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法寶堂外種有一株粉紅風鈴木,前有紅色的「我愛佛光山」英文縮寫標誌,在周圍綠意的環繞下,增添一絲清淨、柔和的氣息。佛光山法寶堂外種有一株粉紅風鈴木,前有紅色的「我愛佛光山」英文縮寫標誌,在周圍綠意的環繞下,增添一絲清淨、柔和的氣息。

粉紅風鈴木 一枝獨秀美不勝收

春季百花齊開,也是風鈴木開花的時節,最近各地風鈴木盛開,黃花風鈴木金黃璀璨,粉紅風鈴木繽紛浪漫,片片花海,美不勝收。 佛光山法寶堂外也種有一株粉紅風鈴木,雖無連成一片花海,但也花團錦簇、一枝獨秀,加上前有紅色的「我愛佛光山」英文縮寫標誌,在周圍綠意的環繞下,增添一絲清淨、柔和的氣息。

最新新聞
  • 悠閒自在的小沙彌。

    曼陀羅園小沙彌 充滿童趣令人會心一笑

    佛光山曼陀羅園除了精心規劃的植栽造景外,不妨放慢腳步,留意一旁的小沙彌,他們神情悠閒自在,但姿態不同,或坐或臥。還有搭配十二生肖,可以找找看哪個小沙彌跟自己同個生肖。有的勤勞作務,有的虔誠合十,還有調皮的小沙彌就在路上踢皮球,個個充滿童趣,令人不禁會心一笑。

  • 「瓦拉米」,當時日本的語譯為「蕨類」之意,而以布農族語Maravi語譯而言,則是「跟著來」的意思。靜謐步道,適宜安頓身心。

    有熊的「蕨」色步道─瓦拉米

    新冠病毒疫情嚴峻,出國旅遊存在各種風險,台灣的山林步道成為民眾休閒活動的首選,尤其花蓮尚未有確診案例,許多郊山及易達性高的登山路線都吸引許多戶外活動的人潮。位於花蓮南區的瓦拉米步道自農曆春節以來,遊客絡繹不絕,瓦拉米山屋在假日期間幾乎都滿床位,顯見疫情高峰期,大家無不希望接近大自然,不只身心舒暢,也可以增強免疫力。 瓦拉米步道屬於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管轄範圍,行政區域屬於花蓮縣卓溪鄉。從玉管處南安管理站再往西6公里即是登山口,從登山口到瓦拉米山屋,全長13.6公里,海拔高度約1060公尺,山屋計24個床位,上下兩層通鋪,分列兩側,房門是重重的鐵門,主要目的是防止黑熊。 「瓦拉米」,當時日本的語譯為「蕨類」之意,而以布農族語Maravi語譯而言,則是「跟著來」的意思。沿途生態豐富,蕨類更多樣。行走步道間常能撞見野生動物,台灣獼猴常隨侍在側,鳥嗚不絕於耳,天氣晴朗時,常見大冠鷲在頭頂盤旋;佳心以西,偶爾可見到台灣特有種鳥類台灣藍腹鷳穿梭在步道間;昆蟲種類也多樣,潮濕處仔細看,還可發現細小的鐵線蟲。 瓦拉米步道最引人津津樂道的是有熊出沒,玉管處特地在登山口及沿途都設有小心黑熊的告示,以及遇到黑熊應注意事項,原則是不干擾黑熊,行進間可發出聲響,避免和熊不期而遇。有多筆紀錄顯示,黑熊在登山口附近出沒,去年7月,知名的迷途小熊「妹仔」就是在距離南安管理站不遠處的南安瀑布附近被發現。 瓦拉米步道易達性高,玉管處最近剛重修山風一號吊橋,更加平穩不搖晃,備受遊客讚賞。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出國風險高,回國要檢疫隔離,多所不便,而醫師也建議民眾要多運動,室內運動怕群聚感染,於是戶外成為國人休閒活動首選,瓦拉米步道也因此更加熱門。 瓦拉米步道難易適中,多數遊客選擇走到海拔800多公尺的佳心,單程4.5公里,往返約4至5小時,更近一點,可走到山風瀑步折返,仍可遠眺山林景緻及在大自然環境中大口深呼吸,空氣清甜。若走到瓦拉米,則建議2天1夜行程,需在入山7天前上網申請入園及入山證明,並備妥登裝備、睡袋、糧食及飲水。

