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當代菩薩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9-02
  • 圖說:十方三世一切諸大菩薩,都值得我們尊敬、讚歎。 圖/南天寺提供

  • 圖說:佛教東傳中國,歷代許多的出家比丘、在家信徒,可稱為大菩薩者,在歷史上應該也很多。 圖/南天寺提供

  • 圖說:十方三世一切諸大菩薩,都值得我們尊敬、讚歎。 人間社記者蔡榮豐攝

佛陀住世的時候,除了出家的比丘弟子稱為大阿羅漢之外,也有許多的在家菩薩,如維摩詰大士、須達長者、毗舍佉夫人、善覺長者、勝鬘夫人、末利夫人等。

佛教東傳中國,歷代許多的出家比丘、在家信徒,可稱為大菩薩者,在歷史上應該也很多。如近代大陸上的趙樸初、楊仁山、譚嗣同、康寄遙等;除了這許多大菩薩以外,其實在台灣生活七十年中,我所見到可以稱為菩薩的人士,應該也不少。只是礙於篇幅,我只把近代的菩薩,列舉一些出來,與古代的菩薩們互相媲美,並且讓我們學習。

李炳南居士,山東濟南人,他是孔子奉祀官府的主任祕書。但是他畢生弘揚淨土,在台中創建蓮社,光是在他的門下,念佛有成就、得以往生極樂淨土的,就不只數百人之多。

蔡念生居士,遼寧人,是國大代表。編印大藏經,寫作文章,著有《鳥獸春秋》、《護生詩鈔》,護持佛法,與人無爭,以法為命,都是一生一世的。不能稱為菩薩嗎?

董正之居士,曾擔任立法委員。他除了為國家盡忠職守之外,護持佛教事業,南北奔跑,不分門戶,不分宗派,不分人我,主動的為佛教排難解紛。不能稱為菩薩嗎?

周邦道居士,中華民國首屆高考榜首,被譽為「民國狀元」,曾任考選部部長,也做過江西的教育廳廳長。他和夫人共同修習佛法密行,毫無名利官僚的思想,一心只想為佛教宣揚。此外,他們夫婦持誦的大悲咒水,與眾結緣,療治眾生的苦難,在五十年前的台灣,有口皆碑。不能成為菩薩嗎?

周宣德居士,台糖公司人事室主任。本為基督教徒,後來與編印《佛教聖經》的楊秀鶴校長辯論,服從真理,改信佛教。他受詹煜齋居士之託,推展大專學生學佛,在全國所有大學設立佛學社團,出版《慧炬》雜誌,到處主動宣講佛法,辦有許多青年活動。今日台灣青年學佛,固然我也有所拜託,但是他的全心全力付出,是有目共睹的。我們不能稱他為菩薩嗎?

朱鏡宙居士,是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的乘龍快婿。擔任過陝西省財政廳廳長,在台灣成立「佛教印經處」,和周春熙兩個人,以成本價讓佛經廣為流通,使得台灣的佛教得以重光。他們不為名、不為利,只要佛法能宣揚。這種普利大眾的行為,不能稱為菩薩嗎?

詹勵吾居士,又名詹煜齋,是旅居加拿大的華僑。他在重慶南路有一棟四層高的大樓,位在總統府前,在當時可以說是台北市最發達的地段。他毅然捐出來,供給佛教辦各種講學;為鼓勵青年學佛,設有「詹煜齋獎學金」。一直到現在,都還有慧炬出版社發行《慧炬》雜誌等文教事業。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孫張清揚女士,河南人,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因為受到觀音菩薩的感應而信仰佛教。她除了自己修持佛法以外,對於佛教各寺院、大德,一律護法,沒有成見。台灣六十年前的佛教,由於她的護持,讓欺凌佛教的人,因她的勇敢、勇猛,而不敢造次;甚至於和蔣夫人對信仰進行辯論的勇猛力,以及到處說法的精進力,不能稱為菩薩嗎?

