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小林當地居民自組竹編班。日光小林當地居民自組竹編班。

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六)善緣齊聚 讓原民的努力被看見

「原住民不是乞丐,不要一天到晚伸手向人要東西,我們要尊嚴地創造自己的未來。」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豪情萬丈的話,說出許多努力為部落找出路的原民心聲。 基於「給他魚,不如給他釣竿」的理由,莫拉克災後重建巨大工程,除了行政院重建委員會投入龐大資源,更有許多半官方或民間團體、個人長期陪伴,導入教育式的救濟,輔導災民適應消費社會脈動,走向自力更生,在重生過程中,爭取自主與尊嚴。 (一)里佳天使陳佩伶 和原民「搏感情」 短髮、暗紅T恤、黑色長褲、夾腳拖,充滿年輕活力的陳佩伶,駕駛休旅車在阿里山里佳部落產業道路上來回奔馳,接駁前來體驗農事服務的遊客;即使因天候或人為因素不得不臨時更動行程,她依然帶著笑臉,從容聯繫,做最妥善的安排。 陳佩伶在部落四處串門子,出入自如,遇上村民,總會停步親切哈拉幾句。若非皮膚白皙,外人一定會以為她是安居在此地的原住民。她笑說:「長期和部落互動,我的思維模式早就原民化了!」 從台中科技大學事業經營研究所畢業後,陳佩伶接受靜宜大學觀光系副教授黃政聰的邀請,投入原住民部落產業培力計畫,長期在桃竹苗、新北市等原住民部落輔導產業行銷。會走進里佳,完全是一場美麗的「意外」! 莫拉克災後半年,陳佩伶跟著老師出席嘉義一場研討會,當時的里佳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力邀她「來里佳看看,給我們一些重建的建議」。她問里佳在哪裡?理事長答以「就在隔壁」。沒想到這個「隔壁」,車子一開就超過2小時!從此以後,陳佩伶和里佳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帶領居民走出困境、創造希望的小天使。 進入災後里佳,她看到道路毀損所引發的產業困境,除了農產品無法及時運出,願意深入以「藍色部落」聞名的里佳欣賞螢火蟲、星空的遊客也日漸萎縮。陳佩伶賣命寫計畫、呈案、引進資源,近半年後成功媒合台積電在里佳認養建置茶場、筍場和觀星台。「當筍場落成啟用那一刻,超有成就感,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可以幫原住民做些什麼。」回憶的當下,陳佩伶依然記得當時的感動。 「讓好東西被更多人看見。」陳佩伶認為,所有原鄉產業的發展,最難、最需要的協助就是打開通路。她舉和佛光山慈悲社會福利基金會合作經驗為例,去年透過基金會牽線,讓里佳農產品登上「福報購」網購公益平台;今年基金會又安排好幾梯次青年到部落體驗農事服務,欣賞好山好水,既提升部落經濟活動,又行銷部落文化,有助於帶動觀光客回流,都是重振部落產業的好方法。 進入里佳4年,從親自寫計畫,到村民能自己提案;從引進師資課程、產業重建到輔導行銷,陳佩伶一步步走來,早已成為部落住民心目中的策畫、溝通高手,在部落走動一天,少說有10位村民會向她提出各種「小小的需求」。她坦言,承擔那麼多人的期待,心中會有壓力,還好有工作團隊幫忙分攤,「也要感謝原住民朋友的樂天知命,教我學會『放下』。」 值得欣喜的是,有不少年輕人加入陳佩伶的產業重建陪伴團隊,深入部落和原民「搏感情」。