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張勝凱、陳永泰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05
  • 圖說:巴西佛光山如來寺。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 圖說:張勝凱居士。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 圖說:震旦集團董事長陳永泰(右一)、董事吳棠海(左四),捐贈法門寺複製文物「單輪十二環純金錫杖」等二十件極具代表文物給佛館,由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右二)接受。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 圖說:二○一六年近三千位信眾參與北齊佛首造像回歸啟程典禮,見證歷史一刻。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張勝凱

張勝凱居士(一九四二~二○○六),台灣台北市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先後擔任僑務委員、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巴西台灣商會會長、聖保羅華僑聯誼會會長、僑務諮詢委員、巴西仁德國際學校及方大公司董事長、巴西佛光會會長。曾獲華光一等獎章、海華榮譽獎章。

張勝凱居士,是聲寶集團陳茂榜先生的女婿,也是台灣聲寶、新力電器的股東。一九七三年全家移民至巴西,創業有成,在巴西是有名的台商。平常樂善好施,是一位輕財重義的人,尤其茹素,自己對佛門的唱誦、梵唄、大磬、木魚、鈴鼓、鐺、鉿等法器,樣樣都熟悉,還提供自家佛堂作為共修場所,對佛教弘揚非常的熱心。

一九九二年,一位巴西的企業家許疊先生,與台北普門寺的住持慈容法師聯繫,請我到巴西為其新建的觀音寺主持落成及佛像開光典禮,我對當地環境社會不了解,但想到未來若因緣具足,可以在那裡發展國際佛光會,就隨緣的飛到巴西。但到了現場才知道許疊先生的觀音寺,只是一間神廟似的香火道場,不像是為了弘法利生而興建的寺院。

如來寺成立 活躍巴西佛教

到巴西時,接待我們的就是張勝凱居士,他提供平日作為修持之用的一棟別墅,做為我們掛單的地方。幾天後,他跟我提起:「師父,如果你願意到巴西來弘法,或者派弟子來駐錫,這一棟房子共有二十六畝的面積,我就送給佛光山做道場吧!」為了佛法能到南美洲來弘揚,我義不容辭的接受下來,並且跟他說,屆時會在巴西成立佛光會,邀請他擔任會長,他也直下承擔地就答應了。

很快地「巴西佛光協會」成立了。有一次會員集會時,有人向張勝凱居士建議說:「這一棟別墅不要送給佛光山,可以做為佛光會在聖保羅的會址。」張居士不愧是個有遠見的佛教徒,他說:「不可以!假如別墅成為佛光會的會址,將來佛光會人事改選以後,就不知道房子的主人是誰了。送給佛光山,佛光山是寺院,所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佛光山的法師在這裡弘法,一任一任的住持接續負責寺院,才不會走樣。」一個在家居士能有這樣的想法,真是開明有智慧。後來這一幢別墅,我定名為「如來寺」。派覺誠、覺聖法師等前往負責,是為佛光山在南美洲的第一所道場。

至於佛光會的會址,張居士則設立在距離別墅不遠,走路約三、五分鐘的地方,有個類似活動中心的地方,取名為「佛光新村」,內有國際標準室內游泳池、六座網球場、兩座籃球場,是一個休閒運動的場地。佛光會成立以後,張居士便公告,凡是佛光會員到此打網球,一律免費。頓時聖保羅當地愛好網球者都加入了佛光會,會員一下子增加了三百餘人。

如來寺成立後,整個巴西的佛教都活躍了起來,當地記者曾報導如來寺與佛光協會是巴西聖保羅的第一個模範團體。佛光會在聖保羅的發展,除了張勝凱居士的支助,他的搭檔斯子林居士是浙江人,一九四九年來台,後移民巴西定居創業,從事石油、紡織、銀行等事業,是巴西商界聞人,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護法。此外,佛光會還有許多幹部,如:林訓明、洪慈和、謝昌遠、劉學琳……都全心全力投入,護持佛光會在當地發展。

透過足球 加強道德教育

巴西貧民窟的孩子經常結夥行乞、偷竊、吸毒,佛光會於是發起「如來之子扶貧教養計畫」,每周發給等價二十元美金的米、菜、油,讓孩子們安心念書,同時培養烹飪、農務、機械等方面的專業,讓他們擁有一技之長,避免將來為了生計,淪為毒販,或是未婚媽媽等。而且足球是每一位巴西孩子擅長且喜愛的運動,因此又成立了「佛光足球隊」,希望透過足球,加強他們的道德教育。

