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歡喜兒 梁棋鑫的甘願人生
【人間社記者 商裕永 草屯報導】 2017-07-28
  • 圖說:梁棋鑫夫婦參加淨山活動。 人間社記者商裕永攝

  • 圖說:梁棋鑫關心歡喜兒孔慶龍的工作情形。 人間社記者商裕永攝

  • 圖說:歡喜兒與梁棋鑫合影。 人間社記者商裕永攝

有一群人每天開開心心、無憂無慮,他們有的說話不清楚,有的看不懂數字,雖然腦袋的智商不到六十,但卻有人願意花錢聘僱他們守護環境、保衛工廠、操作機器創造產值。他們一樣週休二日,一樣領有三節獎金,但產能不如預期,老闆說聘僱他們是他歡喜甘願,這群人是大人卻也是小朋友,所以大家叫他們「歡喜兒」。歡喜兒!上班了!

位於南投縣草屯鎮邊陲的「大煒塑膠工廠」專營塑膠袋製作,大煒老闆梁棋鑫以製作塑膠袋白手起家,至今已是當地頗具規模的工廠。梁棋鑫的工廠有個特別之處,就是他聘僱了幾位特別的員工,包括兩位中重度智能障礙的員工李銅寶和張健興,以及來自南投啟智教養院四位中度智能障礙的歡喜兒孔慶龍、李舒慧、蔡群彥及林綉卿。他們都領有基本工資,也享有員工福利,不過有人認為歡喜兒產能差,從生產效益的觀點來看,梁棋鑫似乎做了一個不划算的決定,但梁棋鑫有不同的見解,他說:「我做這個生意,不會像一些大企業家先把利益擺前面,才請一些員工。所以我的員工平均年資20年以上的約佔全部員工的三分之二,我都是用心和他們互動,不是用金錢用勞力跟他換來。」

梁棋鑫願意雇用歡喜兒進廠,其實初衷是來自他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決定,阿寶(李銅寶)在大煒工廠已經二十五年,他曾經在麵包店打工,而自從遇到梁棋鑫後,就再也沒換過工作。目前在廠內除了負責清潔工作,還挑起守護工廠的責任。梁棋鑫說,以前阿寶還沒到他們公司來,他就在離自己家不遠的一個麵包坊打工,過不久麵包坊倒掉了。他就拿一個包袱在他家附近的路上走來走去。梁老闆的爸爸看到就打電話問他是否可以給他一點工作做?他想一想覺得還有一個位置可以安頓他,就這樣讓他來工廠上班。

阿寶習慣一個人睡,公司新蓋的廠房有幫他留一個位置給他睡覺,但他習慣睡在廠區門口的鐵皮屋,阿寶說他睡這裡還可以兼任守衛,幫公司看好不要讓小偷跑進來。梁棋鑫知道阿寶是個重度障礙者,所以當年聘僱他時,就沒有預設阿寶會帶來甚麼產值,因此他當年的這個決定,曾讓工廠的儲備接班人,梁棋鑫的大兒子梁景琳感到不解,在他心中慢慢浮現一個問號。梁棋鑫說:「因為下一代與我這一代的教育有落差,E世代的想法不一樣,所以我常跟我兒子說,人的一生不是看你目前這個時候的成績,要到你已經倒在床上要進棺材了,才定論你的人生是贏還是輸。」

由於公司的業務量增加,工廠陸續補入幾位歡喜兒,梁棋鑫表示,歡喜兒本身條件就跟正常人有落差,所以你必須有耐心的教導他們,他也舉幾個例子說明:孔慶龍初到工廠時,因不熟悉印刷機台的操作,常常因用力過大將調整螺絲扭斷,梁棋鑫並不因增加零件費用感到心疼,只要在安全無慮下他願意給慶龍更多的學習機會,經過不斷的練習,現在慶龍已可以獨立操作。

林綉卿在大煒已工作14年,她的工作能力讓梁棋鑫讚譽有加。梁棋鑫說,綉卿一直都是操作著同一部機台,因為對於歡喜兒的工作安排最好讓她一直在同一部機台作業,這樣會讓她越來越孰悉這台機台的各項操作且產能也會更高。若是你一下讓她做這台一下子又做另一台,這樣效果不好且無法發揮她的能力。

除了聘用歡喜兒來工廠上班外,梁棋鑫也讓塑膠袋的代工以略高於行情的價格,分發給南投啟智教養院的「思源工坊」製作,同樣的他也和YMCA及草屯療養院復健中心合作,嘉惠這些地方的庇護工廠裡的身心障礙者。

而為了讓E世代的兒子更能明白自己與身心障礙者合作的理念,梁棋鑫用最淺顯的經營成本之道,分析之間的得失利弊給兒子聽,他說正常招進來的員工今年跟你領二萬五,不管他今年表現如何?明年若沒有再給他多一點就跟你抗議。但是我們的歡喜兒不會有這種現象。譬如說,他領二萬五做一百公斤,若是他領一萬五,照這樣推算起來是不是要做七十公斤,不過他才只做五十公斤,差了二十公斤而已,不過差二十公斤這個部分就要看你要怎麼選擇?你是要選擇常常要跟他生氣的正常員工?還是你要選擇少做了二十公斤但很單純的員工?兒子梁景琳逐漸明白,原來單純處事和情義待人,正是老爸事業成功的心法。因此,他也開始調整心態面對歡喜兒。

學佛多年的梁棋鑫每週必定載著歡喜兒到工廠附近的佛寺當志工,他認為孩子們必須長大,必須學會當一個手心向下的人。他表示:「星期六基本上他們都休息,也沒什麼事做,我就請他們坐院車來工廠,然後我載他們去做義工,中午我提供他們中餐。第一次、第二次就是這樣的模式,第三、第四次之後,他們教養院的孩子,自己跟師父聯絡,所以變成我配合他們去做義工,現在都是這樣,因為他們也是歡喜心去做。」梁棋鑫說:「其實我覺得他們和我在一起是一個緣份,不然他們怎麼不去別處做。我有信心能將歡喜兒這類本來沒有生產力的人,教到具有生產力。這對我來說,我很高興做也很有成就感,就好像也幫他們開智慧,我只是幫歡喜兒提供就業機會而已,真正能幫助它們的還是他們自己。」

從第一個被麵包坊遺棄的阿寶開始,梁棋鑫一個接著一個將歡喜兒帶進自己的生命,他用愛心和耐心帶著孩子從工作中找到信心,讓他們因為有了儲蓄,而開始願意做夢,他不期待孩子們有一天會真正長大,只希望他們能永遠快樂無憂的生活著,這就是梁棋鑫的甘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