唐一玄居士,是陸軍醫院的院長。研究佛學數十年從不懈怠,通達三藏。他著書立說,從不計較待遇稿費,只為佛法興隆;後來擔任壽山佛學院和東方佛教學院的講師數年,分文不取。他一絲不苟,為人正直。不能稱為菩薩嗎?

方倫居士,是海軍上校輪機長。年輕的時候,就把《大藏經》搬到船上閱讀,數十年間,從頭到尾看過三遍《大藏經》,通達佛教的各宗派。在台灣早期的佛教雜誌上,發表過〈禪話與淨話〉,以及編著《佛學課本》初、中、高級,也曾在壽山佛學院擔任教師教課數年。一介寒士,安貧樂道,淡泊超然,從不提及名利。你說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致力文化教育 捨己為眾

沈家楨,旅美華人,人稱輪船「船王」。退休之後旅居美國,支持李炳南在台中成立內典研究班,支持印順法師的福嚴精舍譯經院。在美創辦菩提精舍,邀請許多出家人到美國弘法,創建大莊嚴寺;比出家人更加衛道、精進。一生為了佛教、為了弘法利生,可以捨家為寺、捨己為眾。不能稱為菩薩嗎?

嚴寬祜居士,廣東人,旅居香港,並且在香港成立佛經流通處。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在紅衛兵焚燒經典的時候,從裡頭搶救多少經書,用卡車運送到香港印刷,流通世界,不計成本,讓佛法長存,猶如楊仁山居士一樣。後來他成立了福慧基金會,在大陸廣為布施,發放獎學金,資助數個大學,創辦百所以上的希望小學及佛光醫院,並且擔任國際佛光會的副總會長。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張姚宏影女士,浙江溫州人,在台灣從事建築事業。初期台灣從事建築事業的發展,致富者很多;但張姚宏影不想私自聚財,她主動捐錢,想到國際上去建寺廟。甚至要興辦大學,要辦電台傳播佛法,要辦養老院照顧老人,以及建設安寧病房等慈善事業,為此,萬金捐獻在所不惜。她不能稱為菩薩嗎?

李決和居士,台灣宜蘭人。在宜蘭念佛會擔任三十年的總務主任,一文不取、一飯不吃。對於家中的子女,都鼓勵他們學佛出家,如今日的慈莊、慧龍、慧傳等;尤其李居士為人溫和,只要是佛法,捨身捨命的護持。不能成為菩薩嗎?

林長青居士,雖是基隆郵局的一位基層職員,但是他在每月微薄的薪水當中,都把節省下來的錢,用來買佛書、雜誌,到處傳播,要人閱讀,宣揚文化,讓佛法流通,讓人信仰。雖然不是大企業家,但是這種苦心苦力的行為,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林楞真居士,本是何東蓮覺的侍女,追隨何東蓮覺信佛多年,後來何東蓮覺將東蓮覺苑交給她主持,一生修學淨土,最終安然往生。在世時,開辦寶覺學校,在香港倡導佛教的教育,護持佛教的寺院。她不能稱為菩薩嗎?

畢俊輝女士,是慈航法師的弟子,為新加坡佛教學校校長、世界佛教徒友誼會新加坡分會的主席。她一生未嫁,努力發揚佛教的教育和文化,讓新加坡的佛教,在她的影響之下,日漸興盛。她不能稱為菩薩嗎?

林達堅女士,據我所知,她和畢俊輝女士一樣,把一生的積蓄全部用來購買佛書,送人閱讀,或是捐獻佛教的文化教育事業,讓台、港、新、馬一帶的佛教,都受其資助。她不能稱為菩薩嗎?

