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稱台灣中國人。我可以稱台灣中國人。

我可以稱台灣中國人 趙無任《慈悲思路‧兩岸出路──台灣選舉系列評論》代序

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在即,從今年(二○一五)六月底起,《人間福報》每天刊登趙無任針對台灣選舉評論的系列文章,希望為選風增添一些和平、善美的理性思考。如今,這七十篇文章已經刊登完畢,將由高希均教授領導的天下文化公司出版,訂名為《慈悲思路‧兩岸出路──台灣選舉系列評論》。 儘管大家對選舉的看法各有不同,我也經常被問及。當然我也會有一些想法,但我們在佛教裡,對社會不是很了解;因為從古代歷史以來,在政治上的每個朝代,誰當家做主,佛教就擁護那個朝代。因此在我們的心裡,沒有誰好誰壞的黨派分別,也沒有誰勝誰負的政權主觀。社會的和諧、人民的安樂,就是我們佛教最大的心願。 過去,我也經常自許,要以公平正義、不做偏頗的態度,本著做人良知,以平等、和平的心情來對國家、社會,甚至兩岸與選舉的關連,做一些意見的敘述,希望對大陸、台灣兩岸同胞的往來,表達個人誠心誠意的祝福。 然而,我在台灣居住六十多年,還是被認為是外省人。外省人也好,總之也是中國人,但是我也因此不被承認是台灣人,不禁為我們這個社會的是非善惡、社會公理的標準究竟是什麼而感到遺憾。因此,藉由這篇序文,我也述說自己在台灣一甲子以上的過往辛酸,希望為選風的改善寄予一些期許,也期盼社會有所改進,也給趙無任這系列作品一些助緣。 我星雲,民國十六年出生於中國江蘇江都縣,十二歲時,因為父親在日本發動的南京大屠殺中失蹤,尋父不著,就在南京棲霞山出家。我在出生地揚州住了十二年,在南京和鎮江住了十二年,在台灣住了六十六年了,我即將九十歲。 回想民國三十八年春天,我率領僧侶救護隊,在太平輪沉船失事後幾天,飄洋過海抵達台灣基隆港。六十多年來,我在台灣,承受台灣同胞的照顧,台灣米水的滋養,讓我能夠弘揚佛法,完成我發展佛教的願望。對於可愛的寶島台灣,我的感恩是無窮無盡的。 儘管如此,我在台灣住了六十多年,台灣並未承認我是台灣人,反而我周遊世界弘法如美國、澳洲,短暫居住過的城市給了我十多個「榮譽公民」。一直到這幾年,我住過數十年的宜蘭市公所才賞賜給我「榮譽市民」的認可。於此,我也非常感謝了。 時至今日,我仍不禁遺憾,在台灣超過一甲子,甚至馬英九、陳水扁,他們都比我遲到台灣,但他們能做總統,我卻連做個台灣人都不能,所以只有自稱「台灣中國人」。 記得一九八九年,我回到闊別四十年的故鄉探親,家鄉的父老也不認識我了,都說:「這是台灣來的和尚。」我不免慨想我究竟是哪裡人呢?後來我只好說,只要地球不捨棄我,那我就做個「地球人」吧! 當我跟移居世界各地的華人說「我是地球人」時,馬上得到熱烈的共鳴。或許大家同樣遠離家鄉,客居異域,都有一段顛沛流離的悲情故事,既知道自己是中國人,但和中國又距離那麼遙遠,在血源、種族上,大家是改不了的中華民族,於是就一致認同我,跟隨我做個中華地球人了。 正如我的先賢唐朝揚州鑑真大師,在旅居日本十餘年後,自知老邁無法還鄉而說的遺偈:「山川異域,日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我對我們的手足同胞也是一樣,大家今生有這樣的因緣,希望來生再結中華文化炎黃子孫的緣分。 六十六年漫長歲月,我隨著台灣經歷了戰後初期百廢待興的刻苦艱辛;從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時代,當然也遇見了篳路藍縷的十大建設時期,我為台灣的百花齊放,創造經濟奇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而感到與有榮焉。乃至第一次政黨輪替後,見證了自由民主帶給台灣的美麗與哀愁。你們六十六歲以下的人,能了解我一同跟台灣成長的心情嗎? 我嘗過白色恐怖的迫害,也曾因不實的密告坐過牢獄,在槍林彈雨、多少次的死活之中,僥倖地延長了生命歲月。尤其來台初期,我受過警察不止百次以上的調查,謠言、耳語、省籍問題,以致我投宿無門、衣食無著,可以說,我在台灣也有過一段辛酸的歷程。 所幸,出家人一向有「處處無家處處家」的性格,我曾經數度環島,走過台灣兩、三百個鄉鎮;我跋涉過溪水河川,也曾在農村睡過豬舍牛房;我翻越高山峻嶺,行腳過八仙山、太平山;我也多次在南北台灣的神廟前,或農家的曬穀場上布教宣講;我領略寶島各地的人文風光、自然景觀。 