已有3年資歷的張沛瑜,原本就對原住民有好感,加入團隊後,結合攝影興趣和專長,拍攝好幾部以原鄉為主題的微電影,其中記錄來吉部落山豬雕刻藝術的「跟山豬散步」,還曾奪得競賽冠軍。一身原民風裝扮的她說,每次和朋友聚會,總是情不自禁推薦鄒族的生活與文化,希望世人拋開刻板印象,真心感受部落生活的美好。 對陳佩伶和張沛瑜而言,和原住民當朋友已不單是工作,而是一份使命;在辛苦陪伴、付出之餘,身心疲累,卻精神充實,雖然「錢少事多離家遠」,兩人卻甘之如飴,樂在其中。 (二)竹編達人洪文隆 打開小林老師傅心窗 「社區營造,其實是在『造人』,用撒錢方式提供補助,最沒效果。」日光小林永久屋部落工藝坊竹藝老師洪文隆說,「我只是借力使力,把學員的竹編潛能激發出來,然後推向市場,讓他們有信心成為設計達人。」 住在台南南化的洪文隆,無懼單程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每天來到日光小林,指導工藝坊學員製作竹編藝品,「看到有手藝的村民困守部落,沒有舞台,我『足嘸甘』(台語,心疼不捨),想盡辦法把他們的才藝行銷出去,和市場結合。」口嚼檳榔,邊說邊以數條竹篾編製風車軸心,洪文隆粗獷的外貌下,有顆細膩柔軟的心。 日前洪文隆承包林務局一項大工程,要創作以「秋收」為主題的一組竹編藝品,作品會在屏東某森林遊樂區展出,他率領幾位師傅在空曠草地上為展品趕工。其中一位老師傅正以竹篾和鐵絲綁造一頭1:1的耕牛,牛隻已粗具雛型,身軀的肌理線條、臉部的細微表情都維妙維肖,洪文隆在一旁看著,神情有說不出的滿意。 「他們不需要我教,我只負責鼓勵他們打破框架,讓潛在的創意呈現,勇敢行銷自己。」洪文隆表示,這些中壯年師傅都有一身好手藝,但是受到傳統限制,習慣依樣畫葫蘆;他努力引導他們創作出精簡結實、美觀大方的藝品,嘗試「走出去」,和市場需求結合。 洪文隆說,學員起初都認為「不可能」,意興闌珊;在「先做再說」的勸誘下,學員做出信心後,也逐漸感受到創新帶來的新鮮和快樂。他強調,這個工藝坊採「共同企業經營」方式運作,財務完全透明,每個學員有「同在一條船」的感覺,向心力也更強了。 雖然每天長途奔波,還要處理工藝坊種種瑣事,洪文隆卻表示自己很快樂,他笑著說:「做自己喜歡的事,又有錢賺,世上有比這更幸福的工作嗎?」 (三)為小林村拍電影 澎恰恰鼓勵青年返鄉 在親眼目睹高雄小林村因莫拉克風災慘遭滅村的浩劫後,藝人澎恰恰發願透過「三部曲」表達對小林村的關懷。5年後的今天,「請村民看電影」、「為村民開演唱會」前二部曲已先後圓夢,第三部曲「把小林故事拍成電影」,正緊鑼密鼓籌備中,預計2016年開拍。 「村民如果無法走出災難陰影,年輕人如果不肯返回部落,那麼小林村會真的徹底消失!」持續關懷小林部落重建的澎恰恰,說出意味深長的話,並決定拍攝電影重現災變畫面,讓村民勇敢面對,經過回顧、省思,釋放情緒,走出傷痛,也要邀請村民現身說法擔任片中演員。他堅定地說:「讓悲劇不要再發生,喚醒台灣民眾愛護這片土地。」 澎恰恰憶起第一次看見災變現場所受到的震撼:「原本群山環繞的河谷,完全被土石填平,根本看不見河谷的蹤影。」他表示,希望用記錄式劇情片,跳脫說教,拍出第二部「看見台灣」,傳達「尊敬大自然,敬畏土地」的理念。 「大自然雖然神聖,但人性的偉大力量足以與之抗衡。」澎恰恰透漏已構想好的電影感人畫面:在泥流覆蓋底下,媽媽仰天而臥,懷中抱著小女兒,爸爸則四肢伏地,挺起腰背,有如房舍屋頂,緊緊護衛著妻女;當搜救人員清出泥流時,父母已氣絕,小女孩則倖存。 