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30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3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1-01-18
對談專訪42

當基督遇見佛陀──與單國璽樞機主教對談5-1

時間:2006年12月16日.地點:台北國父紀念館

主持人(柴松林教授):今天兩位對談人,一位是佛教的領袖,他是人間佛教的開拓者,也是實踐者。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多年,今日的台灣,可以說是佛教有始以來最興盛的一個時代。當中,星雲大師推動人間佛教,可謂有很大的貢獻。

同時,他更大的一個特色,就是讓佛教從東方到了西方;過去佛教東傳中土,現在星雲大師除了讓佛教在本土發揚滋長之外,又以台灣為中心,弘揚到世界各地。各位進入佛光山的山門,都會看到一副對聯,上面寫著「法水長流五大洲」;確實,星雲大師他是使法水長流五大洲最有貢獻的一位。

至於單樞機主教,他讓本來在西方盛行的天主教,在中國開花結果,並且獲得世界性的聲望。所以,他們兩位都可以稱得上是今日的「聖人」。

剛才我說兩位是宗教家,其實這不是正確的說法,他們除了是偉大的宗教家,同時也是教育家,各位可以看到,他們不但創辦大學,也創辦中學、小學。甚至於他們也是慈善家,設立了很多育幼院、養老院、醫院等等各種不同性質的機構。

不過,更重要的是,他們是人生的導師,使我們能夠在困境之中得到援助;也是今日迷茫社會的一座燈塔,引導每一個人走向光明。所以,今天我們能夠有機會聆聽兩位大師的對談,是一種非常難得的幸運。

兩位都說他們要「封人」、要「退隱」,但是我認為他們不是要封人、不是要退隱,而是要擺脫俗務的煩擾,使影響力更能弘揚到全球,不僅僅是貢獻給台灣而已。

剛才吳總會長說了一句話,他說:「今天在座的每一位,看了都很順眼。」使我想到,好朋友相聚的時候,常常會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眼前一笑皆知己,座上全無礙目人。」今天大家非常和諧、融洽地聚在這裡聆聽兩位智者的真言,相信對我們每一個人,甚至對往後的世界都會造成重大的影響。下面我們就請兩位大師開始進行對談。

首先請教單樞機主教一個問題,從歷史上來看,到處都是爭戰,不同的宗教之間,彼此難以相容,不僅僅是在西方各宗教如此,就是佛教從西方來到了中國,它也受到本土信仰的一些抵制。那麼為什麼兩位能夠變成好朋友呢?甚至幾十年的往來,還成了知己?

尤其我經常聽到樞機主教讚美星雲大師,說他是如何的慈祥、如何的和藹、如何的對旁人寬厚,而對自己非常的嚴厲。同樣的,星雲大師對樞機主教也是讚不絕口。那麼我們今天要了解一下,在歷史上,常常發生宗教敵對、仇視,甚至於戰爭,而兩個完全不同宗教信仰的領導者,竟然會成為好朋友,這令我非常好奇。首先請樞機主教來為我們說明。

單國璽樞機主教:我來到台灣的時間比較晚,民國五十二年(一九六三)才從國外來到台灣。那個時候,我有機會到宜蘭羅東聖母醫院去拜訪幾個神父朋友,就已經聽說大師在宜蘭傳播佛法,並且跟一般的和尚不一樣,他是騎著腳踏車到鄉村去弘法,吸引了很多的青年參與。我想,慈容師父、慈惠師父,大概都是他的第一批學生。這跟天主教的精神是完全相同的,傳教士來到一個地方,也是上山下海到處去宣傳福音。

因此,從那個時候起,我就注意到他。我說:「這個和尚跟其他的和尚不一樣!」因為在我們過去的印象,和尚就是在深山或者在廟裡修行的,很少和社會人士接觸,而他是那麼樣地接近群眾。

後來他到佛光山開山,開山不久後的五、六年,我在徐匯中學做校長,帶著畢業班的同學,以及幾個老師到南部做畢業旅行。我說:「我們一定要到佛光山去看一看!」

那時候佛光山還是草創時期,我看到大師戴著斗笠,穿著短衣在那裡工作。後來為了不願打擾他工作,只有談了幾句話。我問大師:「你在這裡開山,有些什麼計畫嗎?」他說:「要在這裡建立叢林學院,培育年輕的出家人。」

甚至後來他還建了中學等等。從那次之後,我就說:「這個和尚實在很注重教育!」

那麼,當我做了主教以後,從國外來的很多貴賓,或是從羅馬來的一些樞機主教,我也經常領著他們到佛光山去參觀。大師會為我們講說他的理想:為了佛教人間化,所以倡導人間佛教。但是大師非常的謙虛,他說:「我們是跟你們天主教學的。」實際上,我們的理念或者看法都是非常相近的。就這樣,慢慢地有了許多的往來交談。

另外是十一年以前,教廷有意召開「第一屆佛教與天主教國際交談會議」。那時候我在羅馬開會,大家問我要在什麼地方舉行。我說:「你們要是願意到台灣的話,我可以協助聯絡安排。」他們都說:「好啊!就由你去找一個好地方。」之後,我就去找大師,大師滿口答應了,並且說:「在佛光山的吃住,一切免費。」

那一次,有五十幾個學者專家,從世界各地來到佛光山,天主教、佛教各有一半。當中,許多高僧也遠從斯里蘭卡、印度、日本、韓國,以及歐美等地而來。我們在一起交流了四天,對彼此的認識就更清楚了。

後來,一九九七年,大師願意到羅馬見教宗,也是我牽線的。(大眾鼓掌)因為教宗不會說中文,大師也不會講義大利文,所以我又做了他們的翻譯。就這樣,對彼此的認識,就愈加清楚,從中也知道他很多理念是與我們相合的。雖然我們的信仰、教義有所不同,但是我們不用看那些不同的,只要看共同的,找出共同點就好。

後來我們又想,雙方在教育、文化、慈善事業等方面,有些什麼可以合作的地方。比如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南投山區很多地方都須要救助,但是因為大部分的原住民不是天主教徒就是基督教徒,很少是佛教徒,在當地沒有寺廟。因此,那時候佛光山有一些物資要進入,天主教是完全配合,允許放在定點,讓天主教的神父、修女、教友們共同去分;大家不分彼此。

這是我與大師認識的經過。我對大師非常敬佩。(待續)
12345678910第3 / 33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