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來迎圖/南宋/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藏。阿彌陀佛來迎圖/南宋/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藏。

六祖壇經講話—決疑品第三 問題講解3

(三)六祖對彌陀淨土的看法如何? 在各種淨土裡,禪宗所提倡的是自性的淨土,是本心的淨土。然而對於《阿彌陀經》所說的彌陀淨土,六祖大師又是什麼看法呢? 首先我們要知道,禪宗主張不著相,提倡「即心即佛,自性是佛」,所以禪師們過去所謂「佛來佛斬,魔來魔斬」。為什麼佛來要佛斬呢?難道對佛(自己所信仰的中心),還有什麼仇恨嗎?當然不是,這只是說明禪宗最看重我們的本心,自性上有了汙染,有了牽掛,就如同我們乘船過河,到了彼岸以後,要把船放下來,如果你放不下,難道還要背著船走嗎? 禪宗主張:我們信佛、拜佛,其實我們自性本來就是佛,佛性人人本具,因此不要再到心外求佛,佛在心內;你也不要想到心外有淨土,淨土就在心中。 但是,理上是如此沒有錯,然而當我們還沒有開悟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即心即佛,即佛即心」的時候,我們還是要拜佛,我們還是承認,我們要念佛才能成佛。所以,六祖大師站在禪宗立場,雖然肯定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就是對佛說聖言量的肯定,這固然是很可貴,但是六祖大師並不鼓勵大家忘記自己「即心是佛」,而一味地往心外求法,一味地要往生心外的西方極樂淨土。 六祖惠能大師說:「西方極樂世界,遠有多遠?十萬八千。」在《彌陀經》裡則講「十萬億佛土」,一個佛土等於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十萬億佛土,就是十萬億個三千大千世界,表示很遠、很遠。但是,如果你是一個上智之人,西方極樂世界也不是十萬億佛土之外,當下就是。所以,在《阿彌陀經》裡也說到,一個人只要能念佛念到一心不亂,「於一念頃,即生西方極樂淨土」。所以,真正的淨土,沒有遠近的。一個悟道的人,像阿彌陀佛一樣,無量壽─沒有時間的限制,超越了時間;無量光─沒有空間的限制,超越了空間。我們超越了時間,超越了空間,那就是宇宙的真理,也就是「遠近不二」─沒有此土,沒有彼土,當下即是。 所以,六祖惠能大師在《壇經》裡說到:「在我們東土的人造罪了,大家來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假如在西方極樂世界的人,因為有了妄想雜念,也造了業,那麼他們往生到什麼地方去呢?」意思是說,你心性不明,你罪業不除,你在佛土裡面,那也是像在娑婆世界;你在娑婆世界裡,如果你能明心見性,當下就是佛國。因此,淨土就是要明心見性,心外無法,心外也無淨土。禪就是心,道就是心,佛就是心。 過去在叢林禪堂裡,除了參禪以外,不准念佛,所謂「念佛一聲,漱口三日」,然而淨土卻又提倡念佛,看起來好像很矛盾,其實不矛盾。就以淨土宗來說,他教人念佛,主要也是要用念佛的這一個正念來對治妄念,妄念一除,正念生起,進而以無念來對治有念。因為有念也是迷,能夠「不念而念,念而不念」,那不就是無,就是禪。所以不管念佛也好,參禪也好,主要的,都是要藉念佛、參禪來淨化自己,昇華自己,找回自己。所以,《六祖壇經》要我們不要多伺妄求,當下改變自己最為重要。比方說,你在生活裡,把生活改善,你的生活裡就有淨土;你用心美化周遭的環境,你的環境就是你的淨土。