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汶靜仔細的教導絹花的製作過程,漿料、鑿活、染活、握瓣、粘黏、攢活、包裝等工序。徐汶靜仔細的教導絹花的製作過程,漿料、鑿活、染活、握瓣、粘黏、攢活、包裝等工序。

北京工藝講座 絹花雖假亦亂真

2018北京文化周之非遺文化展,4月21日在佛館七誡塔,舉辦工藝製作講座—北京絹花,由大陸國家級傳承人北京絹花徐汶靜教授課程。「北京絹花又稱『京花』、『宮花』,北京如今的花市大街,曾湧現出1000多家簪花鋪,在清康熙年間,北京「花兒行」達到了巔峰時代。」徐汶靜為大家講解絹花的由來與簡史,並表示,絹花除要做得像真花,還需要具有藝術效果。 關於絹花的起源,徐汶靜說,有這樣一個傳說。相傳楊貴妃左鬢角有塊傷疤,為了遮醜她每天都讓宮女採集鮮花戴在鬢角上,可是到了冬天鮮花就會凋零,一名聰慧的宮女就想到了用紗絹製作假花的辦法,從此,絹花就成了楊貴妃的最愛,而後逐漸流傳到民間,發展成獨具風格的手工藝品「絹花」。 「為甚麼叫做『絹花』?」徐汶靜說明,製作絹花的主要原料是真絲織物,也有少量的棉織品,還有染料、鐵絲、澱粉等。絹花的製作過程是:漿料、鑿活、染活、握瓣、沾黏、攢活、包裝等工序。他表示,「看起來雖然簡單,其實非常講究,比如花瓣要以握錘打樣,再拿小棍兒捲出花瓣的立體感,且不能使太大勁。如果沒有立體感,花瓣就會變成『平板』,黏出來的花就不好看。」 老師提前為大家準備好花芯,講解完即示範如何握瓣與沾黏,並教大家以「敞空黏」將花瓣一一沾黏製花芯,最後形成一朵以假亂真的玫瑰花。民眾興奮地拿著自己所做的花和老師、家人合影,更有人將花戴在鬢角上。看到有人愛不釋手,老師鼓勵說,每朵花都是自己手做的,獨一無二,不必比較,都是最美麗的。 來自高雄澄觀社區的鄭小姐分享,此次和社區的義工一起來館參訪,特地報名了此次課程,回去要將做好的絹花送給家人。來自大社的蘇女士帶著家人參與課程,與兩個孫女各自完成了三朵不一樣的花,他們說,課後要去看快閃演出,接著還要到七誡塔上課。

最新新聞
  • 「社團法人台灣畫話協會」患有肯納症的學員陳駿翰的植物系列彩色畫作。

    咖啡與素人創作的邂逅 自閉兒陳駿翰植物系個展

    一杯咖啡醇香的溫度,咫尺距離的街坊情誼,促成「Cafe Muug」咖啡館與「社團法人台灣畫話協會」的交流,4月19日共同為患有肯納症〈俗稱自閉症〉的學員陳駿翰,5年來所繪植物系列的獨特畫作進行「ㄏㄨㄚˋ與植物對話」個展開幕。 「Cafe Muug」老闆陳亨利,堅持店內僅容一味咖啡的醇香,和藝術美學的展示,才是純屬心靈饗宴的時刻。他表示,從2015年展店開始,就與公益結合,提供場域給有能力卻缺乏勇氣的素人創作者展演的機會,畫話協會的身心障礙者,每個人的畫作都令人驚豔,而陳駿翰的植物系列卻獨樹一幟,若能因此協助他們開創自我經濟,都是善美的好因緣。 陳駿翰,今年25歲,國中時被鑑定為肯納症,成長過程中口語表達與人際互動的障礙和行為模式刻板的特質,自小即被視為班上的異類,長期受到同學的排斥與霸凌,即便老師也未必瞭解與同理對待,讓他對「人」一直戒慎防衛,小時候就喜歡畫畫,特別是畫高壓電塔;國中開始,他愛上植物,可以為了觀察植物一蹲半小時不起,媽媽為他買各種植物圖鑑,爸爸載著他騎機車3小時去大雪山看高山植物。他收集種子,種植物,圖鑑過目不忘,筆下盡是黑白的植物風姿。 「我還是喜歡畫黑白的植物畫,彩色只是讓畫面美麗而已,黑白卻能見紋理與脈絡」,只要和陳駿翰談植物,他的話匣子就打開了,不再冷漠不搭理人。他說,植物有各種圖形,三角形、手掌型、尖形、卵形、鋸齒型等,它有機械性和結構性,生長有一定方向,生命力超強,他尤其喜愛高山植物,像狗筋蔓、銹毛鐵線蓮、白頭翁等,造型特別、花漂亮,有精緻感。 母親王素蓉指出,駿翰將植物「擬人化」,他和植物說話,不准家人隨意拔掉所謂的雜草,不得已要將植物做修剪時,他先會和那棵植物道歉說「對不起」。回想兒子成長的歲月,雖然從小就知道他有些特殊,但為人母的一線希望,總以為多督促一些,他就可以跨出紅線外,結果造成母子相互撞牆,彼此跌得鼻青臉腫,從駿翰的繪本故事《鳶尾草生活冒險旅程!》才發現他經歷的噩夢是多麼可怕! 發現駿翰可能有繪畫的天分,王素蓉帶他來到畫話協會請蔡啟海老師指導。蔡啟海表示,之前沒有接觸過肯納症的孩子,自己進不去他的世界,他也找不到門走出來,兩個人無法產生連結。 慢慢地,從色鉛筆開始帶動到進入彩色,整整用了2年的時間等待。他強調,藝術治療對身心障礙者來說,繪畫是一個媒介,最重要的是利用團體的互動,讓他們學會生活自理,拓展人際空間,不讓生命空過,因此家長也要有心理準備,不是孩子學畫畫後就能一蹴而就。 「我希望自己是益母草、銀膠菊或假吐金菊,它們都有鋸齒葉,看起來有知識、有學問、有個性,最重要的是有生命力。」陳駿翰有一個夢想,希望將來能有一間小研究室,用國外精密儀器去觀察和研究植物,並作系統的分類與保存。從高中時的鳶尾草到現在的益母草,如同他的畫風由黑白線條漸進到彩色描繪,由平面進而表現出空間的立體感和層次效果,這個有獨特天賦的少年隨著他的創作不斷地在蛻變中成長。 「看著駿翰獨自一人伏案在書桌,一張紙一枝筆,耳邊聽著音樂,就能沉浸在他繪畫的世界,專心地做自己,是多麼美麗的畫面。」王素蓉終能體會兒子的與眾不同,不再要求他和別人一樣,她說,我跟隨他的腳步,進入他繽紛的世界裡,小花、小草,都是美。 「ㄏㄨㄚˋ與植物對話」植物少年畫家陳駿翰個展展覽時間:2018/04/19~2018/6/20 (09:00-18:00),地點:「Cafe Muug」咖啡罵哥(臺中市北區三民路三段295號)。

