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惟菩薩半跏像/三國時期/韓國首爾國立中央博物館藏。思惟菩薩半跏像/三國時期/韓國首爾國立中央博物館藏。

【星雲大師全集4】金剛經講話 實相無相四果性空分第九(2)

無諍之道 反求諸己做起 二、離諍論,得三昧味 佛陀在文中讚歎須菩提尊者得「無諍三昧」。什麼是「無諍」? 《雜阿含經》說到:「謂貪有量,若無諍者第一無量;謂貪者是有相,恚、痴者是有相,無諍者是無相;貪者是所有,恚、痴者是所有,無諍者是無所有。復次,無諍者空,於貪空,於恚、痴空,常住不變易空,非我、非我所,是名法一義種種味。」 無諍,即是無我無人,無彼無此,無高無下,無凡無聖,泯絕差別對待之相,與空相應,無諸煩惱。須菩提尊者因深知眾生生死輪轉不已,皆因心有高下勝負之諍,妄造口業而論議不休,因此發願生生世世勝解空性,心寂靜故,平等愛念一切眾生,佛讚其「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 《大般涅槃經》說:「須菩提尊者住虛空地,凡欲入城求乞飲食,要先觀人,若有於己生嫌嫉心,則止不行,乃至極飢,猶不行乞。何以故?是須菩提常作是念:『我憶往昔於福田所生一惡念,由是因緣墮大地獄,受種種苦。我今寧飢,終日不食,終不令彼於我起嫌,墮於地獄受苦惱也。』復作是念:『若有眾生嫌我立者,我當終日端坐不起;若有眾生嫌我坐者,我當終日立不移處,行臥亦爾。』是須菩提,護眾生故,尚起是心,何況菩薩?」 須菩提尊者心性調柔清淨,隨順眾生欲求,不令眾生生起嫌惡之心。人際之間的無諍之道,旨在能破我愛、我見的妄相,心住寂靜處,才可與人無諍,與世無諍。 《所欲致患經》說,眾生因貪愛恣意,彼此忿怒相諍:「貪愛所在,放心恣意,父說子惡,子說父惡;母說女惡,女說母惡;兄說弟惡,弟說兄惡;姊說妹惡,妹說姊惡。家室宗族,轉相誹謗,是為貪欲之患。因致勤苦,皆由多求,放心恣意,為欲所溺。」 親情、友情、愛情等等,人人都歡喜和樂無諍,如何於現實生活中獲得「無諍三昧」?根本之道,要先從反求諸己,觀照心念開始做起。 攝身守意,柔和自安,可以遠離諍論之苦,進一步護念眾生,施與無畏,自然於人我相融無礙。愛護眾生的身命,不加以鞭杖燒煮之痛楚;拔除眾生煩惱的痛苦,給予光明的導護;愛語鼓勵眾生,生起增上善緣的信心;以種種方便攝令眾生開悟覺性,能入佛知見。生活中若能胸懷三千法界「同體共生」的平等觀,我們也能淺嚐幾分「無諍三昧」的法喜。 《雜寶藏經》有一則婢女與羊相諍的故事,可以讓我們對瞋怨相諍的禍害有所戒慎警惕。 有一個負責磨房工作的婢女,每天早上得把主人交代的大麥、黃豆等雜糧研磨成粉。有一隻羊常常趁婢女不注意的時候,偷吃豆粉。因此婢女常被主人懷疑研磨的豆粉斗量不足,而被怒叱責打。每次婢女被主人責怪後,就生氣拿起竹杖鞭打羊,屢次挨打的羊,心中也積集怨恨。 