關於小林村的重建與未來,澎恰恰的見解是:「不諳行銷、災民心態」,是必須克服的障礙。他說,這幾年小林重建發展協會結合農產加工,做出很好的糕點和果醬,卻不懂行銷,所以他和佛光山合作,在《人間福報》「福報購」搭起公益網購平台,並邀請藝人共同促成「攜手同圓─關懷莫拉克重建慈善義唱」,增加優質產品曝光率。 「自覺很重要,擺脫災民自憐心態,才能在專業上精益求精,打出品牌。」澎恰恰表示,如果小林想以傳統平埔文化做為發展觀光的亮點,不論展示和表演,都要努力做到最好,像「大滿舞團」已經跨海到國外演出,更要以「太陽馬戲團」為標竿,追求舞台和藝術表現的極致,讓觀眾為欣賞高水準演出而來。 真心關懷小林的澎恰恰也想提醒一般「到此一遊」的遊客,來到小林,不要消費村民的災難和傷痛,因為「他們需要的是真心的關懷與尊重。」 (四)守護舊家園?遷居永久屋? 來吉面臨困難抉擇 「風災沒有給部落帶來傷亡,反而引發內部分裂,重建工作,是對人心和人性的莫大考驗。」針對重建議題,部落意見分歧,面對不確定的未來,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話語中帶著些許無奈。 在來吉重建過程中,政府單位傾向全村遷居永久屋,降低天災風險。來吉部落4個鄰中,1、2鄰同意遷居永久屋,3、4鄰則希望就地重建,就此引發「兄弟分家」的紛爭。 贊成就地重建的鄭秀琴不平地表示,由於行政資源和資訊的不對稱,3、4鄰的聲音完全遭漠視,他們已放棄申請永久屋,但「安全堪虞」的環境評估帽子遲遲拿不掉,公益團體的重建資源因而進不來,部落產業發展的重生路,變得雪上加霜。 選擇就地重建,原因很多。鄭秀琴指出,一方面永久屋所在地屬於原始森林,是重要水源地,會對生態造成重大破壞,而且公共設施不足,政府勢必還要投入許多資源,社區才能正常運作;另一方面,村裡有族人投入多年的部落營造心血,又能近距離瞻仰塔山聖山,祖靈也多次透過女巫傳達不願遷離的意願,「我們真的放不下這塊土地。」 「只會耕作的我們,搬到永久屋後,沒田沒地,要吃什麼?族人外移,成為都市邊緣人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鄭秀琴說出選擇就地重建的最關鍵因素。 「原住民不是乞丐,不要一天到晚伸手向人要東西,我們要尊嚴地創造自己的未來。」鄭秀琴豪氣地說,來吉曾是全台首個全自主規劃營造的原鄉部落,讓她引以為榮,「安全堪虞」才是部落發展的緊箍咒。她表示,這幾年村內不曾有重大災情,只要相關單位同意拿掉這個緊箍咒,引進公益團隊重建資源,讓觀光客回流,村人有信心以傳統產業和木雕、編織等文創產業,讓部落重新站穩腳步,獲得新生。「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她語氣堅定地說。 「土地、農作,是原住民賴以維繫的命脈;一旦沒有土地可耕作,原民文化也將滅絕。」來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武正清表示,這幾年村民致力發展高經濟特色農作,像俗名「粉薯」的葛鬱金,是製作上等太白粉的原料,磨粉沖水服用可以預防感冒;身價超越杭菊的油菊花,則是很受歡迎的健康食品;栽培多年的咖啡,已陸續獲得有機認證,打出品牌;而高山野放甘蔗製作的高山紅糖,全台少見,也非常搶手。 當1、2鄰遷入永久屋後,決定守護舊家園的3、4鄰,是否會成為被遺忘的棋子?鄭秀琴和武正清希望有關單位正視他們的心聲,讓部落活化,「來吉」才是名副其實的招「來吉」祥。

最新新聞