我曾在半夜上阿里山頂看日出,也曾徒步到日月潭,與原住民好友「毛王爺」談心,還與他讀國民小學的女兒「三公主」合影。對於阿里山、日月潭,我也和現在的大陸人一樣充滿嚮往。 鄭成功管理過的新營、下營、柳營、左營、台南赤崁樓等地方,也曾令我發思古之幽情。我留連在高雄紅毛港、花蓮的海港,我站在野柳女王頭的一旁,望著大海,自豪於中華文化隨著海水流遍十方,可是這片大海,怎麼把我們兩岸同文同種的同胞隔得這麼遙遠?令人不禁感傷。 那數十年,我在北宜、北橫、蘇花、南迴等公路留下腳印;蔣經國先生開拓中橫公路,我在太魯閣燕子口、九曲洞,不止數十次徘徊,欣賞台灣雄偉奇妙的寶地山川,也曾為修築這條公路的數百名殉難工作人員祭悼祝願。我發願將佛法的真善美,散播到寶島的每處角落。經過汗水淋漓、雙腳踩過的每一吋土地,我與它產生了生命的連結,血脈相通,你能說我不愛台灣嗎? 回憶六十多年前,在那個威權的時代,佛教在台灣並沒有發展的空間,但我憑藉青少年時期對佛教建立起的虔誠信仰,不斷到各鄉鎮、漁港、農村去布教,因為化世益人就是我的責任。我們敲鑼打鼓地喊道:「各位台灣的父老兄弟姐妹們,咱們的佛教來啦!咱們的佛教來啦!」 那些聽到我呼聲的民眾,他們也無懼於蔣夫人宋美齡以異教徒身分的權威壓制,都站出來跟我一起共同呼喊:「咱們的佛教來了!咱們的佛教來了!」台灣的父老兄弟,大人、小孩魚貫的拿著小板凳坐下來,專心聽著跟隨我的青年弘法隊員唱歌、講說故事。我們跨越語言、地域的隔閡,信仰裡純淨的善美真心,我們彼此交融,心意相通。 那時候,一般人都嫌台灣花不香、鳥不語,〈波茨坦宣言〉記載,中日戰爭後,台灣歸還中國,是犧牲二千多萬人的生命,以血淚換取的勝利代價。因此,我懷抱一個中國人的心情熱愛我們的台灣,比起滿清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的無邊罪惡,我更慶幸國民黨光復台灣,讓台灣重回中華民族的懷抱,可見政黨還是有其可愛的一面。 每逢台灣發生災難,我都能感同身受。從一九五一年花蓮大地震、一九五九年台灣中部八七水災、到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等等,無懼地震、颱風、水患,我們募集物資前往救災,希望帶給苦難人民一點幫助。我們協助捐建和修復十餘所學校,供給學童營養午餐。 莫拉克八八風災時,我在南部道場成立災民安置所,為了尊重他們的信仰、心中的價值,請來牧師為這許多原住民證道,並且在佛光山設置基督教會的禮拜堂。之後,也為原住民捐建了霧台、桃源、長治鄉等八座圖書館。 對於宗教之間,我一向主張要互相尊重、彼此包容。例如,我曾將天下文化等出版公司給我的版稅,捐給花蓮基督教門諾醫院、慈濟醫院,也鼓勵信徒一起捐款協助。對於天主教真福山社福園區修道院的興建,我也曾在艱難中五年分期捐獻五百萬,聊表祝賀的心意。為了支持南投阮泰賢神父的發心,我也撥出一百萬,響應他重建天祥教堂。屏東萬鑾聖母院的老修女要返回故國西班牙,聽聞她缺少經費,我親自把機票、路費送到修道院,感謝這許多修女數十年對台灣的服務。 為了感念台灣神道寺廟的友誼,我為媽祖創作了一首〈媽祖紀念歌〉,並且在佛陀紀念館成立了「中華傳統宗教聯合總會」。每年他們參加朝山聯誼,彼此歡喜交流,都是種種的美好因緣。 我發起百萬人興建大學,感謝前任教育部長楊朝祥、成功大學前校長翁政義、文學才子龔鵬程、管理專家陳淼勝、前教育部政務次長林聰明都來擔任我們佛光、南華大學的校長。他們不嫌棄我童年失學,幫助我完成對社會教育的心願。 六十多年來,我和我的弟子、信徒們為台灣在世界辦了五所大學、十六所佛教學院,我辦了電視台、報紙、出版社、中小學等,如今想來,台灣佛教能有現在的盛況,我也自覺這六十多年,對台灣人心的淨化和佛教的振興,有了一點馨香的供養。也很感謝海內外各地的佛光人及認同我的朋友們,大家一起為兩岸、為世界和平努力不懈。 佛光山大雄寶殿前面,有二十四棵挺拔的松柏,我把它們都看作是中華文化的二十四孝;我又從大陸運來比樓房還高的鐘乳石、太湖石、晚霞石等,與先前在福建鐫刻的十八羅漢,它們像磐石一般安住在佛光山;尤其,我們突破過去傳統,在十八羅漢中,特地立了三尊佛教史上的女羅漢,表達我一生倡導男女平等的主張。