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前往朝鮮的《世界報》駐東京記者菲利普‧龐斯
【韓國中央日報 / 人間社記者 依恩 提供】 2012-11-19
  
  法國《世界報》駐東京記者菲利普‧龐斯(Philippe Pons,70歲)是親眼見證最近40年亞洲當代史變遷的法國記者。他曾在現場見證從70年代初的越南戰爭到韓國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等激烈的亞洲社會變動。為研究「歌舞伎」和「能」的文化於1971年首次前往日本,但越南戰爭改變了他的人生;從1973年開始以自由投稿人身分報導兩年的越南戰爭,後來在1976年乾脆進入法國《世界報》成為了一名記者。
  
  此後,他一直以駐東京記者的身份進行活動,從日本江戶到東京等,閱讀大量日本歷史書籍。他活躍在亞洲全境,並曾數次前往朝鮮。然而,他最近最為關注的問題卻是韓國總統選舉。因為超越對此次誰參加大選、誰會勝利的關心,更加關注此次總統選舉的歷史性意義。記者於11月15日見到正在首爾進行韓國大選報導的菲利普‧龐斯。
  ◎在此次韓國大選中關注的方面是?
  「我個人認為,安哲秀候選人是這次大選最重要的變數。他以無黨派候選人的身分登場,打破傳統總統競選中左派與右派的理念對立,形成新局面。」雖然合併單一候選人的談判結果還未見分曉,但安候選人的登場本身就非常有意義,因為他的出現能夠促使韓國人尋找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麽?我們在關注這次大選時,不應該僅僅關注誰會獲勝這一微觀的選舉問題,還有必要關注對既存政治感到厭惡的青年人訴求和期待等選舉的宏觀意義。
  ◎您覺得各位候選人在政策上有什麽區別?
  3位候選人提出的政治理念雖然各不相同,但都提到經濟民主化的問題,這一點非常有意思。傳統上代表保守和進步的兩個陣營都在主張經濟民主化,說明韓國社會的兩極化問題已經非常嚴重。韓國經濟發展速度比日本還要快,但過快的經濟增長也會帶來很多陰影。社會兩極化帶來的不平等現象逐漸加劇,民眾的不滿日益高漲,社會連帶意識的危害愈來愈大。而且,增長不會永遠持續下去,現在韓國還籠罩增長放緩帶來的失望感。韓國是時候從物質增長中走出來,開始將目光轉向分配和福利了。他認為,候選人紛紛作出經濟民主化的承諾,就是出自這樣的社會背景。
  ◎您對各位候選人有什麽評價?
  「問題是我無從做出具體評價。大家都提出經濟民主化政策,這固然是值得肯定的,但卻沒有一個人拿出一個具體的數值或者具有可行性的方法論,感覺都只是在進行口頭承諾一樣,感覺有些民粹主義(Populist)的傾向,每個候選人都只挑選民喜歡的話說。」韓國選民也應該成熟起來,如果期待換了總統之後,明天馬上就會變得很美好,那是幼稚的表現。即使換了總統,社會問題還是依舊存在。就像法國民眾雖然因為厭惡薩科奇(Nicolas Sarkozy)而不得已選擇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但並不意味著法國問題得到了解決。
  ◎您如何評價各位候選人的對朝政策?
  3位候選人都表示會採取不同於總統李明博的對朝政策,這一點值得矚目。意味著不管誰當選總統,對朝政策都會與現在有所不同,這是值得肯定的。他個人認為,李明博政府的對朝政策是一個失敗的作品,相反,倒是金大中和盧武鉉政府的對朝包容政策更為實用。
  ◎在現任政府時期的天安艦和延坪島事件中,甚至出現民間人的傷亡,您怎麽看?
  站在韓國政府的立場上,不管是天安艦事件還是延坪島炮擊事件,當然都是無法接受的。但如果因此而執著於要求朝鮮道歉,那就是在進行一次必輸的遊戲。去做一件看不到結果的事情,本身就是非常愚蠢的。李明博政府自己為自己畫了個圈,卻成全了中國,把與朝鮮進行談判的主導權拱手讓給中國。
  ◎您在朝鮮報導的過程中有什麽感受?
  「我去過平壤、鹹興和新義州等多個朝鮮城市。在80年代首次訪問朝鮮,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15日紀念金日成誕辰的太陽節時去平壤進行報導採訪。我是去了不少次了。」在這次申請簽證時,朝鮮工作人員問:「你都去過12次了,還去做什麽?」90年代在朝鮮苦難的行軍時期,他曾報導過脫北者因為無法忍受飢餓而逃離朝鮮國境的事情,此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被拒絕簽發簽證,直到2004年才重新拿到簽證。「雖然當時有一個自稱導遊的外務省官員一直跟著我,但只要不說國家體制問題,朝鮮人也很愛跟我開玩笑,很好相處。這讓我越來越感覺到,韓國與朝鮮本質上確實同屬一個民族。」
  ◎您認為金正恩時代的朝鮮會有什麽變化?
  最近幾年間朝鮮出現了許多新的餐廳和市場,這意味著,朝鮮社會已經很自然地接受了有錢人存在的事實。以前的朝鮮雖然也存在精英階層與平民的區別,但與現在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而且,金正恩這位年輕領導人曾有過西方社會生活經驗,這一點是不能忽視的。朝鮮的變化會越來越快,而下屆韓國政府的對朝政策也會變得更加重要。
  ◎美國外交專業雜誌《外交政策》曾主張韓國正在走日本的老路,您怎麽看?
  日本和韓國現在都走出增長的階段,走向成熟時代。比起經濟停滯,更傾向於說兩國從成長一邊倒走向多變化的階段。最近在日本雖然工資低下,但選擇加入非政府組織(NGO)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由生活的年輕人正在逐漸增多。這意味著日本人的目光正轉向除物質增長之外的其他方面。長期來看,韓國也會經歷這樣的變化。另外,想補充的是,韓國沒有必要對西方傲慢的指責表現過於謙虛恭順。美國和歐洲總喜歡拿自己的標準評價亞洲國家,但亞洲有自己的歷史和背景。民主主義與資本主義並非西方國家的專利。比如說,有西方學者認為日本只實現過一次政權交替,就以此為借口對日本民主主義大加質疑。但日本自民黨是一個規模龐大的政黨,而且黨內也存在很好的民主主義因素,不能僅通過政權交替的次數來做出片面的評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