  • 里佳木雕坊大師傅方榮達堅持木雕工藝傳承。

    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五)鄒族木雕基因 面臨斷層危機

    山林生活給予鄒族部落豐富的創作靈感與生活體驗,孕育出許多在地工藝家,藝術隨手拈來,路旁的大石頭、木塊,都是他們的創作素材,也是部落工藝家發想靈感的最佳觸媒。儘管現代鄒族人生活隨時空改變,但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木雕技藝,卻根深柢固存在鄒族人的基因中,傳承保留傳統雕刻技法的念頭時時浮現他們心頭,衷心希望鄒族的下一代不能忘根。 木雕記錄祖先智慧 浦匡宗盼傳承 走進阿里山來吉部落拉烏斯工作室,迎著風飄來陣陣香樟木香氣,香氣原來是來自於工作室主人浦匡宗創作的木雕作品;浦大哥順著香樟木的紋理,一手俐落地雕刻出貓頭鷹的羽毛,一邊訴說著鄒族人與貓頭鷹的故事。 半路出家學習木雕技術的浦匡宗,原是林務局鐵路養護工,維修鐵軌、更換枕木的工作一做20幾年。工作閒暇時,他以部落隨處可得的孟宗竹與桂竹進行創作,剖竹、染色後,用來編織及雕刻。在浦匡宗粗黑的雙手下,不僅編出實用的傳統竹籃、竹簍,傳承老祖宗的打獵工作,近期更編織一隻隻色彩斑斕、栩栩如生的蝴蝶和蜻蜓。浦匡宗心心念念記掛著老祖宗智慧的傳承,他說:「小朋友都要知道老前輩的東西,不能忘記鄒族文化的根。」 來吉部落是藝術家的故鄉,但八八風災不僅摧毀了藝術家的工作室,更摧毀了藝術創作的夢想。浦匡宗娓娓道來,原本部落有20幾位石雕與木雕工藝家,但八八風災對心靈的衝擊,沖散了藝術創作的動力,多人因而放棄創作。但浦匡宗卻堅持下去,重拾雕刻刀,以鄒族的報喜鳥貓頭鷹為主要題材,也雕些鄒族的英雄故事,他透露,希望透過木雕讓大家認識鄒族有趣的神話傳說。 除了木雕外,浦匡宗也就地取材,使用山芙蓉的樹皮編製背帶。浦匡宗說,在鄒族人心目中,山芙蓉有避邪的作用,因此早期族人要出征打仗時,都會配戴山芙蓉樹皮,希望保佑戰士平安回來。山芙蓉的樹皮具有韌性,編製的背帶非常耐重,因此鄒族人又習慣以柔軟的山芙蓉樹皮製作竹簍背帶,用額頭背著竹簍上山打獵去,耐重又不會痛。 會不會想把木雕技藝傳給年輕人?浦匡宗失落的說:「當然想,但年輕人不喜歡玩這個,大多不願意學習。」他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回到部落,學習老祖宗傳下來的木雕、竹編技藝,傳承鄒族人的智慧,也讓更多人認識鄒族文化。 里佳木雕工坊 雕刀記錄部落文化 走在嘉義阿里山最深山的里佳部落,主要道路上,每隔數公尺就有一座藝術造型街燈,燈柱以原木打造,外表布滿刀法粗獷的雕刻圖案,每當夜間街燈亮起,便散發濃濃的原民風。木雕,是鄒族的傳統文化之一。 里佳部落的木雕工坊已成立6年,目前有5位成員,除了傳承部落木雕手藝,也常參加比賽,激發創意,提升技藝。他們的作品在全台木雕市場頗受歡迎,常造成搶購風潮。 木雕坊大師傅方榮達,頭髮花白,握起雕刻刀,一挖一挑,刀法熟練有力,木頭上不久便出現一枝在風中翻飛的蓮葉。他表示,比起大刀闊斧的一般原住民木雕,里佳較傾向雕工精細的「工筆畫」風格,多中小形制,又採用從當地深山砍伐的珍貴牛樟木,在木雕市場獨樹一幟,所以很受歡迎。 表現原民人物造型和生活習俗的作品,曾風行一時;然而市場多變,必須開發新題材。方榮達無奈表示,因應市場需求,目前的創作大多跳脫原民題材,其中以蓮花、蘭花最受歡迎;而記錄部落文化的作品,只能用在公共建物中。