我們建設的佛陀紀念館,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因它而看見台灣。 我這麼喜愛台灣,認為台灣是我的,但不能否認,我還有大陸的故居、我的祖先、我的師長前輩,我不能不與他們共依共存。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我在江蘇宜興的祖庭大覺寺早就化為草嶺荒山,但到底那是窮苦歲月時接引我入佛的寶地,也是成長我慧命的地方。感念大陸政府鼓勵我重建祖庭,現在的大覺寺超越過去舊有的建築多倍以上,藉此,也表達對國恩家慶的回報之意。 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最可貴的資產,就是百姓的慷慨善良,遺憾的是,每到選舉,少部分人強烈的意識形態,讓台灣族群分裂,社會對立衝突,人民與政府相互抗爭,選民與政黨交相指責。在藍綠的政爭之下,台灣人的溫和有禮,可以在一夕之間蕩然無存。 我毫不隱瞞反對台獨的想法,因為我生逢亂世,一生歷經北伐、土匪橫行、軍閥割據、中日戰爭以及國共內戰。當時生靈塗炭的苦難,時隔八十年,記憶猶新,因此,對於兩岸之間,我主張和平,因為戰爭的後果將是不堪設想。 我終其一生,推動實踐僧信平等、男女平等、自他、宗教平等的行動。而對於兩岸和平、世界和平,則是我畢生的盼望。我衷心的希望,台灣不要再有人我對立的禍患,不要只有藍綠、沒有對錯是非善惡的觀念。大家不妨想一想,假如沒有了「中華民國」,我們的前途還能夠和平安寧嗎?大陸政府還會這麼優厚的待遇我們嗎?為了台灣的未來,我期盼藍綠的惡鬥、媒體的扭曲報導,都能停止下來。 經常有人說:世界最美的風景是台灣,因為人。最近又有人說:世界最醜陋的地方也是台灣,因為媒體造謠說謊、謾罵批評。為什麼短短數年,台灣從最美麗變成最醜陋了呢?所有居住在台灣的人,我們都應該深思檢討。 許多人說台灣的崩壞,是不負責任的政客、盲目的選民與造謠的媒體所造成,三者惡性循環,扭曲了民主的價值與法制的精神。更令人憂心的,在政治選舉的操弄下去中國化,對於中華文化、國族意識、家族源流的漠視與遺忘,讓許多人背棄自己的傳統,忘失了自己的根源。就像陳之藩先生所說的,成為一株「失根的蘭花」。 這裡我們所說的中國,是五千年中華文化孕育的歷史中國、文化中國、全民中國,是民族血肉相連、不能改變的中華民族。你說,我們能稱作英國人嗎?我們能稱作德國人嗎?我們能稱作日本人嗎?所以,坦誠的告訴大家,我們都是炎黃子孫,這是無法改變的歷史事實。 所謂「木有本,水有源」,台灣人的祖先,哪一個不是中國人呢?除了李登輝先生之外,大家都不能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現在,台灣有少數人倡議台獨不肯講中國話,主張要講台灣話。請問台灣話是哪裡的話?台灣話不是福建話嗎?福建話不也是中國話嗎?福建也是中國的啊!你能不講中國的福建話嗎? 在全世界,台灣是保存中華文化最完整的地方,也以中華文化的傳統為榮。中華文化重視春節、中秋節、端午節、清明節……,你能說你不要農曆春節過年嗎?中秋月圓,你能說你不要家庭團聚嗎?清明慎終追遠,你能說你不要為祖先追思掃墓嗎?在台灣,我們每一個人,從小到大接受中華文化的滋養,這是我們共同的根源,你否定它,不肯接受中華文化,難道你要做一個宇宙人間無國界、沒有根的遊民嗎? 俗諺說「呷果子拜樹頭,吃米飯惜鋤頭」,曾經我見過一份資料,康熙三十五年(一六九六)編的《地方誌》,記載當時的台灣隸屬揚州管轄。我不禁歡喜,原來六十多年來我沒有離開過揚州。飲水思源,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應該找出自己的根在哪裡?我的父母親在哪裡出生?我的祖父母來自哪裡?我的曾祖父母又來自何方?我曾親聞習近平主席說「兩岸一家親」,我們能否認這種同根同源的事實嗎? 最近,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女士呼籲「禮失求諸野」,在我們認為,如果能「禮失求諸佛教」,更是人間美事。因為信仰必定是人類的基本權利,我希望台灣人民能夠重建新的信仰,樹立道德、講究慈悲、安定身心,人人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用因果業報等,幫助社會次序更加穩定,祈願人人幸福,家家平安。 我一生愛中國、愛台灣、愛中華文化,我和大家過去的祖先一樣,在怒海餘生中來到台灣,因此,惟願國泰民安,別無他求。寄語台灣那許多本土派的人士,不要過於歧視外省人;居住了六十多年,我不算台灣人嗎?台灣會這麼狹隘嗎?難道大家的祖宗先輩不是渡海來台的中國人嗎? 現在,這一本趙無任的《慈悲思路‧兩岸出路》即將出版,我深有同感,假如我們兩岸慈悲,共同以中華文化救台灣,還怕未來沒有出路嗎?藍綠兩黨如果也有慈悲,還怕未來沒有友好的希望嗎?在此心香一瓣,祝願大家平安吉祥。是為序。2015.09.30