所以,我們要往生淨土,往生極樂淨土固然很好,不如往生你自己當下的淨土,也就是你自己現實的生活、現實的環境,那就是你的自性的淨土。所以,我們對淨土的看法,應具備有四個意義: ●人事相處的和諧。我們在人間,有時候為了人事不和諧,常常引生很多的苦惱;怨憎會固然很苦,恩愛別離也是很苦。所以,人事相處,應如君子之交,彼此互相尊敬、和諧。人事的和諧,就是我們人事上的淨土。 ●心裡淨化的安住。我們有時候熙熙攘攘,勞勞碌碌,心裡動盪不安,心裡貪瞋無明,我們的心內找不到一個真正安住的地方。現在的社會,大家建華屋,建高樓,富麗堂皇,身體有所安住了,但是心裡沒有安住的地方,因為心裡面掛礙名利得失、是非好壞。所以,我們如果用禪淨化心靈,使我們的氣質安詳,使我們的心安住在禪的上面、安住在慈悲的上面、安住在般若智慧的上面、安住在虛空廣大無邊的上面,像太陽、月亮,安住在虛空裡,每天遊遍四方,逍遙自在。所以,《六祖壇經》主要的,就是要為我們的心找到一個安住的地方。 ●恐怖鬥爭的消除。所謂淨土,在淨土裡沒有競爭,也沒有恐怖。在世間上,每天人和人爭,人和自然爭,人和畜生爭,到處鬥爭,到處充滿恐怖。所以,如果生活沒有安全感,那就不是淨土。 ●平等自由的實踐。在淨土裡,我們要平等,要自由。例如民主政治選舉,那就是平等;民權受到尊重,那就是平等。所謂自由,就是不侵犯別人的生存,不侵犯別人的所有,不侵犯別人的因緣。自由平等,這才合乎淨土的意義。 不過,我們希望:淨和禪是沒有分別的,參禪的人不要誹謗淨土,念佛的人也不要排斥禪宗。永明大師的〈禪淨四料簡〉,所謂:「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所以,禪淨應該雙修。 自古以來,禪宗和淨土宗時常發生一些糾紛,參禪的人認為念佛的人是心外求佛,是靠他力;念佛的人也批評參禪的人不靠佛力,哪有那麼容易成就?所以,禪淨之爭一直成為佛門一個重要的問題。永明大師的〈禪淨四料簡〉,提倡禪淨要調和。他說:第一、有禪沒有淨土,十人可能會有九人走叉了路。所以,參禪沒有名師指導,常常著魔,常常有其他的意外事情發生。第二、假如你沒有參禪,你只念佛,念佛很穩當,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又何愁不開悟?第三、如果你參禪又念佛的話,就好像戴角的老虎,既可以現世作人師,來生也可以作佛祖。第四、假如沒有禪,又沒有淨土,更是危險,將來百年以後,地獄、餓鬼、畜生,鐵床並銅柱,萬劫千生沒有個人可以依怙,又如何能得度? 禪和淨究竟哪一個好?過去有兩個徒弟,有一天,大徒弟來跟師父說:「師父!現在這個時代,最要緊的要弘揚禪宗。你看,禪,多高的智慧,生活裡有了禪,多幽默,多有境界!現在西洋人都學禪,我們今後要弘揚禪宗。」 師父聽了點點頭說:「很好!」 大徒弟走了以後,小徒弟來了,「師父!人生如苦海,所謂生死事大,要了生脫死,必須要念佛,念佛如同坐上一艘安全的救生艇,念佛才能慈航普度,我們要弘揚淨土。」 師父說:「你說得對,很好!」 小徒弟也走了。在旁邊聽話的侍者覺得很奇怪:大徒弟說禪宗很好,小徒弟說念佛很好,究竟哪一個好呢?於是問師父:「你剛才說他們都好,究竟哪一個好呢?」 師父說:「還是你的好。」 從這則公案可以說明,一個真正悟道、有修有證的人,看根機,適合哪一個根機,就是那一個好。有時候,禪宗批評淨土,淨土誹謗禪宗,這樣一來,受害的是佛教。因此,希望我們都能秉承過去的祖師、諸位禪宗大德們的這種看法,我們還是有禪有淨土,來過一個「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的這種修行生活吧!

