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指寺阿彌陀佛會幀/朝鮮英祖二十年/韓國慶尚北道金泉。直指寺阿彌陀佛會幀/朝鮮英祖二十年/韓國慶尚北道金泉。

六祖壇經講話-機緣品第七(三)

一念知非 自性靈光常顯 ●經文 僧智通,壽州安豐人。初看《楞伽經》約千餘遍,而不會三身⑩四智⑪,禮師求解其義。師曰:「三身者:清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若離本性,別說三身,即名有身無智;若悟三身無有自性,即名四智菩提。聽吾偈曰:自性具三身,發明成四智。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 吾今為汝說,諦信永無迷。莫學馳求者,終日說菩提。」 通再啟曰:「四智之義可得聞乎?」 師曰:「既會三身,便明四智,何更問耶?若離三身,別談四智,此名有智無身;即此有智,還成無智。」復說偈曰: 大圓鏡智⑫性清淨,平等性智⑬心無病, 妙觀察智⑭見非功,成所作智⑮同圓鏡, 五八六七果因轉,但用名言無實性。 若於轉處不留情,繁興永處那伽定。 通頓悟性智,遂呈偈曰: 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 身智融無礙,應物任隨形。 起修皆妄動,守住匪真精。 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汙名。 僧智常,信州貴溪人,髫年出家,志求見性。一日參禮,師問曰:「汝從何來?欲求何事?」 曰:「學人近往洪州白峰山禮大通和尚,蒙示見性成佛之義,未決狐疑,遠來投禮,伏望和尚慈悲指示!」 師曰:「彼有何言句?汝試舉看。」 曰:「智常到彼,凡經三月,未蒙示誨,為法切故,一夕獨入丈室⑯請問:『如何是某甲本心本性?』大通乃曰:『汝見虛空否?』對曰:『見。』彼曰:『汝見虛空有相貌否?』對曰:『虛空無形,有何相貌?』彼曰:『汝之本性猶如虛空,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無有青黃長短,但見本源清淨,覺體圓明,即名見性成佛,亦名如來知見。』學人雖聞此說,猶未決了,乞和尚開示!」 師曰:「彼師所說,猶存見知,故令汝未了。吾今示汝一偈: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還如太虛生閃電。此之知見瞥然興,錯認何曾解方便?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⑰常顯現。」 常聞偈已,心意豁然,乃述偈曰: 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 情存一念悟,寧越昔時迷? 自性覺源體,隨照枉遷流。 不入祖師室,茫然趣兩頭。 智常一日問師曰:「佛說三乘法⑱,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願為教授!」 師曰:「汝觀自本心,莫著外法相。法無四乘,人心自有等差。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乘是行義,不在口爭,汝須自修,莫問吾也。一切時中,自性自如。」 常禮謝,執侍,終師之世。 ●譯文 智通比丘,壽州安豐人。最初閱讀《楞伽經》多達一千多遍,卻不能領會三身和四智的意義,於是就來參禮六祖,懇求解說經中要義。 六祖說:「所謂三身:清淨法身,是你的自心本性;圓滿報身,是你的般若智慧;千百億化身,是你的修行實踐。如果離開本性,另外說有三身,這就是有身而無智;如果悟得三身本無自性,這就叫作四智正覺。