  • 2018北京文化周之非遺文化展工藝講座—北京紮燕風箏製作技藝,老師楊利平教學風箏製作。

    北京紮燕風箏 承載小林村村民希望

    2018北京文化周之非遺文化展,4月20日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隆重登場。民眾透過「觀、聽、做、學」等體驗方式,認識與了解非遺文化的歷史與價值。在工藝講座—北京紮燕風箏製作技藝的展位上,楊利平老師提供製作風箏材料,給大家免費學習,做完的作品都可以帶回家。 楊利平表示,風箏有1000年歷史,從兒童到老叟都喜歡,是很好的戶外運動。燕子在北京人心目中,是吉祥好運的象徵,每年開春之際,燕子從南方飛到北方,人們看到燕子心生歡喜,認為燕子帶來了春天的訊息;在清明農閒時,將燕子風箏放到天上,象徵自身穢氣飛走了,也將來年福氣帶來的美好傳說。 台灣曾遭受八八風災襲擊,小林村的村民懷念故鄉的人們與種種景物,他們做好風箏後表示,希望風箏飛到小林村,把希望帶回村裏。村民周坤全、潘秀緞夫妻認為,製作風箏也是一種運動。動動手、動動腦,手腦更靈活。大田里83歲潘三妹說,做風箏讓她回憶起孩童時放風箏的情景。 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張琪感謝佛館關注偏鄉的村民,過去,他們未曾看過展演與工藝製作,今日有機會見識北京非遺文化展演,大家開心地共度下午歡樂時光。這堂紮燕風箏技藝除了讓小林村、大田村的村民收穫滿滿,大家更期盼「未來能有機會要製做大風箏能飛往北京」,見識更多精彩的北京非遺文化遺產。

  • 臧志彪重現老北京叫賣「吆喝」聲走街巷弄景致,並從葡萄、柿子到年節大年初一「大活鯉魚」的吆喝祝福大家「吉慶有餘」。

    北京相聲讚大佛 曲藝說唱心裏美

    2018北京文化周之非遺文化展演,以賞、觀、學為主軸,4月20日下午於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五觀堂舉行文化展演「賞」,天壇神樂─中和韶樂,孔夫子聽聞後三月不知肉味的精采雅樂,還有相聲、京戲、魔術、老北京叫賣、古箏等表演精采絕倫,與會觀賞者掌聲連連、不斷的叫好,熱鬧非凡。 表演對口相聲甄齊表示,相聲以喜、聞、見、樂,營造歡愉氛圍;韓碩指,「說、學、逗、唱」是相聲的四門功夫。全場以詼諧逗趣稱對方是「憨仔」、「大憨仔」逗樂大家。並也以佛館的佛光大佛為橋段,希望對他們「口開光」,「說什麼話都能靈巧演出」。 京劇,中國國粹,源始於北京,屬國寶藝術,劇情常以男扮女妝、女扮男相的角色互換演出。〈空城計〉的諸葛亮則是女生以老生扮相演出,而男生濃妝豔抹演出〈春歸夢醒〉的旦角,生、旦、淨、末、丑盡在京戲。 曲藝形式的數來寶是來自民間口頭演唱藝術,數來寶大師李世儒表示,特色「三快」即是「眼快、心快、嘴快」,並用竹板做為打擊器。曲藝「諸葛亮壓寶」道出擁有才智謀略的諸葛亮都會輸,勸導世人千萬不可賭博。 「土豆2毛1斤」臧志彪重現老北京叫賣「吆喝」聲走街巷弄景致,並從葡萄、柿子到年節大年初一「大活鯉魚」的吆喝祝福大家「吉慶有餘」主題,讓北京特有的傳統民俗文化,從語言、韶律、內容皆反映傳統民俗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