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歐洲佛光山短期出家修道會 國際義工群相
【人間社記者 妙益 法國碧西聖喬治市報導】 2018-07-06
  • 圖說:在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 (Universität für Musik und darstellende Kunst Wien)攻讀博士的青年義工翊平,已數次協助需要細心且耐煩的佛事組工作。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 圖說:比利時協會督導鄧葵喜這次來法華禪寺,有一半時間在大寮發心。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 圖說:法蘭克福賴紅結多次協助修道會及戒會繁瑣的文書工作。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 圖說:來自瑞典馬爾摩的麥秀雲師姐,2007年至柏林佛光山參加短期出家,圓滿後心中無限感動,就發願日後都要盡己之力護持修道會。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 圖說:比利時的鄧葵喜及陳瑞英,多個月前,就請法師一定要積極幫他們爭取來當義工的機會。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 圖說:從小在倫敦佛光山長大的Roxy(彭寶珊),連續六期都是參與翻譯工作,原本連中文都不說不好的她,到現在中英文頂呱呱,信達雅的翻譯功力,讓每次參加短期出家的非漢語人士讚歎不已。 人間社記者戴佳豪攝

「2018歐洲佛光山短期出家修道會」日前於佛光山法華禪寺展開,除了當地的義工,還有來自英國倫敦及曼城、德國法蘭克福、比利時及丹麥等國家地區的義工齊聚一堂,他們皆滿心期待共同圓滿這「一時千載,千載一時」的盛會。

此次前來的八位國際義工,可說是眾多志願者中雀屏中選者。因為報名參加修道會的戒子很多,為了將有限的床位留給他們,所以義工只有精簡再精簡。這些義工們皆是抱持著感恩心而來,幾乎都是在自己參加短期出家後,感受到身心全然改變,獲益良多,另也驚訝於修道會背後竟需要如此多的因緣方能成就,法師及義工席不暇暖,披星戴月地無私奉獻,讓自己得以體驗出家人的生活。他們當時即發願,日後也要回到戒常住擔任義工,成就更多人。其中賴紅結、彭寶珊、麥秀雲三人十餘年來,一本初衷,已連續支援六期。

從小在倫敦佛光山長大的Roxy(彭寶珊),連續六期都是參與翻譯工作,原本連中文都說不好的她,至今中英文頂呱呱,翻譯功力讓每次參加短期出家的非漢語人士都給予大力讚歎。是什麼樣的動力,促使她持續不斷地發心前來?Roxy表示:剛開始是基於同理心,希望跟她一樣不懂中文的人,也能深入經藏。後來覺得很自然地,因為大眾有需要,就應該前來。其中最困難的,當屬平常要準備一堂課,已需要很多時間,要連續翻譯這麼多教授阿闍梨的課,而且包羅萬象,更需要大量的翻閱、查詢,才能勝任。然而正是翻譯時需要全神貫注,不能錯漏每個字,佛法也因此點滴流入心中,總在不經意之時,會適時蹦出,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

來自曼城的黃媛媛平日擔任公共服務的翻譯工作,這是她第一次參與短期出家的翻譯。縱然到來之前,已接連數日出入警察局協助各類事件,疲憊不堪,但無論如何都堅持要來法華禪寺擔任義工。因為2016年到法華禪寺參加短期出家,看到戒會悉心安排英文翻譯,翻譯的人員不多,卻要承擔如此繁重的翻譯工作,便發心要以其專業投入。因為對佛學名相不甚了解,而且法師們授課時常引經據典,自己的中文只有小學程度,真是一大挑戰。但這對於喜歡挑戰自己的黃媛媛來說,正是一逆增上緣,因為知道自己不足,所以要更精進。尤其本來覺得自己已經夠累,但所有的法師卻都是起得比任何人都早,睡得比任何人都晚,且個個都還是滿臉笑容,這就讓她發願更要好好護持!

法蘭克福賴紅結多次協助修道會及戒會繁瑣的文書工作。面對經常需要一改再改的證書等文件,一般人可能早已不耐煩而投降,但紅結說:「懷著歡喜心與成就他人之心,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就不會跟自己的情緒過不去,而能夠開心地圓滿任務。」已累積多年經驗的她,面對常需熬夜趕工的文書工作,也有一套「教戰守則」。除了心態調整好,也為色身準備一大袋自己鐘愛的食物,除了可在通宵工作時,滋養自己,更可與其他並肩作戰的義工結緣,在這樣的氛圍下工作,如何能不歡喜?!

比利時的鄧葵喜及陳瑞英,多個月前就請法師一定要積極為他們爭取擔任義工的機會。二人表示:雖然自己已超齡,無法再參加,但是因為過去參加過,讓自己人生變得更加美好,所以很樂意成就他人。即便在年初,就要為支援道場近二個星期的時間,無法料理家庭三餐、整理家務及照顧孫子等向家人一一請假;而且負責庶務及行堂的二人,一早起來,便要如蜜蜂般穿梭寺裡忙碌不停。三餐行堂外,因連日高溫,為怕新戒們中暑脫水,還要為各處茶水區添滿茶水,同時得收集各寮區的換洗衣物、清洗、烘乾再一一送回,汗如雨下仍是甘之如飴。

法蘭克福楊琇椀直至今年才因緣具足,得以加入義工行列。雖從一大清早五點半起身,便馬不停蹄直至晚間十點多才得以喘一口氣。每當回寮時,常感覺身體已疲憊到不像是自己的,但這只是身體的累,心中卻是充滿了歡喜及正能量。尤其義工們之間的噓寒問暖、道情法愛,更讓其心中充滿了感動。

來自瑞典馬爾摩的麥秀雲師姐,2007年至柏林佛光山參加短期出家,圓滿後心中無限感動,就發願日後要盡己之力護持修道會。在擔任義工時,與大家的相處與共事,讓她學習要懂得融和及包容。將大眾及常住放在第一,自己第二,將自己縮到最小,如此才能和諧圓滿。而會連續六期都來,麥秀雲表示:當然是因為做得開心、做得歡喜,否則不可能一來再來!

目前在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 (Universität für Musik und darstellende Kunst Wien)攻讀博士的青年義工翊平,已數次協助需要細心耐煩的佛事組工作。對於專修小提琴、每天都需要練習的人來說,在擔任義工期間必需中斷最重要的「練琴」工作,所以最多只能支援一星期,否則經時太久,琴藝便生疏了。但翊平表示:需要我,我就來,不需要什麼原因。而無法練琴,就將它視為難得的放假,最大的收獲,便是「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