有一天,婢女在生火,羊看見他空手無杖,就用羊角去觸襲他,婢女又氣又急,拿起著火的木柴回打羊,羊被火燒痛時,四處翻滾,身上的火苗,焚燒村人、房舍,並且殃及山野,山中有五百隻獮猴,走避不及,全被火燒死。 羊和婢女相互含瞋怒怨,造成人畜身命俱焚。所謂瞋火一起,燒盡功德林;諍論一生,剎那飄墮羅剎鬼國。 佛陀在弟子們發生諍論時,如何開啟他們的心智呢?《雜阿含經》有一則比丘爭誦經唄的故事。 有一天,大迦葉對佛陀稟報:「佛陀!有兩位比丘,心性剛強,一位是阿難的弟子難荼,一位是目犍連的弟子阿毗浮,兩人時起諍論,相互爭誦經唄。明日約定一決勝負,比賽誰誦出的經唄最多,誰說的法最勝!」 佛陀立刻派人喚來難荼和阿毗浮,問他們:「你們有聽過我的教誡中,有教導人彼此鬥爭,分別勝負高低的經義嗎?」 「我們不曾聽過佛陀有諍論勝負的經義。」 「真正勝利的人,是能勤修戒定慧三學,止息貪瞋痴的迷亂,正觀五蘊如聚沫水泡不堅實,殺掉煩惱根源的六賊,以八正道為指標,證入涅槃寂樂的人。背誦千章萬偈,不明自心,於解脫又有何益呢?」 佛陀揭示欲入聖流位,要心能正定,遠離人我彼此的諍論。身口意三業的修為,口業最容易布施,不需要有很多的錢財,也不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只要口出善語,就如花香,可以使人感染到歡喜和愉悅。我們若能口說佛陀教授的四句偈,自然能化解人際的論議和是非。 (一)要說清白無染的善語。 (二)要說止非息諍的妙語。 (三)要說正法善道的實語。 (四)要說利益安樂的法語。 佛的善語、妙語、實語、法語,像百花齊放的園林,令眾生樂於親近;更似高山流泉,人人得以熱惱冰消。 三、滅習氣,人中第一 前文已說明有諍招禍,無諍自安的經義,接下來的經文,佛陀讚歎須菩提是「人中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什麼是「人中第一」?小乘七賢位中的「世第一法」位,即為人中第一。須菩提已證四果羅漢,不僅是人中第一,在羅漢中也是名列第一。因為有的羅漢我執煩惱已斷,但仍有餘習未淨,有的羅漢因曾為牛,因此吃飯時還有反芻的習氣;有的羅漢曾為女身,所以仍保有攬鏡自照的餘習;唯有須菩提已滅盡所有串習,是「第一離欲阿羅漢」。綜合此段經文,須菩提具有三種第一: (一)修持無諍三昧第一。 (二)二乘賢聖果位第一。 (三)四果羅漢離欲第一。 賢聖雖有餘習,但不會再造諸惡業,反觀我們凡夫心志薄弱,惡多善少,如何令習氣之魔力不起,唯有增長菩薩的大悲大智,來對治八萬四千魔軍。《大方廣寶篋經》說: 愚痴之力,是為魔力; 慧明之力,是菩薩力。 憍慢之力,是為魔力; 大智慧力,是菩薩力。 諸邪見力,是為魔力; 空無相無作力,是菩薩力。 諸顛倒力,是為魔力; 正真諦力,是菩薩力。 我我所力,是為魔力; 大慈悲力,是菩薩力。 貪瞋痴力,是為魔力; 三解脫力,是菩薩力。 生死之力,是為魔力; 無生無滅,無有諸行, 無生忍力,是菩薩力。 能開展我們內在的慧明、慈悲、正見、空性等大力,才能粉碎摧破魔罥的囚禁;也才能洞察透視世間青黃赤白邪見的幻影,不被妄相所迷惑。