目前木雕教室內擺放著幾塊烏心石木板,雕出松鼠、藍腹鷴、山豬、編織農具、原民頭像等圖案,即是為建造中的部落活動中心所創作的作品。 方榮達表示,木雕是耗時、耗力、耗神的工作,一個作品,少說要3天才能完成,很難當成營生主業。擔憂部落木雕技藝斷層,他很希望有更多年輕人投入,傳承寶貴的原民藝術。 部落另一位資深木雕家達妮芙(音譯),因為雙手受傷開刀,已封刀多時。曾是部落第一位駐村藝術家的達妮芙,目前是嘉娜民宿4位「百藝」(Bai,阿嬤)之一,談起喜歡的木雕,便眼中放光。她說,喜歡用鄒族戰祭和農耕題材,分別表現鄒族男子和女子的形象。她的作品大部分已被收購,目前在部落僅存兩幅作品。

  • 阿里山里佳部落「里佳保證責任合作社」鮮筍產銷班的一貫作業加工廠,八八風災後由台積電認養建置,小小的廠房,每年締造2千萬產值,為部落產業撐起半邊天,也譜出災後努力重生的動人故事。

    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四)創新改變 克服不諳行銷致命傷

    莫拉克重災區里佳部落,由台積電認養建置一貫作業鮮筍加工場,蒸煮後的半成品小部分分裝、封包,直接送交客戶;更大部分則是聯絡大盤商來收購加工。面對利潤被大盤商賺走的質疑,產銷班專案經理武清貞不諱言,「這是目前很不得已的作法」,因銷售通路未打開,只能把大部分銷售利潤拱手讓人。 傳統原住民習慣分享,習慣以物易物,沒有「將本求利」的觀念,「做生意」對他們來說,是很陌生的字眼。 然而「生命自己會找出路」,勇於創新和改變,依然能在絕境中看見美麗風景。 獨一無二老梅餅 帶領部落轉型社會企業 嘗遍各地特產美食的網購族,一旦提起日光小林,首先聯想到的大概都是「老梅餅」,這其貌不揚、全台唯一的老梅餅,入口鬆軟,沒有搶眼的香甜,卻喉頭甘潤,似乎訴說著小林村民遭逢滅村劫難後,努力重生,並轉型社會企業的鼓舞人心故事。 日光小林永久屋部落活動中心2樓,有個約3坪大的烘焙工作坊,除了基本的烘焙設備,還有一大桶老梅肉和一小瓶色澤如墨的老梅膏,這裡就是催生「老梅餅」的基地。 以劉銀好為首的部落媽媽烘焙7人團隊,災後接受重建會和勞委會輔導,在部落結合在地農產品,開發烘焙產業,由老師指導做出手工餅乾、瑞士捲、鳳梨酥和芋頭酥販售,口碑雖不錯,但同類商品到處可見,缺乏特色。 還好幾年前貴人出現,企業家百佳泰董事長簡添旭送上醃漬超過10年的珍貴老梅膏,鼓勵部落媽媽善用那瑪夏、桃源盛產的梅子,製作糕餅。烘焙團隊鍥而不捨,自行研發出「老梅餅」,沒想到一炮而紅,成為日光小林主打商品。目前只接受網路下單,想吃,還得排隊呢。 「小林大武壠文化發展協會」行銷組導覽員蔡春妮說:「老梅膏身世不凡,簡董珍藏多年,歷經921地震和莫拉克風災,房子毀了,老梅膏卻無損,簡董決定把它捐出來,也傳授了製作方法,才成就了日光小林的救命產業。」 烘焙媽媽劉銀好特別示範老梅餅製作法:餅皮揉合麵皮和酥皮,添上些許老梅膏提味,內餡則以豆沙、老梅肉和老梅醬混合而成,製程和芋頭酥差不多,口感則多了份溫潤回甘。 拌餡、揉麵、包覆、捏塑成型,劉銀好身手俐落,一點也看不出已年逾60。她說,每到年節前,都會湧進大量訂單,必須沒日沒夜加班數天,才能趕得上出貨,「為了提供最新鮮的品質,我們都是有訂單才開工。」至於體力是否負荷得起,她說這是自己選擇的工作,既學到很多技能,又能讓消費者嘗到獨特美味,一點也不覺得累。 對於烘焙坊未來的發展,劉銀好表示,團隊持續在開發新產品,「不能一直靠政府幫助,我們自己要設法獨立,只要肯努力,收入雖不多,生活還是過得去,這樣就很滿足了。」