護法護教 三好人家行佛

曹仲植居士,OAK奶粉公司的總裁。在五、六十年的時代,他的夫人叫我鼓勵他拜佛;那時候的佛教,叫一位有錢的紳士拜佛,事實上是很難的。我一時也福至心靈,就對其夫人說:「你的先生不一定要拜佛,就行佛吧!」曹先生聽後,一口承諾說:「師父說得對!我來行佛。」至今,世界上由他捐獻的輪椅,不只百萬部以上,並且也護持佛教的寺廟,如金山的重建,如西來寺的建設,他都毫無分別的支援贊助。曹居士為人樂觀,活到一百多歲,一直對佛教的各種捐獻,樂此不疲。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劉招明居士,逢甲大學畢業,和夫人陳秋琴都是台南人。後來事業發展到大陸、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地。在經濟成長後,也在大陸建有大樓,他特地撥出一層樓交由佛光山,作為在大陸的弘法據點。他自己本身擔任澳洲昆士蘭佛光會的會長,以弘揚佛法為己任。他把兒女教育得相當優秀,並且將信仰做了傳承,曾經發願:不信佛教者,就不為自家的兒孫。兒女對於早晚功課,如僧人一樣,修持學習,正知正見,護持三寶。他們全家不都可以稱為菩薩嗎?

陳永泰居士,震旦行的負責人。五十年前,他曾找我去他的公司,對員工講說佛法。之後,我就經常聽到有人說,陳永泰對佛教很護持,甚至在大陸也做種種的布施。在大陸、台灣,都設有佛教的美術館,培養許多的藝術人才,如吳文成先生,幫助他收購世界的文物。在收購的這些文物當中,他也捐出許多地宮文物,給佛光山成立地宮文物展覽館;就連今年(二○一六)年初送回河北石家莊的「北齊佛首」,當初就是由他捐贈給佛光山的,但他也不要名,就讓我送回給大陸。他這麼淡泊名利,只為佛法能宣揚。不能稱為菩薩嗎?

趙麗雲女士,她的先生簡豐文,是一位建築師,當初獨資創辦「佛陀教育基金會」,印行佛書結緣。趙麗雲自己曾在青少年的時候,為中華民國得過奧林匹克的第一面金牌,後來也做過國家編繹館館長、體育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的總會長。她以佛法為念,只要是為了弘法,從不推辭,視如己任;自己甚至還主動找尋護法的機會,在政府公部門,為佛教努力打拚,爭取佛教的地位。其行儀丰姿,你說她不能稱為菩薩嗎?

宣揚佛法 精進毫不懈倦

劉長樂先生,在香港成立鳳凰電視台。初期,曾找我做過講演,當時還是一個小小的電台,可以說發展空間有限。但是不數年,他已經把鳳凰衛視帶到全世界,所謂鳳凰飛翔,並且特別撥了一個頻道弘揚佛法。

像二○○二年,大陸法門寺的佛指舍利,由佛光山恭請到台灣的時候,他就指示旗下的鳳凰衛視做了全程報導,使佛法宣揚於全世界。他自己也為佛教著書立作,從未停頓。這樣以宣揚佛法為己任的大德,不能稱為菩薩嗎?

鄭石岩教授,宜蘭人,他的夫人高秀珍是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院長,夫唱婦隨,兩人共同修學佛法。六十多年前,我在宜蘭弘法時,創辦「光華文理補習班」,他就是當時兒童班的小孩,後來在宜蘭雷音寺學佛。他曾在政治大學任教,也做到教育部次長級官員;應邀在全省的各級學校、機關、單位講演,弘揚佛法不計其數。他著書數十種,自己的修持也很嚴謹;他以文字弘法,也作口頭的宣揚;與人相交,毫無名利之心,好像生命裡只有佛法。他不能稱為菩薩嗎?

其他我認識的,如張少齊、李濟華、高本釗、吳伯雄等,可以說,我一生都與這許多菩薩相知相助。我認為,他們都是現代的菩薩,甚至稱他們為「摩訶薩」也不為過。其他我不知道、未曾接觸的菩薩們,也是很多;真可以說,十方三世一切諸大菩薩,都值得我們尊敬、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