最新新聞
  • 所謂「人成即佛成」!生活中的修行,就是要讓自己做人無虧於天理、無負於人道。

    【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58

    佛教對「修行問題」的看法 4 境界來時,怎麼辦? 【問】有時聽聞佛法,覺得道理非常好,但在生活中遇到境界時,卻派不上用場,請教大師,該怎麼辦才好? 【答】佛教講「說時似悟,對境生迷」。有時候自己想要這樣、想要那樣,但是境界一來,就無法自主。所以修行就是要慢慢的增加自己的力量,要能說得到、做得到。 修行是人生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衣服破了,要修補一下;家具壞了,要修理一下;頭髮亂了,要修整一下;指甲長了,要修剪一下。不管日用、儀容,都需要修理、修補、修飾、修正。乃至鍋碗壞了,也要修鍋補碗;鞋襪壞了,也要修鞋補襪;人的行為有了偏差、過失的時候,更需要修行。 修行,就是修正行為。修行不一定要到深山裡去苦思冥想,修行也不一定要眼觀鼻、鼻觀心地自我獨修;甚至修行也不只是誦經、持咒、念佛、參禪。如果天天誦經拜佛,卻是滿心的貪瞋愚痴、自私執著;不如法的修行,如何會有如法的結果? 修行,固然需要;修心,更為重要。行正心不正,有外無內,這就叫做修行不修心,如此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修行,也能修心,內外一如,所謂「誠於中,形於外」,則必能凡事皆辦,凡修必成。 生活處處是修行 不管修行或修心,應該從生活裡確實來修。食衣住行、行住坐臥之間,乃至做人處事、交友往來、舉心動念、晨昏日夜,都可以修行。 例如:穿著衣服,莊嚴整齊固然需要,但是即使破舊敗壞,只要清潔淡雅,也無不好,這就是穿衣的修行。飲食三餐,美味可口,人之所欲;所謂粗茶淡飯,也覺得別有滋味,這就是飲食的修行。居住房屋,深宅大院,固然很好;簡陋小屋,也如天堂,這就是居住的修行。出門有汽車代步,快速敏捷;無車無船,也能安步當車,這就是行走的修行。 做事勤勞負責,求全求成;做人誠實正直,求真求圓,都是修行。凡是交往,情真意切;凡是接物,至誠懇切,就是生活中的修行。其他諸如經商的人,將本求利,貨真價實,老少無欺;當官的人,為民服務,守信守法,就是生活中的修行。 過去禪門大德們,搬柴運水、典座行堂、種植山林、牧牛墾荒,甚至米坊篩米、修鞋補衣等,都是生活中的修行。 所謂修行,就是先要把人做好。做人如果尖酸刻薄、無信無義、無道無德、慳貪吝嗇、陰謀算計;心性品德上的缺點不去除,正如碗盤未洗,骯髒垢穢,如此怎麼能用來盛裝美味的佳肴供人受食呢? 所謂「人成即佛成」!生活中的修行,就是要讓自己做人無虧於天理、無負於人道。 如一般人講,做人要誠實、信用,要孝順父母,要忠於朋友;能說到做到,培養自己的力量,慢慢就可以「心能轉境」,自然就能發揮力量。 我們平時老是重視外在的力量,如胡適之說:被人牽著鼻子走。假如我們能慢慢訓練自己的心,心中的所思、所想,你肯定它、主宰它,而不要「心隨境轉」,讓心裡的力量強大起來,不隨外境動搖,那就有力量了。 (待續) 【延伸閱讀】 正見的重要 說到信仰,正信最重要。正信的養成,佛經說:成佛需經三大阿僧祇劫的善行,才能成佛;光是一個正信的修成,就需要一大阿僧祇劫。有正信而修正命,由正命而有正見,則不難矣!可見在一個人的修學之中,能夠具有正見,非常不易。 所謂正見,對生死無常要有正見,對憂悲苦惱要有正見,對成敗得失要有正見,對善惡報應要有正見。所謂正見,對時空的認知,對人我關係的明察,對事理因緣的透徹,如此之人,才能說有正見。 有正見的人,對於因果的分類、層次,透徹明瞭,對因緣的分合聚散,認識了然;對是非大小的認知,對先後有無的了解,都能洞然明白,這是一個正見者不可缺少的智慧。 世間上的人,因為對真理沒有正見,常常以自己的切身利害做為行事的出發點,以自己的得失有無做為行事的需要;對非法的邪見,對錯誤的認同,都是因為缺少正見。因為沒有正見,找不到理路,因此遇事怨天尤人、怪你怪他,這不是別人有錯,實在是由於自己沒有正見也。 家裡有人死了,怪老天爺沒有保護;死亡本為最自然真實不過的事情,為什麼要怪老天爺不給你保護呢?金錢被人倒閉了,股票貶值了,責怪財神不靈;自己運轉金錢,得失也是當然的事,為什麼怪罪於財神呢?眼睛老花了,要戴老花眼鏡;長短輕重不知道的時候,要測量,要磅秤;我們在事理迷糊的時候,能夠有正見來認知,自然可以排除一些不必要的憂悲苦惱。 在《譬喻經》裡有一則故事說:佛世時,有一個婦人生養了二個兒子,一個善於游泳,一個不會游泳。 有一天,不會游泳的兒子掉到水裡溺斃了,婦人並沒有哭;後來會游泳的孩子也不幸在水中淹死了,婦人聞訊,放聲大哭。別人覺得奇怪,便問她:「妳的第一個孩子死的時候,妳一滴眼淚都沒有流,第二個兒子死了卻哭得如此傷心,這是什麼道理呢?」 婦人說:「先死的兒子因為不會游泳,死了只能怪自己不懂水性;但是後死的這個孩子,他懂得游泳,卻也溺死了,這不是很冤枉嗎?」 這個故事主要是告訴我們:一個人如果從未聽聞佛法,沉淪六道,這是無可奈何的事;但是既已聞法,又懂得要修行,卻因為沒有正見,以致於再受輪迴之苦,這不是很冤枉嗎?正見的重要,由此可知。 ──摘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

