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小朋友裝扮的可愛極了!幼稚園小朋友裝扮的可愛極了!

萬聖節三寶寺討糖吃

三寶寺隔壁的敎堂有設立非營利幼稚園,正對面有另一間私立幼稚園,每天一早都會聽到小朋友們高興的喊叫聲,還有快樂的跑步聲,平時鮮少互動的教堂及佛堂,因為小朋友萬聖節要走訪附近商家討糖吃,園長跟法師事先商談,法師們皆表示非常歡迎小朋友到佛堂,這也是小朋友從未想過的事情,他們也很興奮地想要進入道場參觀。 10月30日一早,2間幼稚園約60位小朋友,分批到達三寶寺,「哇!」、「Cool!」小小孩的驚嘆聲此起彼落。因為藥師法會將至,佛堂作了莊嚴佈置,附近街道商家的萬聖節裝飾,固然創意十足,但絕對比不上佛堂莊嚴的氛圍。 我們準備的糖果是新年利是糖,不是巧克力,紅色的包裝,小小一顆,非常討喜,也勝過巧克力的甜蜜。 除了小朋友,老師及家長們,大家也都裝扮得十分有特色,苦思了數日的法師,只好套上了畢業的博士服,在美國這個特有的節日裡,名符其實地用「最高等級」,接待一群可愛的搗蛋鬼。

最新新聞
  • 選舉。

    人間佛教選舉法 評趙無任文章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一直關注和研讀《人間福報》上連載的署名趙無任先生的文章:《台灣選舉系列評論》,讀時常常為作者在文章中所透露的宗教家的慈心悲願,思想家的大開大闔,戰略家的謀之長遠,政治學的睿見卓識,所深深感動。 這系列文章的作者是本著佛教的基本價值觀念,尤其是本著現代人間佛教的基本思想立場,來觀察分析研討台灣正在臨近的二○一六年領導人選舉這一大事件。他在文章中反覆勸誡台灣各黨派的政治人士,要理性地妥善地對待面臨的台灣大選,他呼籲國民黨、民進黨的元老們要不折不扣地支持兩黨業已推出的候選人洪秀柱、蔡英文,讓這兩位優秀的、勇敢的女性打好這場選戰,他勸誡全體台灣選民要培養和展示理性的成熟及民主的素養。 這組政論文章不啻給台灣當代的政治人士及全體台灣人民補上一堂堂睿智而深刻的「選舉課」,所以我覺得可以合適地稱這組文章中的思想理念為「人間佛教的選舉法」。 初讀這組文章,體會到作者所闡述的「人間佛教的選舉法」,眼觀八面,耳通八方,境界高遠,思想深邃,真可謂意趣甚深復甚深。我覺得尤其以下四層政治哲學的涵義,是我們應當特別予以關注的。 捍衛自由民主 探新出路 以自由民主思想為主軸的政治哲學精義。自由民主的政治理念及其思想價值,顯然是作者這組評論文章所闡釋的人間佛教「選舉法」思想的一個基礎性及背景性的政治哲學理念。 例如:作者在第九篇文章中緬懷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的不朽功勳,其中就特別指出:「台灣能有今天的自由民主,皆是孫中山先生『天下為公』之賜也。」這裡就表現了作者對於以「自由民主」為主軸的政治價值高度欣賞及頂戴荷負的思想取向。在第五篇文章中,作者談及美國民主政治,作者亦評論說:「自由民主,在美國是最講究的。」 正是基於對於自由民主這一基本政治哲學理念的理解和堅持,所以作者非常肯定國民黨參選人「小辣椒」洪秀柱在爭取黨內提名的艱難過程中的不俗表現,這位傑出的政治女性不僅以其勵志的榜樣感動人心,而且曾經喊出「以自由民主爭取大陸十三億人民的心」這句震撼很多台灣選民良心良知的動人口號,顯示這位候選人對自由民主所代表的中華民國之基本政治精神有著非同尋常的深刻理解。