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翊綱今晚不說相聲 法寶寺談「從構想到實現」
【人間社記者 涂順龍 新竹報導】 2017-04-03
  • 圖說:馮翊綱演講時聲音表情動作非常豐富,增加講座的精采度。 圖/法寶寺提供

  • 圖說:聽眾聚精會神。 圖/法寶寺提供

「一個成功的笑話,不取決於說者的舌頭,而是決定在聽者的耳朵。」2017「幸福與安樂系列講座」第十場,3月31日邀請相聲瓦舍團長暨藝術總監馮翊綱演講,講題為「因為我沒空—從構想到實現」,精采的故事隱喻、輕快的節奏感,以及善於傾聽的態度,讓現場800位粉絲度過歡樂的夜晚。

人高馬大、氣宇軒昂的馮翊綱,一向快人快語,思想結構順暢,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清晰易懂,讓大家容易了解他所表達的意境,往往一段情節尚未說完,大家已經意會其中而哄堂大笑。比如他說金蛋銀蛋的故事,雖然構想來自於他的杜撰,場景從大陸終南山貫穿到台灣,主角從兩顆鴨蛋的孵育成長,拉長到變成人形的轉變,講述妖怪和人類有不同的本質,從中表達對這個社會的無力感,並巧妙反諷現今政治的窘境,藉以讓大眾思考社會存在的變調事實,作為現在的人「我真的很累」。

針對於許多相聲的創作題材到底從何而來,他說出了三個短句:中國的「幽情」、日本的「幽玄」以及西方的「幽默」。馮翊綱父母來自大陸,他出生台灣,對於大陸山河的種種,僅從父母口述而得知,從年少時不斷接受來自父母的薰陶,對大環境發思古之幽情;到了學習知識後,對日本教育文化者有了深層的景仰,譬如心敬法師和川端康成的深奧、幽玄,這兩個字的解釋,對他的未來創作有很大的震撼教育。再來,他欣賞林語堂大師的幽默,每當大家隨著劇情橋段哈哈一笑的時候,他總會說「笑聲是幽默的副作用」,可見幽默在大家心中最容易被接受。

馮翊綱在演講中雖然沒有講說佛法,但他引用了心經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來解釋世間萬象無一是長久不變;對生命的詮釋,也引用林語堂的文章,「我向來認為生命的目的,是要真正享受人生,我們知道終必一死,終於會像燭光一樣熄滅,是非常好的事。這使我們冷靜,而又有點憂鬱;不少人並因之使生命富於詩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雖然知道生命有限,仍能決心明智地誠實地生活。」他希望大家懂得「把握當下」,不要經常說我沒空。

現場有聽眾提出許多問題,有老師提問要如何教育出有創意的孩子,有人問靈感和創意來自何處,他也一一回答,他說靈感是聰明人想的一個點子,但是作品要靠有創意的人不斷持續令其實現,一直做下去且要達到完善的地步,一齣完美的戲碼出自年少的幽情,再加上意境的幽玄,還要有充滿幽默,再呈現到觀眾眼前。馮翊綱說「人人皆可沉浸在文化中,堂堂正正去愛所有的人。」當得知最近有安寧病房將相聲瓦舍的作品,播放給病患欣賞,能讓病患心靈得到緩解;也有失智智症的子女播放給長輩欣賞,父母竟然可以不焦躁地坐著不動,讓他非常欣慰,只要大家不要常說「我沒空」,就可以培養更多美學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