她充滿希望地說,部落已成立「2021社會企業」,籌畫開闢觀光農場,用社會企業模式,要打造台灣首座「老梅特色經濟園」,成為可以體驗生態教育、平埔文化、傳統農村、農產加工等多功能的休閒農場。 脆爽鮮筍 撐起里佳產業半邊天 輕鋼架挑高廠房裡,鍋爐中熱氣蒸騰,白色煙霧直竄,空氣中瀰漫著微酸筍香;4、5位工作人員穿著雨鞋,在幾個方型塑膠水槽間穿梭忙碌著,蒸氣聲、水聲、秤重聲、封包聲、雨鞋行走聲此起彼落。 這裡是阿里山里佳部落「里佳保證責任合作社」鮮筍產銷班的一貫作業加工廠,八八風災後由台積電認養建置,小小的廠房,每年締造2千萬產值,為部落產業撐起半邊天,也譜出災後努力重生的動人故事。 里佳的竹筍,往年多由平地的大盤商進來收購、加工銷售;風災後,里佳聯外道路整整中斷3個月,所有農作物無法往外運送,只好任其腐爛,損失慘重,村民開始體認到建置大型加工廠的重要。災後台積電認養了筍廠和茶廠。 產銷班員工杜慶福說,有了這座現代化煮筍場,部落鮮筍的收購量和品質都日漸穩定,每天最多可處理1萬公斤,也因為收購價格公道,筍農的收入比風災前好很多。 產銷班專案經理武清貞原本在平地從事行政工作,風災後,年輕的她覺得自己應該為部落做些什麼,4年前返鄉在「里佳保證責任合作社」任職。經過輔導團隊長期培訓,學會記帳、成本估計、會計等基本專業,擔起財務和行銷重任。 「原住民沒有成本概念,產銷班頭兩年的運作都虧本;去年開始導入成本估計,也透過網路招募更多固定客源,產銷一體,利潤才慢慢回升。」武清貞說,要振興部落產業,辛苦是必然的,目前正積極開闢更多通路,期待有朝一日能達成生產、收購、加工、銷售一條龍的願景,號召更多原民青年返回部落服務。 養生紅藜、夠勁辣醬 心靈耕地網路爆紅 「為了說服更多人投入,我必須努力讓自己成功!」隨時帶著笑臉、出語流露樂天豁達特質的柯信雄,經營長治百合園區「心靈耕地」4年多來,一步步都走得很辛苦。 柯信雄表示,曾一連數月沒有收入,還好有佛光山法師長期關懷,協助打開通路,才能漸入佳境。他坦言,之所以能堅持自然農法,除了信仰和使命感,長輩安心的笑容,家人溫暖的支持,孩子可愛的笑聲,是讓他持續下去的最關鍵力量。 萬事起頭難,「心靈耕地」原是台糖廢耕地,從改善土質、試種找出適合的作物、和雨季水患搶時間,到產品加工,柯信雄花了近3年時間,才慢慢上軌道。他說,目前經濟價值最高的是紅藜和樹豆,銷售最好的則是朝天椒加工的辣椒醬,在網路上極火紅。 雖然心靈耕地的運作初露曙光,柯信雄不諱言,「當前是不上不下的最艱辛階段」,農作物收成日漸穩定,但原住民不善於加工、銷售,未能量產,利潤有限;因此他正嘗試在園區成立加工廠,並尋求廠商的技術指導或轉移,「這樣從生產、加工到銷售,我們可以建立一貫作業生產線」,獲利穩定,才能吸引更多在都市邊緣辛苦求生的原住民青年返鄉。 代言鄒族文化 逐鹿社區努力打造新故鄉 「每日有近萬輛車前往阿里山,社區就在阿里山公路邊,又緊鄰阿里山公園管理處,是前往阿里山必經之地,發展觀光產業,是我們不得不走的一條路。」雖然日前台東永久屋部落傳出「拒絕被觀光」的抗議聲,逐鹿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尚峰、合作社理事主席莊莫俄,面對社區發展觀光產業,則表達樂見其成的看法。 負責產業的莊莫俄表示,社區善用地利之便,興建中的文化觀光藝術館將規劃為行銷鄒族8大部落農特產品的平台,也是展演鄒族文化的舞台;同時會成立接待家庭組織,開發深度旅遊、背包客客源,讓逐鹿社區成為鄒族文化的縮影和代言人,提供年輕住民在地就業機會。 