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悟明長老、智道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1-12
  • 圖說:大師與諸山長老於佛光山台北道場素齋談禪。前排左起:蓮航長老、大師、悟明、靈根等長老。第二排左起:寬裕、大栓、寬道、清霖等長老、心定和尚。第三排右三:廣之長老。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苗栗淨覺院智道法師(大師右)等一行人至美國西來寺參訪,由大師親自接待。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悟明法師(一九一○~二○一一),河南商水人,成長於湖北。就讀極樂佛學院。曾任上海留雲禪寺監院、法雲寺、接引寺、江寧雲居禪寺等住持。

一九四九年來台。先後任台北十普寺暨觀音山凌雲寺監院、海明寺、玄奘寺、西雲禪寺、觀音禪院等住持,及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世界佛教僧伽總會理事長等職。

悟明法師是白聖法師的摯友,和我沒有什麼法系、師生、朋友等情誼關係,但卻是我的善知識。一九五一年,台中寶覺寺舉辦「會務人員訓練班」,悟明老和我,被聘為會務人員訓練班的講師,故而相見認識。

悟明老比我年長近二十歲,在佛門的倫理中,他是一位老參、前輩。為人非常慈悲,總是笑容滿面的,他對佛教界的掌故了解很多,和他對談時,深深的感受到他待我如兄弟般的愛護關懷,就像當初圓瑛法師愛護太虛大師一樣,對年輕後輩的我非常看重。每次見面,都會對我說:「我看佛教未來只有看你了!」我聽了覺得愧不敢當,想是長老的鼓勵,就更用心在弘法上。

有一次,我們相約在外暢談,他的口中總是不時的讚歎別人,對我也是讚美鼓勵。記得他說:「老弟,你不是一個平凡的人,在佛門要好自為之。以後的佛教就靠你了。」我也很真心的回道:「老兄的梵唄,音聲嘹亮,我五音不全,哪能和你相比呢?」他立刻沉下臉來:「我這種經懺小道,不足光大佛法,還是要看你的。」

真誠關懷 內外如一

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能量,而那時佛光山也還未開山,感念悟明老如此的看重我。幾十年來,從悟老的言行中,對我的關懷,印證他的為人,真實不虛,始終如一。不是那種表面上對我恭維,而背後又是另一種面貌的人。

在台灣的比丘中,第一個前往美國弘法的人,恐怕就是悟明老。一九六三年,應金玉堂女士在紐約成立「美東佛教會」,聘請悟明老為導師,禮請悟明老赴美弘法。悟明老雖不會英文,仍一個人飛往紐約,獨自在美國訪問數月之久。後來出版了《仁恩夢存》(內容為記錄他訪美的經過,也是悟明老半生的自敘傳),其弘法衛教的勇氣躍然紙上,我真是佩服他的勇氣。悟明老另有《美遊心影》、《從人文主義論涅槃境界》等專集著作。

一九七九年,我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講演,悟明老也在座,我邀請他在演講前上台致辭,除了他是長老外,也表示我對佛教會的尊重。就因為這一致辭,白聖法師就把他在中國佛教會的「常務理事」職務去除了,他和白聖法師相處的關係也受了影響。我對這一位喜歡讚歎別人,甘願吃虧的老友,深深感到對不起他。不過,悟明老毫不介意,繼續和我往來,可見他做人的苦心。

一九九○年,悟明老在美國洛杉磯創建的「護國禪寺」落成,我特寫了「慈光圓滿」四字,專程至橙縣向悟老道賀。早在二十年前,取得赴美簽證的條件非常嚴苛,僧眾能取得簽證,可以在當地駐守者不多,悟明老每次從美國要回台灣,都要囑咐在道場附近的在家信眾,代為照顧道場,可見在海外弘法的辛苦。

有容乃大 三好長者

近幾年,悟明老經常到「台北道場」來看我,我偶爾也會到樹林海明寺去探望他;他都是一本初衷的熱忱相待,實在是一個「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三好人。可以說,他做到了「三好人生」。只是後來我因為法務繁忙,沒有辦法常去為他禮座,心裡不禁感到抱歉之意。

二○一一年,悟明法師以一○二歲的高齡圓寂,我前往海明寺撚香致意,面對這位六十年的忘年之交,不禁感慨萬千。從一九五四年,我在寶覺禪寺和悟明長老結緣到現在,在他眼中每一個都是好人,哪一個人有什麼榮譽、有什麼光彩的事,他都真心讚歎,我非常敬佩他的無嫉妒心,真是有容乃大。

