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博物館﹞走進好客藝術村
【人間社記者 李美蘭 花蓮吉安報導】 2019-09-02
  • 圖說:文化廣場位於文化館的正前方,平日會有民眾攜家帶眷來此做休閒活動,或鄉公所遇有重要活動,也是很好的場地。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解說員陳寶琴,很認真的為民眾解說館內的陳設,讓民眾對早期先民畢路藍縷的生活,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周邊舊有的軍營房舍,重新整理之後,則做為教室或鄉民活動的空間。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走道邊,三個看似不起眼的石柱殘塊,是刻意保留下來的印記,上面還有「吉野神社」字樣,可供民眾還原歷史。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一館是鄉公所為在地藝文創作者所設的展覽空間,也配合參展人做裝置藝術的佈置。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開村拓地紀念碑」完整保存置放於大樟樹旁邊。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文化館門口正面的樑柱有日式鳥居的意象,在天花板的部份亦融入了客家元素的花布,創新中仍具有歷史意義。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 圖說:一館與二館的走道空間很大,上方有設遮雨棚,鄉民經常在此做舞蹈或樂團的演練。 人間社記者李美蘭攝

吉安舊名吉野,為日據時代日本官方最大的移民村。「好客藝術村」原址最早是日本政府為安撫來台移民而設立的神社,日人戰敗離台,神社便由國民政府的軍方接收,先前也有台灣西部客家族群受到日人鼓勵,東遷定居花蓮的吉安,後來愈聚愈多,吉安鄉更有極大部份的客家人。吉安鄉公所有鑑於營舍日漸荒廢,於是積極活化,更曾多次向行政院客委會爭取經費補助,設置好客藝術村保存客家文化與文物。

好客藝術村因為特有歷史演變,而有豐富的人文色彩,故而在新建的建築物仍保有一些日式建築的意象,又多了客家元素,例如文化館的正門樑柱有鳥居的形貌,還添加了客家花布做為天花板的裝飾,創意的設計,讓民眾更想探究歷史的緣由。在文物保存方面,除了保留極為完好的鎮座紀念碑(立於明治45年)與拓地開村紀念碑(立於昭和8年)之外,也把國民政府接收後,幾乎被摧毀殆盡的三支柱子殘塊,保留下來,放在極為顯眼的地方,讓民眾在走動時,很容易看見,告訴大家不能遺忘歷史。

解說員陳寶琴表示,藝術村的一館與二館,原是軍方放置被服的倉庫,經整建之後,一館有每月更換的本地藝文家創作展覽,例如甫於上月底結束的「尋找《旗魚王》─李如青繪本展覽」,源於作者因為創作之需要,曾在花蓮駐點五年,現在辦展覽算是回娘家了。他陳列故事主角《旗魚王》的等比例6公尺長的旗魚裝置藝術,除了吸引許多民眾前往參觀打卡、拍照之外,也寓教於樂,讓參觀的大小朋友了解什麼是旗魚?更要愛謢海洋。二館為常設館,展出吉安鄉先民早年的食衣住行日常生活用品。

外圍有多排房舍,原本是軍方的營房,鄉公所刻意保留,重新整理後,變成教室或提供鄉民的活動場地,例如近期提供「客語研習班」的上課教室。在平日或假日,總是有許多民眾至文化廣場做各類的休閒活動,此外,許多民眾會提供自家珍藏早期生活的日用品,豐富常設展覽館的展出內容,更有熟知植物的人士告知,藝術村內有兩棵需四人合抱的大樟樹,據研判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樹齡,足見鄉公所的用心已被多數的民眾認同,進而共同參與藝術村的大小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