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淡無痕風過去 去留自在皆隨緣
【文 / 黃俊雄】 2010-01-01
唐朝時候,德山禪師一日行至灃陽,不禁飢火難耐。正巧有一老婆婆在賣點心,德山奔向前去,想買點心充飢。老婆婆故作刁難,開口問道:「你既然講金剛經,我請教一個問題,答得上來就送你吃,否則就不給。」老婆婆隨即說道:「《金剛經》上記載:「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既然『三心不可得』不知你想點的是那個心?」德山禪師啞口無言,回答不了老婆婆的問題,只好忍飢挨餓上路去了。
  
  有一天德山到龍潭禪師處請法,告辭時天已黑,龍潭禪師遞給一個紙燈,點燃了以後,德山禪師剛接過來,龍潭禪師一個箭步,「噗」一聲,吹熄了紙燈,這「一吹滅」德山禪師當下「明心見性」,大徹大悟。
  
  這則公案說明學佛的人,猶如拿一個紙燈籠,用它來照明路面,紙燈籠在心外,其實心裡面本來就有光!你要試著把心裡的光放出來,因為放不出來所以龍潭禪師吹滅紙燈,目的就是要德山禪師放下「文字障」,不要執著。自號「周金剛」以為「依文解義」解得好,就懂得佛法,實際上那些都是佛的,不是自己的。吹滅了紙燈,德山禪師才瞭然佛法悟了道。
  
  金剛經上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應無所住而生其『菩提』心」之意;反面講也就是「應無所住而不生其『執著』心」,無所住的「住」亦可解釋為「在乎」,凡夫於生活中常以「在乎」來表露心中的掛礙,學生在乎成績的好壞;企業界在乎股市的漲跌,學佛的人心裡清楚明白,不在乎利害得失,不在乎自己好壞,這叫無所住而生其心。
  
  又金剛經上說:過去、現在與未來三心皆不可得,因為過去、現在與未來是一種相對的說法,現在相對於過去是未來,而現在相對於未來是過去,故過去、現在與未來實無定性可言,它們一直都是瞬息萬變的。我們要把握「當下」,淡薄名聞利養,珍惜生命因緣,以平常心來處理萬事萬物,如此生活才能自在,面對一切有情、無情方能不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