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澳海軍進安宮剪黏精緻的祥龍及進安宮全貌。蘇澳海軍進安宮剪黏精緻的祥龍及進安宮全貌。

【世界神明朝山系列17】蘇澳進安宮黑面媽 護佑海軍官兵

連續3年參與世界神明朝山聯誼的蘇澳進安宮海軍黑面媽祖,今年將由海軍蘇澳後勤支援指揮部指揮官盧關仁,帶領媽祖神尊及信眾,南下佛光山拜佛祖,為軍民合作暨弘揚正信宗教慈悲濟世、安定人心,注入一股清新的力量。 1975年,政府施行十大建設,蘇澳港列為軍區,居民全部遷村,但蘇澳進安宮媽祖指示要在港邊留守,護佑海軍官兵。經信眾與軍方、內政部等單位協調,最後決定將原廟「分火」,在南方澳另建「寶石珊瑚媽祖廟」,舊廟原地重建,也就是今日的「海軍媽祖進安宮」。 指揮官盧關仁兼任進安宮主任委員,對海軍媽祖安定人心的力量至為讚揚,他說:「21年前在軍旅生涯中,曾經在蘇澳港停泊,前往朝拜媽祖,與媽祖因緣頗深,因為神明勸人為善,值得效法。」 談起進安宮海軍媽祖廟對社會教育及慈善公益,盧關仁認為:「給人需要的比較重要。今年育英國小要求贊助學校電腦設備,獲得媽祖允諾,期望讓校方設備更齊全,增進學生的學習能力。」 盧主委亦指出,各種宗教的宗旨都是濟世度人,不應分彼此,因此與基督教、創世基金會、南澳仁愛之家等都有聯繫;而信眾的油香錢,不能以多少來衡量,「每人100元,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都值得讚揚。」 長期在海軍蘇澳後勤支援指揮部服務的劉湘蘭說:「每逢海軍艦艇入港停泊,官兵都會前往蘇澳進安宮,參拜海軍媽祖,有許願、也有還願的,媽祖給予他們很大的精神力量;而假日或預約登記參訪的一般遊客或民眾,也都以尋根之心,感恩媽祖的護佑。」

最新新聞
  • 來自台南佳里區的子龍國小由校長郭耿舜(後中間)領軍,郭偉智老師(後右一)指導的宋江龍陣,浩浩蕩蕩來到佛館,展開對佛陀的禮讚,與書香素博會的巡禮表演。

    宋江龍陣 舞出學童自信

    台南佳里區子龍國小宋江龍陣,11月23日由校長郭耿舜領軍,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佛陀紀念館,展開對佛陀的禮讚以及書香蔬博會的巡禮表演。 指導老師郭偉智表示,子龍國小宋江龍陣於今年8月26日成立,迄今不過短短3個月,在校長、老師、家長、社區的支持下,孩子們舞出了屬於他們的一片天。 子龍國小全校只有92位學生,又位處偏鄉,郭偉智表示,和學校老師、家長產生共識,他知道許多孩子喜歡舞龍舞獅、太鼓、創意電音,因此便成立宋江龍陣,但是規定參加這個陣頭的學生,必須學業成績優良,品德更不能有瑕疵。 當天在現場演出的學生超過50人,包含小一及小六生。郭偉智談起學生認真練習的態度和相互勉勵扶持的精神,讓老師、家長感動不已,因為孩子們知道,他們的成功與掌聲屬於全體,高年級生照顧低年級生,彼此已融合在一起。 因為學生喜愛宋江龍陣的表演舞台與掌聲,老師也以此為誘因,讓孩子們在應對進退的禮儀、品德、學業的學習上,能自動自發自律。學生們擁有發揮才藝的舞台、展現自我的機會,無形中便提升最可貴的「自信心」。而老師回饋給學生的,正是愛、關懷、熱心與滿腔的熱情。 新營竹門國小6年級的楊喬愉,第一次來到佛陀紀念館,聆聽導覽人員為學校師生介紹護生圖,她說最有感覺的一副圖畫是「惠而不費」,經過解說讓她明白:「勿謂善小,不樂為之;惠而不費,亦曰仁慈。」 看到大佛,楊喬愉說有想哭的衝動,她對佛祖祈求,希望保佑爸爸工作順利,讓目前散居各地的家人能早日團聚。