所以,作者直率地評論說:「想起來慚愧,在台灣,我們還不曾聽誰說過這種有志氣的話。」 作者不僅高度肯定作為「中華民國」立國基本精神原則及作為當代台灣最寶貴政治資產的自由民主精神的合理性及其價值,也對台灣當前政治運作尤其是選舉運作中不斷暴露出來的自由民主精神素養不完善及不成熟的負面現象,表達深深的憂慮及關切。我們注意到,作者曾在一處文中提及英國保守黨和工黨相互支持對方以確保英國民主政治價值的治國經驗,而在另一處文字中作者也對美國曾經的大選中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和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彼此肯定對方的成就和思想的做法深為歎美,這些說法就是作者這種憂慮及關切之情的深切表達。 所以我個人覺得,作者這一系評論文章的寫作,從根本上說也正可以視為他不僅是在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的政治精神,也是在為台灣自由民主政治精神的健康發展探尋新的出路。 傳統文化智慧 選賢與能 中華傳統文化深度政治智慧的掘發及弘揚。既然體認到當代台灣的民主政治存在種種缺陷及不足,那麼從中華傳統文化豐富的政治智慧為當代台灣政治及選舉尋找、補足新的思想資源,用以對治台灣政治之迷失,力圖啟示台灣政治人士開新創局,這一主題就構成趙無任先生「人間佛教的選舉法」另一層重要的思想主題。 例如:作者在第六篇文章中引用了《禮記大同篇》中那段著名文字:「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作者認為,二千多年前的這篇著名文章,就已經是「中華傳統文化」中「指示從政人士為民服務的文章」,是「我們古老的文化」對於當代社會政治思想的「重要的指示」。在作者看來我們的總統候選人無需發表別的政見,因為《大同篇》所展示「天下為公」的政治理念,及其所包含的「選賢與能、講信修睦」等等諸多的重要思想,就是深切適合當代台灣社會民眾的政治需要並能矯正台灣政治迷失的最好的「政見」。 再如在第八篇文章中,作者引用了明代著名哲學家、政治家王陽明先生叫學生聽兩個婦人路邊吵架的例子,發揮說明:「要求別人,講天理良心,就是相罵;要求自己,講良心天理,就是講道。」以此棒喝台灣當代的政治選舉要避免一直以來以「罵戰」為「選戰」的窘局,鼓勵兩位女性候選人以智慧相見,以能力相見,少造口業,淨身口意,打一場乾乾淨淨的不一樣的選戰。同一篇文章中,作者更是引用佛教《四十二章經》中的一段話:「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如逆風揚塵,塵不至彼,還坌己身」,說明「賢不可毀」的深刻的因果的道理,啟發台灣政治人士徹底革新台灣惡陋鄙俗的選 舉文化。 你我同體共生 放下小我 而在第十一篇文章中,作者更是深刻發揮「我做佛」的禪宗智慧和佛教精神,指示政治候選人:「你要以承擔『我做佛』的心情來做一個候選人,讓你我成為「同體共生」,讓我們的社會、國家、世界、普天之下成為一體,全體都是佛。 」作者在這裡勸誡台灣的政治人士要以佛教所啟示的自我承擔、自己作佛的精神,及「同體共生」的思想為切入點,放下小我,以他為自,承擔菩薩精神,如此才有資格和準備成為合格的公眾人士,盡服務社會、國家之高尚責任。 著眼台灣人民永久福祉的戰略性考量。