以2014年初成立的「逐鹿車隊」為例,莊莫俄說,目前車隊有5部車,主打部落深度旅遊,和山區部落農產、工藝、民宿業者合作,假日幾乎滿檔,既可創造部落商機,也吸引許多都市原民青年返鄉就業。 談及如何讓逐鹿社區不只是來往阿里山的「休息站」,而是遊客指定參訪的「觀光亮點」,楊尚峰和莊莫俄坦言正在嘗試、摸索中,希望尋找主力商品,打造無可取代的文化造景或展演,讓對原住民文化有興趣的人非來不可。 逐鹿社區發展協會甫獲重建會「優良社區組織獎」肯定,楊尚峰表示,團隊成員年輕化,入住不到2年就合力推出許多深耕社區課程,是獲獎主因。「年輕人願意返鄉,是看好文化觀光藝術館的就業機會和發展遠景,可惜藝術館的工程一再延宕,無形中在消磨年輕人的意志。」他語帶無奈地說,希望公部門正視問題,讓這個展演平台早日營運。

  • 這組暱稱「班長豬」的木雕,由工藝坊班長陳秀雄發想,不論是揉皮術製作的背心,或用鳥羽染色加工製成的三色羽毛球,都來自鄒族傳統,手工非常精細,由許多部落媽媽一針一線共同完成。

    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三)感恩互助 攜手同心過難關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在鄒族世居的阿里山「藍色部落」里佳和「山豬部落」來吉,人情之美,尤讓人刻骨銘心。 里佳媳婦 凝聚村民向心力 「林姐,快帶我們去看螢火蟲!」「趙姐,還有空房嗎?拜託收留我一晚啦!」位在深山的里佳部落,天藍水淨,以觀星、賞螢而聞名,經營民宿的「趙姐」和「林姐」,好客的天性、隨緣的態度,加上溫馨的家庭式布置,幾乎和所有住宿的大大小小客人成為好朋友,屋子裡總是喧鬧歡笑不斷,不大的門面,已成為里佳的路標。 兩位阿嬤級的「趙姐」和「林姐」,都是里佳媳婦,比原住民更愛原住民,比里佳人更愛里佳。 擁有護理專業的「趙姐」趙翠蓮,30多年前派駐里佳衛生室;從事教育的「林姐」林矜媺,則來到里佳國小擔任代理老師。部落生活的不便不僅沒有嚇跑她們,還讓她們愛上純樸人情與美麗風光的世外桃源,先後嫁給在地的鄒族青年,成為道地「里佳人」,也致力讓里佳的星光、螢光更燦爛。 談起經營民宿的緣起,趙翠蓮說,好客的老公是職業軍人,假日喜愛邀約好朋友入深山共享山林美景,每星期都帶朋友來家裡作客,賢妻良母的她展現好手藝,常以一桌好菜招待朋友,儼然是免費的後備軍人招待所。常來的朋友不願白吃白喝,請她酌情收費,她才動念把住家稍作整修,開始當起「老闆娘」,依然維持溫馨家庭風。曾移居外地的林矜媺,20年前重返部落,和趙翠蓮再續前緣,經過莫拉克風災的革命情感,兩人一熱情、一溫婉,成為打理民宿的最佳夥伴。 八八風雨摧毀了里佳的聯外道路,瞬間成為孤島。「3個月的時間,村人展現超強向心力,不分你我,逃過水患的高麗菜、豬、雞全部拿出來集中分享,像辦流水席一樣。」在趙翠蓮溫暖的回憶中,已看不見5年前的風災陰影。 經歷這次農產品運送不出去的危機,趙翠蓮和林矜媺決定結合在地的「百藝(阿嬤)」成立百藝工房,從事小型農產品加工,除了里佳盛產的茶和筍,也推廣明日葉、愛玉、咖啡等有機農產品,讓產業加值,有了百藝工房當農特產銷售平台,村民的辛苦耕作便不會因交通中斷而血本無歸。即使第一年慘賠20多萬,2人依然堅持繼續運作,因為這是讓部落產業加值的轉機。 受母親影響喜歡編織的趙翠蓮,熱心推廣編織、麻線球和木雕,一心想將鄒族文化介紹給外人。而民宿更成為部落訊息交換中心,只要拜訪里佳的遊客想從事部落生活體驗,趙翠蓮和林矜媺立即媒合村民提供接駁、食宿和套裝行程,目前很多村民已成為導覽里佳好山好水的高手。 