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指出,學習圍棋需要有高度智慧、聰敏靈巧和隨機變化,世界之大、地球之大還有人我之間,在一盤棋裡即可見真章。星雲大師指出,學習圍棋需要有高度智慧、聰敏靈巧和隨機變化,世界之大、地球之大還有人我之間,在一盤棋裡即可見真章。

泰國圍棋之父蔡緒鋒:圍棋是管理修煉場域

有「泰國圍棋之父」之稱的正大集團副董事長蔡緒鋒,10月17日至佛館拜會星雲大師,分享交流他對圍棋的深刻體悟。 蔡緒鋒成立泰國圍棋協會,推廣圍棋不遺餘力,此次因正大集團創辦的正大管理學院,派棋手參加佛光大學舉辦的大專盃圍棋錦標賽,在佛大校長楊朝祥邀約下,與北京弈蘭公司董事長王煜輝等人到台灣參訪。 蔡副董事長將下圍棋的思維運用在企業經營,形成獨特的管理哲學,推廣圍棋普及不遺餘力,鼓勵大學設立圍棋學分,將下圍棋視作孩子的修煉功課。他對星雲大師說:「下圍棋輸了只能檢討自己,敬佩對方,和對手反而可以成為好友,對世界和平多所幫助。」 星雲大師表示,下圍棋可陶冶性情,運用智慧於方寸間,而不是力量的鬥爭,並說「勝敗乃兵家常事」,用在圍棋上就是「勝敗常事」,「而且還要感謝對手,」大師說:「沒有對手,就下不成這盤棋。」 「當下圍棋的人再多一點,這個世界就能再多一點和平。」星雲大師指出,學習圍棋需要有高度智慧、聰敏靈巧和隨機變化,世界之大、地球之大還有人我之間,在一盤棋裡即可見真章,這是圍棋的奧妙處,希望佛館、泰華寺未來都可以舉辦圍棋比賽,允諾大力推廣。 蔡副董事長一行除在10月16日先行與泰華寺住持心定和尚、佛光山常務副住持慧傳法師會晤外,17日至佛館參觀,由佛館館長如常法師說明佛館建館及營運理念,參觀五和塔喜慶之家和六度塔欣賞星雲大師書法等。 「星雲大師是『超人』!」蔡副董事長表示,他第一次到佛光山,身心靈都受到極大的震撼,星雲大師一生成就的事情之多又精彩多元,包括創建300多間道場,辦5所大學,可謂偉大的教育家。 對於星雲大師倡導生活佛法化、佛法生活化,蔡緒鋒認為,原來佛教距離眾人並不遙遠,人間佛教是為了人類幸福,也支持推動圍棋,為此感到歡喜不已。

最新新聞
  • 國際佛光會2016年世界會員代表大會,創會會長星雲大師於典禮上揭示本年度主題演說「共識與開放」要事,晚間延續「共識與開放」的精神,開放大眾提問。