  • 佛光小地藏也是深受大眾所喜愛的系列。

    彩繪小地藏 道璞法師以繪筆弘法

    您曾在《人間福報》看過充滿禪意與童趣的四格漫畫嗎?曾注意到《人間福報》總有可愛的小沙彌或小地藏插圖嗎?佛陀紀念館雙閣樓名家講座11月21日邀請插圖的幕後繪手─佛光山法堂書記道璞法師,以「帶小地藏去旅行」為題,分享以繪筆畫出歡喜人間的創作歷程。 以專長創造自我價值 從小就喜愛在課本上畫畫的道璞法師,16歲進入佛光山佛學院就讀,對繪畫充滿熱情,因專長被學院老師發掘,在5年的佛學院教育裡,除了鑽研佛學外,也參加許多美工、海報製作,多元化的課程讓他慢慢開展視野,也對繪畫生起信心。 「要給人利用,創造自己的價值。」他對大師的話念茲在茲,也因為從做中學,建立了自信。他說,手上的畫筆是他弘法的工具,背負著度眾的使命。而他的畫中展現出光明與寧靜、歡喜與感恩,並且充滿童趣。 本栖風光盡是廣長舌 原本在日本道場弘法的他,一心想回台灣,卻因為星雲大師一通電話而前往在富士山下的本栖寺,兩年的山居歲月,眼前所見的好山好水,都成為他創作的能量。 在本栖寺,他第一次接觸數位相機,從此隨身攜帶,四處拍攝,將本栖寺絕美的四季風景照,搭配星雲大師撰寫的人間音緣曲目〈山水妙路〉,並舉其中蘇東坡詩「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與眾分享大自然渾然天成、不假造作的美,他表示,日本四季分明,後來也成為他創作的重要素材之一。 學習的「力」與「巧」 日本是著名的動漫王國,2005年在大師鼓勵下,道璞法師進入東京動畫學院就讀插畫科系,因不想讓大師失望,以及想在創作上不斷精進的心理,他不斷追求技巧的卓越,但作品卻染上商業氣息與工匠氣。大師在看過他的作品後,一句:「退步了。」讓他慚愧不已,也因此重新思考學習的「力」與「巧」,用心學習之餘,也讓創意巧心展現在作品中,找回最初的赤子之心。 「童心版」沙彌與佛光小地藏 「只要你能成功,就是佛教的成功。」星雲大師的支持與鼓舞,讓他重新思索自心,創作出「童心版」小沙彌。他解釋與「Q版」不同的是,Q版是針對外表,而童心卻強調內在的慈悲與誠實。 佛光小地藏也是深受大眾所喜愛的系列,某次他嘗試用色鉛筆在黑色紙上創作,意外創作出小地藏系列作品,且創作過程一氣呵成,如同黑暗中點亮的一盞明燈,創作能量源源不絕。 他談及鍾情小地藏的原因,除了因為四大菩薩中,只有地藏菩薩為出家相外,當他在低潮時拿起畫筆,在筆下自然而然現身的,就是代表願力的小地藏,他期望透過小地藏,能帶給眾生力量、歡喜。 講座尾聲,也熱愛繪畫的福山寺青年呂哲育,向道璞法師獻上一張自己畫的畫,表達對道璞法師的崇敬。他也叮嚀面對夢想的年輕人,在人生路上會遇見許多感動,但感動之後要付出行動,將淚水化為汗水,盡全力付出後,才知道人生是什麼。假如擁有繪畫的夢想,應帶著歡喜心與願力盡力去畫,才能畫出生命的質量,感動他人。

