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上千萬元的鑽石,有人獨得以後,珍藏起來,人們並不知道它的用途和寶貴;一堆不值錢的石頭,以它來修橋鋪路,卻能供給普世人類的方便。因此,生命的意義,應該是以一己之生命,帶動無限生命的奮起。一顆上千萬元的鑽石,有人獨得以後,珍藏起來,人們並不知道它的用途和寶貴;一堆不值錢的石頭,以它來修橋鋪路,卻能供給普世人類的方便。因此,生命的意義,應該是以一己之生命,帶動無限生命的奮起。

【星雲大師全集38】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17

佛教對「生命教育」的看法 6 佛教對生命復活的看法 【問】有生必然有死,死亡是很無奈的事,但是有人異想天開,想利用「冷凍」來保存「屍體」,希望幾十年後醫學科技能進步到足以讓屍體解凍後復活。請問大師,屍體經過冷凍又解凍之後,真有可能再復活嗎? 【答】「惜生懼死」,可以說是有情眾生與生俱來的本能,所謂:「螻蟻都懂得惜生,何況是人?」人之好生惡死,如中國人說:「好死不如歹活。」英國哲學家羅素表示:「為了生存,其他東西都可以放棄。」印度詩哲泰戈爾更是謳歌:「我存在著,是一個永恆的奇蹟,那就是生命。」 所謂生命,其實包含生和死。生固然是生命,死也是生命。死亡並不是消滅,也不是長眠,更不是灰飛煙滅、無知無覺,而是走出這扇門進入另一扇門,從這個環境轉換到另一個環境。經由死亡的通道,人可以提升到更光明的精神世界裡,就如同現實的人間到處移民一樣,因此佛經對於死亡的觀念,有很多積極性的譬喻,例如:死如出獄、死如再生、死如畢業、死如搬家、死如換衣、死如新陳代謝等。 死亡是任何人所不能避免的事,生了要死,死了要生,生死是一體的兩面,生死在時間的長河中流轉、更替。誠如《戰國策》裡范雎說:「聖哲如五帝要死,仁義如三王也要死,賢明如五霸也要死,力大如烏獲也要死,勇敢如賁育也要死。」 儘管生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是千古以來人類一直在尋求長生不死的方法。例如古代中國的秦始皇派遣徐福渡海尋找不死藥,漢武帝求助道家煉製長生丹等;在科技發達的今日,現代人則把頭腦動到「冷凍屍體」上,希望透過科技之助,獲得壽命的延長。 根據報導,在法國西部索米爾小鎮上,就有一名叫雷蒙德的男子,妻子於1984年去世後,雷蒙德就把他的屍體冷凍在地下室裡,幻想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有朝一日妻子能夠再次睜開雙眼。甚至他也希望自己死後一樣能被冷凍起來,以期將來可以被科技喚醒,重返人間。 「冷凍屍體」是否能夠再度復活?以現代科學的神奇,未來也許真有可能復活。因為冷凍前與冷凍後,總之是一個生命體,只不過是透過科技讓他延長而已。但是透過科技把屍體冷凍起來,果真在數十年後又解凍復活了,試想,屆時你會習慣,你會快樂嗎? 這到底是在替自己解脫呢?還是為自己找麻煩呢?都是個未知數。