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弘法一甲子 大師溫馨話當年
【人間社記者 陳昱臻 高雄報導】 2015-06-14
  • 圖說:大師述說來到高雄弘法的三個重要因緣。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大師與1500位信眾暢談高雄弘法一甲子的故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6月14日舉辦「星雲大師高雄弘法60週年甲子慶茶話會」,追隨大師一甲子的長老慈惠法師、慈容法師及1500位高雄信眾齊聚一堂。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慈容法師引領大眾唱誦弘法者之歌、十修歌及剃度法語等多首由大師創作的佛教歌曲串場。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大師述說來到高雄弘法的三個重要因緣。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大師與1500位信眾暢談高雄弘法一甲子的故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高雄弘法60週年甲子慶茶話會」,聽眾聆聽星雲大師娓娓訴說高雄弘法的故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信眾排隊領取大師的新著「貧僧有話要說」。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信眾排隊領取大師的新著「貧僧有話要說」。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慈容法師引領大眾唱誦《弘法者之歌》、《十修歌》及《剃度法語》等多首由大師創作的佛教歌曲串場。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慈容法師引領大眾唱誦弘法者之歌、十修歌及剃度法語等多首由大師創作的佛教歌曲串場。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為慶祝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高雄弘法一甲子,佛光山南屏別院推出一系列慶祝活動,6月14日舉辦「星雲大師高雄弘法60週年甲子慶茶話會」,追隨大師一甲子的長老慈惠法師、慈容法師及1600位高雄信眾齊聚一堂,把握難得的因緣,聆聽星雲大師娓娓道來高雄弘法的故事。

大師的魅力無法擋,早在茶話會開始前,南屏別院大雄寶殿早已擠滿等候聆聽大師的人潮,連五樓國際會議廳也滿座聽法的信眾,透過同步視訊,跟隨大師的腳步回到60年前的高雄。

慈容法師引領大眾唱誦弘法者之歌、十修歌及剃度法語等多首由大師創作的佛教歌曲串場,有如1953佛教歌詠隊風華再現。現場更有為數不少從壽山寺到南屏別院一路追隨大師學佛60年的資深信徒,在此重溫往事,備感溫馨。

「在我倡導人間佛教當中,經常以歌唱弘揚佛法,記得有一首歌詞『我們要求生命久長,快快皈投佛陀座下』,我們信仰佛教,回憶佛陀在世2500年前,與2500年前佛陀接心,我們也在歷史的長河軌道,我們要求生命久長,現在皈投在佛陀座下,我們信仰佛教,信仰佛教真正的生命不死。」大師表示,今日在此甲子慶,上接佛陀時代,下接未來世代無量壽,亦如歌詞所言,讓我們生命久長,皈投佛陀座下。此語引來眾人掌聲久久不歇。

大師與高雄的三段因緣

大師述說來到高雄弘法的三個重要因緣。民國四十年(1951年)的夏天,大師應邀到高雄苓仔寮演講,以「如何醫治人生的疾病」為題,提出治心的方法,吸引千餘人聆聽。由於講座從晚上7點開始,每當演講結束時,大家就鼓掌安可,表示再說一個,當時年紀輕,就再多講一個,結果講到晚上11點還欲罷不能。對年輕的星雲大師而言,佛法講說讓台下的聽眾歡喜又感動,讓他深受肯定,因而開啟他在高雄弘法的因緣。

爾後大師二度受邀在高雄演講「談念佛淨土法門」,他從人們在淨土的食衣住行切入,令聽聞者深感妙不可言,因此盛情邀請他不可離開高雄,希望住錫在高雄。他提及,在高雄弘法總要有道場,道場要有錢建設,那時甫出版《無聲息地歌唱》,於是捐出百本書以一本5塊錢作為建寺基金,始有壽山寺的設立。這是與高雄的第二個因緣。

此後,多位居士如「粉絲」般緊緊追隨大師,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大師收到日本大正大學的入學許可證,正準備要到日本當大學生,當年開醬園的朱殿元告訴大師:「我們都把你當師父,你卻到日本當學生,那究竟是師父還是學生呢?」大師聞言慚愧的說,「我做你們的師父,就不該去做學生。」朱殿元的一句話,又再接起大師與高雄的不解之緣。

興建壽山寺 講經辦教育

回憶起六十年前來到高雄的景象,大師說,當年只有高雄火車站、台灣銀行、高雄市政府,現在的中正路都是農田,當年在高雄要辦幼稚園,於是請慈容法師協助,慈惠法師也到高雄幫忙講經翻譯。

慈惠法師提及,那時跟隨大師到高雄佛教堂講經,在信徒安排下,住在哈瑪星附近的鐵皮屋,每到講經那天,一早就得從哈瑪星走到愛河邊舊市府處,大約兩、三小時的路程,且連續三、五天。大師很了不起,他不嫌棄這些,當時還是在家小姐的慈惠法師跟著大師,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敢問,但大師也很自在,不覺得辛苦,只想把握機會在高雄弘揚佛法。

「高雄這個地方很可愛」,大師細數著高雄有大海與海港,佛法就像海一般,同能引領人深入經藏、智慧如海。高雄有愛河,愛有很多等級,愛可以昇華為慈悲。此外,高雄有壽山,高雄信眾經常一隊隊到宜蘭央求大師南下到高雄弘法,大師於心不忍,但高雄又無道場,於是在西本願寺前的土地建了壽山寺,展開講經結緣,興建壽山佛學院。

為了辦教育,大師可是歷經許多辛苦的歷程。他提及,青年剃度出家後,佛教人才因此增加了不少,但出家人也要接受很好的教育,為了栽培弟子,大師到殯儀館念經通宵,讓出家弟子受教育弘揚佛法,布教普度眾生,足跡遍及旗津、哈瑪星、屏東鄉村,同時在廟口、曬榖場講經布教,一心只為弘揚佛法,讓人間佛教普及,帶給大家歡喜。

此外,提到修行,大師分享50年前在壽山寺舉辦藥師法會,信眾的虔誠恭敬,所有琉璃燈上結五彩舍利子,當時信眾歡喜,報紙也爭相採訪報導,佛教徒的誠心、道業與修行,感動佛菩薩靈感應化,一時傳為美談。

前西來大學校長吳欽杉分享,「不讀誦華嚴經,不知佛家富貴;讀師父上人貧僧有話要說,才知人間佛教富貴。」他說,大師自謂貧僧,以無為有,卻締造「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的富貴局面,讓弟子充滿可以實踐的佛法,有佛法就有辦法,心靈與生活也跟著富貴。這輩子最珍貴的是他與妻子成為佛光山信徒,心甘情願成為大師的富貴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