最新新聞
  • 佛光山與韓國三大寺(通度寺海印寺、松廣寺)皆有諦盟交流,數十年來,韓國的信徒,不斷來佛光山,佛光山的徒眾到韓國去,也承蒙他們諸多的接待。圖為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前中)於2004年4月,應兄弟寺韓國通度寺之邀,為五千位五戒菩薩戒戒子開示。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11

    弘法系列 2 ●兄弟寺 幾十年前,政府為了拓展外交,很多的都市跟別的都市結成姊妹市,很多的團體和外國的團體結成姊妹會。我想這也很有意義,兩個國家、兩個都市,大家好像姊妹一樣,兩個團體,你在東方,我在西方,為了增加往來,我們也結成姊妹會。好像我們中國,過去結拜異姓兄弟──劉備、關公、張飛,劉關張「桃園結義」流傳千古。岳飛和湯懷、張顯、王貴、牛皐結成兄弟,齊心著力保護大宋朝的江山。甚至民間的小說,如《七俠五義》、《水滸傳》裡,都有為了團結,結成為兄弟姊妹,以便互相照顧、增加友誼、增加往來、增加力量,這也叫做關係管理吧。 韓國的通度寺,是韓國第一大寺,因為它擁有幾千公頃的土地,尤其擁有佛陀的袈裟,所以大家稱它為佛寶寺。它已有一千五百年的歷史,住持性波法師,和他們的長老月下老人商議,願意和佛光山結為兄弟寺。那時候佛光山才開山不到三十年,哪有資格跟歷史悠久的韓國第一大寺結為兄弟寺,實在高攀不上。 但是性波法師說,他們雖然有悠長的歷史,但是已經老邁,不適合這個時代的運作了;佛光山是新興的道場,所從事的教育、文化、慈善等弘法,都走在時代的前面。能讓有歷史的道場,跟著現代的道場,共同往前邁進,也是傳統和現代的融合吧。他的話說動了我,所以我們就在1982年10月23日,在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舉辦了結盟典禮,有五千人以上共同見證。 結盟之後,韓國的信徒,不斷來佛光山,佛光山的徒眾到韓國去,也承蒙他們諸多的接待。尤其是佛光山在漢城建了道場,也蒙他們諸多照顧,還有留學生依恩,或其他人在那裡讀大學,他們也給予許多幫忙。可見世間上肯得與人合作、肯得來往、肯得彼此認同,就會友好、就會增加力量。你看,兩個國家都能合作團結,為什麼兩岸的同胞要這樣分裂呢?是不是中國人的個性歡喜分裂?如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三國演義、五胡十六國、隋唐五代、軍閥割據…… 我覺得人和人之間要彼此認同,民族和民族之間要認同,國家和國家也要往來認同,如此才會增加彼此的力量。分裂,必定會兩敗俱傷。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希望兩岸能兄弟一家親。 和韓國通度寺的結盟,是傳統和現代的結合;和泰國法身寺的結盟,則是南傳和北傳的結合。雖然大家在信仰上,有歷史、背景、教育的差距,但都是一個佛陀的弟子,一個佛陀的信仰。同為佛門弟子有什麼不能合作呢?能合作就能和好,能和好就是雙贏;懂得管理就會雙贏。 ●不管而管自然而有序 常有人問我:「佛光山的出家弟子在千人之上,大家住在一起,為什麼沒有人我糾紛?為什麼他們都能和諧相處,您是如何管理的?」其實我也不懂得什麼管理,我只是想到問題真正的原因,都是人我分別、對立,才有紛爭。所以在佛光山入道的弟子,我不要有人我的關係,沒有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的分別;也沒有你的徒弟、我的徒弟、他的徒弟的作法,因為如果這樣的分別,師父雖沒有紛爭,但他的徒弟會有紛爭,分別這是我師父的、那是我師父的。所以原先本來無事,就為了名分的關係,產生了你的、我的紛爭。 