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見
【作者:星雲大師】 2015-06-14
  • 圖說:大師發表〈我的意見〉一文。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最近不斷的有人來問我一些有關台灣選舉的問題,人老年邁,也不勝其擾,所以綜合各方問題,敬答如下,你們自由取捨吧。

  第一、台灣的政治核心「自由民主」,提升了台灣的地位。但現在台灣的自由民主,不是互相尊重包容,都是互相惡言內鬥,增加了台灣的醜陋。

  第二、我最近書寫〈禮運大同篇〉一筆字,想到六十多年前初到台灣時,台灣的選舉,都要喊出這篇文章裡的「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做為口號。但現在,我不但都聽不到這許多話,甚至是以謾罵對方做為選舉的手段,這不是自由民主的退步嗎?可惜,在美麗的寶島台灣上,聽到這些醜陋的聲音,真是不相應。

  第三、佛光山僧信四眾弟子人很多,我也沒有辦法規定大家統一選給誰。民主,即指人人都有一票,都是自由選舉。所以,候選人要用政見來贏得別人的一張選票,光是靠拜託,這是很困難的。在這裡,我要先向各位候選人告罪,我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去影響別人。

  第四、我希望台灣的選舉人,要提倡乾淨的競選,不要買票、不要謾罵、不要拜託、不要空話,應該發表你的政見理念,順乎自然。台灣經過這麼多年的選舉,人民對於「選賢與能」應該已有辨別、認識。

  我也奉勸候選人們,選舉是一時的,人情道義是一生的,不要為了當選、落選而特別的介意。民主,是以服務為先,大丈夫達則兼利天下,不達則獨善其身,不必對於上台下台,當選落選那麼樣的計較。

  第五、我在我的遺囑〈真誠的告白:我最後的囑咐〉一文裡說,我這一生沒有最喜愛的人,也沒有最不歡喜的人。不論國民黨、民進黨、共產黨,甚至世界所有的人民,我盡量的平等看待,對大家沒有愛憎之心。

  過去台灣每次遇到選舉,都把我歸類是國民黨,我是國民黨員也是事實, 幾十年來,我也不少次選給民進黨。因為我覺得,做一個出家人要有平等心,要選賢與能,要選人不選黨,選國家正確的方針。說我是「政治和尚」,在這裡向大家報告,實在說,我的人生觀一點都「不政治」,我只是佛教裡一個關心社會的和尚。

  第六、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自二○一一年啟用以來,每一年都舉辦一次世界神明朝山聯誼會,有上千的神明來山聚會、聯誼,這在全世界看來,是最美好的事情。我覺得台灣和世界的各宗教間不要互相排斥、對立。王金平先生當選中華傳統宗教總會的會長,這也是他和宮廟多所聯繫,與我沒有關係。所以關於王先生他的政治立場、做人風格,社會自有公評公論,不是我能左右的。

  至於未來選什麼人,我還是要說,奉勸台灣所有的選民,把感情、執著、成見擺到一邊,為了台灣的前途,展現民主素養「選賢與能」。

  現在,我們要選出賢能的人來為大家服務:希望他幫助人民解決問題,不要漠視延宕;希望他自我約束,不可以貪瀆收取紅包;希望他照顧弱勢團體,不可以假借名目增加賦稅;希望他積極建設,不可以假借公害阻礙能源開發、經濟發展。

  我們也希望無論什麼人競選,對於未來的領導人,我們期望他給予台灣信心,要能建設公平正義的台灣;我們期望他給予大家歡喜,要建設平安幸福的未來;我們期望他給予社會希望,要建設一個清流的政府;我們期望他給予全民方便,不要對問題推拖、對人民刁難。

  我們希望宗教界對公益要能熱心支持;我們希望企業界要能賺錢回饋政府;我們希望全民要能理性的愛護台灣,不要自我執著,失去台灣的前途。我們希望國家和樂進步,我們希望社會和諧安定,我們希望兩岸和平友好,我們希望人民和善交流。

  最後,我也要請問各位候選人,你們要選舉的是什麼職務呢?選中華民國的總統嗎?你要為中華民國服務;選日本的首相呢?你要到日本去服務;選泰國的總理呢?你要到泰國去服務。
  我希望你選中華民國的總統,你要為中華民國來服務、打拼,使中華民國的全民都能幸福、安樂、平安。這樣,你們才能出來競選總統。

佛光山
2015年6月12日
於佛光山開山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