不過,「冷凍屍體」將來勢必對世間帶來極大的改變,這雖是拜科技之賜,其實也是人類自己的業力所造成。 有一部電影《今生有約》,劇中的男主角便是在他活著的時候,自願當了朋友「冷凍人體」的實驗品,結果五十年後解凍復活,卻發現親人不在、朋友已死,一切都改變了,世界再也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只覺物換星移,情隨事遷,一切都那麼陌生,那麼不習慣,因此在沒有人了解、沒有人可以談心的情況下,內心的孤寂、落寞,真是不足為外人道。 活出生命的價值 其實,人不一定要活得久,重要的是要能活得快樂,活得踏實;我們與其關心冷凍屍體能否復活,不如思想如何在有生之年,活出生命的光彩,活得有價值、有意義。 人活著,不是為了一宿三餐;生命的意義,也不在於奔走鑽營;生命的價值更不在於本身的條件優劣,而在於對人是否有用?一顆上千萬元的鑽石,有人獨得以後,珍藏起來,人們並不知道它的用途和寶貴;一堆不值錢的石頭,以它來修橋鋪路,卻能供給普世人類的方便。因此,生命的意義,應該是以一己之生命,帶動無限生命的奮起。 生命的意義,還應該讓個己的生命結合到大眾的生命裡。 如《金剛經》說:「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能夠做個同體共生的慈悲人,將每一類眾生都視為自己的六根,缺一不可,這樣的生命才能永恆,才是不死的生命,何必一定要費盡心思,違反自然的去保留一具已經朽壞的軀體呢? 須知,生命的可貴,乃在於發揮人性的光輝,展現人的精神、毅力、勇敢、道德、愛心等高貴情操;能以一己之命,去成就群體的生命,即使短暫如流星,畢竟它已發熱、發光,何必在乎時間的長短?能夠順乎自然,不是更美嗎? 說到自然,回想五十多年前我初到台灣弘法的時候,每次外出講經,經常要跟警察玩捉迷藏。因為那時候台灣還是戒嚴時期,不容許在公開場合集眾,因此經常是我在台上講演,警察就走到台下對我說:「下來!下來!」 我在台上講演,台下那麼多人在聽,這個時候要我下來,怎麼辦?我當然也知道不下來的後果會很麻煩,只好請人帶動唱個歌,我自己下去應付一下。 警察說:「你怎麼可以在這裡集會?趕快把人解散!」我說:「不行,我是叫他們來聽經的,不能解散;要解散,你自己上台去宣布,你自己叫他們解散。」他當然不敢,就說:「你怎麼可以叫我去宣布解散?你去叫他們解散。」我說:「其實也不必要我叫他們解散,等我講完以後,他們自然就解散了!」 所以我覺得自然很好,生命就是一個自然。所謂「自然就是美」,世間上最美、最好的,就是「自然」。人要「自然美」,舉凡風度表情要雍容大方,說話談吐要幽默流暢,做人處事要通情達理,行止進退要恰到好處。能夠如此,那就幾近於自然之美了。 我們的真心、我們的本來面目,就是一個自然的東西,不假造作。現在要用冷凍的方法,把人冷凍起來,暫時不要活,幾十年後再復活,可謂多此一舉,不但自找麻煩,也不一定能幸福。 所以,世人很多的異想天開,固然是一時好奇,但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幫助。 (待續)