因此我在收徒納眾之初,就有一個觀念:徒弟不屬於私人所有,徒弟屬於佛教所有,都是佛教徒;三分師徒,七分道友,所有的徒眾,沒有私人收徒納眾的傳統。但有年代的制度,大家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比如從第一百人至二百人是第一代的,第三百人至四百人是第二代的,第五百至六百人是第三代的。第二代的不能和第一代紛爭,第三代的不能和第二代紛爭,必定有個前後的倫理。 所謂「先進門者為師兄」,在佛光山依他們的排名,比方說慈字輩的、依字輩的、永字輩的,就是以此一代一代的管理,有秩序、有制度,沒有分你我,依法統理大眾,這在管理學上叫做不管而管,自然而有序。所以佛光山人際間互相有秩序,排隊、座位,誰在上中前,都有秩序,人我間自然尊重、和諧,因此當然都沒有紛爭。我想,這就是我對人事的不管而管吧! ●八敬法 佛光山開山之初,有一位空軍郭士官來找我,他想要在某寺出家,我說:「很好啊,恭喜、祝福你,要發道心,捨俗入道,能更向上,總是好事。」但他跟我說:「我有五個孩子,大的大概十二歲了,小的才兩、三歲,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一聽,五個小孩,也很好,我正要辦育幼院,一下子就有這五個幼兒,育幼院就很熱鬧,我說:「好吧,你那五個小孩都給我來養。」所以他去出家了,五個小孩留在我們的育幼院。 雖然他出家,但父子情深,他偶爾還是會到佛光山,來探望兒女。來過幾次之後,有一次他見到我,跟我說:「佛光山的比丘尼,都沒有規矩,見到比丘都不頂禮,這個八敬法都不懂嗎?」 我心裡想,你太不知道苦惱,你自己不知慚愧,一大堆的小兒、小女,送過來我代你扶養,讓你去出家解脫,你還要比丘尼向你頂禮,你何功何德?那許多佛光山的比丘尼,雖然那時候開山不久,但他們都有二十年以上的修行年資,能向你才出家二、三年,戒疤還沒有乾的男生頂禮嗎? 什麼叫做八敬法,我好像也不太懂,不過,我想應該要給他一點教訓,我說:「現在叢林學院的院長慈惠法師,他曾去日本留學,也是我們山上的大比丘尼;慈容法師是育幼院的院長,你那五個小孩,都是他替你照顧,你來到這裡是向他們感謝呢?還是要他們向你頂禮呢?你來做個判斷,我來安排。」 他一聽,羞慚滿面的說:「對不起,我並不是要他們恭敬我,我只想到佛教裡面有八敬法。」我說:「八敬法是誰訂的?佛祖訂的,你有什麼證明嗎?以後不可以講八敬法,你必須對人間、對你有幫助、有利益的人,要有所感謝,要對人家尊重,這才是你的做人之道。而且恭敬,是要人家自動的對我們恭敬,不是我們要人家來恭敬的。」 他聽了我這一段話以後,很少再來佛光山探望他的兒女。我想,他必定自己在德行上也有了進步。 所謂管理,得給他利益的給他利益,得讓他明理的要給他懂理,甚至有時需要當頭一棒,這在管理學上也很重要。 (待續)

  • 六十幾年前,大師常率領宜蘭的佛教青年下鄉弘法。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10

    佛光山的管理法 10 ●請假 在一個團體裡面,總會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辦,所以除了團體的工作以外,個人都需要有一點假期。 我們因為是佛教的團體,不論是吃的或住的,都在這一個單位裡,所以就沒有什麼假期,可以說一年三六五日都在工作。但是我們有規定,在一年當中,可以准許有半個月的假期,讓他去休息,讓他去旅遊,讓他去做自己的事情,有這樣子在履行。 通常有徒眾來請假,我一向不計較請假的天數多少、時間長短,都是儘量滿足他。比方有的人來請假兩天,我會說:「你家那麼遠,兩天不夠,給你五天假吧!」也有的人都不請假,甚至我還會鼓勵他:「你可以到哪裡去訪問一下嘛!公家會給你假期的呀!」