台灣政壇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由於特殊的社會環境,其民主政治運作陷入兩黨消耗之惡性循環,民間社會很難達成有效的政治共識,政治人士缺乏對於國家前途的深度思考及長遠謀畫,「處在海洋中心」的台灣,猶如一艘失去根本方向的帆船,搖搖晃晃地航行在驚濤駭浪的大海上。所以,思考台灣人民的永久福祉並基於此種思考誡勸台灣政治人士展示大智慧,做關心人民根本福祉及長遠利益的政治家,就構成趙無任先生「人間佛教的選舉法」第三個方面的重要思想內涵。 我們看到這組文章的第十二篇,是作者坦率告誡全體台灣人民從戰略角度思考台灣未來命運的一篇重要作品。作者文中說:「更希望我們台灣的同胞們,也要放眼觀察台灣的四周:東邊,太平洋跨過去,就是美國,對他,台灣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鄰近上方的日本,他的軍隊國防在復興,對台灣不會死心放棄;對岸的大陸崛起,為了主權的完整,他也不會甘願拱手退讓,不會讓台灣逍遙在國土之外;他們的動靜,都與台灣有著千絲萬縷的牽連。」台灣處在中國大陸、日本、美國三強環伺的地緣政治格局中,其國際的及地緣的政治地位十分詭譎,自然也十分兇險。尤其是當代的中、日、美三個大國之間的關係更是 處在大國博奕、力量消長的關鍵時刻,台灣何以自處,尤其是如何與崛起中的曾是「故鄉」、「祖國」的中國大陸相處,更是台灣政治人士不能不「放眼觀察」、仔細惦量的。 立足世界格局 領航台灣 確實,對於台灣在世界上的真正地位以及台灣自己的優勢、缺點,能夠全面地審視,客觀地考量,是台灣每一個有理性的民眾的責任,當然更是擔任領導人候選人的政治人士的責任,因為只有在世界格局中真切地看清台灣的政治地位,才能夠真正為台灣人民的久遠福祉擔任起導航人的角色,為台灣的現在突破瓶頸,為台灣的未來找尋到合理的出路。 確實,台灣是走向「百年孤獨」,是走向「萬劫不復」,還是走向與對岸同文同種的十三億人良性互動,共生互榮,一起發展中華文化,牽手復興中華民族,端看能不能對台灣人民的永久福祉及根本利益有沒有能力、有沒有膽識進行這種客觀的、理性的戰略性考量。 在第十五篇文章中,作者基於以上的考量,提出「我們大家都是中華民國派」的政策主張。目前台灣兩黨的政治人士中民進黨的蔡英文,國民黨的洪秀柱,都已經承認她們是要競選中華民國總統,對中華民國的認同,都已經趨向一致。作者認為這就是台灣政治回歸理性的希望。 反覆呼籲、高度稱讚團結精神的重要與可貴。稱讚團結精神,呼籲台灣各黨派展示黨內團結,呼籲全台灣民眾展示團結和和睦,是趙無任先生這組評論文字所表現的「人間佛教的選舉法」第四個方面的重要內涵。 例如:第五篇文章尤其是勸誡團結精神的重要性的文字。作者在這一篇開宗明義地指出:「這一次總統大選,無論國民黨、民進黨競選,誰團結,誰能當選,這是必然的成果。國民黨團結,洪秀柱當選;民進黨團結,蔡英文當選。」 放下個人利益 團結為先 為此之故,作者不僅在文中反覆勸誡國民黨黨員、民進黨黨員體認團結精神的重要,作者甚至不惜專門寫了一篇〈敬告國民兩黨元老們〉,希望國民黨、民進黨的政治領袖們都能夠捐棄個人恩怨,放下個人利益,以台灣整體利益為重,以中華民國國家利益為重,為兩位新的業已誕生出來的女性候選人站台支持,為她們創造良好的選舉氛圍和條件,支持她們取得選取的成功。 當代台灣民主政治運行中表現出來的那種強烈的不團結、不合作的傾向,不僅反映為兩黨內部不斷的權利紛爭,也反映為台灣社會族群矛盾紛爭乃至社會人心撕裂的震盪現象。