「如來之子計畫」至今,已經培養了三千多位巴西的兒童、青少年,且「佛光足球隊」除了在台灣各大專院校外,也先後到大陸、日本、馬來西亞等地,以足球會友,皆全勝而歸,很震動巴西的政府。且如來寺已成為南美洲第一大寺,都替巴西增加了光彩。

因為有如來寺和巴西佛光會的因緣,離巴西不遠的阿根廷、巴拉圭也都紛紛請佛光山前去建寺弘法。就這樣,里約、亞松森、海習飛、智利等地都先後成立了道場,南美洲在短期間內一下子就有了多所寺院及佛光會的組織。

張勝凱居士是位有修有德的人,熱心推動人間佛教,視弘法利生為己任,可惜已於二○○六年往生,不能看到今日的這種成就,甚為遺憾。

……………………………………………………

陳永泰

陳永泰先生(一九三六~),台灣台北人。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是震旦集團董事長。他的父親早年在台北市迪化街經營木材與茶葉生意,有一次貨船從台灣到日本,中途遭美軍擊沉,家產一夕之間從有到無,所以小學都是邊讀邊做童工,初中時,在台北火車站前賣口香糖,擺地攤。後來半工半讀,畢業於中興大學的前身「台灣省立法商學院」。二十九歲,創立了震旦行,以辦公室的家具、用品為經營的目標。他現在的事業不僅遍及海峽兩岸,在日本、新加坡、美國等地也開設分公司。

五十年前,陳永泰先生曾邀請我到他的公司講演。近年來,我和他見面時,他都還可以把我當時講演的內容複述一遍,可見他的用心。除了經營辦公家具事業外,他也歡喜收藏古董。尤其對玉器、瓷器、青銅器、佛教佛像、法物,有很深的愛好。且集此藝術精品數千件,並成立「震旦藝術博物館」。

那時正逢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很多文物給不肖商人偷運到海外去變賣。陳永泰先生不捨古董文物,在海外流浪,就成立一個小團隊,專門到海外收集這許多文物,回歸到中華文化,實在是一位有心人。

捐贈北齊佛首 交流盛事

一九九六年間,市面上有一批文物在待價而沽,陳先生請專家鑑定後,確定是山西資壽寺被盜走的十八尊明代佛首中的十六尊,他出資買下後,主動與上海市台灣辦事處連絡,表示要歸還古物,不但如此,還繼續追查另二尊佛首的下落,最後以每尊十萬美金買下,一併捐給山西資壽寺,這項義舉在當年非常轟動。

二○○四年,陳先生收藏了三十六件,清朝葉王交趾陶,經專家鑑定並以陳年舊相片比對,發現原來是台南縣學甲鎮慈濟宮失竊二十多年的寺廟建築,陳先生也二話不說,馬上無條件安排捐還給慈濟宮,陳先生這些善舉,只說:「應物歸原主才對!」

陳永泰先生曾在佛教東傳兩千年(二○○○年)時,將其個人在海內外蒐集珍藏的佛教文物,如:高僧的舍利子、舍利瓶、金棺、銀槨、石函、法器等等,在佛光山文物展覽館展出,在台灣尚屬首次,十分殊勝難得。二○○八年,他申請參展上海世界博覽會,其震旦館展出的文物,以「玉」為主題,可以說在所有展出中是最為叫座的。

在佛陀紀念館落成時,其將收藏了二十年的一二五件地宮文物,贈予佛光山,在佛陀紀念館內設有一個地宮還原館常設展,讓這批文物得以世代傳承,受後人瞻仰。

二○一六年,送回大陸河北省幽居寺的一尊金身合璧的佛首,就是陳永泰先生他以無名氏的名義送給我,我也只得成就他的心願,用無名氏的名義,代他將佛首送回中國大陸,成為兩岸交流的盛事。

點滴成就 歸功回饋社會

當時佛首在台灣,佛身(重約一點二噸)在大陸河北省幽居寺的博物館,佛身特用專機空運來台灣,以迎接佛首。返回大陸時,在天安門國家博物館舉辦交接儀式,一時冠蓋雲集,上萬的民眾聚在大會堂觀禮,許多的報導,立體、平面媒體、或電視台、網路等紛紛爭相報導,可以說真是一大盛事。

陳永泰先生是一位有善根的善良企業家,平時樂善好施,對員工照顧,對社會公益熱心。在台灣,震旦行也是一個規矩、正派的企業團體。

記得他常跟我談到:「我們的一切都是國家的、社會的、公眾的,包括我們個人,一切都是靠社會的養分才能成長,所以一個人有辦法,就要回饋社會。」這種觀念,讓我非常欣賞,因此我們現在的交往愈來愈頻繁,主要的都是志同道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