  • 台東馬偕醫院積極參與二代戒菸治療服務,其中包括了聘請戒菸個案管理師從事戒菸衛教工作,以及醫師取得藥物戒菸治療資格後開立戒菸藥物。

    戒菸新法寶 心臟患者成功戒菸

    一般人總認為吸菸最大的影響是人體的呼吸系統,其實長期吸菸也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原凶。台東馬偕醫院從去年增加戒菸個案服務,從戒菸前的評估、用藥、到事後的追蹤,都由戒菸個案管理師(簡稱個管師)介入服務,去年一整年收案109人,當中3個月戒菸成功率高達3成,而其中有使用戒菸藥物的成功率更達五成。其中不乏是四、五十年的老菸槍,因心肌梗塞經治療後,才驚覺香菸的危害。 「幫助病人解決急性的病痛問題是短暫的,但協助病人戒菸才是長遠解決健康問題的方法。」該院心臟內科醫師趙川磊表示,據統計有急性冠心症病人一半以上都有吸菸習慣,臨床上看到的情況也是。每天一支菸增加1.48倍心臟病風險,每天一包菸增加2.04倍心臟病風險,呼籲民眾能不碰就不碰,已有抽菸習慣的可早日尋求醫師協助戒菸。 趙川磊舉出一位戒菸成功個案,70歲蕭先生因工作長期有吸菸習慣,身體伴隨高血壓及高血脂疾病,有如隱藏的炸彈一觸即發,2年來經歷了2次不同部位的心肌梗塞,雖及時用心導管搶救打通,但鬼門關走了兩遭,讓蕭先生心有餘悸,才下定決心戒掉47年的抽菸習慣,歷經8周的藥物治療與衛教師細心追蹤鼓勵,發揮了良好的效果,菸癮戒斷期間並沒有出現明顯的不適,蕭先生完成了他人生中不敢想像難以完成的心願-「戒菸」。 「菸品控制人類的秘密在於尼古丁。尼古丁容易被呼吸道黏膜吸收,經血液傳送,僅需數秒即能到達腦部發揮作用,產生幸福感和放鬆感,而使人自然成癮。一旦對尼古丁成癮,突然停止吸菸會產生戒斷症狀,包括暴燥、沮喪、憤怒、焦慮、難以集中精神等生理上的不適,為了追求短暫的滿足感以及消除戒斷造成的不適,只能終日與菸為伍。」趙川磊詳細說明,該院積極參與二代戒菸治療服務,其中包括聘請個管師從事戒菸衛教工作,以及醫師取得藥物戒菸治療資格後開立戒菸藥物。目前使用的戒菸藥品,最主要分為「非尼古丁藥物」和「尼古丁製劑」二大方式,它們都可以降低戒菸時的不舒服與想吸菸的慾望,並增加戒菸的成功率。 趙醫師指出,目前國內有bupropion與vareniciline2種非尼古丁藥物。Bupropion會增加多巴胺濃度,使心情變好;Varenicline會阻斷尼古丁接受器,使病患不會想吸菸。這兩者都是作用在大腦的藥物,使用時要逐漸增加劑量,有些人在使用這些藥之後會不想吸菸,因此會在戒菸日之前就自然戒菸。與尼古丁替代藥物相比,這些藥物都用口服,使用方法簡單。 該院個管師孫芙岑表示,針對台東原住民及低收入戶,使用戒菸藥物完全免費,請有符合資格的民眾多加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