一般來說,世界上凡是實行政黨選舉政治制度的國家或地區,由於政黨政治及選戰策略的慣性,社會階層矛盾或人心撕裂的現象所在皆有,而在選舉期間往往表現得尤為激烈。不過如果是足夠良性的和足夠成熟的民主選舉政治體制的社會,所謂階層分化及人心撕裂的震盪現象,常常隨選戰結束而終結,所謂「相視一笑泯恩仇」是也,而台灣社會的這種「撕裂」或震盪,近年來卻更多地表現為一個「任性」的「新常態」,不依不饒,不止不休 ,破壞多於建設,荒謬多於合理。這是因為台灣政治的分裂傾向其實從深層說,反映了台灣社會族群分裂、文化分裂乃至精神分裂的令人遺憾的歷史與現狀。 所以團結精神的重要,就不僅是對治台灣政治痼疾之所需,更是確保台灣民主政治歸位及成功的關鍵。正是因此,作者在這組文章中花費了大量筆墨,苦口婆心地曉諭團結的重要性,作者甚至進一步寫下了第十六、十七兩篇文字,在這兩篇文字中,作者本著高度的道德勇氣,勇敢地站出來揭露台灣社會中所謂「本土派」與「外省人」的族群紛爭,完全是一個被操弄的無謂的概念。他說:「假如要說本土,我們可以說,小琉球是我們的本土,蘭嶼、綠島是我們的本土,澎湖是我們的本土,金門、馬祖也是我們的本土;假如我們的政權能可以到達大陸,大陸也是我們的本土啊!今天我們的政權能在世界上所到之處, 哪裡不是我們的本土呢。」窄化的狹隘的本土意識本自虛幻,其宣導和堅固非台灣之福,相反恰恰是將台灣引向封閉、落後及不歸路的罪惡之手,所以應當堅決地予以放棄! 佛陀傳授七法 普濟世人 在目前很多人的心目中,可能還認為佛教是「出世」的宗教,所以佛教徒應當表現得不食人間煙火,佛教的大師、領導人尤其應當像「世外高人」那樣,遠遁入山林,禁錮於寺院,遠離人間政治、經濟、文化,總之與「治世」無干。但是世人這個觀念是錯誤的,佛教從來就是人間佛教,實踐落實人間佛教,推動佛教對於現實人生、現實社會的利濟、引領的作用,本來就是佛陀的慈心悲願,是實現佛陀的本懷。 所以我們在《般泥洹經》、《法句譬如經》等經典中,曾讀到佛陀教誡越祇國人「治國七法不危之道」,佛陀傳授的「七法」,不僅使得越衹國得以強盛,而且餘威所及,竟也保障越衹國後來免於強大的阿闍世王的侵略。此佛教經典垂示 佛陀政治思想之基本方略,亦垂示佛教政治關懷之一般原則。 現在離台灣二○一六年的大選尚遠,台灣政治格局向來波譎雲詭,正在上演、還將上演各種各樣難以預測的政治大戲、政治鬧劇。推想《台灣選舉系列評論》的作者,今後一定會繼續展示其善巧方便,繼續隨緣傳授他的「人間佛教的選舉法」。不過即以我們已經看到的這二十篇評論文章,也已可以斷言:《台灣選舉系列評論》中所闡述的「人間佛教的選舉法」的思想內涵及其精神氣質,正是佛陀曾經示現的「治國七法」思想精神的延續及發展,《台灣選舉系列評論》可謂是現代人間佛教政治哲學智慧一次現實性的操持、運作及理論性的演繹和結晶。 其實「七法」也好,「選舉法」也好,其本質皆是揭櫫佛教的政治哲學智慧,彰顯佛教政治學理論向度及實踐向度之可能性,其直接的意義雖然是為了教誡古代越衹國的人民,以及二十一世紀之初的台灣民眾,但其深厚關懷、普世價值,良善政治的理想信念,及方便智慧的流衍施為,流風所及,影響所屆,又豈限於越祇或是台灣?最後,吾人也真誠地希望並相信,作為中華傳統文化教化影響最深厚而推動中華傳統文化轉型發展最成功的台灣地區,一個尤其深有福報接受著人間佛教「選舉法」的教育的地區,一定會為現代中華文明貢獻一個高素質、高水準,足資十方鏡鑑、足資後人楷模的民主選戰!