最新新聞
  • 真正的生命應該說是一種精神的作用,是附於身體的另外一個層面。有時我們形容一個人沒有靈魂,就說他像「行屍走肉」;一個人空有身體,沒有生命力,這個身體也沒有「用」。

    【星雲大師全集38】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16

    佛教對「生命教育」的看法 5 佛教對複製生物的看法 【問】由於近代生物科技發達,中外相繼有「複製羊」、「複製牛」的誕生,請問大師,站在佛教的立場如何看待這件事,佛教認為生命是可以複製的嗎? 【答】自從1997年英國成功的複製小羊「桃麗」(Dolly)之後,緊接著複製牛、複製豬、複製老鼠也相繼誕生,甚至美國的科學家表示,他們不但複製動物,而且還可以同時更改動物的基因,利用基因重組技術,複製出對瘋牛症具有免疫力的複製牛。 此外,一個進行人類遺傳學研究的國際科學家小組更說,未來複製人類可能比複製動物來得更為容易,因此一名義大利醫生已經打算開始複製人類,用來幫助不孕的夫妻,讓他們也能享有為人父母的喜悅。 儘管科學發達,未來或許真有可能誕生出複製人,但是以佛教的觀點來看,科學家所複製的是有機體,心靈的能量無法複製。也就是說,複製品只是形體上的,身體六根可以複製,但生命的精神與意志無法複製,生命要用生命才能複製,一切都不離「因果」。例如,用花、草、樹木,不能複製牛、羊、人;牛還是牛的基因,羊還是羊的基因,人還是人的基因,生命不能憑空複製,更不能錯亂因果。 基因在佛教的看法,就如「業力」,業的內容很複雜,有「共業」、「別業」、「引業」、「滿業」、「定業」、「不定業」、「三時業」、「三受業」、「三性業」等。基因是生命的密碼,但基因不是一成不變的,基因的內容也有因緣業報的關係。根據一項報導指出,基因不是從父母身上繼承下來就永遠不會改變,它是從孕育時起就接受外界的指示而加以回應表現;也就是說,基因不是操縱人類行為的推手,而是被人類的行為所左右,所以「業」才是我們生命的主宰。 其實,真正的生命應該說是一種精神的作用,是附於身體的另外一個層面。有時我們形容一個人沒有靈魂,就說他像「行屍走肉」;一個人空有身體,沒有生命力,這個身體也沒有「用」。 生命的本質 所謂「體、相、用」,佛教講生命的本「體」是由外「相」來表達,「體」指的是「本體」,是內在;「相」就是外在的形相,比如這個人長什麼樣子,那個人長什麼樣子。「體」、「相」結合起來,也就是「精神」和「物質」的結合,就產生了妙「用」,就有動作、語言,以及種種的精神作用,繼而有世間種種形相、種種色彩的顯現。 生命的本體,從佛教的緣起法來看,生命是延續性的,生命是有傳承的,生命是有程序的,生命也是會變化的。例如六道輪迴就是變化;又如低等動植物慢慢發展成高等的動植物,甚至高等動植物也會慢慢退化為低等的動植物,這就是變化。因為有變化,所以生命並非一成不變;因為有變化,所以每個人都有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你希望有善的因緣果報,就要做善事;不做善事,結下惡的因緣,自然有惡的果報。 由於生命的本體「本來如是」,是由個人的業緣感應而有,不是人工所能製造。因此,我們看世界未來的變化,不管科學如何昌明,複製動物如何發展,基本上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是不一樣的,因為一切世間法以外,還有一個出世間法。現代科學技術的研究、發明,都是以世間的知識來發展;雖說出世間法離不開世間法,但它有一點與世間法不同的是本體不變,能變的是世間法,出世間法是不變的。因此,我們不認為現代的複製科技,真能改變生命的業和因;複製的技術儘管可以改造身體的形象,可以改變高矮、胖瘦、美醜,但是業報的善惡、好壞,本來就是自己所造作,不是他人所能決定。 所以,生命可以複製嗎?生命不是科學家所能複製,也不是哪一個神明所能創造,生命的基因都是由業力所潤生,「業」才是維繫生命的主因,故知真正的生命──「心識」不能複製,真如佛性更無法複製。未來不論尖端科技如何以基因繁殖方式來複製羊、牛、人,或是人工受精、試管嬰兒、借腹生子等,我想最好能吸取世間的醫學、心理學、教育學、生化科學為用;同時融和佛法的真理為體,如此才能解除現代人的迷思。(待續) 【延伸閱讀】 佛教問題探討 一、佛教對複製動物的看法? 宇宙萬有都是從因緣而生,緣起緣滅,世間上任何一法都不能離開因緣果報的定律,儘管現代科技發達,日新月異,還是無法發明生命。因此不論尖端科技以無性生殖方式複製動物,或是人工受精、試管嬰兒、借腹生子等,以佛法的觀點來看,他們的基因也都是由業力所潤生。生命不能複製,心識不能複製,真如佛性更無法複製,生命的基因正如佛教所說的業力,仍然是維繫生命的主因。 二、佛教對試管嬰兒的看法? 試管嬰兒、借腹生子,都屬不正常的社會現象。由於醫學、科學的發展所衍生而出的新現象,對現代社會道德、家庭倫理產生一定的衝擊和挑戰。縱使社會不斷的演進,制度不斷的革新,在相關的制度、價值觀尚未建立之際,冒然嘗試,會帶來許多後遺症,恐非當事人本身所能想像。 三、佛教徒可以從事動物實驗嗎? 為了醫學研究而用小動物做實驗,合乎道德否?站在佛教的觀點來看,這是不道德的;然而如果為了造福人類,縱使有殺生的行為,沒有殺生的心意,行為雖非清淨,但是卻保有心中的慈悲,這是佛教徒應該有的態度。 ──節錄自《佛光教科書9佛教問題探討》〈應世〉