    星雲大師釋疑解惑 開示「共識與開放」

    國際佛光會2016年世界會員代表大會10月12日開幕典禮,創會會長星雲大師於典禮上揭示本年度主題演說「共識與開放」要事,包括對人間佛教要有共識、佛教的門戶要開放等,晚間延續「共識與開放」的精神,於如來殿大會堂開放大眾提問。 有人問星雲大師,此生遇過最困難的是什麼?大師認為,他不知道什麼是困難,但並非沒有,即使曾受牢獄之災,面臨槍斃,但覺得人生就是這樣。提到創建佛光山的困難在哪?星雲大師說佛光山不是他建的,是大眾成就而來。自幼家貧,到台灣一無所有,如今佛光普照三千界,秘訣就在於能夠真空變妙有,勉勵跟隨佛光山的大家都能真空生妙有。 星雲大師在「共識與開放」中,提出開放出家僧侶可以還俗再入道,為此有人表示疑惑,大師指出,佛教出家在家都一樣,在戒律上,男眾可七次出家七次還俗,還俗不是可恥,但對佛教戒律若不能守持就回去好好做在家人。佛光山辦短期出家修道會,雖是出家又回家,但若因此增長信心,還是有功德。 至於星雲大師常說的佛在信仰裡、要相信自己,那麼「信佛」和「信自己」孰輕孰重?大師以「空無遠近,跡有遠近;水無深淺,跡有深淺」,說明虛空本無遠近,水也沒有深淺,但因翱翔其中的鳥獸不同,如老鷹振翅可飛數十里,小麻雀只能飛幾十公尺,如此就有遠近的不同。信仰亦是如此,佛如虛空,能接近佛多少,全看信仰能達到什麼程度。 另提及選出人間菩薩,如同佛陀為弟子授記,強調菩薩不只是供人禮拜瞻仰,發心度人救世者即是菩薩,讚嘆推動巴西如來之子計畫的新馬總住持覺誠法師,不畏匪徒脅迫,反以佛法感化他們,堪稱人間菩薩。 「所以,菩薩是什麼樣子?心是怎樣,菩薩就展現什麼樣子」,大師認為「有多少慈悲,佛性也就有多少。」 大師認為人生有二度,第一度的人生為家庭兒女,但在50、55歲以後,家庭責任已交代,應當過第二度的人生,也就是佛教的人生,可以當檀講師,從事文化教育等事業。星雲大師強調,在佛門領職是要有待遇的,這是一定要建立的制度,說不要錢是滅亡佛教之語,有人有辦法可以不要錢,但沒辦法的人就不敢投入佛門,嚴重影響佛教發展。 至於「在家眾弘法講說要開放」,有人顧慮在家居士需具備何種條件才能弘法,更擔心在講說過程中是否會不如法。為此大師回應,發心弘法如法就好。大師主張佛教徒的遺產不要留給兒女,留給後代的應是信仰、道德和人格,希望這個觀點未來成為主流的思想,勉勵大家為此共同努力。 會議中,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總會長心保和尚、署理會長慈容法師分別為新舊任會長交接、新任督導、督導委員會成立、新聘檀講師授證。另與會有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世界總會秘書長慧傳法師、副總會長余聲清等。

  • 中午十二點二十舉辦機場記者會,由左起國家文物局辦公室副主任閻亞林、河北省文物局局長張立方、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劉曙光、國台辦交流局副局長王冰,共同主持佛首回歸記者發布會。