  • 語言要自重不是詆毀。

    【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1】選舉的語言要自重不是詆毀

    過去佛教的叢林裡,有時候一個寺廟一住就是幾百人。這當中,並非個個都是佛菩薩、聖賢,他們來自十方,有的固然是志在修行的學道者,但曾經做過江洋大盜,後來金盆洗手,或者一些造惡多端,後來回頭是岸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並不是沒有。過去的習氣都還沒有改好,就投身到叢林中修道,對於這樣的人,叢林更要能夠教育他、改變他,所用的方法,就是「叢林語言」。 什麼是叢林語言?例如,這許多人對別人講話都要雙手合十:「請問大德上下尊號」,或者「請長老開示」、「學人慚愧,剛剛語多冒犯,應該向您懺悔」……;或者「學人駑鈍」、「學人苦惱」、「學人愚昧,要向您學習」等等,講說這許多謙讓的話,他就是想對立、鬥爭,也對立不起來、鬥爭不起來,所以,叢林裡面雖然龍蛇混雜,大家也都能夠相安無事。想到佛教的叢林寺院如此,我們台灣的選舉,難道不能這樣效法嗎? 台灣的選舉風氣,就是沒有正確的選舉語言,都是靠謾罵、毀謗,所以把原本很好的選舉制度,搞得烏煙瘴氣。詆毀對方的那許多語言,實在非常難聽,不但誇大、惡意評論、嘲諷他人的短處,甚至可以捏造一些子虛烏有的事,用來中傷、打擊對方。 比方,說對方沒有學歷、貪汙,過去生什麼病、做過什麼壞事,甚至於他的祖先、父母、朋友都一起被拿出來批評,非得把對方的隱私,乃至個人所有的背景、關係,都一一掀開,用這樣詆毀的方式增加自己的選票。實在說,果真是這樣而當選,實在太不榮耀了。把自己的當選,建築在傷害別人上面,道德良心又何在呢? 我們對於這些不好的選舉語言,是不是就由各位候選人來一起改變呢?大家不妨從自我尊重,也尊重對方、讚美對方的說話開始。比方,請參選人講: 「我的對手是某某人,就我的了解,他曾擔任過某某職務,算是相當能幹的一個人,他有一些條件可以做為你們的代表……。但是,我也有一些競選的政見要發表。首先,我想要為社會大眾服務,我要把自己所學專長,以及多年從事基層建設的實務經驗,用來為我們的民眾盡心盡力……;我發現,我們的國家社會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正需要我出來『學以致用』,因為我有能力、條件,我也有熱心,我願意發心為人民做事。所以請各位選民們,假如你們認同我的對手,你們可以選他一票;如果你們贊同我的主張,請投我一票。」 或者你也可以這麼說:「各位可以選舉的朋友們,某某人除了成為我的對手,他也有很好的理念,請大家支持。當然,我也要拜託你們,請記住我的政見:我要使我們的人民百姓均富;使受委屈的人,能獲得公平正義;在你們艱難困苦的時候,也能得到我的一些助力。讓我們彼此之間的來往通暢,讓我們的社會安全,讓我們的生活平靜,讓我們的兒童受良好的教育。讓我們的執政黨為全民服務,讓我們也能為執政者做一些監督的工作。如蒙認同我的服務理念,請賜我一票,祝福大家,謝謝。」 偶爾,在街頭也會見到敵對的兩方相遇,互相打恭作揖,預祝彼此當選,但這種美麗的畫面在台灣實在很難得一見。 好的選舉語言,需要靠選民、參選人一起來宣揚。好比說:「各位選民們!我當選以後,各位有需要什麼服務,我會隨傳隨到;各位有什麼請託,只要是合法、合理,我一定會為各位跑腿,盡量做到;假如各位和什麼人有了糾紛,需要我從中調解,我也會盡力讓雙方皆大歡喜、和好如初。」 又例如:「自由民主,是非常可愛的制度,每次的選舉,大家輪流出來為社會服務,這也是很公平、公道的事。這次,我能可以被提名為某區的候選人,我一定尊重黨的原則,為我們的選民服務。就是各位沒有投我一票,也不要緊,我們都在同一選區、同一市鎮,服務本來就是不分對象。就是我落選了,也沒有關係,還有下次機會,再給予我幫忙。」 又好比:「我們都是朋友,我們都是芳鄰,將來我幾年的任期過了,一樣可以合作,一樣可以為社會奉獻。另外,我還要拜託你們,在我有一些困難的時候,也請助我一臂之力。」 和諧社會,就是需要這樣你幫助我,我護持你;你為我服務,我為你效勞,大家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幫助,這才是自由民主的風範,這才是可愛的選舉文化。 當然,台灣的選舉文化想要提升、淨化,除了要有好的選舉語言之外,候選人一旦當選之後,也要能兌現競選時的承諾,要能履行自己當初發表的政見,這才是人民真正需要的好公僕。 因此,選民們平時就要睜大眼睛,要做好監督的工作,凡是選前說的,跟選後所做不能完全一致的政治人物,人民可以在下次用選票制裁他,不能讓一些信口開河、不能信守承諾的政治人物,一再利用一些煽動性語言蠱惑人民,甚至施一些蠅頭小利來買動選民,使得具有神聖性的民主選舉,到最後完全喪失了他的本質。 佛教有云:「要得佛法興,除非僧讚僧」,現在也可以說,要想國家好,你們候選人要互相讚歎,才是國家之福啊。 總之,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唯有從選民的水準提升做起,繼而才能提高候選人的素質;也唯有候選人有足夠的內涵、素養,才能帶動選民的水平,這才是台灣民主最大的進步。 因此,最後我們還是要敬告所有的參選人,選舉的方式有很多,罵人、批評、攻擊,這不是唯一的方法,只會讓自己更加醜陋不堪,也讓人民更偏激,社會更動盪不安。如何「出奇制勝」選得心安理得,以上的參選語言是我們給二十一世紀走在民主路上的候選人的建議,希望大家都能真正打出一場「漂亮」的選戰,也為台灣的自由民主選舉,走出一條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