  • 安徽坡山美景。

    【星雲大師全集38】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15

    佛教對「生命教育」的看法 4 人可以長生不死嗎 【問】基督教說「信上帝得永生」,道教也說,人只要透過修鍊,就可以「長生不老」。請問大師,人真的可以長生不老,甚至不死嗎? 【答】永生,這是個很美好的名詞,就等於永恆一樣。但世間上沒有永恆不變的東西,佛教說人生、世間都是無常的,所謂「無常」,就是遷流、變易的意思。例如,我們的心念,前念後念,念念不斷,快如瀑流;我們的身體,根據科學家研究,組成身體的細胞,時時都在新陳代謝,每七日或七年就是一個周期,尤其七年一次的新陳代謝,能使我們完全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人。 「無常」是佛教的真理之一,然而一般人因為不了解無常的真義,因而心生排拒,甚至感到害怕。其實無常並不可怕,只要對無常有正確的認識就會知道,因為無常,才有希望;因為無常,才有未來。例如,上古時代,帝王專制,人民毫無自由,假如不是無常,而是一成不變,哪裡有今日的民主政治;過去石器時代,民智未開,人民茹毛飲血,如果不是無常,而是一成不變,現在不是仍然停留在文化未啟的蠻荒時代嗎? 無常,不限於某一人、某一事,它有普遍性的意義;無常,不受權利大小的影響,它有平等性的意義。無常不是完全消極的,例如:我貧窮,因緣際會,就發財了;我愚笨,經過勤勞苦讀,一變而成聰明了。 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許多房子倒塌,不少人受傷、死亡,可以說災情慘重。但是因為「世間無常」,從無常中可以重新建設,所以地震後許多大樓、學校都更新了。所謂沒有破壞,哪有建設?沒有無常,哪能更新?因為無常,一切都可以改善、改好;因為無常,我們的未來才有無限希望。 有人說,今生好苦,我要趕快好好修行,寄望來生會更好,這就說明因為「無常」,所以人生才有未來。等於汽車壞了要報銷,不報廢怎麼會有新的汽車?人的身體會衰老,身體不衰老,怎麼能換一個新的身體呢? 無常,讓人會珍惜生命;無常,讓人會珍惜擁有;無常,讓人會珍惜因緣;無常,讓人會珍惜關係。無常是人世間的真理,永生也是真理;無常苦空雖為人生實相,但在無常之中,吾人皆有一顆不變的真心,也就是不生不死的生命。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生命本來就是「永生」,就是「不死」的,死的只是肉體。例如我經常舉一個例子,茶杯打破了,要把茶杯復原已不可能,但是茶杯裡的水流到桌上、地上,我用拖把、抹布把水擦起來,一滴也不少。身體雖有生老病死,生命之流、生命的水是永恆不滅的。 生命不死 有一戶人家老年得子,老夫婦歡喜的不得了,正在家裡歡喜慶祝的時候,門口來了一個和尚,對著眾人放聲大哭。主人當然很不高興,說道:「出家人,你要化緣我可以給你錢,幹嘛在我們家門口哭哭啼啼?你不知道我們正為生了個兒子在慶祝嗎?」禪師回答說:「我不是來化緣的,我所以在這裡哭,我是哭你們家多了一個死人。」 這一段話很耐人尋味,因為一般人都是「生之可喜,死之可悲」,所以生了兒子當然要慶祝、歡喜,只有死的時候才要悲傷,才需要哭。但是禪師了解到的是「生死輪迴」,生了必定要死,所以不需要等到死的時候才來悲傷,生的時候就知道必然會死,因此他說我哭你們家多了一個死人。 生時就註定有一天必然要死,只是時間長短而已,為什麼一定要等到人死的時候才哭呢?我們視「生之可喜,死之可悲」,這可能是一個錯誤的看法。死,有時候也是可以很歡喜的「含笑而去」,甚至「懷抱希望」而死。 印度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日本記者訪問他:「老人家,你現在最大的希望是什麼?」老人家回答:「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快點死!」「為什麼呢?」「哎呀!老朽的身體,吃飯已沒有味道,走路也走不動了,快點死,可以換一個新的身體啊!」所以,死並不可悲,甚至還要歡喜,因為死後可以趕快換一個新而健康的身體,就如汽車壞了,也要汰舊換新。 生與死是一體的兩面,「生」就是「死」的開始,「死」也是另一期「生命」的開始,生命是永遠存在的。所以基督教說「永生」基本上沒有錯,不過唯一有意見的是,信上帝得永生,其實不信也是永生!因為物質的身體會壞、會死,而真心的生命是不死的。相同的,道教的「長生不老」之說,其實身體不可能不老,只有人的真如自性才是長生不老。 生命的流轉,它不是信不信的問題,世間上有形的東西,有生死、有得失、有好壞;可是真心的生命,它是超世間、超物質,它是無形、無相、無頭、無尾、無來、無去,它是「絕生佛之假名,離空有之兩邊」,是永恆的。 生命究竟是「永生」,還是「長生不老」?其實生命是流轉的。依佛教的看法,凡夫在一期一期的生命中有生死,這一段一段的生死叫「分段生死」;甚至證悟成道的羅漢、菩薩,還是有煩惱,有「變易生死」,仍要慢慢進步、淨化。能夠超越分段生死、變易生死,當然就是永生;但即使不能達到這個境界,生命也還是永生不滅。因為人人都有一個不死的生命,那就是「自性」,又叫「佛性」。 因此,「信我者,得永生」,這話只說了一半,應該再補充為:「不信者,亦不死。」信,我們的生命固然生死不息;不信,也依然要在輪迴中出生入死,因為生命是生生世世,是死死生生的。(接續6/4佛教對「生命教育」的看法3,待續)