聽我說偈:『自性本來具有三身,由三身發明成四智。不必摒絕見聞外緣,就能超然直登佛地。我現在為你說的法,你要深信永無迷惑。莫學他人向外馳求,整天口中徒說菩提。』」 智通又再啟請說:「是否能請大師為我講說四智的意義?」 六祖說:「既然領會自性三身的意義,自然也就能明白四智的意義,為什麼還要問這個問題呢?如果離開了自性三身,而另外去談說四智,這就叫作有智無身;即使有智,也等於無智。」 六祖又再說偈:「大圓鏡智是本性清淨體,平等性智的心體無所滯礙,妙觀察智不假功成,不涉計度,不起分別,成所作智如同大圓鏡。雖然五八兩識果上轉,六七兩識因中轉,但只轉其名而非轉其實性體。如果在悟道轉識時,不留餘情,儘管外緣繁雜多起,而心卻常處於定中。」 智通聞偈後立即領悟了本性四智,於是呈偈說道: 三身原來是我的體性,四智原本是明徹的心。 三身四智圓融無障礙,應物隨緣任意而現形。 起心修持都是妄念動,守住也不是最好辦法。 身智妙旨因師得曉悟,從此盡無染汙諸假名。 智常比丘,信州貴溪人。童年時出家,志在求得明心見性。有一天,來參禮六祖,六祖問他:「你從哪裡來?想要求得什麼嗎?」 智常答說:「學僧最近到洪州白峰山參禮大通和尚,承蒙他開示見性成佛的奧義,只是心中還有一些疑惑不能解決,因此從遙遠的地方前來參禮,祈求和尚慈悲為我開示。」 六祖說:「他都說了些什麼?你試著舉出一些例子說說看。」 智常說:「我到了那裡,大約住了三個月,都不曾得到他的開示教誨,我因為求法心切的緣故,有一天晚上,我單獨進入方丈室,請他開示:『什麼是我的本來心性呢?』他說:『你見過虛空嗎?』我回答說:『見過。』他又問:『你所見的虛空有沒有相貌呢?』我回答說:『虛空沒有形體,哪有什麼相貌可言呢?』他說:『你的本性就如同虛空,了無一物可見,這就叫作正見;沒有一物可知,這就叫作真知。沒有青黃長短等色法的區別,但見得本源清淨無染,覺體圓融澄明,這就叫作見性成佛,也叫作如來知見。』學僧雖然聽了這個說法,還是不能解決內心的狐疑,所以懇求和尚開示。」 六祖說:「那位和尚所說,還存有知見在,所以不能使你全然明白。我現在給你一首偈語:『不見一法猶心存無見,就好像浮雲遮蔽日光。不知一法猶執守空知,依然像太虛中閃電。這個知見是瞬起暫現,然而卻如此錯認知見,哪裡曾了解隨緣方便?你應當要能一念知非,好讓自性靈光經常顯現。』」 智常聽了這首偈語以後,心裡豁然開朗,於是也說了一偈:「無來由的生起知見,執著外相覓求正覺,只要存有悟的念頭,哪能出離昔時迷惑?自性中覺悟的源體,仍隨知見徒然遷流。若非進入祖師丈室,依舊茫然執著兩端。」 有一天,智常問六祖說:「佛陀說三乘教法,又說有最上乘,弟子不了解,願求和尚教導。」 六祖說:「你應觀照自己的本心,不要執著心性外的法相。佛法並沒有四乘之分,而是人心各有不同:從目見耳聞下轉誦經典的人是小乘行者,悟解佛法義理的人是中乘行者,依法修行的人是大乘行者,萬法完全通達,萬法具足完備,一切不染不著,遠離一切法相,無一法可得,這就叫作最上乘的行者。乘是行的意思,不是在口頭上爭論就能得到。你應該自己依法修行,不必問我。無論在什麼時候,你自己的佛性都是來去無礙,圓通無礙的。」 智常禮謝六祖的開示,從此侍奉六祖,一直到六祖示寂。 ●註釋 ⑩三身:即法身、報身、化身。 ⑪ 四智:佛果的四智,為唯識宗所立。是將有漏的第八識、第七識、第六識及前五識轉變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等四種無漏智。 ⑫ 大圓鏡智:指可如實映現一切法的佛智。此種佛智清淨圓明,洞徹內外,如大圓鏡,可映現萬物。 ⑬ 平等性智:指體悟自、他平等的佛智。此智慧能了知一切事相及自他皆平等,生起大慈悲心。 ⑭妙觀察智:巧妙觀察諸法而自在說法的佛智。 ⑮成所作智:如來成就其本願力所應作事。 ⑯丈室:禪寺中住持的居室。 ⑰靈光:眾生本具的佛性,清淨無染,靈靈昭昭,常放光明。 ⑱ 三乘法:運載眾生渡越生死到涅槃彼岸的三種法門。即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等三種教法。