要有這樣子的安排,住眾在這種調劑下,會對常住融和、關心,不會只看到一個點。 所以,他說要請兩天假,結果你給他五天,他覺得你這麼寬容,他會感謝你,對工作更是加把勁。再說,你若只給他兩天假回家,還正在熱鬧、熱情之時就回來了,他會想家、捨不得。可是你給了他五天假,家裡不會天天都像過年,大家都很忙,之後就沒有人招呼了,最後他會覺得還是我們的團體好。 因此,管理還是要講究一點心理的因素,注重心理的需要。 有人請假的時候,不要打官腔:「你幹什麼要請假?你為什麼要請那麼多天假?」對方請假了以後,你還要關心他的路費、回家的禮品,以及是什麼性質的請假,我想做總務的人和他的主管,都要共同了解。 一個團體,就等於是一個大家族,要像父母兄弟姊妹般相處。除了公事的來往以外,彼此的互相關照、體貼不能沒有。如果他要請假,縱然在公家很忙的時候,如果我們看得出,那是他個人很重要的事情,應該還是要准假。其實,請假前,他自己也會衡量究竟是公家為重,或者是私人為重。 我們先有這樣的知見雅量的話,他會感覺常住比他的事情重要。假如我們只是一味跟他計較執著,他就會覺得他自己比較重要,常住不重要。所以,開放的領導,才容易贏得人的向心力,你不開放,你只是為自己的利益打算,他人不會對你崇拜的。 因此,說到請假的問題,要先為人設想。好像請病假,「一個禮拜不夠吧!等這個禮拜過了,再看情況來銷假;假如病還沒好,再繼續不要緊。」不要讓請假的人自己來說,我要如何如何,你先代他說出來不要緊,可以主動替他說:「沒有關係,你好好養病。」對於勤勞的人,要有這樣的優待;對於懶惰的人,當然又是一種勉勵。方便權巧,在管理學上也是很重要的。 弘法系列 1 ●萬人爭看盆栽美景 佛光山在五十年前開山以後,和山下居民的往來並不順利。所謂近廟欺神,山下的鄉民他們合作,土地不肯賣給我,山上的事情他們也不肯參與,好像我們在這裡,佛教和鄉民是對立的。地方上有一個宮廟叫作崑崙宮,是他們拜神集會的地方,他們也用不著來佛光山。但是我總想遠親不如近鄰,一定要和他們保持友好,希望能有一半鄉民和我們親近,不要全部的鄉民都對我們不好。 因此我很誠意,每年冬天有冬令救濟,每年過年發放紅包,每年過年邀請他們來圍爐,不過他們只叫小孩子上山來參加,大人都不肯光臨駕到。我甚至請他們來開里民大會,貢獻會場、貢獻餐宴,他們也沒有反應。 三十餘年,佛光山和山下的居民就是這樣的僵持,雖然我很有誠意的改善道路、建設幼稚園,甚至辦普門中學給他們的孩子讀書,幫忙搭自動電話,為鄉民做很多的建設,他們也未表示感謝。我想大概是因為我是外省人的關係,和他們在語言上、在心理上有一些不能交流吧。 有一次無意之間,我看到曾金益里長家裡有幾盆盆栽,這些盆栽非常值得觀看,一盆松樹至少都有一、二百年的樹齡,幾百年的樹木長在一個盆子裡,所發展出的奇形怪狀,甚是可觀。我就邀請他,我說:「里長先生,你這麼好的盆栽,放在你的家裡沒有人看,新年春節到了,來做個展覽,把它放到佛光山大雄寶殿前面,可以讓很多人欣賞。」他起先說:「我這幾盆盆栽算不了什麼。」我告訴他:「你應該全省都有種盆栽的朋友吧,你可以約他們一起把盆栽集中到大雄寶殿,做個盆栽展覽。」 他聽了我的話,也覺得很有意義,就邀約他們盆栽協會的朋友們共同展出。因此,二○○五年春節,就在大雄寶殿舉辦了盆栽展。那個時候,台灣很少有這樣的展覽,來山拜佛的人看到盆栽的奇景,紛紛歎為稀有。春節過後,我特地製作一份感謝狀給曾金益先生,感謝他做了好事,也邀約他明年繼續在如來殿展出更多的盆栽。 數年來,每年春節舉辦的盆栽展,除了讓盆栽能有舞台給人欣賞,也讓來山拜佛的信徒賞心悅目,覺得佛光山美不勝收。曾里長說,他們的盆栽在佛光山展出,來參觀的人,超過他們展一年的人數。一個盆栽展,讓大家都能發揮所長,也漸漸拉近和鄉里居民的距離。我也沒有想過人事管理的問題,只希望讓人家得到利益好處,沒想到幫助他人,自己無形中也得到方便,我想彼此皆大歡喜就是最好的管理吧。 ●宜蘭獎勵青年 下一個輪到你 最早在宜蘭的佛教青年有百人以上,都很優秀,每次我出國訪問,總是想從外國帶一點小禮物,回來贈送給他們。可是一、兩百人的青年會,人人一份,我實在也買不起,所以偶爾也只能有一支鋼筆,送給某人;一個筆記本,送給某人。我不會在背後送人,都是在他們大眾前面送給他,讓大家鼓掌,為他祝賀,得到這個獎勵。為什麼大家不嫉妒呢?為什麼是送給他不送給我? 一般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我的團隊,沒有這種情形,為什麼?因為我告訴他們,你們不可以有嫉妒心,因為有嫉妒心我就不敢送人,大家就會同歸於盡,通通都沒有。你讓我送給他,下次就會輪到你。所以每當我獎勵年輕人,大家都會為前面得到的人歡喜,因為他們知道下次就會輪到他了。讓青年們互相團結友愛,不瞋恨嫉妒,懂得道理,讓他們有對未來的希望,我想,這個「下次會輪到你」也是管理人事公平的好方法。 (待續)

  • 大師與義工合影。圖為佛光緣美術館2016年全台義工聯合講習會大合照。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9

    佛光山的管理法 9 ●義工管理 佛光山能有這五十年來的成長,弘法事業能夠遍及全世界,我想需要感謝的因緣很多,這當中最要感謝的,就是我們的義工群。尤其五十年前,並沒有所謂「義工」這個名詞,在我創建佛光山後,有一些人士自動來幫忙,我就尊稱他們為義工。 「義工」這個名稱發表之後,佛光山總本山以及各別分院,都有很多的信徒來參與各種事務、法務的協助。目前佛光山的義工,全世界大概總算起來,也有萬人之多,光是在本山有登記的,就近三千人。這比起我們教團的人數,還要超出許多,因此在義工的管理上、照顧上,就要能夠協助他們,那麼「做義工的義工」之人,就必須要很能幹,但是這種人才不容易有。 因為過去的僧團,雖然是以眾為要,但是一般人的性格,都是獨善其身,只要把自己管理好,不必參與人的運作。所以,佛教不重視組織,人事都隨緣,來的就給他來,走的就給他走,所謂「鐵打常住流水僧」,並不太重視人事的管理,然而現今這麼龐大的義工,應該要怎麼運用才得當呢? 有的時候,請了義工一起上山,讓每個義工倒茶給人喝,可是沒有這麼多的客人呀!或者讓義工來接待,帶人參觀說明,但是並沒有那麼多的信者上山啊!佛光山這五十年來的義工管理,我實在忙不過來,可能多有不當,難免有照顧不周全之處。 比方說,有教授發心來做義工,我們山上的領導工作分配不當,叫他去打掃廁所、掃地;有一些是將軍退役來做義工,叫他去澆花澆水、開接駁車,其實應該要「人盡其才,物盡其用」,這我們都沒有做到。不過好在這許多的義工,本著來為佛服務,都不計較工作的內容。 像我在台北道場,每次有信徒來訪問,或者有預約的團體來用素齋,假如人數是五十人、一百人,總要有二十個或三十個義工,協助幫忙接待、端茶、倒水、排碗筷。擔任義工的那許多莊嚴大方的女士們,很多是董事長、總經理的夫人,他們在家裡都有人侍候,替他們煮飯、倒茶、倒水。現在這些貴婦人來到寺廟做義工,為人服務,雖然感受到服務的歡喜,感受到工作的喜悅,但總是不當,應該要視個人的專長、身分,妥善做義工的分類。 例如有的能幫忙傳教,有的能幫忙做文化、寫作,有的能做檀講師宣講,有的能主持各種法座會、座談會,有的能做各種的社教,所以,義工不一定就只是倒茶倒水而已,可比照僧團裡各個工作的需要,讓他們擔當領導人。佛光山的義工團,在過去的五十年是很散漫的,可以說是仗佛光明,靠著佛法的信仰因緣來結合大眾。 這樣子是不健全的,義工還是應該給予分類、分級,區分工作的層次。義工,並不是職業的,有的人一個禮拜裡,可以來個半天、一天,或者是來一週、兩天、三天,在時間上是不定的。