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藝合一 劉若瑀談「覺醒的藝術」
【人間社記者 趙志霞 台中報導】 2019-06-07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2019「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6月5日邀請「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暢談「覺醒的藝術」。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2019「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6月5日邀請「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左)暢談「覺醒的藝術」,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右)致贈講座紀念光碟。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2019「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6月5日邀請「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暢談「覺醒的藝術」。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2019「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6月5日,邀請「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暢談「覺醒的藝術」,聽眾專注聆聽。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無畏』是要對抗自己的恐懼,『看見』那不曾被拂拭的心」,佛光山惠中寺2019「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6月5日「人生行旅,關於無畏的第5堂課」,邀請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暢談「覺醒的藝術」,如何從生活事中,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找到生命的來時路,回歸完成「道藝合一」。

「1982年以兒童節目《小小臉譜》獲得第17屆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獎後,帶著6雙高跟鞋和3套禮服,去紐約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深造」,當年曾以蘭陵劇場《荷珠新配》的主角造成轟動的劉若瑀,在1984年接受波蘭劇場大師Grotowski葛托夫斯基的遴選,遠去加州的牧場接受獨特的表演訓練,開啟他追求生命本質的探尋之旅,但也因終身受用的2個棒喝,回台灣找尋「古老」的文化,在這片土地上重新長大。

劉若瑀表示,在加州穀倉的一年,學員間透過「看我們正在看的,聽我們正在聽的,觀察我們正在觀察的」,彼此很少言語,卻因為安靜而觸動自己敏銳的覺察。他在訓練的過程中,提出2件作品給老師評鑑,第一件小品,被批評為「你是一個西化的中國人」。老師解釋,在東方是師徒口傳心授,弟子學習技藝都是直接「做」了再說,慢慢把技巧磨上身;但現在東方的年輕人接觸西方文化,失去了跟傳統師傅學習的機會。「沒文化」,是第一個棒喝。

第二個棒喝,劉若瑀說,老師深諳老莊思想,於是以「莊周夢蝶」小品再請講評,老師問:「是誰在作夢?是你在作你的夢呢?還是在作莊子的夢?」他一時語塞,腦中冒出3個字「大哉問!」老師叮嚀「從現在開始,吃飯、走路、跟人說話,都『看』著自己」。也就是說,一個人必須同時是2隻鳥,「不論你在做什麼,讓內在的另一個你不斷地觀看著你」,讓他在1993年與從印度修行回來的黃誌群(阿襌師傅)結緣,並跟隨他打坐,學習「看」自己的念頭。

劉若瑀1988成立「優劇場」,溯源探訪台灣的鄉土文化、民俗藝術、宗教科儀等,黃誌群加入後,以三打「打坐、打拳、打鼓」重塑優人神鼓,一鼓一棒口傳心授,不但彼此成了修行藝侶,更帶領團員以行者雲腳台灣,化繁為簡,從傳統到當代,「在自己的寧靜中擊鼓」,照見「活在當下」的片刻,共同開創劇團的新風貌,並以「聽海之心」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躍上國際舞台。

「表演,不是向外投射的力量,而是內在自我的探尋」,劉若瑀指出,優人藝術下了台後是生命品質的呈現,在老泉山上以無畏的精神,與大自然共存的打坐練鼓,追尋生命根本的意義與實踐生活美學的「道藝合一」,他對當年在穀倉唱的聖歌「找到終點的人,就是一直站在起點的人」幡然體悟,原來「活在當下」,就是「站在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