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下的拼布藝想 江芳瑱照見生命光華
【人間社記者 趙志霞 台中報導】 2019-12-28
  • 圖說:江芳瑱日前在大墩文化中中心,舉行「妙布可言」拼布創作第三次個展,一幅200×210cm馬賽克拼布《花樣的祝福》,呈現他年輕時的樣貌,手藝精湛用布配色做工精細,令人讚歎!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江芳瑱馬賽克拼布「全家福」。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江芳瑱馬賽克拼布《花樣的祝福》,呈現他年輕時的樣貌,從選圖、修圖到分析色階,用拼貼和直線車縫完成,手藝精湛,做工精細。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江芳瑱的拼布壁飾。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江芳瑱的拼布包包。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江芳瑱的拼布壁飾。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人生沒有說『不』的權利,當你碰到狀況時,只有接受和面對」,拼布藝術家江芳瑱遇到初識的朋友,總是笑容可掬並鄭重地介紹他的女兒張喬涵,他說,「我女兒是極重度多重障礙,因為容易躁動,我們都會帶他一起出來看世界」。

11月中旬江芳瑱擔任籌備召集人,在台中市立特殊教育學校與公益結合所舉辦「2019台灣拼布藝術節.讓愛飛揚分享愛」的活動甫圓滿落幕,旋即於日前在大墩文化中中心,舉行「妙布可言」拼布創作個展,一幅200×210cm馬賽克拼布《花樣的祝福》,呈現他年輕時的樣貌,手藝精湛用布配色做工精細,令人讚歎!

對江芳瑱來說,這是20年來在漫漫長夜裡,陪伴躁動無法入睡的女兒,用一針一線補綴拼布到天明而集結的作品,是情緒的出口,心靈的慰藉,被好友們喻為有「愚公移山、滴水穿石和鐵杵磨成繡花針精神」的他,是如何走出生命的另一外章?

江芳瑱原是會計事務所的專業審計員,在女兒6個月大時,發現似有遲緩現象,但醫檢也查不出確切原因,適逢夫婿張孝義創業便辭去工作,一面協助打拼,一面照顧孩子,還要隨時跑醫院,後來醫生評估是腦波異常,因腦幹不正常放電所致造成影響,慢慢愈加遲緩,必須完全仰賴他人照顧。

「感謝先生與我共同面對女兒的問題,當時正在創業,也沒有什麼支援系統,幾乎連傷心或悲情的機會都很少,就是努力存醫藥費,不斷的尋醫,帶孩子做復健」,江芳瑱勤於看書找資料,協助女兒平衡與矯正足部姿勢,終於喬涵8歲時能站立跨步走路了,夫妻倆含淚欣喜的一人一手牽著女兒一步一腳印,繼續努力往前行,並迎接小女兒恩菽的到來。

人生的轉折往往出乎意料,喬涵小學期間,江芳瑱每日送他去機構日間照顧,有一天漫無目的一個人開著車在路上,腦海裡不斷思考著「我能走得出去嗎?我能真正有屬於自己的一天嗎?」,就這樣看見路邊的拼布教室,毫不猶豫停了車走了進去,從那天開始,長夜裡引進了一道光,他在照護女兒的同時,開啟拼布藝術之路,從做包包到考證照、進修、拼布創作、開個展,但直到2012年與自閉症孩子結緣,用拼布教他們另一種習藝的可能,他看到照見生命的光華。

江芳瑱將女兒無法學習的那部份,一股腦的投注在這些身心障礙學生身上,就像他對小女兒恩菽說的「你可以代你姐姐做雙倍的學習」。他用馬賽克拼布融合多種學習技巧,從選圖、修圖到分析色階,用拼貼和直線車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耐心的指導他們,這些被稱為「星星兒」的孩子學得很慢很慢,但卻成了江芳瑱的使命,多年來他以拼布作為藝術治療,用公益讓他們的作品被看見,期許創造每個獨一無二的人生主場。

江芳瑱對先生的支持與愛溢於言表,笑說「家裡含我,有3個女兒被他放在手心上呵護著」,他也感謝外勞Ellen長達14年如家人般的相處,像是喬涵第二個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他認為,事業失敗了可以重頭再起,不懂的事就去做功課,鼓勵小女兒勇敢做自己;但大女兒終究沒有重來的機會,讓女兒生活正常,是身為「媽媽」的心願;最終陪孩子長大,與先生一起變老,他深信有「愛」的路可以一起走得長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