最新新聞
  • 夏荷。

    【台灣選舉系列評論】「慈悲思路」開創台灣出路 ──超越黨派、族群、地區的當代諍言

    在痛定思痛的年代,趙無任先生以慈悲的思路,透過深刻敦厚的文筆,指出了當前社會中不公不義、不講是非、不分善惡的現象,並且又以包容之心指引一條社會和諧、人民幸福、民主品質提升、兩岸和平相處的出路。 慈悲的廣義解釋包括了:有「同理心」,沒有「分別心」,與人為善,成人之美,無私無我,寧做老二,外得人和,內得心安,捨得結緣,身在喜捨。星雲大師為本書《慈悲思路.兩岸出路》代序中寫著:「希望為台灣選風增添一些和平、善意的理性思路。」又指出:「我一生愛中國、愛台灣、愛中華文化、我和台灣大家過去的祖先一樣,在怒海餘生中來到台灣,因此,惟願國泰民安,別無他求。……假如我們兩岸慈悲,共同以中華文化救台灣,還怕未來沒有出路嗎?藍綠二黨如果也有慈悲,還怕未來沒有友好的希望嗎?」 (一)出現了另一位「參選人」 6月30日在人間福報第一次讀到趙先生的文章,就被其標題及論點吸引:「選舉大樓的成功與倒閉」。 文章中寫著:「建樓的人,在那裡默默地為社會、為經濟、為大眾打拼,他們都沒有聲音;但拆樓的人,他們的聲音響亮,在那裡吼叫、呼喚、機械嘈雜、樓倒頂塌,實在亂七八糟。」「這個世間上總要有人出頭,就像一個大樓有個頂,總要有人登頂……你為什麼不助成大樓的興建呢?……高樓倒了,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正值選舉的時候,希望蔡英文、洪秀柱會倒閉的人,你們可以思之思之。」 沒想到7月1日又讀到第二篇:「讓台灣兩黨有十萬個總統候選人」;7月2日又讀到第三篇:「兩位女性競選總統是台灣的榮耀」。這樣的連載就立刻引起了大家高度的重視。文章中所環繞「選舉」的角度是那麼多元,引證的典故是那麼豐富,敘述的方式是那麼貼近現實,傳達的訊息是那麼地令人動容。 因此,有人說:「趙無任」變成了這次總統大選中另一位「參選人」──參加選舉理性討論,提升選舉品質的「無名氏」。大家不知道他在哪裡,但他的評論已經不斷地擴散、流傳、轉載、討論;他一夕之間變成了可以影響選民的「無形力量」。更有人說:「趙無任要出來競選,我投他一票。」 當友人問起「誰是趙無任?」時,我說:「他憂慮社會的分裂、民主的變質、兩岸交流的變數、中華民族的前景;他的看法實在是代表了絕大多數沉默者的心聲。」 我們猜想,取名趙無任,大概是「趙」是百家姓之一,代表的是「大家」,「無」是「無我」,「任」是「責任」,合起來是「一個無私、有責任感的老百姓」。這真是一個具有草根性的平實筆名。 (二)以慈悲思路評論重要議題 10月8日,天下文化與人間福報將把趙無任先生七十篇文章,編輯成書出版,書名是《慈悲思路.兩岸出路──台灣選舉系列評論》。 「台灣選舉」在趙無任的筆下,不應當再是個受人奚落與厭惡的「民主之惡」。大家認真地細讀這本書,台灣的民主品質、社會和諧與兩岸合作就能大幅改善。 這本著作的論點是跨黨派,跨族群,跨地區,跨宗教。凡是對台灣選舉、兩岸交流及社會長期發展有利的觀念,都提了出來,供大家一起來思考和討論。 趙無任先生悲天憫人地看到了台灣自一九八○年代中期進入民主時代後一連串的折騰:社會所遭遇的挫折,政黨所經歷的對立,媒體所失去的可信度,國會所失去的效率,兩岸所失去可以交流的速度與廣度,開放所面臨的反對,以及不斷出現的內鬥與內耗,甚至政府與一般人對「宗教人士」的一些歧視。他憂心忡忡的決定要在總統大選前,對民主選舉,政黨政治,兩岸關係,統獨糾結,本土化,民族意識,大同世界,下一代福祉等等重要議題,做一次全面性的坦率討論。 七十篇文章分成四篇:選出優秀領導人、尋找台灣領導力、悲憫土地與人民、深思民主與自由。即使是專門研究民主政治的學者,也難以擁有這樣宏觀而多元的視野,古今及中外的例證,以及慈悲與超脫的胸懷。 台灣的選舉,尤其總統大選,已使人民對我們的民主政治無法產生驕傲。