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城為佛光山地標,也是遊客每到必訪的一站。大佛城為佛光山地標,也是遊客每到必訪的一站。

〔人間菩薩〕集體創作 佛光山大佛城862尊接引佛換新裝

近日上佛光山大佛城禮佛的人會發現,環繞著接引大佛的862尊接引佛像,歷經半年多的修復,已換了新裝,重現「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的殊勝莊嚴。 大佛城自1975年落成啟用,經過半世紀的風吹雨打、日曬雨淋,戶外的阿彌陀佛接引佛金身難免有風化、金漆斑落的現象。2019年5月,由佛光山義工會發起「與佛有約 二日行禪」,號召義工為佛像修復缺損、重漆金身,啟動佛像修復的艱鉅工程。 這是佛光山首次號召義工進行大規模佛像修復工作。大佛城暨地藏殿組長依菴法師表示,接引佛為戶外水泥塑佛像,容易風化、油漆剝蝕,往年雖多次補漆,但無法持久,今年決定徹底修復,讓佛像重現光輝。同時,為了效法星雲大師的開山精神,決定不聘僱專人,改號召有緣人進行集體創作,一起為大佛城修復金身寫歷史。 依菴法師回憶道,開山早期經費常捉襟見肘,大師總是在沒辦法中想辦法,帶領徒眾和叢林學院學生集體創作,就這樣一步一腳印,完成今日佛光山的殿宇輝煌。依菴法師曾參與大雄寶殿成佛大道工程,由大師帶領,在未乾的水泥地上畫直線,他說,還記得那時正下著雨,邊俯身畫線,邊看著雨滴在水泥板上留下點點印痕,當時的情景和感動,至今依然銘記在心,歷歷如繪。 發下修復佛像的大願後,有雕塑佛像經驗的依菴法師才發現,工程比預期的更盤根錯節,計畫隨時在變,有人好心建議,不如把佛像全部打掉重塑,更省錢省事。他想起大師開山的艱辛,以及佛光山一草一木的珍貴,堅定回道:「如果舊了就打掉重塑,那佛光山的『古蹟』打哪來?」 修復佛像需要專業,怎麼放心交給義工來做呢?「技術不到位沒關係,只要有信仰作後盾,還是可以有深刻體驗。」依菴法師信心十足說,一般道場修復佛像,出錢者多,願出力者少,「二日行禪」就是以此為號召,因為修禪也需要實作,鼓勵義工從中體驗禪者的「專注」修持,並透過自己的付出,復原佛像莊嚴金身,也是護持佛像的殊勝功德。 依菴法師表示,香港、美國、澳洲、巴西、金門、馬祖和台灣等地,有二百多人專程到佛光山參加「二日行禪」共襄盛舉;至今每天依然有六、七位義工上山,不怕「灰頭土臉」、「日曬雨淋」,接力參與修復工作。義工們全副武裝,隱身在林立的佛像和樹叢間,專注而從容地展開徒手修復工作。 親近板橋講堂的沈深耕是經驗老到的營造包商,有感於大師對佛教的貢獻,從6月開始,經常把工作交代給員工後,便南下佛光山,發揮自己的泥作專業,投入大佛城佛像修復,往往一待就是一個月。他說,懷著平常心和無分別心,用手揉捏用心調製的混凝土,一點一滴修補蓮花座缺損,雖然風吹日曬,身心卻恍如置身極樂世界般自在;修好一尊破損嚴重的蓮花座要5到6天,耐性和定力非常重要。 毫無泥作經驗的林岱穎,每週四天從高雄往返佛光山,已持續半年。「做喜歡的事,即使辛苦,也是一種享受。」他低調表示,能用行動護持建寺,充滿法喜;修補缺損,讓佛像恢復金容,更是充滿成就感。 因為學佛而走出校園霸凌陰影的游智宏,就讀台北復興美工三年級,利用國慶連假南下,在大佛城當了9天義工。他說,只要是對佛教有意義的事,都會認真去做,這是第四次回山支援修復佛像,因為參加短期出家時,曾在大佛城遶佛,非常喜歡這裡有如佛國淨土的氛圍。一心嚮往極樂世界的他表示,要把修補佛像當修行,累積成佛資糧;而且邊工作邊念佛,可以摒除雜念。 去保護膜、去漆、刨土、補土、塑型、磨光、上漆,是修復的繁瑣工序,一步也急不得,開工至今半年,完工者不到一成。照目前進度,依菴法師預估,沒有三年不可能全部完工,「一切就看佛菩薩安排!」 至於今年南台灣雨水多,工期是否因而延宕。「我非常感謝下雨天,無法上漆,正好可以補土、塑型,提高修復的精細度。」依菴法師帶笑說,特別要感謝虹牌油漆「張總」張德賢找到「塑鋼土」,那是蛙人下到海底修補輪船的特殊材料,不怕潮濕、強度夠,下雨天正好拿來從容地為佛像補土、塑型。 此外,重漆金身所需的油漆,也全由張德賢贊助。依菴法師曾向他請教更多油漆工法,希望「下次」用得到。張總說:「師父等不到『下次』啦!這次用的漆,少說可以撐20年。」表現了對油漆品質的滿滿信心。 有發心義工,有新穎工法,有尖端材料,大佛城的新貌值得引頸期待。「佛像修復,其實永遠不可能真正『完工』。」依菴法師說,曾在工程要「微觀」或「宏觀」間拉鋸,困擾多時,幸好有張德賢分享經驗談,目前抱持隨順因緣態度,即使無法十全十美,也要盡力做到最好,讓來此禮佛、拜佛、遶佛的人,得到滿滿法喜。

