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33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3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1-01-21
對談專訪42

當基督遇見佛陀──與單國璽樞機主教對談5-4

時間:2006年12月16日.地點:台北國父紀念館

主持人:兩位大師都是宗教界的領袖,他們過去幾十年的生命都是致力於追求自由、追求平等,追求社會的和諧、世界的和平,提升人權的水準、豐富人權的內容。那麼在今天的台灣,很多人都說我們已經自由了,可是我們看到的台灣,卻是自由到放任的地步,那是不是由於缺少某一些東西?譬如缺少自律。這是目前台灣的情況。

那麼再放眼看對岸的中國大陸,最近十幾年來,它們的發展非常快速,但是對於人權卻仍同樣的忽視,尤其對宗教自由做了很多的限制。距離真正的自由,可謂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對於這一種情況,我們要如何改善,讓台灣這一個自由到放任地步的社會,能夠經由自律而建立它的秩序,不傷害旁人的自由?同時我們也很希望對岸的大陸,能夠開放給人更多的自由,尤其是尊重宗教自由。請兩位給我們一些指示。首先請教樞機主教。

單國璽樞機主教:我想,自由是普世一個普遍的、大家都接受的價值。真正的價值,如同真理一樣,不用怕。真正的自由對國家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除非妄用自由。

現在大陸正在鼓勵大家發展經濟致富,但光是在物質方面發展,而輕忽了精神生活、輕忽了宗教價值、輕忽了良心的自由,社會就不能平衡發展。沒有良心的自由,人就沒有什麼可以約束自己,就像現在社會上制定的法律條文很多,但社會還是亂,假使大家有信仰,一定能夠自律,好比中國人常常說的:「頭上三尺有神明。」別人看不見,但是神明可以看得到,他有這樣的認知,也就不會胡作亂為了。

因此,為了社會的發展、經濟的發展、國家的和諧、國家的前途,我想,向遠處看,還是需要給人民信仰上的自由。

主持人:俗語說:「人在做,天在看。」我們也想聽聽星雲大師對兩岸有些什麼期待,能不能提出一些建議,讓在座的各位朋友共同努力?

大師:現在兩岸都互相講「統戰」,台灣想統戰大陸,大陸也想統戰台灣,誰統戰誰、誰強誰弱,這很難講。不過,我們台灣有優勢,就是樞機主教講的宗教的信仰、宗教的自由。佛教和天主教都講戒律,那麼今天承蒙輔仁大學頒給我名譽法學博士,我就趁此來講法、講戒。

佛教裡的五戒是自由的意義,你不守戒,犯了法,失去自由,就要被關閉;你肯守法守戒,也就能夠自由了。例如五戒當中的不殺生,就是不侵犯你的生命,而尊重你生命的自由;不偷盜,就是不侵犯你的財產,而尊重你財產的自由;不邪淫,就是不侵犯你的身體而尊重、保護你;不妄語,就是不用語言去傷害你、打擊你。現在的台灣,言語肆無忌憚,儘管沒有犯罪,實際上是妨礙自由的;因為自由的真義是尊重別人,不妨礙別人。

第五條是不飲酒,縱觀社會上多少酒後駕車出了人命。所以,能把宗教信仰的自由、戒律的自由在中國大陸實踐,對中國大陸也是很大的貢獻。

主持人:兩位大師都經歷了非常充實而圓滿、非常豐富而輝煌的一生。

那麼我現在要請教兩位,如何來看待自己過去逝去的歲月?首先我們請教樞機主教。

單國璽樞機主教:我也是出家人,我的出家也有一點曲折。在我念小學的時候,鄉下缺乏醫療設備,我的一個鄰居本來身體很強壯,卻忽然在夜裡喊疼,經過三天三夜就死了。那時候我就說,我長大以後要當醫生,要到偏遠地方給人看病。

後來呢?中日戰爭時期,我還在念中學,遇上了華北大旱災,三年沒有下雨。那時候,幾個大的城市,公路、鐵路延線都是日軍和黃鞋軍在戰爭。至於鄉下呢?有的是國軍的游擊隊,有的是共軍的游擊隊,那叫做「八路軍」,甚至後來還有一些雜牌軍也來了。可以說,當時真是兵荒馬亂。尤其老百姓家裡一有剩糧,日本人來了也要,別的游擊隊來了又要,到最後都是家無剩糧,一遇到旱災,就餓死很多人。

那時候,有的人在路邊躺著,因為很多天沒有吃東西,連求救的聲音、力量都沒有,我看了真是愛莫能助,但還只是一個中學生的我,也沒有那麼大的力量可以幫助他們。於是,我就想:怎麼樣才能解決華北的大旱災?尤其有的時候黃河水多了就要氾濫,因此,我就說中學畢業以後要去念水利工程,好能在缺水的時候,利用黃河的水來灌溉;要開挖幾條運河,好讓雨下得多、水澇的時候,能將黃河的水疏散,解除旱災、水災。

不過在我中學畢業的時候,國共內戰又開始了。內戰期間,我一直在想:什麼時候戰爭才要結束啊?一方面也想到,戰亂時期,恐怕這麼大的水利工程,政府是不會把重點擺在這上面的。

那麼,後來在打仗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大鬍子的外國神父,在日軍來到城裡的時候,婦孺們都逃到了他的教堂裡,因為大家都認為神父可以保護他們。所以,教堂內、院子裡,到處都擠滿了人,大概有三千多人。

那時候,神父手無寸鐵,站在大門口,日軍拿著刺刀迎面而來,他伸開手,就說:「你先殺我好了!你把我殺了,才能解決……」他那樣勇敢,那樣保護人,連那些沒有理性的,在戰爭中殺紅了眼的日軍也都被攝服了,全不敢進入。這麼一來,那麼多的人就都得救了。因此,我說我要做一個像他那樣,能夠犧牲自己去救別人的人。(大眾鼓掌)我說假使我做了神父,從事教育工作,一樣可以輔導我的學生,讓他們去做醫生,讓他們去做水利工程師,讓他們去做其他工作,改革這個社會,這可能比我一個人做,力量還來得更大。所以,就這樣,我做了神父。

在我正式進入北京耶穌會初學院修道的時候,已經是二十三歲,那時候戰爭剛剛結束。這是我的經歷。那麼假使現在讓我再做選擇,我大概還是會走這條路。不過,我可能要好好地利用時間來充實自己,好能夠為別人做更多的服務。所以,雖然現在我已經八十四歲,最近還發現得了肺腺癌,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為大家所用。我記得周聯華牧師在他八十大壽的時候說要「封口」,從那以後就不講道了。我呢?我不「封口」也不「封衣」,假使還有一點廢物利用的價值,我希望別人能夠儘量地利用、天主能夠儘量地利用,一直到我最後不能講話、不能做什麼為止。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還能夠為別人服務、能夠做什麼,我是在所不辭。(大眾鼓掌)(待續)
12345678910第9 / 33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