  • 我們可以用理來解事,可以因事而明理,能夠「理事圓融」,那才是真正的「不二」。阿虫繪。

    【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57

    佛教對「修行問題」的看法 3 什麼是不二法門 【問】請大師開示,何謂「不二法門」? 【答】「不二法門」是出自《維摩經》,是維摩居士和許多菩薩、羅漢們論道的公案。 在《維摩詰所說經‧入不二法門品》記載,有一天,維摩居士示疾,文殊菩薩率領諸大菩薩前往探病。雙方幾番對答後,突然話鋒一轉,維摩詰問道:「諸位!菩薩是怎樣進入不二法門的?依照各人所知,各自述說吧!」 一時有三十一位菩薩,先後各就所見,一一回答這個問題。最後沒有人再發言了,維摩詰於是問文殊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是怎樣進入不二法門的?」 文殊菩薩回答:「照我的見解,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這才是入不二法門。」意思是說,一實妙道,不可以用推理、比較、歸納、演繹等方法去揣度探尋,必須直觀體驗,向內發掘,能夠這樣實踐,才能夠進入不二法門。 文殊菩薩說後,反問維摩詰說:「現在換我來請問你,菩薩是怎樣進入不二法門的?」此時維摩詰默然無對,眾皆愕然,唯獨文殊菩薩智慧超人,懂得此中奧祕,乃讚歎地向大家說道:「善哉!善哉!乃至無有語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門。」 意思是說,不二法門離言絕相,如何用語言表達?如果可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的,就不是真的不二法門了。所以維摩詰的「默然」,意味著無上妙道不可以言說,不可以文詮,超越這些有形的障礙,直探本源,這才是菩薩的入不二法門。 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如何實踐「不二法門」?所謂「不二」,生和死是二個嗎?從不二法門來看,生死是一個;生了必定要死,死了還會再生,生死是一體不二的。有和無是二個嗎?其實有、無也是一個。一個茶杯,裝了一杯水,這是有,大家看得到。但是大家所看到的茶杯是假相。茶杯是紙漿做的,紙漿取自木材,木材來自大樹,大樹要集合宇宙間的陽光、空氣、水分、泥土等因緣才能成長。所以,宇宙之間其實只有一個,叫做「緣起」──有因緣才能生起,沒有因緣,連世界都沒有。因緣,就是真理,就是不二。 我們看到大海裡的水,一遇到颳風就起波浪;水和波浪看似二個,實際上是一個,水是波浪,波浪即是水。耳環、手鐲、項鍊、金錶,都是黃金所做的,黃金本體是一,但是做成各種飾物,就有各種不同的假相。 張小姐、李小妹、王先生、趙女士……在不二法門中,只有一個心,沒有那麼多分別。我愛你,願意為你而死;我恨你,希望你即刻就死。愛和恨是因為我們的分別心而造成巨大的偏差,但是在真理裡,無愛無恨,法界平等,都是一樣,這就是不二法門。 中國文化講究禮義廉恥,重視精神本體的價值,香港理工大學接受西方的思潮,發展物理、化工等應用科學。其實體和用要結合,體用是一而不二,不是分開的。乃至世間、出世間也是不二,煩惱和涅槃也是不二,有和無也是不二。有的未嘗有,無也不是無,所謂「空中生妙有」,要「無」才能「有」,要「空」才能「有」。例如房子不空,就不能住人;虛空不空,如何容納森羅萬象?