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堯談北齊論藝術 正向力量守護文化資產
【人間社記者 陳美玉 大樹報導】 2015-05-23
「金身合璧具有歷史性文化資產實踐的最大意義。」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林保堯以專業立場談及,國內成立文化部之後,儘管重視文化保存,但是不能只停留在理論建構或者博物館展覽,而是要將人類另一面良善的心靈化為美的力道。星雲大師將佛首無償捐贈,無疑為實踐美的力道作了最佳詮釋。

「活跳跳」北齊造像 媲美盛唐佛教文化

林保堯經常帶領學生展開田野調查教學研究,談到北齊造像特色,他強調30幾年來,北齊文物大量出土,其藝術造詣可與盛唐媲美。北齊造像一改北魏「褒衣博帶」樣式,融和南朝的婉約、北魏的雄壯,也承繼印度笈多王朝的飽滿豐潤之美。

幽默的林保堯以「活跳跳」來形容北齊的造像藝術,並娓娓道出,當時全國投入佛教造像的盛況不輸歷代皇朝,其中南、北響堂山石窟最具代表性。無論是石窟開鑿或者佛像雕刻,都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可以獨自完成,而是需要團隊合作。鎮守定州防線的趙郡王高叡,以大將軍身分為伯父高歡造漢白玉釋迦牟尼像,必然是集合一流雕刻師、石材、雕刻技藝,才能完成最頂尖的造像精品。

趙郡王高叡才智過人 優秀大將軍破淫亂

對歷史瞭若指掌的林保堯,細數北齊佛教文物,談到高叡除了敬造釋迦牟尼佛、無量壽佛、阿閦佛像外,根據文獻記載,其實還有彌勒佛,只是可能在唐至元朝年間消失。他認為,佛教之所以在南北朝興盛的原因,由於有國家、將軍等力量做後盾,才能開展造像、石窟等龐大作品,更何況所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並非常人所能及,即使有民間意願建造,也需官方同意,才能取得上等材料製作。

「為何北齊處於淫亂和動盪時代,佛教還能如此盛行?」林保堯為北齊發聲,皇室確實有不正規的皇族存在,但也有正規的皇族,不能以偏概全。根據歷史資料,雖然高洋、高湛的行為荒唐,但後人醫學研究也指出,他們因為酒精中毒,才會有行為異常現象;而高叡、蘭陵王高長恭,則是優秀的大將軍,不但高又帥,而且以帶兵見長,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曾經走訪幽居寺塔作研究的林保堯提及,當時釋迦牟尼佛像還很完整,當得知佛首被盜時,讓他痛心疾首,難以想像有人連佛首也偷盜,和殺人沒有兩樣。中國佛教是中華文化的血脈,如果被抽掉,等於沒有靈魂可言。

亞洲最大公約數 非佛教莫屬

「亞洲國家的共通藝術語言就是佛教藝術」,擁有日本筑波大學藝術學博士學位的林保堯斬釘截鐵的表示,目前大陸已積極重視文物保存,唯有如此,才能頂著文化藝術光環步入國際。尤其佛教文化堪稱亞洲最大公約數,為此,內地政府單位將其當作考古文化藝術來做研究。

林保堯期許大家在這塊土地上,以正向力量共同守護文化資產,對於伊斯蘭教國家的激進作風,他細說分明,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伊斯蘭教國家,在大印度文化包容多元宗教的底蘊裡,仍保留許多佛教文化遺產。但是阿富汗等國家卻將佛教視為外來宗教,因此產生了偏差的侵略行為。

林保堯認為,種族、宗教之間需要語言做為溝通橋梁,語言學相當重要,事實上,無論是台語、客語或國語,在日常生活裡均廣泛使用佛教語言,只是一般人並不自知。他期待有人可以承擔整理生活化的佛教語言,剛開始可以先翻譯日本的相關著作或佛教語言詞典,讓大眾了解許多現代用語的源頭後,一定能夠溝通無障礙,社會充滿正面又祥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