最新新聞
  • 來自德國的佛光青年王靖馨,今年甫自高中畢業,隨即到佛光山當義工,協助佛陀紀念館國際組以及需要支援的服務。

    ﹝人間菩薩﹞德國佛光青年王靖馨 義工服務體驗新世界

    來自德國的佛光青年王靖馨,今年甫自高中畢業,隨即到佛光山當義工,協助佛陀紀念館國際組以及需要支援的服務。「德國的學生高中畢業後,通常不會馬上升大學,而是選擇到世界不同的地方體驗,我也是有這個想法。」為讓父母安心,因此來到佛光山當義工。 王靖馨出生德國,父母都是佛光人,自己也曾經擔任過國際佛光會法蘭克福青年團團長,在各大活動中常可看到他活躍的身影。王靖馨表示,法蘭克福青年團成立至今約3年,時間不算長,不過青年團是很好的學習平台,透過上台演講、辦活動,所學到的寶貴東西都可應用在生活中。 王靖馨此行計畫停留半年的時間,目前在佛館國際組服務,除了服務台,也接待外籍遊客團體,另協助將教材翻譯成英文。王靖馨說,當義工很歡喜,儘管有時會感到辛苦,但收到大家的關心和鼓勵感到很溫暖。 「這次義工服務是經驗的累積。」透過和遊客交流的過程中,揣摩如何和不同的人溝通,尤其這次國際書展期間協助小火車服務,在引導和解說方面,讓他學習到說話的技巧,「因為遊客不懂為什麼會需要這些規矩,所以必需能夠講解到讓他們明白。」此外,在國際書展有許多學童來佛館校外教學,他說:「沒想到可以看到這麼多小朋友,這也是很難得的體驗。」

  • 「拿香給人,就好像把菩提種子交給民眾一樣,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有開花結果的時候。」資深信徒林國地如是說。

    書法家林國地樂當義工 16年燈會點香結法緣

    「拿香給人,就好像把菩提種子交給民眾一樣,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有開花結果的時候。」資深信徒林國地如是說。 當東禪寺矗立在仁嘉隆這個地方時,一度引起當地書法家林國地的好奇,因而走進寺院,並找到自己的信仰歸屬,正式皈依成為佛教徒,成為東禪寺最早期的一批信徒。 2004年東禪寺首度效法佛光山總本山,在過年期間舉辦平安燈會,除了美侖美奐的各類大型花燈,吸引民眾入內參觀,大雄寶殿每天也湧進絡繹不絕的禮拜人潮。林國地看見這樣的盛況,內心感到非常驚喜,因此化被動為主動,承擔起大雄寶殿前「為人點香」的服務工作,且一做就是16年,至今從未間斷。 問及這麼多的義工服務,為何只選擇「點香」服務,他靦腆的說:「因為這份工作,最沒有壓力,而且能夠跟大家廣結善緣。」喜歡在人群中看到眾人歡笑面容的他,在點香中,看盡人生百態,也感受到人間佛教的喜樂性,尤其民眾在佛前上香後,人人虔誠、專注的神情,最讓他體會到佛教信仰的力量。特別是看到他們在抽法語時,從星雲大師的法語中獲得的提示與收獲,那種打從內心生起的正能量與心開意解的表情,最讓他印象深刻。而這種聞法歡喜的樣態,正是成就他16年來在佛前點香的願力與願心,且樂此不疲。 他表示,過年期間,看到這麼多民眾扶老攜幼,全家一起到東禪寺賞燈,或是三五朋友歡聚後,也到東禪寺祈福賞花,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有百萬人次到東禪寺過年,且人人臉上掛滿笑容。這樣的盛況,讓他對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倡導的人間佛教感到不可思議,也更加堅信人間佛教原來是這樣的生活化、這般貼近群眾生活,連印度人也主動拿香拜佛,甚至參加法會,增進不同種族、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因此,他以身為佛光人為榮,也更加用心在大殿前為民眾點香,發心當義工。 林國地說:「雖然我不知道大家向佛陀祈求什麼,不過我看到每個遊客都滿面笑容,一家大小一起到大殿上香禮佛,我就心中發願,希望這些還沒有信仰的人,能從我手中接過一柱香,歡喜到佛前禮佛祈願後,有一天這柱香就像一顆菩提種子一樣,得以開花結果,讓菩提種子得以遍灑各地,成為大家信仰的皈依處,也因學佛,而讓人生更光明,生活更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