  • 在忍耐中求自在,在禪修中看見自己。

    忍耐得自在 禪修見自心

    在忍耐中求自在,在禪修中看見自己。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7日禪修,因緣如此殊盛;7日中,我在忍耐中獲得提昇。 一年半前我曾扭傷左腳踝,大概筋絡有不通處,此後盤腿會很痛。禪修期間,我堅持盤腿,在痛中忍耐,更是在忍耐中思惟法義。我時常警策自己,珍惜種種不適,珍惜昏沉,珍惜疼痛,為了在忍耐中求自在。佛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因緣果滿,遂致成佛」。每一日,糾察師父、各位法師的開示,不斷引導我在道業上保持正念。我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坐香並不是為了坐香一事,不是為了完成坐香,是為了心性的調柔與謙恭,為了心地的淨化,為了看見自己,為了認識疼痛、認識痛苦。 法師開示說,心性不夠柔軟,表現在身體上就是僵硬。禪修第5日,我在心裡默默地真誠懺悔自己心性的強硬、思維觀念的僵硬對別人造成的傷害,開始坐香。突然間,我心中豁然明朗。我沒有逃避地看見、看清楚了疼痛的感受,我發現它只是一種感受,若我的心不執著於這種感受,便可以從中解脫自在。我真的不必那麼受疼痛控制。原來佛之所以如如不動,是因為佛把一切都看清楚了,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動搖他的心。 那日過堂時,按照法師指導的「手動口不動,口動手不動」;漸漸也發現,好吃與不好吃,也不過是人執著於舌接觸味所產生的感受而有種種分別。如果讓感受只是感受,口中對酸甜苦辣了了分明,心中卻不會分別、執取。 這是我第一次對於人的分別執著有所領會。禪修第6日,這種感觸有些模糊了,但是沒有關係,功到自然成。 7日中,在嚴謹傳承的禪堂生活裡,在強大師資的訓誡下,我學習看自己如何吃飯如何咀嚼,如何走路,如何舉止,心力如何下降又如何振起,看自己如何一念不專注而失去觀照…… 7日禪修亦讓我看到最近半年在佛光祖庭大覺寺的生活對我的提昇,我深深感動。我積蓄了一定的自我觀照的力量,習慣在細節上照顧自己的言行,在細節上感悟佛法。這是多麼大的幸福。這就是禪,禪不止於禪堂、坐香,坐香不離生活,生活不離禪堂,二者不可分割。 7日禪結束,回到熱鬧的生活裡,靜中養成,動中繼續修煉。相信下一次再進禪堂,我在心性上、佛道上,必然再往前有一個跨越。 此生誓行菩薩道,是則名為報佛恩。

  • 星雲大師的《百年佛緣》,是我媽媽歐守機生前讀的最後一本書。

    空,才是最豐富的 ——讀星雲大師

    星雲大師的《百年佛緣》,是我媽媽歐守機生前讀的最後一本書。93歲的媽媽信佛。21年前,即我移居香港前,與媽媽同住一座城市上海,每逢初一和十五,只見她都會去靜安寺廟燒香拜佛。我移居香港後,知道媽媽每天會早晚誦經。媽媽小學文化程度,卻寫過一本暢銷書《上海閨秀——一個婦人的人生自傳》,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這部自傳體小書,講的是媽媽和我們全家人的故事。 2014年底,她來香港先後住我和大哥家3個月,她從我家裡千冊圖書中,唯獨挑選了星雲大師的《百年佛緣》,每天讀,她最敬仰的就是星雲大師。