所以,要從「空」裡面才能顯現勝義的「有」,我們要把「空」、「有」的兩頭截斷,把它歸於中道,中道就是一真法界,這才是真正的真理。 何謂「不二法門」?維摩詰的「一默一聲雷」就是不二法門。所謂「不二」,是佛法上的出世法,佛法講「煩惱即菩提」,理上是不二的。例如,原本酸澀的鳳梨、柿子,經過和風的吹拂,陽光的照耀,就能成熟而變成滋味甜美的水果,可見酸即是甜,甜離不開酸。所以「煩惱即菩提」,這是出世法。 出世法看世間,是從理上來解悟,但是在還沒有覺悟的時候,不可以在理上廢事。我們可以用理來解事,可以因事而明理,能夠「理事圓融」,那才是真正的「不二」。吾人若能將「不二法門」的哲學應用在生活上,自能「人我一如」、「自他不二」!(待續) 【延伸閱讀】 說理 有人問一群盲者,大象像什麼?甲摸到大象的鼻子,就說:大象像勾子!老師說:大象的鼻子是像勾子。乙摸到大象的耳朵,就說:大象像芭蕉扇!老師也說:大象的耳朵是像芭蕉扇。丙摸到大象的腿,就說:大象像柱子!老師說:大象的腿是像柱子。丁摸到大象的肚子,就說:大象像大鼓!老師也說:大象的肚子是像大鼓。最後一位瞎子摸到大象的尾巴,就說大象像掃把,老師也說:大象的尾巴是像掃把。 大象像什麼?上面所說的勾子、芭蕉扇、柱子、大鼓、掃把等,都不是。大象像什麼?大象就是大象,相似的東西都不是真相。這不是怪盲者,而是說明心盲的人就不能認識真相。 有一個人想向鄰居借縫紉機一用,鄰居說由於台北飛高雄的班機都取消了,所以他不願出借縫紉機。借的人疑惑不解,飛機停飛和出借縫紉機有什麼關係呢?鄰居回答說:這兩件事確實毫不相干,但我就是不想借給你縫紉機,所以用任何理由還不都是一樣! 明理是做人的先決條件,所謂「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但是有時候「理」也不見得是萬能的法寶,因為除了出世間法的真理之外,世間法常常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很多時候,理是說不清的。 人,因為立場不同,看法不同,道理也就不同。所謂道理,橫說豎說,直說歪說,這樣說那樣說,都難以說透。所謂真理,是不經語言、不立文字、不假思惟,所以真正的道理還是不說。就例如《維摩經》裡,菩薩談到什麼是不二法門?維摩居士眼睛一閉,默然以對,文殊菩薩讚歎他「一默一聲雷」。 有人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道理本來就不在說,道理是要自己去體會,是當下感受的。 世間上,道有理,天也有理,地也有理,人也有理,情也有理,法也有理,事也有理,你說哪一個道理才是對的呢? 軍中的教育,對你講理,這是訓練,是要求;對你不講理,是給你人生的磨鍊。佛教的教育也說,以無情對有情,以無理對有理;在無情無理之前你都能接受,將來在有情有理的時候,你還能不服從嗎? 釋迦牟尼佛說:我講經說法四十九年,我一個字也沒有說!這不是佛陀客氣,更不是佛陀說謊,真正說來,道理是不能說的,說也說不清,說也說不盡。因為道理是用來給人覺悟的,所以禪門講「言語道斷」,就是表達有理的意思。 現在的社會,都是用金錢在講理,用權力在講理,用愛情來講理,用說謊來講理,道理就這麼簡單容易明白嗎? 有理不在高聲,有理也不一定說明!原來不說,也是真理。 ──摘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說理〉