最新新聞
  • 世間的一切都和我們有關。如果把愛心稍微擴大,會關心家庭、關心社會、關心國家,甚至關心普世的大眾與地球。所以,環保應從「心靈」做起,心靈健全,有慈悲的環保意識,世界就得救了。(圖/台灣玉山國家公園。)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33

    佛教對「環保問題」的看法 1 佛教對環保問題的看法 大自然與生物之間,原本是和諧共存的,但是,隨著人類生活的方便,物質的富裕,這種和諧美好的關係,已逐漸蕩然破壞。全球環境的變遷,如氣候暖化、空氣水質汙染、海平面上升、地層下陷、生態系統改變等等,對我們的生存與健康,都造成極大的威脅。 人類對地球的摧殘戕害,也自食惡果,引來了地球的反撲! 或許有些人不知道,佛教是一個非常重視環保的宗教。自古以來,寺院建築常與山林融和,僧侶植樹造林,不只美化環境,更具水土保持之功;佛門裡「同體共生」、「慈悲護生」、「勤儉惜福」的觀念,應用在生活裡,就是最具體的環保行為。 星雲大師認為,世界上所有的問題都與「人」有關,人類可說是問題的製造者,要處理環保的問題,有賴於每一個人的自我覺醒。因此,除了珍惜大地資源,更應做好個人身心的環保,如拒絕垃圾知識、思想不被汙染,就是思想的環保;觀念正確,凡事正面思考,就是觀念的環保;口業清淨,不講髒話,不兩舌、不惡口,就是語言的環保;心中無煩惱、嫉妒、不平、憤恨等情緒,就是心靈的環保。 愛護地球,必須「開源節流」,大師更言「開源」,應開佛法之源,開發自己的慚愧心、感恩心、歡喜心、感動心;「節流」是節省金錢用度,節制自己的貪欲瞋心。 為了淨化心靈,淨化社會,多年來,在大師倡導之下,佛光會更陸續發起「把心找回來」、「七誡運動」、「慈悲愛心列車」、「三好運動」等心靈環保的活動。 2005年10月,大師在西來大學遠距教學時,學員提問許多環保相關問題,大師一一作精彩的開示。接下來,一年一度分別於11、12月,在香港、台北舉行的「佛學講座」,論述和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的環保問題,以下是三場講演的綜合紀錄。 【問】「環保」是近代人類關注的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提出來呼籲和討論。請問大師,什麼是「環保」的真正定義,「環保」的重要性為何? 【答】近代人類有個大進步,就是環保意識的提升。所謂「環保」,從居住環境的保護到自然生態、整個地球的保護,都屬於環保範圍。廣義而言,更包含了我們的語言、身體、觀念、思想等的心靈環保。 地球是我們居住的世界,它是虛空中的一個大宇宙,其中自然界的大地山河、森林草原,社會環境的好壞,對我們的生存都有重要的關係。我們的身體,則是一個小宇宙,所以講到環保問題,不僅地球需要環保,身體也要環保。因為地球不加以保護,它會生病;我們的身體不注重保健,也會生病。 一般人對自己這個小宇宙的身體比較重視,比較勤於保護,例如我們每天要吃飯、睡覺,要刷牙、盥洗,甚至婦女要化妝、美容養顏,都是注重身體的環保。進而對家居、周圍環境的維護,也會注意,但對於生態、宇宙的環保,總覺得與自己的關係遙遠,而忽視不在意。 其實這個世界,大宇宙與小宇宙是息息相關的。講一句話,透過電波可以傳遍整個地球;吐一口氣,可能成為地球上的一個風暴。所以我們不能認為自己只是一個人,在世界上能擁有多少?地球那麼大,虛空那麼大,自己哪能關心那麼多?