3月下旬,她返回上海,不久,突然「器官衰竭」而入住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即深切治療部。 每個人都不能不面對死亡。清明節前一天,在上海的媽媽永遠離開了我們。身在高雄的星雲大師,不知怎麼就知道了(就我而言,至今仍是謎),旋即委託他身邊的妙開法師和在上海的滿蓮法師,送來經佛光山數百位法師於大雄寶殿早晚課誦的陀羅尼經被,信佛教的媽媽覆蓋著,蒙佛力庇佑,得生淨土。這是她的因緣。我把此事告訴朋友們,所有的朋友都說,星雲大師是一位大慈悲、大智慧、大心願和大踐行的大和尚。 每每提到大師,眼前就是他袈裟飄逸的高大身影。相識大師15年,能親近大師,是我一生最好因緣。還記得,媽媽讀《百年佛緣》時說過一句:大師的書,不只是講佛教文化,也是對當代人的心靈導引,書裡的話都是智慧,有血有肉,給人以心靈的寬慰。媽媽說,大師書中講的都是生活中的小故事,娓娓道來,酸甜苦辣,這些也是人們在社會生活中容易遇到的問題,讀那些小故事,容易接受、容易啟發。 一天,在香港荃灣芙蓉山竹林禪院,我陪同媽媽坐在菊花叢裡。我說了前不久,在高雄佛光山拜望星雲大師,大師講述「貧女一燈」的故事: 一貧窮女孩的父親病重,一天如實告訴女兒,自己並非是她親生父親。當年,他和妻子去寺廟求子,離開時看見一嬰兒被安置在大樹下,心中竊喜,認為是觀音給他們留下的,於是抱回家撫養。嬰兒的包裹裡有一信,上書:父親雖有地位,但犯了罪,沒法撫養你,希望以後還能見面。一天,貧女走經寺廟,好多信徒來寺廟點燈,有個富家人點了好多燈,把寺廟照得通亮。她目睹此景,也想點盞燈,許個願,能與生父相見,但自己沒錢買燈油點燈。回家路上走在橋上,看見水中自己倒影,倒影中自己的長髮,心想,剪下長髮賣掉換錢就能點燈了。小女孩果然剪髮賣髮點了燈,忽然,一陣大風吹來,所有的燈都滅了,唯有貧女的這一盞小燈還亮著,其它很亮的大燈都被風吹滅了,這是佛的力量。小女孩賣頭髮點燃這盞燈,那是多麼虔誠。大佛就說小姑娘有什麽心願都能滿足她,貧女說她想要見到生父。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一個老人在貧女家門前倒下,貧女扶老人進屋照料他,老人發現了當年那包裹的包布,他正是她父親,父女終於團圓。 媽媽聽了這則故事後說,發自內心成佛,所成就的功德是無量無邊的。遺憾的是,媽媽走之前,沒能讀到大師的《「貧僧」有話要說》。她走的那天,大師早幾天才開始「說」,他的序,口述於3月30日海南島博鰲論壇。不用手機、不上網的媽媽,此時已經入住醫院,身陷昏迷之中,與大師的「有話要說」擦身而過。 妙開法師每天透過手機微信公眾號,將大師的每一「說」傳我,我隨即打印、裝訂,等待媽媽甦醒遞給她,能讀大師的文,她會如獲至寶。不過,這厚厚的一疊打印版,從此就永遠無法送去了。有朋友跟我說,什麼時候帶去媽媽墳前拜祭她時,在她墓碑前焚燒,她會收到的。 正如大師所言,2014年出版的口述歷史《百年佛緣》,跟現在這部《「貧僧」有話要說》,內容稍有異樣,前者是講述他和佛教、社會、人事各種因緣,至於他個人思想和佛光山的事則較少著筆,後者是對讀者「報告」佛光山走過的路和他的新思維。可以說,《「貧僧」有話要說》是大師人生的總結,是其思想智慧的集大成之作。最初,聽法師說,大師是講「20說」,後來竟然讀到「30說」、「40說」……大師說,這「有話要說」是他著作生涯最後一本書,「以後就不這麼說了」。 