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術奇譚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2-13
  • 圖說:海闊天空。 人間社記者李慧琳攝

  • 圖說:人生不只一條路。 人間社記者鄧荷棠攝

世間上很多人都被騙過。為什麼呢?當然,一來是由於社會道德不健全,二來主要的還是由於自己的貪心,才會給人欺騙,就等於魚兒因為貪食,才會上鉤。所以,假如自己能不貪,就不會給別人騙了。

我也給人騙過,但那時候是我有心讓對方騙了就算。基本上,在我這一生當中,我都是給人,沒有給人騙的,因為縱使黃金白玉再多,我都認為那不是我的,你硬是要給我,我也不要;如此,又怎麼會受騙呢?

不占便宜 免卻被人欺騙

舉例說:民國四十幾年的時候,我在宜蘭雷音寺駐錫弘法,寺廟門口的那條大馬路同心街,原本是水泥路,因為施工不良,導致路面被破壞而凹凸、高低不平,尤其晚上走路,燈光昏暗,容易給石頭絆倒。雖然只有幾十公尺長,但是叫我去鋪設那條路,當時的我也實在沒有力量。

沒想到,有一天來了一位先生,他表示自己是工務局的人,因為修公路剩下一些砂石、柏油,想來幫我們把路面鋪好。這在佛教裡是常有的事情,畢竟是信徒,總會想要發心護持三寶;再說,修橋鋪路也是一件功德好事。

但我想到,那是屬於公家的物品,就算是剩餘的材料,又怎麼可以私自拿來替民間社會鋪設道路呢?而且,你跟我們素無來往,也沒有信徒引介,不但彼此從未見過面,也從未聽說過你的大名,不知道你在哪裡服務,忽然地你就說要發這樣的善心義舉,當然不得不讓人覺得要多做一些了解了。

不過,我一面又想,既然有人要做善事,做了對大眾也是有利益,何嘗不是一件歡喜的事呢?就這樣,我們彼此相談熱絡,甚至談到了哪一天要來鋪路、需要花多少時間等等,尤其他還說不需要任何費用。只是講到最後,他卻忽然話鋒一轉,說:「這許多材料都在蘇澳,把它運過來,也需要一些運費,這部分就由你來出了。你是否可以先給我五百塊作運費呢?」

他的這句話,讓我有了警覺。想到彼此素昧平生,你就要我先給五百塊錢,萬一你不來替我鋪路,我可怎麼辦呢?不就「偷雞不著蝕把米」了?

我的念頭裡雖然起了這樣一個疑問,不過隨後我還是坦白地對他說:「那沒有關係,你就 叫運送人員把材料送達之後,再找我們拿錢好了。」話講到這裡,之後就再也沒有下文,從此也沒有鋪路這回事了。由此,也就證明他只不過是想要來騙取我的五百塊錢而已。所幸我不貪圖這些便宜,所以沒讓他有得逞的機會。這就是我不被騙的第一次經驗。

引動貪心 讓人輕易上當

騙人的人起於貪心,受騙的人也多是由於貪心。過去社會上的金光黨欺騙一些老太太,大抵就是運用這種手法來引動她們的貪心,讓人輕易地就上當了。

再有,那是發生在佛光山開山之初的事,一位紳士模樣的軍官來山拜訪,他對我說:「佛光山開山了,你這裡這麼多的人要吃飯,必定花費不少;這樣好了,我們軍中吃的米糧有餘下來,就捐給你二百石,做個功德吧。」

我一聽,二百石米?這足夠我們至少吃上一年了,心中當然很歡喜。畢竟在那個窮苦的年代,能獲得一些援助,就可以減少大眾生活上的掛念,實在是一件意外的好事。也確實,我們那時候吃飯的人多,米糧又很貴,軍中剩下來的米要送給我們,大可省下一筆開銷。

但是跟後我又想:萬一米送來了,而他的長官不知道這事,最後演變成私相授受,非法給予,我不是要吃上官司了嗎?

於是我就問他:「這些米是怎麼餘下來的?」當然他也有一套理由、說詞。我聽了以後,心裡已經斷定,這不是由公家長官下達命令讓他來跟我洽談的,私相授受的結果必定會出問題。不意,接著他就說了:「這許多米糧在台南,我要找卡車運過來,你先給我一些路費吧。」聽他這麼一說,我篤定地就說:「沒有問 題!等到你米糧運來的時候,總共需要多少運費,我再給司機。」當然,從此米糧沒有了,軍官也沒有再來了。

經常有一些來訪的人說,我要送給你什麼、捐給你什麼,對於這些物質的東西,我從不去貪圖,不過,有一次我倒是心甘情願地要給對方騙。

自己財富 應憑勤勞賺取

最初辦孤兒院的時候,我們是需要一些孤兒院童。當時有一個男士跟我說起,在北部有五個小孩,身世如何淒涼、生活怎麼困難……,最後他說:「我是來做好事的,但是沒有多餘的路費,無法將他們帶來,這樣吧!你們出個路費,讓我把他們帶來。」