    星雲大師親送佛首回歸大陸 兩岸和合共享慈悲

    由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捐贈的北齊佛首,2月26日抵達北京,預計4月將永久入藏於河北博物院。 身首分離近20載的河北幽居寺釋迦牟尼佛聖像,在佛光山金身合璧、供民眾瞻仰275天之後,21日在〈恭送佛首歌〉悠揚旋律中,從藏經樓踏上返家之路,把台灣民眾的友善、分享與祝福,帶回對岸。 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親自搭機護送下,北齊佛首2月26日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星雲大師並以「兩岸一家親」形容此一盛事,說明即便海水也隔不斷兩岸血緣關係。 中國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到停機坪迎接佛首、星雲大師及台灣代表團等,他表示,國家文物局、中華文物交流協會將於3月1日在北京國家博物館舉行「星雲大師捐贈北齊佛首造像回歸儀式」,儀式結束後,佛首會在國博舉辦的「佛光菜根譚—星雲大師書法展」會場,展至3月15日,之後移交給河北省博物館收藏。 中國國家文物局在機場舉行發布會,副局長劉曙光表示,佛首流失20年後回歸,令人感慨萬千。「90歲高齡的星雲大師親自護送佛首回歸,大師對中國文物和中國文化的珍惜和熱愛,文教情懷讓人尊重,也令人感動。」他代表大陸向星雲大師及相關機構和兩岸同仁表示感謝。 星雲大師表示,收藏者當初捐贈這尊佛首給佛光山時,他心想「有人捐,不能不收」,但也想到大陸有些寺廟的佛首被割下盜賣,於是有了尋找佛身何在的念頭,促成佛首回歸的機緣。 「當知道佛首的確來自河北幽居寺後,認為不能那麼自私把它留在台灣,應該讓它回到原來的地方」。大師表示,佛首經由台灣回到大陸意義重大,可讓人記住兩岸的歷史、文化、血緣關係分不開,「就像虛空,用刀打不斷,海水也隔不斷。」 星雲大師進一步指出,佛首、佛身和合,看起來不是大事,但影響文化、歷史,卻是一件大事。過去中國人被外國人笑東亞病夫,今後不是了,「我們會揚眉吐氣,樹立中華文化的光采,讓世界的人士欣賞,中國人到底就是中國人,炎黃子孫就是炎黃子孫。」 河北省文物局長張立方則介紹文物回歸後的展示保護計畫。他表示,首先會將佛首納入珍貴館藏序列,其次技術人員將按照既定的修復整體方案,盡早讓佛首與佛身完璧。3月1日,釋迦牟尼佛的佛首和佛身造像將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同時展出,隨後永久入藏於河北博物院。 提及佛首回歸的歷程,劉曙光指出,在獲悉佛首造像為被盜流失的文物後,星雲大師發願將其無償捐贈回大陸,大陸國家文物局聞訊,立刻派專家組赴台,並為文物回歸的實現做了大量工作。 他表示,經大陸國家文物局鑑定,該佛首與收藏於河北博物院的幽居寺釋迦牟尼佛身造像完全吻合,確為1996年在河北省幽居寺被盜的珍貴文物,距今已有約1600年歷史。 「該文物代表了北齊皇家佛像雕刻的最高水準,具有重要的歷史與藝術價值,是歷年來成功返還的流失文物中,非常珍貴的一件。」劉曙光說,此次被盜佛首造像回歸大陸,是近年來兩岸文化交流的大事,在海內外引起廣泛影響和很好的示範。

  • 佛光山叢林學院學生演唱「梵文大悲咒」

    大師暢談《般若心經》 大眾廣受法益

    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4月10日下午於揚州鑑真圖書館展開3天「般若心經的宇宙觀與人生觀」佛學講座。「以音聲做佛事」是大師弘法的特色之一,講座開始前,佛光山大慈育幼院帶來富有民族風的壯族舞蹈,佛光山叢林學院則演唱「梵文大悲咒」、揚州調的「十修歌」,深獲現場聽眾的共鳴。 講座由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提問,大師針對問題回答。慈惠法師問及《般若心經》為何採用「般若」二字、如何運用在日常生活中等問題。一問一答的方式,不僅增添講座互動性,也使聽眾更易深入經典內容與蘊涵的智慧。 大師告訴現場聽眾,《心經》開頭「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觀自在」就是觀世音菩薩。他以生活實例闡釋「苦」、「空」、「無常」、「無我」之義,帶領大眾「度一切苦厄」。 為了與《般若心經》相呼應,講座尾聲由叢林學院學生和大慈育幼院共同演唱「觀音靈感歌」。聽了大師字字珠璣、精闢的演說,聽眾對歌詞的意境更有深刻體會,有些人不僅雙手合十,還感動落淚。 叢林學院二年級學生知晟表示,大師自謙地向大眾表示,今日的講座,是把人生快樂的方法與大家分享結緣。大師不以聖者自居,而是謙虛地傳達「大眾第一,自己第二」的精神。那份身教重於言教的態度,樹立了大眾的學習典範,也激起內心弘法利生、為教爭光的使命感。 二年級的知千則說,來到揚州講壇,感受到身心的安穩。心安穩,是因為看到各種階層的人為法而來,身處在盛會中倍感珍惜;身安穩,是看著高齡90的師父,用盡全身的氣力在弘法,整場演說都能感受到他的活力與弘法熱忱。 法義的殊勝,讓大家忘卻疲憊;親見師父的弘法,生起一份精進力道,人間佛教的真、善、美於焉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