  • 眾生共通的業因則能招感自他共同受用的山河、大地等器世間,這是依報的業,稱為共業。

    【星雲大師全集38】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14

    佛教對「殺生問題」的看法 9 慈悲可以轉化共業 【問】現在舉世天災人禍不斷,有人說這是人類殺業太重的果報。請問大師,佛教慈悲戒殺的教義可以改善社會風氣,甚至轉變人類的共業嗎? 【答】佛教講因果業報,每個人投生到世間為人,除了依個人的三業善惡好壞,感得的正報有智愚、美醜、高矮、胖瘦等差別以外,眾生共通的業因則能招感自他共同受用的山河、大地等器世間,這是依報的業,稱為共業。 業,就是行為;行為的善惡可以招感各種禍福。一個人在生活中因「別業」與「共業」而遭遇的災難,大致有自己招感而成的「自災」,如疾病、殘障、失業等;因人製造出來的「人災」,如綁票、貪官、殺戮、中傷、毀謗等;由大眾共業所成的「共災」,有大自然的風、火、水、旱、震災,乃至戰爭、蟲害、瘟疫等天災人禍,這些大家共同感受到的災難,就是眾人的業報所招感,稱為共業。 今年(2003)五月 SARS 流行,世界各地都同受威脅,一時引起舉世的恐慌,這就是大眾的共業所成。甚至翻開歷史的扉頁,幾乎每隔一段時期必會有一些傳染病的流行,對人類的生存造成極大的危機,這些共災必須透過大眾的覺醒,共同行善止惡,才能消業。所以今年 SARS 流行時,我立即手擬〈為 SARS 疫情祈願文〉,在第一時間發表,並為大眾祝禱,以撫慰當時惶恐的人心。在文中,我呼籲大家:如果僅止於某一人、某一行政機構的應變、努力,都緩不濟急;只有喚起全體人民的覺醒,大家共體時艱,人人修德淨心,改善社會風氣,淨化全民人心,才能轉化共業。 甚至我在七月應邀到大陸南普陀寺參加「海峽兩岸暨港澳佛教界為降伏『非典』國泰民安世界和平祈福大法會」中也說,非典肆虐乃眾生業力所致,所以降伏非典的重要武器是淨化身心,人人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內心有了善的力量,即能消除惡業,所以消災、消業比祈福更重要。而消災的方法可以透過懺悔發願、廣結善緣、給人歡喜,乃至修五戒十善、行四攝法、八種正道、六波羅蜜、四無量心、三無漏學等,所謂「有光明就能去除黑暗,有佛法就能求得平安」,只要人人奉行佛法,不但可以消災,而且可以改善社會風氣,淨化人心,自然能夠轉化大眾的共業。 記得有一次我應邀到軍中講演,校長希望我具體說明佛教對於國家、社會能提出什麼貢獻?當時我說,舉凡三藏十二部的聖典,都可以有益於國家社會。簡單地說,只要一個五戒,就可以治國平天下。 五戒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現在社會上許多作奸犯科、身繫囹圄的人,無不是違反五戒之故。