  • 輪迴就是「因果」的循環,「因」會成為「果」,「果」又成為「因」,因果循環,就是輪迴。

    【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56

    佛教對「修行問題」的看法 2 世間有輪迴嗎? 【問】信仰佛教的人相信有輪迴的存在,可以投胎轉世,所以要精進修行,才能投生善道,免得將來淪落三惡道。請問大師,不信佛教的人,他們有沒有輪迴?如何證明輪迴的存在? 【答】相信輪迴,對自己比較有利;不相信輪迴,就表示我們沒有未來,這是很可悲的事。我們現在所以甘願辛苦,就是因為相信生命有輪迴,所以對未來懷抱希望。 輪迴就是「因果」的循環,「因」會成為「果」,「果」又成為「因」,因果循環,就是輪迴。就如時辰鐘從一走到十二,它不會停擺,而會再從一開始,一直走,走到十二,如此周而復始,就叫做「輪迴」。 一般的宗教,講到人生,若問:人從哪裡來?回答都是直線的──從這裡到那裡,都是有始有終的。佛教講因果輪迴,它是圓形的,是無始無終的。例如,人有生老病死,死了也不必怕,死了又會再生;生了也不要太歡喜,生了還會死去! 一粒種子,把它埋到泥土裡,遇因緣就會開花結果,這就是「因緣果報」。所以,我們現在講因果,講輪迴,這當中「緣」很重要。也就是說,不管我們做了什麼,得到了什麼,這當中還會受到「緣」的影響,這就是「因、緣、果」的關係。 人為什麼要喝水?因為口渴;口渴,喝了水以後會有什麼結果呢?喝水就不再口渴了,這就是因果輪迴。 宇宙之間,不管你信不信輪迴,它都存在;因果輪迴,是一個必然而真實的現象,這個現象合乎真理。真理,就是要有普遍性、必然性、平等性。例如,輪迴,並非男人有輪迴,女人就沒有輪迴;不管男女老少、貧富貴賤,大家都在輪迴之中;不管你有錢沒錢、有地位沒地位,大家都要輪迴,所以它有普遍性、平等性、必然性,這就是真理。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是因果輪迴的思想。世界有成住壞空的輪轉,時間有春夏秋冬的更替,人生有生老病死的階段,這一切都是輪迴。人吃了青菜五穀,排泄成為肥料;肥料再滋潤草木,又供人所需。人餵食豬羊,豬羊又供人食用,彼此輪迴。水被太陽蒸發為蒸氣,遇冷凝結致雨;花果枯萎成為種子,經過播種又再開花結果。一江春水向東流,流到哪裡去呢?還是有再回來的時刻。 輪迴是圓的,輪迴是希望。輪迴可以有好的未來,可是也有不幸的降臨,例如現在的政黨輪替,家族的興亡,在在都說明了現世的輪迴。 世間上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都是各有前因莫羨人。富貴不過三代,帝王朝代很少超過千年的;所謂:「眼看他人死,我心急如焚;不是傷他人,看看輪到我。」因為輪迴,知道有因果;因為輪迴,可以看出無常。 火車的車輪輾轉不停,這是向前;輪船的輪機,不但向前,還可以左右。吾人因為起惑、造業、受苦;「惑業苦」的框框一直緊緊的束縛住人生。在這生死輪迴中流轉,雖不畏於滅亡,但終難免有輪迴之苦! 有一首四句偈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未來果,今生做者是。」這就是輪迴的最好說明。(待續) 【延伸閱讀】 從過去到未來 每個人都有過去,每個人都有現在,每個人都有未來。有的人歡喜回憶,都說回憶比現在美麗;有的人則把握現在,腳踏實地,他說現在比較重要。也有一些人把希望寄託在未來,認為現在不急,等到未來再說。 吾人的時間總是有過去、現在、未來;究竟過去重要?現在重要?還是未來重要?過去的即使再如何輝煌、美滿,也終究是已經過去了,追憶又有何用呢? 有一位婦人,生養的獨子長到十二歲,卻生了一場疾病而逝世。婦人想不開,到處找人哭訴,後來找到了佛陀,希望佛陀能讓他的兒子再復活回來。佛陀要他去向沒有死過人的家裡要一枝吉祥草,就可以救回他的兒子。婦人找了數日,找不到一戶人家從來沒有死過人的,當然也就沒有這一枝吉祥草。 由此可知,無常是人生的實相!一直執著萬物不死,這就是沒有認清世間無常的實相;一直想要擁有過去,這就是執著。須知「過去」可以衍生成「現在」;「現在」又將發展成「未來」;「未來」又會接上「過去」,於是就形成了所謂的「三世」輪迴。 其實過去的也未嘗過去,它影響到我們的現在;現在的時光雖不停留,它卻領導著我們走向未來;未來還有未來,生生世世就這麼輪轉不休。 對於過去的行為,可以作為反省,也可以自我檢討,表示吾人從中吸取經驗,改進未來。對現在不再停滯,不要故步自封;不放棄後面的一步,你怎麼能跨步向前呢?所以重要的是,要策勵自己向前、向上、向善、向真;能夠把握現在,修身養德,才有美好的未來。 其實,過去是我的,現在也是我的,未來更是我的;三世在我的當下,在我的一心,吾人要好好的把握過去、現在、未來,使它善行循環,淨念相繼,才有圓滿的人生。 吾人的祖先過去有貢獻於社會者,我們現在要替它發揚光大;吾人的祖先過去有損於社會、親友者,我現在要替他加以補救,把一系列的生命,從過去、現在到未來,都加以淨化、善化、美化。 吾人現在的所做所行,一定會影響吾人的未來,甚至影響到子孫;要替子孫著想,積聚德行,積聚因緣,留給子孫,這是讓自我生命的延長。 其實,現在如果無能為力,不能替國家社會創造無限的生命,但也要留下一些好因好緣給繼承的家族。對過去、現在、未來的人生,重要的是,對過去不要執著,對現在不要留戀,對未來更不要幻想;所謂人生,盡職盡分而已! ──摘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從過去到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