與海明寺寺眾敘及往事時,說道:「人世間多對立,但悟明法師為人通達人情事理,處世圓融周到,對人一視平和、待人真誠,心恆平等、不輕後學……」我雖然覺得他們有點保守,但也非常尊敬他們擇善固執的精神,因此勉勵大家效法悟明法師的精神,彼此常相往來,為教為眾攜手努力。

……………………………………

智道法師

在台灣我第一個認識的比丘尼,便是智道法師(一九二七~二○一六)。智道法師,苗栗縣客家人。據聞七歲時,就能登壇說法,頗有鳩摩羅什的風範。會普通話、福建話、客家話、日本話,很有語言天才。

我初到台灣舉目無親時,有人建議我到中壢圓光寺,去投靠慈航法師。我到達圓光寺時,第一位跟我見面講話的就是智道法師,問我吃飯沒?從哪裡來?來做什麼?我談起過去在大陸曾經編過《怒濤月刊》,他非常興奮說:「我看過這本雜誌,從雜誌裡可以看得出,你們對佛教的熱忱和希望等等。」

話才說完,他立刻轉身,要人弄飯菜給我吃。接著,就進到另外一個房間。我想他應該是去找妙果老和尚,替我說好話,希望妙果老和尚留我在圓光寺吧。不久,妙果老和尚微笑的從房間出來,非常慈祥的向我說道:「台灣佛學院是我創辦的,明天慈航法師會來此舉行畢業典禮,典禮後,學生們會隨慈航法師到新竹去,你就留在圓光寺吧!」這真是天降良音,在我沒有地方去的時候,讓我留下來,真是求之不得啊!但想跟隨慈航法師的因緣,就這樣化為烏有了。

為了感念妙果老和尚接受我的留單,住在中壢圓光寺的日子裡,我擔當了所有勞力的工作,如掃地,打掃淨房,每天打六百桶的井水,供應寺裡八十人使用,以及上街買菜、儲糧、收租等等。

智道法師是妙果老和尚的徒孫,也是侍者,性格非常豪爽、率直,完全像男眾,大陸來的法師和妙果長老語言不通,都是智道法師從中傳達訊息,對在台的大陸出家人幫助很大。又如:慈航法師、律航法師、自立法師、唯慈法師、廣慈法師等,也非常受到關照,所以受他照顧的不只我一人。

後來傳聞大陸廣播,說派了五百個僧眾到台灣做間諜,國民黨在中壢地區,逮捕包含我在內一、二十位從大陸來的僧眾。在監獄期間,都是智道法師每天挑著飯食,來供應我們二十幾人飲食。我報戶口能夠成功,也是得力他幫我介紹當時任「警民協會」會長的吳鴻麟先生,才完成我報戶口的程序。

因此,外省籍的僧眾能順利地在台灣安身立命,都是靠著這些有緣人,為我們擔當,為我們開路,為我們說許多的好話,才能夠在「二二八事件」剛結束的不久,讓我們和本省人士能夠融和,獲得本省人的信賴,我想智道法師的功勞很大。

讚歎美言 護持外省僧侶

一九五一年,我在新竹青草湖的「台灣佛教講習會」擔任教務主任,智道法師也以學生的身分來讀書。他是學生,也是善知識,我對他非常尊重。我在中壢圓光寺掛單期間,在客家的平鎮、楊梅、中壢、竹東等地區,可以說非常受當時信徒的歡迎。我在想,應該都是他不斷地在本省人的前面,替我說過不少的好話。

離開中壢圓光寺後,對智道法師護持我們外省青年人的恩情,一直非常感念,難以忘記。佛光山開山後,曾經邀請他上山來。

我記得他很直率的對我說:「佛光山沒有地理,前面高屏溪的水都往外流了呀!」我說:「那很好啊!水是法財,水往外流,表示佛法往外流,這是『法水長流』啊!」

後來聽說他在苗栗自己創建了一個道場「淨覺院」,並辦了佛教學院,也廣收徒眾。因為大家忙著自己的弘法事務,數十年來,很少來往,現在寫到這裡,想到他對我種種的助緣,除了感謝以外,謹致以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