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海敏暢談戲曲 從角色中探索女性的力量
【人間社記者 高惠萍 台中報導】 2017-06-01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5月31日第五場邀請到京劇梅派傳人、現任國立國光劇團主演魏海敏,主講「戲曲中女性的力量─魏海敏和他們一生的相遇」,現場近千位戲曲迷,一睹從傳統到現代「百變女王」魏海敏的風采。 人間社記者柯伯翰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5月31日第五場邀請到京劇梅派傳人、現任國立國光劇團主演魏海敏,主講「戲曲中女性的力量─魏海敏和他們一生的相遇」,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致贈結緣品合影。 人間社記者柯伯翰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5月31日第五場邀請到京劇梅派傳人、現任國立國光劇團主演魏海敏,主講「戲曲中女性的力量─魏海敏和他們一生的相遇」,現場近千位戲曲迷,一睹從傳統到現代「百變女王」魏海敏的風采。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5月31日第五場邀請到京劇梅派傳人、現任國立國光劇團主演魏海敏,主講「戲曲中女性的力量─魏海敏和他們一生的相遇」,現場近千位戲曲迷,一睹從傳統到現代「百變女王」魏海敏的風采。 人間社記者柯伯翰攝

  • 圖說:魏海敏現場以傳統梅派的唱段唱出《貴妃醉酒》。 人間社記者高惠萍攝

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5月31日第五場邀請京劇梅派傳人、現任國立國光劇團主演魏海敏,主講「戲曲中女性的力量─魏海敏和他們一生的相遇」,現場近千位戲曲迷,一睹從傳統到現代「百變女王」魏海敏的風采。

全方位表演藝術家魏海敏,身為京劇大師梅蘭芳所創「梅派」第三代首席弟子,傳統底蘊深厚,深得梅派典雅細膩的精髓,《貴妃醉酒》、《霸王別姬》、《穆桂英掛帥》、《生死恨》等皆為其代表作。

魏海敏首先談到10歲時,父親看見「小海光,招收學生」的廣告,便詢問她考海光劇校意願,從小能歌善舞的魏海敏,從此展開京劇的學習之路,坐科兩年即開始跑龍套,13歲的她已能上場獨挑大樑。

「1982年,在香港第一次觀賞梅派梅葆玖、荀派童芷苓等人的演出,我當下決定把京劇當志業,也興起拜師的想法。」她認為梅派的表演是她追求的目標,於是透過引薦,1991年正式拜梅葆玖為師,成為梅葆玖第一位弟子,亦為首位前往大陸拜師之台灣京劇演員。

魏海敏說,戲劇在清朝十分蓬勃發展,徽班入京表演給皇帝看,直接提升戲曲表演的層次與內容,而西皮、二黃的結合,在北京逐漸成為京劇的基本唱腔。到了清末民初,社會風氣改變,女性主義抬頭,梅蘭芳在京劇大盛時,剛好二十多歲,求新求變,創作出許多詮釋女性的新戲。

1927年,中國首屆旦角名伶的競演活動評選,票選出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荀慧生「四大名旦」,梅蘭芳居其首。1930年,梅蘭芳更舉債赴美巡演半年,結果令美國人大為驚豔,成功將京劇藝術推向世界舞台。

魏海敏進一步說,梅蘭芳的嗓子千古難尋,但他真正的精神在於,在當時的年代看到未來的今天,在傳統之中創新,亦如《天女散花》的劇碼,即以兩塊綢子就把飛天表現在傳統戲臺上。「1920年代,正值京劇最燦爛時期,封建時代正走向結束,到了現代,我們透過戲劇的發展,可以透過舞台,更深刻認識女性不同的角色。」

魏海敏以《霸王別姬》虞姬的心境,現場唱出引子「明滅蟾光,金風裡,鼓角淒涼。」更以傳統梅派的唱段唱出《貴妃醉酒》,觀眾莫不驚喜,回以熱烈掌聲。在中國戲曲中,魏海敏所演活的女性相當多,她也細數出楊貴妃、西施、王昭君、貂蟬、虞姬、穆桂英等角色的女性自覺。

魏海敏另外引唱《豔后和她的小丑們》埃及豔后的詞,「非命非運,我一手鑄成是對是錯,隨他人去說,至於家國,未曾有誤,至於愛情,從不踟躇,今生已足......」,勇於挑戰不同演出,魏海敏剖白自己參與當代傳奇《慾望城國》、《樓蘭女》裡的敖叔征夫人和美蒂亞(希臘悲劇)等角色的心情轉折,透過揣摩與投入而有所體會。「金鎖記」是魏海敏超越巔峰代表作,改編自張愛玲同名小說的「金鎖記」,說的是為金錢嫁入豪門,終至性格扭曲變態的女子曹七巧。另外,《孟小冬》、《歐蘭朵》也都是她的代表作。

不論是將京劇的美學與文化內涵,內化成為中國女性的化身,或是現代戲劇西方女性的勇於自我探索,透過戲曲,魏海敏宜古宜今,也透過她的詮釋,讓現場觀眾聽到了從1920年代梅蘭芳大師的京劇創作,到現今21世紀新創作的中國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