趙翠蓮特別分享部落另一項值得自豪的互助傳統─運作最少30年的「窮人銀行」──里佳儲蓄互助社。村民每月最少存100元,就可成為互助社社員,享受免抵押、免保證人的緊急低利貸款,還可分紅利,這種互助互惠的方式,曾幫很多村人度過經濟難關。為了便民,互助社辦公室緊鄰天主教堂,週日也開門服務,因為村民大多是天主教或基督教徒,做完禮拜後可以順便處理財務。 身為無給職理事的趙翠蓮說,由於制度健全、運作上軌道,在互信的基礎上,互助社至今少有糾紛,近年還成功推出健康保險,讓村民的生活更有保障。 分享文化 山豬帶來新希望 「風災時,山崩加上土石流,村中主要道路頓時成為『土石河』;土石流不僅毀了田地,也毀了住家,湧進我家的土石就有窗台高。」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回憶起莫拉克帶給來吉的重創,餘悸猶存。她說,風災雖沒造成部落人員傷亡,卻有不少人因為走不出災難陰影而自戕,至今還有些村民一聽到颱風豪雨預報,憂鬱症就發作。 走一趟阿里山來吉部落,村口有巨石雕刻彩繪的山豬迎賓,沿路羅列著表情各異、顏彩繽紛、充滿野趣的可愛造型山豬,有如欣賞一場以青山藍天為背景、以如茵綠草為舞台的迎賓秀,心中滿是小確幸,實在很難和5年前的災難畫面連結。讓人不禁想問:村民是如何走出傷痛的? 「山豬代表著分享、守護、勇氣和智慧。」鄭秀琴表示,祖先原本住在特富野,因追逐山豬發現現址,就此安家落戶,山豬因而成為部落吉祥物,傳承悠久的分享文化。八八風災後,崩落的巨石毀了家園,擅長手工藝的族人就地取材,號召族人一起把巨石打鑿、彩繪成Q版山豬,竟意外成為部落觀光亮點,「山豬部落」的美名自此傳開。 「我們的向心力很強!」來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武正清指出,風災後觀光客萎縮,村人齊心為部落找出路,轉而致力發展傳統木雕工藝,記錄部落的文化與生活。成立3年的「來吉部落工藝坊」,提供了10位素人木雕師在地就業的機會,以鄒族吉祥物山豬和貓頭鷹為作品主要題材,在專注的一雕一鑿中,也發揮療傷止痛的效用。以原木雕鑿的各式山豬工藝品,靜靜地見證來吉村民努力重生的艱辛。 走進工藝坊,樟木香撲鼻而來,四處是散落的木屑,工作檯上有許多半成品,一對對戴頭飾、穿皮背心的山豬爸爸和山豬媽媽非常搶眼。這組暱稱「班長豬」的木雕,由工藝坊班長陳秀雄發想,不論是揉皮術製作的背心,或用鳥羽染色加工製成的三色羽毛球,都來自鄒族傳統,手工非常精細,由許多部落媽媽一針一線共同完成。 陳秀雄是工藝坊的發想大師,也負責打樣,從一塊塊原木挖鑿出潛藏的靈魂,打造藝品雛形,身長不及5公分的「帶皮豬」,巧妙保留樹皮當山豬外衣,是他最新的創作。 另一種可以放在手中把玩、頭大身小的Q版山豬,暱稱「小櫻豬」,則是一對母女攜手推出的作品。媽媽鄭櫻表示,部落發展陷入困境時,平日喜歡畫畫的女兒畫出「小櫻豬」造型圖案,由手工細膩的她雕鑿成型,沒想到大受歡迎;更奇特的是,有自閉症的女兒逐漸痊癒,目前已能融入社會正常生活了。 這些形制偏小的木雕山豬,也意外落實了生態保育理念。鄭秀琴很有成就感地說,木雕師傅常到森林撿拾斷落的小樹枝當創作媒材,減少砍伐大樹,像「帶皮豬」直徑不足2公分,「用最少的材料,發揮最大效益,又可保護森林,很符合祖先和大地和平共生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