另外,在工作的需要上,應與本山的工作運作配合,需要的時候,大家能聽候指令,一呼百應;不需要的時候,就在山上做讀書研究,增進自己的信心、品德,不一定只是做工,才叫做義工。我想能可以修行閱讀,或者到禪淨法堂充實自己內涵、力量,這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義工的管理,我個人是有一些理想的。正如當初的佛陀,他就是義工的祖師;像觀世音救苦救難,到處隨緣遊化,督促眾生,這也是一種偉大的義工;甚至於地藏菩薩,還到地獄裡面去,救濟那許多苦難的受刑人,更是一種大願大悲的義工。 今後的五十年,對於義工的管理,我想佛光山應該要特別感謝義工,感謝他們對常住的貢獻,並對他們有合理的照顧,這才是義工的正常發展。 ●量與質的不同 佛光山開山,是一九六七年,到今天二○一七年,事業的增長有五十年了。這五十年來,除了建築房舍基地、發展別分院以外,還在世界五洲不斷的吸收人才。無論男女,只要稍有一點條件,比如具備信仰,品行端正,也不計程度高低,都接受他在佛光山入道,成為比丘、比丘尼,或者做式叉摩那的師姑。我們總希望人才能夠快速成長,讓佛光山在全世界的事業,有人眾可以承擔。 這五十年在量上增加的人數,確實是很快,佛光山現在的男女眾,已經有一千五百人了。五十年當中,因不合格退單的,大概近五百人左右。雖然如此,在我的觀察之中,現有的一千五百人,可以說,比佛陀當初在世的千二百五十人俱,人眾還要超過;可是僅僅在數量上超過,在素質上就會產生許多的問題。 比方說,出了家以後,才發現這時代的毛病還真多,例如:憂鬱症、躁鬱症,這樣的人在僧團裡,不但不能有所助緣,反而成為常住的負擔。或者有一些人的性格,很不樂眾、不合群,或者是語言很容易傷害別人,像這種人在團體裡面,就是有一些才華、能力,也不能在團隊中讓人接受。 目前,佛光山現有的道場和各種文教事業,有三、四百家,可是那一千多名的人眾,實在是不夠分配。現今光是本山,雖然有兩千多位的義工,協助幫忙,但義工終不是正式承擔工作的人,只是偶爾來隨眾發心一下。所以,我開山以來,最感到缺憾的,就是人才不夠運用。 我在佛光山五十週年紀念的時候,和全山弟子講,未來為了能夠管理周到,使每一個事業都能正常發展,以後的五十年要開始瘦身。可以把某些一人的道場,不容易維持的,就把道場關閉;或者太遠的道場,照顧不到的,可以暫時停止。也就是說,佛光山在未來的五十年當中,在量的上面,不一定要擴大,可以瘦身,但是在質的上面,要講究、要提升。 佛光山除了叢林學院及僧團的設施以外,還有佛陀紀念館,也接引很多長於社教的青年。但是為了長久之計,特地在佛僧之間,設立一個人間佛教研究院,專門造就高階的人才、領導的人才。為了培養真正能弘法利生的基本幹部,未來還要在質的上面再講究。 人間佛教研究院,在二○一七年正式運作,人員最起碼要大學以上,有專長的,成為研究生;如果是博碩士,能力經過考核以後,可以成為研究員生;層次再高的,能做教授的,就可以做研究員,比起許多常住眾的福利待遇,會優待一些。 每一個人都有單獨的臥房、套房,供給食宿,並且還有研究室,他們活動的空間,如圖書館、聯誼中心、閱覽室、客廳、談話室、教室,設備都一應俱全。尤其,佛光山最優秀重要的文教幹部,都在其中,就是所謂的領航人員。希望能在最短的十年、五年期中,成就一些生力軍,未來從事佛光事業,發揮力量,以後的五十年,甚至以後,陸續在人才上增加。 管理是因人而需要管理,其他佛門的法務,大家都能熱心照顧,淨財也有信徒會發心;唯有弘法的事業,要增加人才來度眾,這很需要,不只在量上,在質上更要講究。所謂「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在管理上,要能隨順因緣,隨順需要,早一些準備妥因緣,只要因緣具足,不怕將來不能成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