目前世界最驚慌恐懼的就是禽流感,禽流感原本只是小動物的一個小感冒,因為我們人體沒有抵抗力,就會受到感染,甚至死亡。從這個事例可以說明,現在的世界是沒有國界的,因此,怎麼可以說世界的環保對我們不重要呢? 佛教認為宇宙世間一切森羅萬象,都是地、水、火、風「四大」元素組合而成。如果沒有大地的普載,我們要安住在哪裡?沒有雨水,我們怎麼生活?沒有陽光的溫度,我們又怎麼活下去呢?風,就是空氣,對我們的生存更是重要。 我們的身體也是靠四大和合來維持生命,人體的毛、髮、爪、齒、皮、骨、筋、肉,是堅硬性的地大;涕、唾、膿、血、痰、淚、津,便是潮濕性的水大;溫度、暖氣是溫暖性的火大;一呼、一吸是流動性的風大。所以佛門裡有時見到人會問候:你四大調和否?同樣的,對於我們生存的地球,我們也應該關心它的地水火風四大是否調和?因為不管大宇宙的地球,或小宇宙的身體,如果四大不調,就很麻煩了。 除了有形的、看得見的環保,我們的思想、身體、觀念、心靈,也都要重視環保。有一些人被垃圾的知識,不正確的觀念所影響,而誤入歧途。所以佛陀告訴我們要奉行「八正道」,八正道的第一條就是「正見」。正見是遠離顛倒邪見的正觀,是如實了知世間與出世間因果的智慧。正見好比我們照相,如果光圈、焦距沒有調好,照出來的相片就不會清晰好看,所以正見就是思想的環保。我們常常保持微笑,維持良好風度,講話得體,不惡口、不兩舌,即是做到語言和身體的環保。 心中沒有煩惱,沒有怨恨、嫉妒等情緒,便是良好的心靈環保。每個人都可能影響社會大眾,如有些人語言不清淨,行為不正派,常常欺騙別人,讓人吃虧上當;由於個人沒有重視自己身心的環保,使得家庭、社會都不環保。 地球是我們的大地,大地是我們的母親,能讓萬物生存、成長。在中國社會裡,一般人對觀世音菩薩和地藏王菩薩都覺得很親切,地藏王菩薩如同大地,地有「能藏」、「能載」、「能生」的功能。《菩薩睒子經》說睒子菩薩「履地常恐地痛」,他每走一步路,都不敢用力,怕踩痛了大地;每說一句話都不敢大聲,怕吵醒了熟睡的大地;他不敢亂丟一點東西在地上,怕汙染了大地。睒子菩薩那麼愛護大地,也可以啟示佛弟子要懂得重視環保。 為什麼要重視環保、愛護大地呢?因為世間的一切都和我們有關。自私的人只關心自己,如果把愛心稍微擴大,會關心家庭、關心社會、關心國家,甚至關心普世的大眾與地球。所以,環保應從「心靈」做起,心靈健全,有慈悲的環保意識,世界就得救了。 (待續)

  • 心的力量最大。人的意志力往往可以決定一生的前途,所以青少年時期就要建立積極的人生觀,有了健全的人生觀,不但關乎自己一生的幸福,對家庭、社會、國家也會造成極大影響。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32

    佛教對「青少年教育」的看法 8 青少年如何建立社會自信 【問】面對升學壓力提高,許多青少年認為自己沒有能力考上理想學校,所以走上自暴自棄一途。請大師開示,青少年應該如何建立立足社會的自信? 【答】每個人都有壓力,好比幼兒缺乏父母呵護,會哭鬧不停;為人父母者面對家庭所需,會有經濟上的壓力;老年人面對老病,會有死亡的恐懼。青少年時期由於身心變化大,對於所面臨的壓力,諸如家庭貧窮的壓力、師長管教的壓力、同儕之間排擠的壓力、學習能力不夠的壓力、身體缺陷的壓力、課業繁重的壓力等,若無法承受或化解,可能造成各種問題行為的產生。因此,青少年必須增強承受壓力、化解壓力的能力,方能有健全的人格。 說到壓力,適度的壓力是需要的,好比打籃球,如果沒有施予壓力,怎麼彈得起來?船隻航行時,如果沒有水的阻力,怎能乘風破浪?植物種在小盆子裡,空間小,不能健全發育,若是種在庭園裡,枝葉就有廣大的空間可以伸展,一定能長得肥碩。 一個青少年有沒有前途,決定於對自己的信心,升學、考試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課業好不一定代表未來就能成功,成績差也不一定永遠就會失敗。