對民主再嚮往的鬥士,內心也有深沉的疑慮。 我們所嚮往的「君子之爭」從來沒有出現過。在競選團隊的核心及外圍組織的算計下,打擊對方的影射、抹黑、指控、捏造……透過文字、圖片、名嘴、網路,一波又一波地傾巢而出;其中網軍變成了最新的武器。無論哪一邊候選人當選,早已被醜化得「遍體麟傷」。每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全民就要經歷一次愈來愈惡劣的人間煉獄。作者在評論中質問:「選舉要靠罵人來當選嗎?」 當前媒體上已經出現了對總統候選人真假難辨的抹黑材料。我曾經歸納過「媒體誤國」的可怕後果: ● 把「壞」消息當成「好」新聞來熱賣。 ● 把做壞事的「惡人」當成「名人」。 ● 把翻雲覆雨的「政客」當成「英雄」。 ● 把信口開河的「發言」當成「專家」。 ● 把違反原則的「小人」當成「功臣」。 ● 把堅守原則的「君子」當成「無能」。 這是言論自由氾濫誤用下的痛心現象:報導污名化、評論兩極化、善良邊緣化;甚至國家定位及國號都遭到醜化。趙無任沉痛地說:「假如沒有中華民國,一切都成了泡影。」趙無任在多篇評論中表達了深沉的憂慮。 (三)創造「人間紅利」 佛光山創建以來,就孕育了佛光人所擁有「人間」性格。 這些「人間性格」的特質,包括了「捨我其誰」的擔當,「不忍眾生苦」的宏願,「以空為樂,以眾為我」的無我,「永不灰心,永不休息」的毅力,「與人為善、從善如流」的心胸。因此,佛光山不分地區、性別、教育、甚至宗教,堅持以融合與喜悅之心,推動文化、教育、共修、社教等的活動,打造「安樂富有」的人間淨土。 這正是我近年來嘗試把佛光山的貢獻涵蓋為「人間紅利」這個概念。 「紅利」(dividend)本是投資學名詞,形容「資金的報酬」。自從西方世界八○年代出現Peace Dividend一詞後,已被引申為:增加人民及社會福祉的政策,所能帶來有形及無形的回饋與利益。如「和平」替代「戰爭」,個人生命、時間、資源、國防支出就可移做更好的使用,即是「和平紅利」一詞的最好註釋。 再以推動人間佛教的「三好」而言,「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已經帶給海內外無數的信徒、民眾,以及各界領袖珍貴的「紅利」──這種無形財富可以包括社會和諧、人格昇華、財富分享、邪念改正、善良提倡、慈悲擴散、鬥爭減少……。全書就苦口婆心地提倡這種思路,這正就是打破台灣對立與不安的出路。 兩岸關係一直是大家最掛念的問題,趙無任先生指出:「我們一定要彼此對立才稱心愜意嗎?假如摒除統獨問題,大家互相尊重,互相提攜,互相友愛,互相往來,和平共存,這不但是時代的進步,也是中華文化的成長啊!」 這本著作對台灣選舉所做的評論,如果得到大家共鳴,那就為世人帶來難以估計的「人間紅利」。 趙無任先生這位勇者,勇敢地超越了「政治正確」,寫出了大家想說又不敢說的真心話;這位智者再以慈悲思路,提出智慧見解,為台灣開創出路。

  • 山景。

    【台灣選舉系列評論】讀者看選舉評論3

    學生沈佳宜: 當我們的眼光只放在台灣,我們的世界就只有台灣這個地方。當我們的心,擴大至整個宇宙,宇宙星河就在我們的心中。趙先生的〈人是一個 宇宙在人的心中〉這篇評論,讓人領略到心量可以如此廣闊,人的一念,是這麼充滿著無限力量。 屏東郭庭吉: 〈我重要呢?黨重要呢?〉中「無我」的概念真是一帖良劑。我從事平面設計,每次與自己的創作共處好一段時間,在完全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下,實難保持客觀。小至作品,大至社會國家,若每個人都能捨去「以自我為準」的心態,團隊中每一員才能相互融合,也才能激盪出最佳創作。 高雄張天雄: 百家皆無我、百姓皆有任!民粹高漲的亂世、民主流於蜚短流長,眾生意念如乘桴浮于海、惶惶無依,社會需要勇於說真話的正道與承擔。趙無任先生以一個平民身分,肩扛「百家皆無我、百姓皆有任」的重擔,無懼攻訐、力挽狂瀾,重新建構社會的道德良知,令人感佩! 夏威夷永嘉: 在台灣民眾失去道德標準、失去未來希望與方向、失去人性本有的道德良知、失去社會正向的價值觀、失去保國護民的力量及勇氣時,趙無任先生能不畏眾難,力挽狂瀾,在藍海領航,引領迷失的人們,駛向光明希望的目標,是全民之福!願上天與佛祖護佑台灣,淨化人心。 新竹市楊明芬: 讀〈李登輝先生是哪一種人?〉