大師的作品,總是用最淺顯的語言,「說」出最深刻的道理。在新著中:他用臉上的眼耳鼻舌開會互鬥,「說」社會的平等;從男青年讚歎漂亮盲女,從來就不覺得她眼瞎,「說」讚歎法門就是給人喜歡;從兒媳女兒包不包糉子,「說」婆媳關係;從一條腿兩條腿鴨子,「說」夫妻相處之道……在新著中,大師「說」人間因緣、寫作因緣、弘講因緣;「說」佛教新戒條、簡單管理學……在新著中,他「說」自己的發心立願,要「問政不干治」,生活在「眾」中,一生「與病為友」,創造「人生三百歲」…… 朋友們都說,大師最了不起的就是以出世心態做入世事;以入世心態做出世事。他走的是人間佛教的路,他把兩種心態揉和得圓融圓滿,令佛教不再不食人間煙火,而是為人間快樂服務。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這部《「貧僧」有話要說》新著中,花了不少篇章,坦陳自己的財產觀,似乎是對社會上一些不確流言的回應,對一些媒體殘忍踐踏佛教的反擊。一些出家人自謙「貧僧」,大師卻不喜歡這稱呼,「出家人內心富有三千大千世界,為何自甘墮落作貧僧」,佛光山的建設和財產,總花費「應該不只500億」,但「一切都不是我的,都是大眾和社會共有的」,「花費那麼多錢財,成就那麼多事業,到現在年近九十,才感到自己確實是一個『貧僧』」。開創佛光山50年來,他「不趕經懺替人念經,不外出化緣,不走政府,不到信徒之家,甚至50多年來,沒有到過百貨公司、什麼超市商店購買物品」,「我有一個性格:不好積聚,不好私蓄」,「以無為有,以空為樂」。 2014年1月,大師在台中佛光山惠中寺主持「佛法真義講座」時就透露,他的遺囑寫好了,個人財產全部有2000多萬元新台幣,已全數捐作公益信託教育基金。屬佛光山的寺廟、道場、學校、電台等資產,「我什麼都不要,這些都不是我的」,連他寫書的稿費,也全部一毛不剩的捐出來。 在「有話要說」的第40說:《真誠的告白——我最後的囑咐》,開篇首句就說,「我一生,人家都以為我很有錢,事實上我以貧窮為職志」。他將財富視如浮雲,雙手捐出所有資產,留下的只有佛法真理。不知道,我媽媽是否受大師影響,當我們整理她遺物時,才發現多年來熱心做善事的她,走之前已全部處理完她的財物,該送的都送人了,就連最近子女在香港替她新買的衣飾挎包,她回到上海就全送人了,難道說,她隱隱有預感快要離開這個塵世?她的儲蓄小本上還剩幾十萬,正好用於她後事,她似乎不愿添子女麻煩。唯有一疊稿紙,在牛皮紙公文袋裡,紙袋上寫明留給我,那疊稿紙上,密麻麻是媽媽筆跡,那是她那本書《上海閨秀》的原稿。 媽媽走了100天了。回味著大師那篇「有話32說」,即《我對生死的看法》,大師說:「死亡,你怕嗎?同樣的,我再問你:回家,你喜歡嗎?古人說『視死如歸』,死亡就等於回家,回家是應該歡喜呢,還是可怕呢?這是值得我們去省思和辨別了。在佛教裡,對於『死亡』的看法,認為人是死不了的,人生是圓形的,生死是循環的,所謂『老病死生』,生了要老,老了要病,病了要死,死了又要再生。」 星雲大師坦然面對生老病死的人生階段,但他認為一般人都以「生老病死」為循環,其實應該改為「老病死生」,正因為有「生」才有未來無限希望。貧僧,什麼都沒有,但正如他所言:空,才是最豐富的。20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