課業比不上人沒關係,表示還有努力的空間,人家花一個小時用功,我花二個小時努力,一樣可以彌補不足,就像龜兔賽跑,精進不懈又何愁不成呢? 就如禪宗六祖惠能大師,雖然被譏為南方獦獠,卻在二十四歲證悟了佛道;萊特兄弟沒有上過大學,卻利用在生活中體會的航空知識,發明了飛機;愛迪生小時候曾被老師視為低能兒,但是在母親的教導和自學之下,日後卻成為舉世公認的「發明大王」;愛因斯坦小時候,數學成績也很低落,但是當他提出「相對論」的發現後,全世界都推崇他在學術上的成就;200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日本科學家小柴昌俊,小時候成績慘不忍賭,得獎的時候,他說:「成績單不是人生的保證,我就是例子。」所以,體悟智慧才是人生重要的力量。 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內容提到:「何謂天才?放對地方的就是天才。反過來說,你眼中的蠢材,很可能也只是放錯地方的人才……例如:有些科學家連音階都抓不準;有些畫家連一封信都寫不好,可是他們把自己放對地方,所以成就非凡。」 有首偈語說:「你騎馬來我騎驢,看看眼前我不如,回頭一看推車漢,比上不足比下餘。」一個人大可不必和別人比較、計較,人比人氣死人,所謂「天生我材必有用」,人生不只是讀書才能有成就,還有很多條路可以走,培養多方的興趣、發揮專長,才能肯定自我的價值。學問不如人,可以做好事;做事不如人,可以有道德。書讀的不好無妨,會畫畫也能受讚賞;繪畫不好,會音樂也會受到肯定;音樂天分不夠,會體育也能獲得榮耀;體能不好,願意服務大眾,也會受到尊敬。只要埋頭苦幹,不懈怠、不自餒、不自暴、不自棄,經得起時間的磨鍊,一定能成功。 【問】請問大師,青少年在人生的際遇裡,應該要建立什麼樣的人生觀? 【答】每個人面對生活的態度都不一樣,對生命的意義詮釋也不同,甚至追求的理想也不盡相同;即便有所不同,重要的是建立積極向上的人生觀,才能擁有健全的人生。 由於社會變遷、物欲橫流,新世代的年輕人常處於虛擬的生活中,凡事「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對於生命的意義、存在的價值沒能真正了解。 尤其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功利主義社會中,青少年面對未來感到心靈空虛,甚者尋求刺激,以麻醉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青少年更應該建立健全的人生觀,運用有限的生命,做有意義的事,豐富生命的內涵,才能讓年輕的生命發光發熱。 正確人生觀有利於青少年樹立遠大的理想和信念。青少年有了遠大的理想,就不會計較眼前的得失,也就能有樂觀的人生。青少年應該建立的人生觀有很多,例如: 第一、正向思考的人生觀:人往往因為遇到困難而陷入膠著的情緒裡,有時不妨學習換個角度思考,也許會出現轉圜的餘地。 其實,只要有面對困難的勇氣,便能尋求轉機。例如下雨了,不能外出旅行,如果轉個念頭,下雨天正是讀書天,心也就不為天氣差所苦了。況且好事不一定全好,壞事也不一定全壞,佛教講「無常」,凡事可以變好,也可以變壞。 悲觀的人為自己只剩下百萬元而擔憂,樂觀的人卻永遠為自己還剩下一萬元而慶幸。海倫凱勒說:「面對陽光,你就看不到陰影。」所以,人生沒有絕對的苦樂,只要積極奮鬥,凡事往好處想,自然能夠轉苦為樂。 第二、逆境自強的人生觀:逆境,是磨鍊意志的大冶洪爐;困苦,是完成人格的增上緣。 