後,才知道原來曾經是中華民總統的李登輝,心心念著他的祖國日本。到底誰是愛台灣,誰是台灣人?趙無任先生對李登輝的剖析,可謂一針見血,句句經典。 美國加州陳品瑩: 讀〈看兩黨誰能團結誰就能勝利〉有感,古來興旺的家族,一但分家或兄弟鬩牆,結局就是家族敗落,任何一個團體也是如此。希望國民黨團結,摒棄成見,選出優秀的候選人;也希望兩黨團結,拋去私利,共同為台灣的福祉努力。 台灣學者張教授: 我們已經歷五次總統大選,對選舉已經熟悉,卻從來沒有深刻反省,如何進行一場有助於社會融合的選舉,我們期待這是一場就價值、路線、方法做徹底釐清的典範選舉。 洪秀柱、蔡英文兩位女士參選,已經寫入台灣的民主史,我們更期望她們真正載入史冊的是,用理性的辯論,做為選舉的主要形式,擺脫負面選舉的陰影,為台灣的民主開創一個新里程碑。 廣州江季弦: 站在市井小民的角度,我們所祈求的只是希望國家經濟穩定、家庭平安和事業順利。我們無意捲入選舉的漩渦之中,讀到趙無任先生寫的〈每逢選舉,可憐我要說謊〉、〈我猶豫,這一票投給誰?〉二文,不禁心有所感嘆。 我也在思考,當我在教育孩子,做人要誠實守信、尊師重道、要有禮貌……的同時,電視媒體所播報的立法委員、選舉候選人卻違背這些傳統的中華文化禮儀,互相打罵、毀謗、叫囂。 當候選人來拜訪時,確實我也是違背良心,應付應付,看著孩子疑惑、懵懂的眼神,我既慚愧又無奈。號稱民主國家的台灣,真懂得民主嗎? 政府是否慎重考慮,將「民主選舉的課程」放在學校必修課程中,好好引導未來的國家主人翁,當他們有心參選任何一個公職時,應該要有什麼條件?身為投票人,又應該具備什麼素養呢? 宜蘭陳筱珍: 〈台灣選舉系列報導〉站在客觀中立、超越黨派的立場,憂國憂民、勇敢無畏地為選民發聲,期望能營造優質的選舉氛圍,毋內鬥傷害,吾人應學習其慈悲之精神,並為創造人民的福祉而努力。 台中詹智銘: 看了〈民意代表們當選後有什麼好處?〉,大驚!咱小市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裡?連不具專業問政能力、無服務熱誠的人,都要擠破頭爭取當選,原來是看在「獲利頗豐」的份上,而不是要「為民服務」啊! 網友台南綠茶: 看到趙無任先生勇於針砭台灣選舉亂象,展現的是他的大無畏,那是關愛台灣所有人民、發自內心真正的慈悲。經過深思熟慮、站在大眾角度的發言,在硝煙瀰漫的台灣選舉氛圍中,注入一股清流,讓人有刻骨銘心的感動。 媒體工作者曾伯加: 其實政治也可以很歡喜,選舉也可以很簡單,《人間福報》新闢〈台灣選舉系列評論〉,就明白指出,《禮記》〈禮運大同篇〉是從政者依循的準則,只要做到了,不但國家昌盛,社會太平,人民也能安居樂業,夫復何求! 總統和立委大選愈來愈近,希望大家能看〈台灣選舉系列評論〉,細細咀嚼,參選者拿出誠心,投票者拿出智慧,大同世界不難實現。 加拿大高鱻魚: 每逢選舉,台灣人就受到政客的撕裂,弄得自家人傷痕累累。究竟台灣人的身心應該住在哪裡?我覺得趙無任先生說得對,「台灣人和世界的人,一樣都是人,身心都需要有一個住處。」 誠如其所說,「今日的台灣之所以美,佛教在台灣的推動教化,不能說沒有功勞。」歐洲爆發難民危機,國際世局動盪不安,我們期望台灣能夠傳遞對人慈悲,社會能和平和諧;更期待台灣成為宗教世界、成為淨土、天堂,成為名副其實的寶島。 新竹沐善于: 趙無任先生在《人間福報》發表的選舉評論,實在是救世救國的良方。 江蘇澗耕: 以佛學的智慧觀察台灣的選情,這對關注台海形勢的人來說,是一種建設性的角度。也說明佛法不離世間。遑論選舉,即便是我們普通大眾的日常起居作務,更應依高道德標準來修行。 香港逸峰: 台灣的選舉,說白了就是一場鬧劇,是被一群政客操控的假民主。你想,從李登輝到陳水扁再到馬英九,台灣的經濟一路下滑,族群割裂,政治暴力。 新一代青年在政黨的挑唆下,無視法律,成為所謂民主政治的犧牲品,政客以犧牲台灣人民的切身利益為代價,以犧牲兩岸的和平為代價,以中華民族的利益為代價,牟取個人的政治野心,牟取小團體的巨額利益,把台灣推向惡道的邊緣,這就是大惡。 台北林少雯: 〈台灣人的身心住在那裡?〉文中,語重心長的呼籲「希望政治人物不要只是想利用宗教,甚至於踐踏宗教。佛教普利群生,希望一切眾生離苦得樂,政治清明,攸關人民的幸福安樂。讓宗教關心社會的福利,讓台灣能夠成為一個宗教世界,一處淨土、天堂,成為名副其實的寶島。」說得真好!但願成真! 