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美麗與哀愁 看懂《紅樓夢》戲中戲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5-11-20
  • 圖說:南方講堂創辦人王美霞。 人間社記者如地攝

  • 圖說: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高美華,帶領聽眾讀懂崑曲的工尺譜,並清唱《牡丹亭‧遊園》經典戲文。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高美華(左)吹笛,曾子津串演杜麗娘,呈現崑曲的精緻柔美。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東寧雅集崑曲老師曾子津穿上戲服,示範崑曲的細緻唱腔、身段。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南方講堂創辦人王美霞強調「《紅樓夢》處處是戲」,書中的底蘊是眾生平等,讀來讓人慈悲,是很好的生命教育。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2015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雙閣樓名家講堂」系列,南方講堂創辦人王美霞、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高美華、東寧雅集崑曲老師曾子津,對談「原來奼紫嫣紅開遍─紅樓夢大觀園裡唱什麼戲」,喜愛《紅樓夢》的近百位讀者把會場坐得滿,領會這部中國文化經典的神髓。 人間社記者如地攝

如果生命永遠存在,還有誰懂得珍惜燦美青春?在「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唱詞中,聽眾隨著《牡丹亭》的青春少女杜麗娘,走入春日園林,面對似錦繁花,好似與青春對話,美麗與哀愁並陳,頓生悲欣交集之感。

結合佛陀紀念館「畫說紅樓」特展,2015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雙閣樓名家講堂」系列,11月20日邀請南方講堂創辦人王美霞、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高美華、東寧雅集崑曲老師曾子津,對談「原來奼紫嫣紅開遍─紅樓夢大觀園裡唱什麼戲」,喜愛《紅樓夢》的近百位讀者把會場坐得滿滿,一起透過講、唱、作的多重體驗,領會這部中國文化經典的神髓。

「《紅樓夢》處處是戲。」王美霞開宗明義指出,中國的戲曲美學在清初已臻成熟,曹雪芹巧妙地把當時流行的傳奇戲文穿插全書,除了詮釋「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主旨,也間接發揮了悟、罵人、勸導等功效。

王美霞舉例,第1回出現的〈笏滿床〉,「笏滿床」化做「陋室空堂」,「歌舞場」淪為「衰草枯楊」,讓人了悟人生終究是場夢;第30回戲台正上演〈李逵負荊〉,薛寶釵語帶雙關和賈寶玉、林黛玉的對話,則是最文雅高明的罵架。

而最經典的,在第23回。王美霞說,寶玉和黛玉在「落紅成陣」的美景中偷讀禁書《會真記》(即《西廂記》),又同樣不忍落花髒污而一起葬花,隨後黛玉聽聞梨香院傳來「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牡丹亭‧遊園》經典戲文,不禁「心痛神痴,眼中落淚」,觸動青春無常的感傷,成為整部小說的悲劇主軸。

王美霞也分析小說3要角的人格特質:賈寶玉對眾生有情,動情的當下總是出於真誠;薛寶釵「很儒家」,重秩序和規矩,懂得用不撕破臉的方式與人共處;林黛玉則對自己的生命有高度潔癖,追求生命的自我潔淨,和藥師佛的「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大願類似。

「面對眾生,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因為珍惜,所以圓滿。」王美霞引用蔣勳的話表示,《紅樓夢》是本佛書,書中的底蘊是眾生平等,讀來讓人慈悲,是很好的生命教育。

長年在台南推動崑曲的高美華和曾子津,攜手示範《牡丹亭》最觸動人心的〈遊園〉橋段,透過唱腔、身段,說明崑曲精美的藝術性,一個轉腔、一個凝眸、一個手勢,都在傳達劇中人的心理活動。

高美華吹笛,曾子津串演杜麗娘,聽眾隨著板眼輕輕哼唱,宛如回到16歲,重溫曾經美好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