例如世界著名音樂家貝多芬,雖然罹患耳疾,卻創作了無數首享譽世界的名曲;瑞典單腳無臂女歌手蓮那瑪麗亞(Lena Maria Klingvall),不但是知名演唱家,十八歲時更勇奪世界冠軍盃游泳比賽金牌;由中國大陸殘疾人士擔綱演出的「千手觀音」,精湛的表演,獲得國際矚目。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沒有人能夠掌控,只要發憤圖強,就能為自己創造出一片天地。 第三、樂於服務的人生觀:各行各業都講究服務,舉凡商品服務、電話服務、導覽服務、顧客服務等。 有「日本經營之神」稱譽的松下幸之助,起初是在腳踏車行做學徒,經常被來修車的客人喚去買香菸,但他一點怨言也沒有。乃至佛陀時代的駝驃比丘,長年為人提燈籠照路,迎送掛單的人,也能樂在其中。他們都是因為樂於服務,所以能受人尊重。 青少年時期要培養服務的人生觀,從做中學習,以創造深刻的學習經驗,建立自信、增進友誼,甚至從服務中領會奉獻的歡喜,從服務中獲得心智的成長。 第四、擔當負責的人生觀:所謂:「大丈夫一身做事一身當。」想要獲得朋友的信賴,要給人能擔當負責的信任感;希望人生過得踏實,就要養成自己擔當負責的態度。做事勇於擔當負責,凡事不推諉、不輕易拒絕,就能廣結善緣。 佛教講「發心」,就是一種擔當負責的態度,心如田、心如礦,人的心裡藏有很多寶藏,唯有將此寶藏開採出來,才能讓自己成為有用的人。尤其青少年時期懂得對自己負責,日後才能為家庭、為社會、為國家負責。 什麼力量最大?心的力量最大。人的意志力往往可以決定一生的前途,所以青少年時期就要建立積極的人生觀,有了健全的人生觀,不但關乎自己一生的幸福,對家庭、社會、國家也會造成極大影響。有健全的個人,才有健全的家庭;有健全的家庭,也才有健全的國家社會。 (待續)

  • 人活在世間上,不能一味地只想到個人的利益,因為人的生存,是靠著家庭、學校、社會,乃至全世界的人類、士農工商各階層賜予的資源和關注,甚至是大地的普載、上天的護覆,山川、海洋、空氣、日月的滋養才得以存在。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31

    佛教對「青少年教育」的看法 7 青少年如何學會關心別人 【問】現代的青少年,多半生活條件都不愁吃穿,要什麼有什麼,卻也造成以個人享樂為追求的目標。請示大師,青少年要如何學會關心別人? 【答】人活在世間上,不能一味地只想到個人的利益,因為人的生存,是靠著家庭、學校、社會,乃至全世界的人類、士農工商各階層賜予的資源和關注,甚至是大地的普載、上天的護覆,山川、海洋、空氣、日月的滋養才得以存在。既然人生是在這麼多善因善緣的成就之下而存在,不也應該主動回饋、主動關懷別人嗎? 綜觀新聞報導,其中不乏青少年打架滋事、結黨尋仇的社會事件,那都是由於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生命而引起的。新時代的青少年,由於生活環境優厚,不少人傾向於個人主義、享樂主義,以個人的需求滿足為追求目標,絲毫不懂得尊重別人、幫助別人。不懂得關心別人的青少年,即使將來功成名就,也會顯出自私、自我的一面。所以,學會關心別人,是青少年學習上的一大課題。應當如何引導他們用一顆善美的心,關懷周遭的一切呢? 其實,小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有關心別人的潛力,例如父母生病了,他們會表現出關心和同情,試圖解決問題。報紙曾經刊載,英國一位父親糖尿病發作昏倒,年僅二歲的女兒從廚房裡拿出一袋糖,一匙一匙餵食,因而救活了他。除此,對於受傷的動物,小孩子也會積極展現幫助的行動。及至長大,因為受環境、教育方式等影響,才造成少部分青少年的冷漠無情。 其實,青少年時期擁有無限的熱情,只要再給予為人處世的正確引導,培養悲天憫人的心,他們也能以實際的行動幫助別人,以寬大的胸懷體諒別人,以坦蕩的胸襟尊重別人。 