台南Emily: 拜讀趙無任先生〈一個參選人猶豫的告白〉,突然感受到一直以來被喚作「政客」的候選人,我們是不是誤解他們了?其實他們也很無奈,選民的許多要求、人情是不是也很無理? 趙無任先生提醒大家,政治的背後有很多弊端、很醜陋,我們以為他們出來是為了選票,為了自己的利益,但對公共事務是很冷漠的,換作你或者是我,有勇氣站出來參選嗎?還是只在螢幕後面打打鍵盤,以為幾句看法、幾句話被煽動,就真的參與到國家大事了?值得省思。 花蓮楊信廣: 綜觀趙無任先生七十篇有關選舉評論的文章,時而批藍,時而詰綠,用詞公正又嚴厲,但從其誠懇愷切的字裡行間,明顯透露他的憂心:在台灣這彈丸之地,他實不願同樣身為炎黃子孫的兩黨,同室操戈,爭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 文章裡,他一面護著台灣,一面顧著大陸,對整個大中國,他殷殷關愛眷戀之情力透紙背,句句急迫表達他的焦慮:在海峽兩岸,同樣身為中華民族的這一代人,要如何才能和平共存,才能避免點燃可怕的戰爭之火? 但是,趙無任先生,他的憂心、他的焦慮,能引起多少人的共鳴?能否讓兩黨、兩岸的領導者反省反思,並重新調整腳步,做出能真正利益百姓的決策?這是身為讀者的我所掛念的。 台中王慶玲: 〈選舉期間,讓我們懷念幾位前賢〉值得大家省思,要投給真正為國家犧牲奉獻的人,不要投給那些滿腦意識形態的政客,要選賢與能的人,不要只選會呼口號的人。 高雄蕭遙: 趙無任先生的建言,是選舉中最中肯、最正面的民主一股清流,讀之感到國家又有希望了,願人民能有這樣的民主素養,一起努力選出賢與能,選出真正愛國護民的總統及政府官員。 微信張文婷Ava: 趙先生您好,台灣選舉系列報導中,「一劍泯恩仇」,用的應是魯迅「渡盡劫波兄弟在,江湖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吧,「一笑泯恩仇」或許比「劍」更加符合文意。 台灣林意軒: 趙先生在〈當代青年的目標在哪裡?〉說得非常好,句句中肯,遺憾的是那些缺乏理智的年輕人,被過度洗腦操縱,已經無法聽進忠言,只聽不當的政客一面之詞。 網路Susan Huang: 〈苦難的人生,苦難的中國人〉此篇文章,絲絲入扣,扣人心弦,令人溫故知新,一遍又一遍的入心吧。 網路董玲玲: 〈苦難的人生,苦難的中國人〉在亂世中有文如此……勇哉!了不起! 高雄蔣家如: 《人間福報》登了許久趙無任的文章,我每天數讀深思,受益匪淺。 高雄王弗月: 趙無任先生為選舉指出那麼多光明的道路,有心人為什麼不閱讀深思呢? 香港紀利生: 趙無任先生說的不只是選舉評論,不只是指選舉,而是愛國治國的良方。 台北菩提子: 因為國會工作關係,常處於政治敏感議事運作與大眾利益考量糾結,擁有如同觀音菩薩洞悉因緣、眾生需求,應機化現圓融的處世智慧是非常重要的,感謝趙無任先生無私無我、理性客觀的建言,讓國會工作有了方向,期以透過適當政治建言與國會運作,符合大眾利益。

  • 網路讀者看選舉評論。

    【台灣選舉系列評論】網路讀者看選舉評論

    網路林志聰:〈從禮記禮運大同篇看選舉〉以佛治心,以儒治國,以道治身!妙哉! 網路孫佑旭:〈從禮記禮運大同篇看選舉〉古之名訓無人宣導,後世所有政客所為悲哀醒悟吧!慈悲、博愛、平等、和睦,才是真正善者政客。 網路Susan Huang:〈從禮記禮運大同篇看選舉〉真的太棒,科技發達、人類進步幾乎忘記聖賢的名號,重溫很好的,提醒我們的良知。 網路Chi Lai Lau:〈從禮記禮運大同篇看選舉〉與佛教之「眾生平等」、「因緣果報」有異曲同工之妙。 網路趙莒玲:〈讓孫中山先生在台灣復活吧!〉好一篇精闢的針砭和殷切的期許評論! 網路謝華山:〈讓孫中山先生在台灣復活吧!〉希拉蕊和駱家輝兩個美國人對中國人的評價,值得我們同宗的台灣人反思! 高雄黃女士:一定要請趙無任結集出書哦,每一篇都寫得非常精采。 花蓮陳家鈴:趙無任的文章〈我們要向原住民學習〉中,提到花蓮原住民的會長,花蓮人歡欣鼓舞,感謝趙無任的胸襟,看到每一個族群。 紐西蘭王茂君:〈假如沒有了「中華民國」〉、〈我們對兩岸往來的建議〉我剛剛讀這兩篇,我是能感到趙無任先生對兩岸問題的心意,實在是運筆小心到了極處。 澳洲王先生: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讀懂趙無任的用心,真正洞悉兩岸的關係。 上海唐秦梅:閱讀趙無任先生台灣選舉系列文章,其間展現的境界膽魄謀略底蘊令人讚歎。 