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菲律賓公益旅行 日記
【文 / 林均柏】 2011-04-06
  2月12日
  Pangarap foundation青少年中途之家是我們今日的目的地;內心忐忑不安。對於這些曾經受過創傷的青少年朋友,害怕我們的熱情無法帶動他們。今天活動由我擔當主持人,一開始的帶動唱還頗不錯,但是一進入到靜態的活動後,台下馬上睡成一片。哈!真是嚇到我了。中午老師教大家捏壽司,趣味性十足;之後加上中途之家準備炒麵;大家都吃得很飽。下午的重頭戲是彩繪人生,讓青少年朋友們畫出自己的夢想,看著他們努力拿著畫筆描繪自己的心目中所憧憬的畫面,就好像小朋友那樣的純真。
  這些青少年中,年紀最大者大約和我們相仿,卻已經有了兩個孩子。才屆滿20的他怎麼可能知道該如何來擔起家庭重任ㄋ?來自中途之家的孩子,有些正是因為父母的經濟壓力過大,又得撫養許多的孩子。只好將其棄之於路邊,使之流浪街頭;流浪街頭的孩子未能接受完善的教育將衍生出更多的社會問題。
  當我看著他們述說夢想的時候,淚水隨時可能潰堤。為何想當醫生ㄋ?因為自己年邁的父親生了病。為何想當工程師ㄋ?因為自己以前所居住的社區缺乏電力沒有照明。有一位少年畫了一頂學士帽上面打了個問號,他說他希望他可以再度回到大學完成他未完的課業。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離開大學,但看他如此渴望再度完成學業,讓我深感慚愧。當我們只想著讀書的痛苦,考試的壓力時。世界上有些人連求知的機會都沒有。這些青少年的夢想大都是為了別人而生,而非是因為己之利益。
  最後以「和諧」的合唱來收尾,我想這些少年們歷經了創傷。或許未來他們對於任何的挫敗都可以甘之如飴;或許他們會因此對於自己的未來完全沒了自信,我只能在心中祈求,他們可以因為這次和我們相見而決定往自己的夢想努力,而不是一味的犯錯。
  晚上和菲律賓佛光青年座談聊天,大家對於今日所見以及感想評論。在看過煙山、中途之家、以及tondo腦海中的馬尼拉金融中心,似乎變得不是那樣的清晰了。一個極度富有的區域和一個極度貧窮的區域同時都存在馬尼拉中。似乎有點像是以往殖民時期,上層和下層階級的分別;即使在制度上早已破除,但是似乎變相的是一種經濟上教育上的等級之差。樂觀可以讓自己處世更加泰然自如,反之,過度樂觀便可能會淡化事情的嚴重性。
  事情往往一體兩面,也許因為貧民們的樂觀才可以在極度缺乏資源的環境下生活;也許是因為過度樂觀,對於外界的幫助以及援助只是當成一種額外的加給。菲律賓的貧民區孩童人數驚人,和台灣相差甚遠。因為貧民們缺乏教育也不知其重要性,在街頭看到許多懷孕的年輕媽媽年紀甚至比我們還小;他們真的有能力扶養自己的下一代嗎?小孩子天真無邪的在路邊洗澡,無視砂石車疾駛而過塵土飛揚。這些孩子缺乏教育而長大,是否將衍生出更多的社會問題,青少年中途之家也因此而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