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徙轉業辛酸淚 仿造「槍櫃」憶往昔
【人間社記者 曾應鐘 國姓報導】 2015-05-29
  • 圖說:陳恩堂豎立的「槍櫃的故鄉」巨石 人間社記者曾應鐘攝

  • 圖說:陳恩堂仿製的「槍櫃」 人間社記者曾應鐘攝

  • 圖說:槍櫃有瞄準孔可以禦敵 人間社記者曾應鐘攝

  • 圖說:焗製樟腦的「炊仔」 人間社記者曾應鐘攝

燃著血液裡流浪的基因,客家人不斷尋找他們的新鄉夢土,百年前,他們循著隘勇線(隘路),尋找可以焗製樟腦油、腦沙的樟樹,落腳國姓後開啟新生。有了根基培養兒女,讓他們讀書、創業翻身,他們的子女由農耕而商、而公、而教又再外移,人口從高峰的近4萬人外移至今少於2萬人。念舊的客家人陳恩堂在國姓鄉長福村的大坪,豎立巨石,上書「槍櫃的故鄉」,讓人們知道那段遷徙、奠基奮發的辛酸。

咸豐年間,西部漢人違反禁令,陸續遷入埔里,國姓埔附近因而有了漢人村庄,1875(光緒元年)埔里社設廳,吸引了苗栗地區有焗製樟腦技術的工人湧入,同時巡撫劉銘傳給予有戰功的林朝棟「林合」墾契,准許他在中路沿山招佃墾耕,並專賣全台樟腦。

林朝棟為了保護腦丁,自現今東勢的馬鞍嶺至埔里的大坪頂間闢設隘道,沿途建碉壘柵,駐紮三隊「棟軍」。1886(光緒12年)劉銘傳派兵討伐北勢群後,因水底寮、大茅埔、水長流一帶的原住民常出沒殺害良民,遂令林朝棟前往諭令不得殺人,未料竟群起反抗,清兵出師不利死亡7、8百人,對方卻只3人死亡。經捎來社頭目調停達成和解,開出一條隘路由馬鞍寮、二櫃、三隻寮、水長流到埔里社,沿途設置統櫃,派400名隘丁駐守、巡邏。

從新竹、苗栗、臺中的腦丁沿著隘路,發現有了樟樹,就會築起工寮,搭建焗製樟腦的「炊仔」,一家人在此砍伐樟木,用「鋒仔」(一種像鋤頭的利器)鉋起樟木成為薄片,鉋好後放入「炊仔」焗出樟腦油與腦沙,油可以成為藥品、火藥的原料,腦沙可以做成電影王國好萊塢製片用的膠卷,於是台灣成為樟腦王國。後來樟樹稀少了,製品亦可人工合成,腦丁的職業因而沒落。於是紛紛在國姓生根,改以種植樹薯、香茅、甘蔗、香蕉為生。

南投縣選委會前副總幹事何治郎的祖父就是從苗栗獅潭、大湖、卓蘭、東勢、新社而國姓焗腦,沿途他有9個姑姑、叔伯出世,養育困難,其中有6人分予他人為子、女,8、9十年過去了,還有一位姑姑無法得知下落,不過他奮力向上,不但成為國家高階公務人員,子女也都擔任公職;蔡庭昌的祖父也是焗製樟腦者,到他父親還是財力拮据,養育子女只有蕃薯加米粒,沒有多餘的錢買菜,只好在為孩子餵飯時,添加一粒豆豉,孩子張口時撥下豆豉推進蕃薯飯,一碗吃完了,才可以吃那粒豆豉,他的後代也在台中擔任教師。

隘丁為了防止原住民與漢人越界,在隘路上設有多個「槍櫃」,「槍櫃」以「土角」為壁,四邊都有槍孔,可以瞄準外頭。屋頂則是茅草葺成,隘路是有隘丁巡邏的,他們手持竹鼓,從東勢渡過大甲溪進入大茅埔,邁向頭櫃、二櫃、槍櫃,沿著三隻寮、水長流走向北港溪、埔里社,遇有狀況敲擊竹鼓互通訊息。

長流國小退休老師邱立春的祖父邱武暖當年就是隘丁,因為巡邏,發現國姓鮮少人煙,因而帶著兒子前來開墾,因為他們單傳,當年遷徙時,挖起先人的骨骸,一代一麻袋的裝妥,挑到要開闢的山園四周埋下,守護墾荒而來的土地。他的兒女因為這塊土地的滋養、自己的努力成為博士與經理。

921大地震後,在政府大力關注下進行了社區營造,陳恩堂趁著這個機會,在住家附近的水長流溪畔,經由前輩的指導,仿造了「槍櫃」、焗樟腦的「炊仔」,買來「銅炮」展示當時的防禦,這裡也有文物館,陳列製糖、割漆、磨樹薯粉的工具,每件文物、器具都可以訴說當年拚鬥的辛酸,也因為有了這些辛酸,奠定了客家人向前的根基,讓他們的子女轉業、翻身、上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