台中周真仁:趙無任先生專欄內容分析政治局勢展現出自身的大格局與眼界,且用字中肯。 網路童小姐:台灣是我土生土長的地方,但我是中國人。 台灣大學杜保瑞:在日本統治台灣前,台灣人就是清朝人。依照李登輝的說法,那台灣人抗日的烈士都是叛國者。 台灣王昱婷:〈當代青年的目標在哪裡?〉精妙的一篇文章,希望全國的青年都能看到。 台灣許興家:學生在參與群眾運動時,明白自己應負的法律責任,不要有違法脫序的言行。 彰化王佩琪:趙無任先生太有智慧了!應該邀他來參加公職選舉領導台灣。 南京程恭讓教授:〈苦難的人生,苦難的中國人〉讀之讓人淚下! 高雄陳何金鳳:閱讀趙無任先生的評論,讓我看到台灣的希望,阮台灣人的祖先哪一個不是來自中國,不應分彼此,要友愛,這才是真正的民主精神。 花蓮黃小琳:佛心來者的趙無任,不知是何方神聖,但文字流暢,台灣的政客及人民應該都要拜讀一下,學學趙無任先生的為國為民精神。 高雄陳耀昌:每到選舉都是一片混戰,謾罵抹黑滿天飛,但自從《人間福報》刊登趙無任先生的評論,感到此人思想正派、純正,不偏不私,應該請趙無任出來選舉領導我們,或開課教導全民一起學習,什麼叫民主的真正素養。 網路Victor Ooi:〈台灣的是非善惡在哪裡?〉政治文化敗壞,多少政治人物忘失了政治本懷,失去為人的真義而不知,乃至愈陷愈深,使短暫的人生徒添罪惡。 網路涂文珠:〈台灣的是非善惡在哪裡?〉我是個關心台灣的外國人,感受到作者用心良苦。他針砭時弊希望能喚醒被無良政客和傳媒誤導的民眾。不要跟著謠言起舞,希望台灣政壇的這些壞風氣逐漸減少,祝願台灣人有和平美好的未來。 網路Victor:〈回顧古代有自由民主嗎?〉古人的重才,高風亮節,令人永遠敬仰;今人的重利,不良行為,令人永遠遺憾。 屏東尤美玉:趙無任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很有智慧,更是震撼人心,我們生長在台灣講的是閩南話,是福建話,福建話是中國話,是我們中國人,真是一語震醒夢中人。 台灣美玲:趙無任先生所說有播種才會有所成,如不肯耕耘怎能會有收成?人心的念頭是在現生的天堂與地獄之間,只在善惡之念而已。心存善念才能夠有利益一切的眾生,雖然趙先生我不認識,但是在我的心中那種的智慧是無上,完全都是在為眾生設想。 網路Min Tsung Wu:〈台灣人會知道自己的祖先嗎?〉台灣就是需要像趙無任先生這樣的人,仗義執言!佩服! 網路Man Hun Shen:台灣選舉系列評論的文章,我每一篇讀了不下五次以上,可見真的說得太好了! 網路蔣榮賢:〈建設兩岸談判的基礎(上)〉和平共處,也是一種共業,從同體、同理心,相互包容與尊重,惜福、惜緣、現在已經全球化,若大家能敞開心胸,事情可迎刃而解。 台北古小琦:選舉是台灣的奇蹟和特色,但是,學校的課本從來沒有人教我們怎麼認識選舉?怎麼做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民,我建議,教育部應該要用趙無任的文章,來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台南蔡麗穎:做為一個國民黨員,趙無任這一系列的文章,讓我重新回顧過去的歷史因緣,正如唐太宗所言:「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我們真的希望台灣所有黨派的大老,請你們要團結救黨啊!不要對不起國父孫中山先生當年提倡自由民主的苦心。 台北張心宇:讀了趙無任的文章,讓我重新思考,選舉是可以理性、和平,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後,想選誰就選誰,怎麼每次台灣的選舉,都搞得跟口水戰一樣,互相攻擊。建議台灣的候選人們,讀完趙無任的文章,再來選舉吧! 嘉義嚴真容:我參加選舉好幾年了,每次都很激情,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大家叫就跟著叫,大家罵就跟著罵,看了趙無任的文章,我在反省我自己,自己這幾年真是莫名其妙。 宜蘭蔣欣欣:年輕人最容易被利用,尤其選舉到的時候,我很喜歡趙無任對青年的提醒,唯有壯大自己、健全自己,未來才可以真正為國家、社會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