要讓青少年學會關心別人,首先必須讓他懂得關心自己,好比學習規劃自己的生活、愛惜自己的身體、關心自己的前途、加強自己的學業、注重儀容整潔、禮貌周到等等。倘若連關心自己都不會,哪裡談得上關心別人呢? 《詩經》上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青少年除了關心自己,也要進一步學習關心家庭,體諒父母的辛勞,協助父母打掃環境、揀菜、洗碗、接待客人等等。家庭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關心慣了,自然就會關心別人。 此外,青少年時期養成寫日記的習慣,藉由每天對不同的人表示關心,即使是路上遇到的、車上看到的人都行。讚美這個人怎麼好、那個人怎麼好,讚美久了,也會養成關心別人的習慣;內心所想的都是好人好事,人生也就過得積極樂觀。 父母的言行也能影響孩子的行為,好比父母樂於助人,間接地就在家庭裡製造關心他人的氣氛,相對地,小孩子有了關心別人的環境和機會,也就能發揮關心他人的潛力。還有一個途徑,就是身為家長者,可以鼓勵孩子投入社區的志願活動中,讓他們找到幫助人的地方。 青少年時期,凡事都要建立目標,沒有目標,就像人徘徊在十字路口,無所適從。造福人群也是一個目標,目前許多國家正在流行一種以幫助別人來度過假期的休閒方式,好比到窮鄉僻壤的地區教授英文、救濟貧苦,到許多病殘、弱勢的機關團體當義工等等。倘若你心心念念都想要創造社會的美好,心心念念都想幫助別人遠離苦難,無形之中也會增加自己的慈悲心,增加自己的動力,也會升起救苦救難的菩薩行為。 也有許多青少年,自小就積極關懷別人。例如「國際兒童解放組織」總裁魁格‧柯柏格(Craig Kielburger),十二歲的時候便發起成立「解放兒童基金會」,為拯救世界受難兒童而努力,成為舉世所尊敬的青少年;台灣斗六國中的沈芯菱,以廿六張電腦證照的實力,為農民架設銷售網站,解決農產品滯銷問題,不但拓展了農產品市場,也嘉惠了農村社會,相信這種善行也能成就他未來在社會的地位。青少年時期就想未來、想服務,長大以後必然也是心心念念關懷別人,又怎能不像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一樣,為人所尊敬呢?日後的前途當然也將是不可限量。 付出關懷,能讓事業、學業受挫、心靈受傷的人,有了重新面對人生的力量,甚至愛的力量還可以讓植物人甦醒,何樂而不為呢?而且關心別人不僅為自己帶來歡喜,也能讓自私的人變得慷慨,讓怯弱的人變得勇敢,讓怠惰的人變得勤奮,讓刻薄的人轉為寬容。關心的力量擴而大之,那麼世界和平的一天也就指日可待了。(待續) 【讀者回響】 改寫人生 文/羅先生 閱讀星雲大師在《人間福報》九版連載《佛教管理學》的「用謙虛對治傲慢」一文,對照自己這段渾噩人生的上半場,心有戚戚焉。 出生在優渥家庭的我,從小父母什麼都是給我最好的,但我卻把這些資源拿來當成呼朋引伴、逞兇鬥狠的工具。因為出手大方,身邊圍遶的朋友言聽計從,而使自己常有高人一等的錯覺。因為父母的寵溺,年少輕狂的我,不把一切看在眼裡,終於在一次為朋友慶生的餐宴上與人發生衝突,失手鑄下大錯。 事發後,父母終日以淚洗面,後悔因忙碌疏於對我的管教,於是四處奔波求神拜佛,只為求得被害家屬的原諒。每次會客也總是叮嚀我要多懺悔,多念經、抄經,為被害人回向。訴訟期間,父母為我積憂成疾,相繼辭世,這時我才徹底醒悟。 服刑至今已十二年,每天的念經、抄經已成固定作息,不只回向給曾被我傷害的人,還有在天上對我始終放不下心的父母。感謝大師,讓我透過《人間福報》,再次省思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