多少路費呢?那時候火車票很便宜,只需花個五十塊錢就能買到一張半票。我明知道可能會被騙,但是辦理孤兒院也確實需要小孩,總不能說你先把小孩帶過來,我再買票,況且騙也不過三百塊錢。就想:算了吧,錢給他了!萬一我不肯出這三百塊錢,平白失去了這五個孤苦小孩的領養機會,我也於心不忍。為了這一點點慈悲心,還是讓他騙吧。

於是我就拿了三百塊錢給他,但是這個人從此一去無回。

過了幾天,我到宜蘭去,有人談到了這件事 ,說:「師父!有位男士說要把五個小孩送到佛光山,我們還給了他三百塊錢路費。那五個小孩,你見到了嗎?」我一聽,哎呀!是同一個騙子的手法,他知道我和這兩個地方的因緣關係,就耍個花樣詐騙。

事實上,行騙他人的行為是很可憐的,即使你騙了別人的東西,最終也不會屬於自己所有,唯有靠勤勞去賺取,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財富。騙人,是犯罪的行為,總會有被揭穿的時候,夜路走多了,總有一天也會遇到鬼。你騙得多了,旁人難道會不知道嗎?

壽山寺初建完成的時候,看上去美侖美奐,五層樓高的寺廟在台灣雖然不算是最高的建築,也應該是百大建築之一了。舉凡來參觀的人都非常讚賞,都說它莊嚴堂皇。

在那一段時期,高雄發生了一起沉船事件,有二十六個人被淹沒。關於這起事件,報紙還將受難者姓名具名刊登出來。當時有一個人就跑來告訴我,現在這二十六個受難者家屬成立了治喪委員會,要請他做主任委員。我看他穿著長袍馬褂,文質彬彬,談吐文雅,活像個大學教授的樣子,也就不疑有他。

依照常理 錢財先來後去

他對我說:「聽說你要辦壽山佛學院,正好這許多受難者有一些遺產,他們的家屬一致說要貢獻給你作為辦學之用,也讓死者能做上一些功德。」我聽了以後,真是感到喜從天上來:會有這麼好的事嗎?我佛學院剛辦不久,就有人知道要送錢來。

接著,他又說:「不過,對於這二十六個人,家屬說要找你們幫忙念經,替他們做個超度 。」

我心裡就想:人家這麼大力地要支持我辦佛教學院,而念經也是我們本分的事情,那有什麼困難呢?我不疑有他,就說:「那不成問題!我們願意為這許多死難的人士做一些功德服務。」

這時候他就說了:「至於詳情,待我先去把這二十六個人的名單拿來,再來了解他們有多少遺產。不過,我想捐獻為數大概會在幾萬元之上吧。」我一聽,就想:佛學院辦起來以後,應該幾年都不用我去煩心籌措學生的上課經費了。

過了一天,他果真就拿了二十六個人的名單來了,和報紙上所刊登的那許多人名字是一樣的,他並且一一地向我說明他們有多少遺產。

談到這裡,他說:「我現在就去辦理這件事 !」只是過不了一會兒,他又說:「那許多家屬都齊聚在高雄,住在旅館裡,我們總先要給他們一些飯食的接待啊!你先幫忙我五千塊錢,讓我去打發他們一下吧。」

這一聽,我心頭頓時涼了半截,暗自思量:你好意說要捐獻給我辦學,但我都還沒有收到捐款,你就叫我先拿出五千塊錢幫忙,這是什麼道理呢?

當然,那時候我也沒有五千塊錢,但是我知道,該來的就會來,該去的就會去,不該來的不會來,不該去的也不會去。照理說,錢財的往來應該是要「先來後去」的,再說,既然是 你說有這麼幾筆遺產要捐獻給我們的,又何必要我去處理家屬的接待事宜呢?

金錢往來 小心謹慎應對

我那時候年輕,沒有很多方便的方法來應付這許多難題。不過我心中一直盤算著:我該怎麼解決好呢?隨後我就說:「你剛才講的那些話,實在是令人同情。此時此刻,這許多喪家 一定很悲苦,確實是有必要給他們一些安慰、幫助,那就先勞駕你帶我去和這許多眷屬見一面,我可以安慰他們,並且表示感謝。」

他聽到我這樣的回答,頓時愣住了,但很快地就恢復神色,說:「那好,我先去和這些家屬約個時間,再來請你去。」從此,這一件事情就沒有下文了。

我心裡並沒有因此失望,反而暗自歡喜:好在我沒有貪圖這一筆錢財,不然我不就要損失五千塊錢了嗎?

從這件事情,不但讓我對社會人心增加了了解,也更加體會到不能輕易貪圖錢財,否則到最後吃虧的就是自己了。尤其對於社會上的各種騙術,我也有了一些經驗和認識,知道以後對於人家的好心好意也要注意;特別是在錢財的往來上,對於不認識、沒有過交往,或者未經介紹而來的人,儘管他們說得天花亂墜,如幻如化,但是所說的這種既沒有來路也不知道去路,更不知道事實為何的情況,我們也得要謹慎小心為好。(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