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過去的自己 現在的自己 未來的自己
【作者:張領豪】 2018-01-09
其實本來對參加這次青年營並沒有抱太多的期望,只是單純地想要去認識一些和自己有同樣信仰的同齡人,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不想自己一個人跨年。然而5天下來,我發現參加這次青年營所帶給我的,比我期待的要多得多。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我有什麼收穫的話,就是:在這次青年營裡,我遇到了自己,遇到了夥伴,也遇到了世界。

真誠地面對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時候它發生在獨處的思考裡,有時候又發生在和他人的碰撞裡。而對於常常獨處的我,這次和百位來自歐洲各個國家的青年共處,給了我很多去面對自己的機會。而這裡的「自己」,既有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也有未來的自己。

這次青年營中很少有填鴨式的課程,更多的是討論課和Workshop。在小組討論和作業時,由於要更好地把自己小組的作業展示出來,我們常常會用到各種呈現形式。而我因為過去有過編劇和導演的經驗,所以經常會需要在5分鐘內編好一個劇本並讓組員排演出來。我很高興可以把自己很久之前的經驗再次運用出來,為小組的作業出一份力。對我來說,這就是和過去的自己相遇。

這次青年營的另一個重要的特點在於,青年人自己來計劃和籌備,青年人自己擔任工作人員,甚至也承擔一部分的講師工作。可以說,這是一次青年人為青年人籌劃,青年人為青年人工作,青年人為青年人服務的青年營。開始之前籌劃組就依據每個青年的經驗和興趣來安排了相應的工作。而我也被安排為法務組的組長,和另外4位組員一起負責營期早晚課的法器,以及早晚課、獻燈祈福法會和皈依典禮的香燈。一方面我得以有機會把平時在道場學到的法器、梵唄和香燈運用出來,另一方面也因突然要自己帶領一個組來一起工作而備感壓力。

這些工作以及和大眾的共處讓我認識到,我太過於獨來獨往,以至於不會主動帶領別人,以及在和陌生人相處時常常感到退縮和手足無措。就是這一次次的工作壓力和人群聚集帶來的衝擊,讓我認識到我性格上的缺陷,讓我在茫然和緊張中面對了真實的自己,面對了在那個當下的我自己。

法師們似乎有一種能力,就是能夠對每一個青年的性格都瞭若指掌。所以在這期間,覺芸法師、覺容法師和知忠法師都適時地給了我忠告和提醒。覺容法師發現我眉宇間常帶愁色,所以提醒我要放開心胸,打開心結。覺芸法師發現我常常丟三落四,所以提醒我要一心專注。知忠法師覺察到我常常自己努力地做事,而不會帶領組員,所以幾次提醒我要教導和帶領他們。法師們都給了我很貼切的忠告和提醒,讓我看到我要朝著哪個方向去努力。同時我也看到很多很優秀的青年,他們或是很有組織能力,或是很有表演天賦,或是會說好幾種語言,或是學佛精進,他們都讓我認識到世界的廣闊與自己的局限,並讓我看到我未來可能成為的自己。

這5天,讓我遇到了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以及未來可能成為的自己。

這次的分組也很有特色,一共有8個組。其中有兩個「老齡組」,吸納比較大齡的留學生或是已經工作的青年。也有法文組、英文組等。我被分到第一組,組內都是大學生、研究生和在工作的青年。相近的年齡和經歷讓我們大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在一起用餐、上課和小組作業中結下了友誼。離開時大家依依不捨,並約好下次再見。短短的5天讓我們認識了很多很棒又很投機的夥伴。

總而言之,這次青年營讓我遇見了自己,夥伴和世界。它給了我比我期待的要多得多的收穫和體驗,使我在短短的5天裡,有了很多的成長和體悟,也讓我看到了人間佛教的希望,更堅定了自己的人間佛教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