譬如殺人、傷害、毀容,就是犯了殺生戒;貪汙、侵占、搶劫,就是犯了偷盜戒;妨害風化、破壞家庭、重婚、強姦、拐騙,乃至販賣人口,都是犯了邪淫戒;詐欺、恐嚇、倒會,就是犯了妄語戒。而所謂飲酒戒,除了飲酒外,包括吃鴉片菸、嗎啡、吸食強力膠等毒品,不但傷害自己的智慧,還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如果人人都能受持五戒,則不殺生,對於他人的生命能夠尊重而不侵犯,生命就能自由;不偷盜,對於他人的財產不侵犯,財富就能自由;不邪淫,對於他人的身體、名節不侵犯,身體、名節就能自由;不說謊,他人的名譽、信用就不會受到傷害;不飲酒,甚至不吃毒品等刺激的東西,對自己的健康、智慧不傷害,同時也不會侵犯他人。如此不但牢獄裡沒有犯人,尤其如前所說,個人能持五戒,個人的人格道德就健全;一家都持五戒,一家的人格道德都健全;一個團體、一個社會、一個國家都能奉持五戒,則國家社會必定和諧安定。因此,只要弘揚佛教慈悲戒殺的教義,只要人人奉行五戒,自然可以改善社會風氣,甚至轉變人類的共業,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待續) 【延伸閱讀】 生命的密碼 「業力」,實在是佛陀一個偉大的發現。人,從過去的生命延續到今生,從今生的生命可以延續到來世,主要就是「業力」像一條繩索,它把生生世世的「分段生死」都連繫在一起,既不會散失,也不會缺少一點點。 「生命不死」,就是因為有「業」的關係,像春去秋來,像秋涼轉為春暖;「一江春水向東流」,一切都是循環,都是輪回。「有為法」什麼都可以毀壞,只有生命的密碼,永遠不壞,永遠存在。 基因,只能說明個己生命體的因素,但佛教的業力,不但有個體的業,所謂「別業」,另外還有「共業」。例如,為什麼有的人同生在一個家庭裡?同生於一村,同生於一族?這都是「共業」;各方的人士同在一條船上,或同在一架飛機上失事了,有的人命喪黃泉,有的人大難不死,這就是「共業」中又有「別業」的不同。 所以,科學家們發現了生命的密碼──基因,希望能再發展出生命共同體的基因──相互的關係。 生命的密碼,由於基因的不同,於是發展出不同的生命體。吾人的業力會現行,會有果報,所謂「現報」、「生報」、「後報」。「現報」就如種子,春耕秋收;「生報」就是今年播種,明年收成;「後報」則是今年播種,多年以後才能收成。所謂「不是不報」,只是「時辰未到」而已。 佛教的真理「因緣業報」,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是必然、永恆、平等的真理;科學家「基因」的發現,只是更明確的解釋了「業」的內容與功用,如此而已! ──節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生命的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