬下有不公的賞罰。更不能假公濟私,將公器私用;應該要明是非、知榮辱,要有剛正不阿、不倨不傲、功成不居、遇事承擔的勇氣,如此才能讓屬下尊敬,所做出來的領導方針才能讓眾人全力以赴。所以做一個領導人,要不私不傲。 能讓團體運轉的有兩種人,一是領導人,二是被人領導。本身無能力又不肯接受別人領導的人,是團體進步的絆腳石。所以,做人要樂於被人領導,也要懂得領導別人。「領導人之道」有四點意見提供參考: 第一、做一個領導人,要能講能做。 第二、做一個領導人,要無怨無悔。 第三、做一個領導人,要有慈有智。 第四、做一個領導人,要不私不傲。(出自《星雲法語》)

  • 佛教初傳中國,倡導學僧要雲遊行腳,要朝山拜佛,這可以說都是運動。

    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佛教的運動

    佛教可以提倡運動嗎?佛教本身需不需要運動呢?有需要!雖然佛教重視靜態的生活,但是也講究動靜一如。自古以來,原始佛教的生活,早晨外出托缽,次第行乞;回來後,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坐而坐。這都是動靜一如的生活。 佛教初傳中國,倡導學僧要雲遊行腳,要朝山拜佛,這可以說都是運動;再如跪拜、繞佛、飯食經行、出坡作務等,這也是運動。甚至於《彌陀經》也記載,在西方極樂世界,那許多念佛的行者,每天一早都要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回來後一樣要飯食經行,這也都是運動。 叢林裡,平常生活也要排班走路,要早晚課誦;就是禪者,他也需要跑香、經行。所以說,佛教不是完全靜態,他也講究運動。但運動方式,也隨著時代、社會、風俗,慢慢地有了不同的發展。當代佛教有許多的集會、運動,就像西方極樂世界,諸上善人聚會一處,他也要談論風生,不一定二十四小時,只是老僧入定。 再有,佛教在中國用說唱傳教,用舞蹈供佛,也是一種運動。如敦煌舞蹈已成為佛教在世界的榮耀;佛教的梵唄、佛曲歌唱,也為今日世界的音樂,帶來特殊的意義。 現在,佛教界也增加了許多的體育活動,如跑步、踢足球、打籃球、打棒球、打網球等,這許多球類運動,都很符合這個時代的需要。我想今後佛教要弘法,都需要以這許多運動作為傳教的方便,藉此來增加佛教信仰的人口。 假如你要問,打球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當然不能!你吃飯穿衣,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當然也不能。既然不能,那你為什麼還要吃飯穿衣呢?這是基本的生活;就像打球運動,是為了增加佛教信眾的人口,等於是不二法門。 積極走入社會 增加信眾人數 你講經說法,可能只有三、五百人來聽講,就相當不錯了;但是打球運動,能有好幾千、幾萬的觀眾來看,與佛教結緣,這是佛教人口的增加,也是度眾的方便;能有這許多度眾的方便,替佛教弘法、發展,不是很好嗎?如果佛教不運用這些方便法門,積極走入社會,就只是退隱山林,不問世事,這是自私。 現在的教育講究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進;因此佛教界如果有發心的大菩薩來倡導這許多體育活動,為佛教增加人口,我們要尊重、鼓勵、贊助,不可以認為是異端;你如果認為異端,就不合時代,不合時代就會為時代所淘汰。希望保守的人士,對這許多問題,不能不有所深思。 ……………………… 佛教的建築 自古以來,佛教寺院的建築,重檐飛翹,壯麗宏偉;尤其有很多的叢林,前殿、中殿、後殿,有堂有塔,有樓有院,左右廂房,整齊對稱,鐘樓鼓樓,兩相遙對,亭台樓榭,園木扶疏,簷廡相接,殿堂一進一進,一層一層,重重疊疊,重重無盡。可以說,整個大叢林就如一座皇宮一樣。 叢林裡,幾廳、幾殿,愈多表示愈莊嚴,愈為信者所崇拜。例如揚州天寧寺,過去他們就很自豪的說:「一寺九門天下少,門廊十殿世間稀。」其實,依現在環境而論,多少門不是重要,他需要多少電梯、多少無障礙的空間,以供行動不便者也能自如行走。 現在的寺院,有多少走廊、多少殿堂也不重要,他需要有多少的教室,多少的講堂,多少的集會所、談話室、繪畫展覽館、表演廳、電腦教室、視聽中心、安寧病房……等。像過去的藏經樓,只是作為藏經之用;現在的圖書館,要能夠讓人閱藏。還有滴水坊,供應往來大眾的餐飲方便;想要抄經、讀書的,有抄經堂、閱覽室;喜歡禪修、念佛的,有禪堂、念佛堂。 呈現靈山勝會 嚮往人間淨土 再有一些特殊的建築,如以變相圖方式,介紹西方極樂佛國的淨土洞窟,呈現佛陀說法的靈山勝會、祇園講堂,改變過去傳統用十殿閻羅的恐怖教化,用歡樂溫馨的傳教方式,令人對美好的人間淨土心生嚮往,這是佛教建築的新義。 當然,停車場也很重要,因為現在客人來不來,與你的停車場有很大的關係。你能停腳踏車的,只有接引腳踏車程度的信徒;能停摩托車的,是摩托車的信徒;能停小轎車的,有小轎車的信徒;能停大巴士的,有大巴士的香客,所以一間寺院的發展,也要看停車場運用的價碼。 可以說,建築道場和佛教的發展,關係重大。過去太虛大師為了佛教,那麼有理想、有熱情,也想革新佛教,只因為他沒有道場,也是不能稱心滿願。 但是現在的建築學,不斷在改進,中國宮殿式的建築,慢慢地也在減少;整個社會環境在變化,人口增加,對於土地的利用,改以大樓模式。在大樓裡面,你可以設立大講堂,你也可以設立藏經樓,你也可以設立大雄寶殿,甚至辦學度眾,接待十方。 現代的建築,不再只是說要建造一個殿堂,供奉佛菩薩、五百羅漢、幾大金剛,因此可以容納百人的教室,千人的講堂,萬人的大會堂,對於現在佛教的發展,更為需要。 改變就是進步 因應時代需要 關於寺院的建築學,就以佛光山為例,向各位報告: 我們為了提倡佛教的現代化,佛光山有三千人的集會堂,有兩千人的大會堂,以及多個可容一千人、五百人、三百人、兩百人、一百人的講堂、會議室;而且為了讓現代的信徒前來問道、聞法、共修,甚至設有抄經堂、念佛堂、禪堂。另外,各殿堂都可進去禮拜,與諸佛菩薩接心;還有可以參與共修的短期出家、八關齋戒等,都有相同的意義,只是名稱不同,但度眾的功德,應該是不二的。 改變就是進步,一再的保守,慢慢的會隨時代被人淘汰。因此近來寺廟的建築,可能要提出一套像天主教堂的模式,如基督教堂有一個十字架的標示。至於佛教的道場怎麼現代?當然還是需要由教界來統一殿堂的名稱、殿堂的設施、殿堂的功用,這也是這個時代所需要,佛教界應該給予改進的方便。 寺院對信徒而言,是人生的加油站,是諸上善人往來的聚會所,是去除煩惱的淨土,是啟發道德良知的學校,是提升文化修養的藝術中心,是廣結善緣的功德所;寺院為萬千眾生作得度因緣,所以寺院建築,不容等閒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