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樹。楓樹。

禪茶

◆禪茶 天上人間茶 不及無我茶 無色也無味 此味禪心會 ◆不空過 見性即不空過 只要會得根本 了悟自性本淨 從此回家不遲 ◆喜悅 自由的享受生命 別讓憂傷帶走喜悅 心無罣礙的與禪契會 你將發現人生知足常樂 再也沒有煩惱的事牽絆 就像雲那樣自由 就像風那樣灑脫 就像水那樣暢流 就像禪那樣清淨 ◆緣起 片片楓葉紅 不僅代表了 楓紅季節的來臨 也透露著這段美麗的緣起 隨著葉紅零落 延續另一段新芽的緣起 吾人生命也是一樣 有一天也會像楓葉凋零 心識離開肉體繼續投轉來生 若能經由修行,識心達本 就能解脫煩惱,斷生死流

最新新聞
  • 每當朋友煩惱不順心,他就介紹《365》的篇章,總有豁然開朗的成果。

    王老先生的《365》

    一天一文學,一天一啟發,一天一智慧,這是《獻給行旅者365日》的初衷。 在世界各個角落,這本書漸漸還加值了「一天一因緣」。因緣可能是小小一滴水墨,但在宣紙上會暈染開來。巴黎佛光山就有一個鮮活的例子。 幾乎每天中午,一位老先生經常散步到佛堂,今天他又奉來親朋好友的助印。來來回回,他趁午休禮佛,拿些法文版的《獻給旅行者365日》分享給身邊的人,再而結緣隨喜,同事、朋友、顧客能用他們熟悉的法文讀到這麼好的書,萬分欣喜之餘,又推薦給他們自己的親友兒女。 這位老先生,名叫王家榮,和巴黎佛光山許多信徒一樣,生在越南,越戰時隻身到台灣當「僑生」,輔仁大學畢業又留學法國。由於母親往生接觸了佛光山,從此結下不解之緣,並於2006年皈依受菩薩戒,成了佛光弟子。每當朋友煩惱不順心,他就介紹《365》的篇章,總有豁然開朗的成果。 王老先生,兒女都有好工作好家庭,把書分享給他們,一家歡喜凝聚。 一天又一天,他變得溫文和氣,走著同一路徑,散步、禮佛。

  • 山景。

    趙無任選舉評論回響 台灣需要慧眼祥音

    月前,首度來台參訪觀光,禮拜佛光山,領略了人間佛教的壯美,感受了同文同宗的親近,對這個濃情而滄桑的寶島命運生出切膚牽掛。 經由妙開法師和人間通訊社,得以閱讀趙無任先生台灣選舉系列文章,不全,有些提法也可斟酌,但其間展現的境界膽魄謀略底蘊令人讚嘆。文中有對台灣政情民情人情的細微體察;有對國際大勢中華趨勢台灣局勢兩黨態勢的明智裁斷;有苦口婆心〈系列評論54 每一張選票從哪裡來〉,告誡選民勿被利益關係左右,投政見票,選賢與能;有鋒芒直露〈系列評論61 選舉的語言要自重不是詆毀〉對台灣罵戰流弊給予針砭,倡導清新健康選舉文化;有智慧引領〈系列評論51 惡性的執著需要客觀會議解決〉,借鑒中外經驗,提出通過談判會議調和紛爭建設性意見;有是非立場〈系列評論65台灣人會知道自己的祖先嗎?〉,直言兩岸關係, 直擊身份痛點,發出「做一個堂堂正正中國人的」響亮聲音……家國情懷,誠心可鑑,溢於言表。 台灣有獨特的地緣位置,卻有尷尬的地域處境。族群身份上的模糊、游離,在全球化的當代、中國日益強大的今時,勢將影響到台灣民眾的整體福祉。正值台灣領導人選舉,此事已然箭在弦上,難以迴避,台灣需要佛光山、人間社、趙無任先生這樣的慧眼祥音。

  • 佛館一景。

    星雲大師說的不是選舉語言

    台灣的選舉文化深入生活,一進入選舉階段,看什麼都和選舉有關。講話、餐敘、握手打招呼,甚至連走路姿勢都會被選舉標籤為政治符號。平時燒香拜佛,說些好話,都是為人之道。但選舉熱情高漲時卻不一樣。進了誰的佛門;你笑一笑,在什麼場合對誰笑,都會被解讀為是選舉語言。開始會覺得這很好玩、很可笑,很帶勁刺激,久而久之就有些煩了,因為正常生活受到困擾了。 《人間福報》台灣選舉系列報導轉眼已經出到57期了,這一期的作者由星雲大師直接署名撰寫,標題是「觀音、媽祖都可以選總統」。為什麼星雲大師要發表署名文章呢?那是因為不久前,正逢前高雄縣老縣長余陳月瑛女士九十冥壽,星雲大師出席「余陳月瑛女士紀念策展」。講話時,星雲大師稱讚高雄市長陳菊是愛民服務的「媽祖婆」;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場,她曾幫助過佛光山解決過很多困難,民調高,星雲大師也讚一個「媽祖婆」。星雲大師撰文是要說明為什麼「觀音、媽祖都可以選總統」,因為他早前的一句話,被認為挺了蔡英文,惹出了藍營人士的不滿。 觀音、媽祖為什麼都可以選總統,星雲大師在文中論述的很清楚了。我想說的是,藍營人士不必為星雲大師說一句蔡英文是媽祖婆,可以當總統而怒火中燒。其實星雲大師說的不是選舉語言,他只是在踐行一般的做人道理。 星雲大師倡導人間佛教,推動三好運動——「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鼓勵在日常生活中,應盡量給人歡喜、給人信心、給人方便,並在這基礎上追求一個和諧的社會,也希望信眾們能身體力行實踐。 早年我採訪星雲大師,文章刊出後恰逢農曆新年,大年初一,星雲大師專門致電給我拜年,大師登門拜年,嚇我一跳。他還誇我文章寫的好,可以當總編輯。 開始我還真以為自己了不得,受到德高望眾的星雲大師讚頌,很得意。後來接觸多了才知道,星雲大師對任何人都是多說好話,鼓勵為主,對他的徒弟、信眾同樣如此。事實就是這樣,可以當總編輯的記者很多,但可以當是一回事,能不能當上是另一回事了。因為,星雲大師是在鼓勵眾人向好,最終能夠當上皆大歡喜。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努力,是否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看人民是否擁戴你了! 我眼中的星雲大師,一位佛教領袖、高僧大德,任何時候他都是依做人的準則來行事,往往說的就是一個行事道理,雖然他不斷講好話,但即使講多好的好話,也不會改變他自身的原則和立場。社會不應依自己的政治立場去解讀、演繹為選舉或者是政治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