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宮與僧仕
【寶塔寺】 2011-01-31
  軍事教育與佛教的僧伽教育有許多相似之處。軍事教育初期是由外而內的訓練,重視服從領導、團隊精神、榮譽心、責任感,僧伽教育也是如此。
  
  以佛光山叢林學院為例,從清晨早覺、上殿、排班過堂、出坡作務、修行辦道,直至晚上開大靜(就寢),作息有序,在生活中以佛法為念,安住身心。可以說,軍中紀律與佛門清規,相互輝映,但僧伽教育比軍事教育更重視覺性與因果,因為僧伽教育是以培養人天師範為目標。
  
  近代中國歷史上,曾官拜中將出家的和尚,就是律航法師。
  
  律航法師,清宣統二年入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砲兵科,與先總統蔣公同學,半生戎馬,為國立功。民國三十八年剃度出家後,倡導建立軍中道場,自備經書、食物,前往軍中弘法,上至將官,下至士兵,皈依信教者眾多,對鼓舞士氣、安定軍心,有很大的貢獻。
  
  佛光山星雲大師年幼即出家,雖未服過兵役,但愛國之心絲毫不減。二十多年前,大師弘法足跡遍布軍中,如國防部、各軍種司令部、北中南軍團、軍區、三軍官校、金馬、東沙群島、軍事監獄等,大師深入淺出的演講,讓部隊官兵得到心靈的清涼,增強自信心與愛國情操。
  
  前聯勤總司令部政戰部主任黃南東中將,曾陪同大師巡迴軍中弘法,他非常懷念與大師相處的歲月。前空軍總部政戰部副主任許義重少將隨行大師軍中布教時,曾對大師說︰「大師有求必應與平易近人的作風,讓每個人都好想親近,就如同跟佛、菩薩在一起似的,得到了依靠!」
  
  一九八九年大師至空軍官校講演,特別送了六架「精神上的飛機」,加強官兵的精神武裝︰一、信心號:信心就是力量,在金錢、威力、愛情的誘惑下,不動心才是真信,故要對自己有信心。二、歡喜號:歡喜不歡喜是一念之間,到人間來做人要歡喜,不要把憂愁傳染給別人,為自己製造歡喜的樂趣。三、修養號:人要變換氣質,提升精神世界,最重要的修養就是忍,能忍者才能負大任。四、勇敢號:要把國家民族利益,建於自己之上,為國家、為人民何惜生命!五、安心號:善惡一切皆在於自己的心境,凡事不要太受外境左右,要能隨遇而安!六、智慧號:調和人我、時空、因緣等關係。
  
  除了軍中弘法,大師更為服役官兵撰寫〈為服兵役者祈願文〉,不捨一眾生的慈心悲願,令人感佩。
  
  說到官兵的職責,若在戰時,勢必要與敵人對抗,那麼,身為佛教徒的軍人,應以何種心態上戰場?
  
  在《大薩遮尼乾子授記經》中,佛陀指示:行仁政的王者要發起正義之戰,討伐無道,應先生起三種慈悲心:一、思維敵人無慈悲心,殘害生靈百姓,我應阻止對方惡行,來保護人民。二、不直接與之戰鬥,而以智慧權巧,攻心為上,克敵取勝。三、以權巧智慧,生擒敵方惡魁而不濫殺無辜。
  
  佛陀認為,一個國家不可為了擴張武力去侵犯他國,但為了維護人民的安全、自由、平等、幸福,仍需有健全的軍隊,來保衛國家人民的生命財產。
  
  所謂「決勝於千里之外」,靠的並不是飛彈大砲,而是戰爭發生前,即能化干戈為玉帛,以慈悲智慧化解殘酷的殺戮。
  
  世間的軍事是有形的,佛教的軍事是無形的;世間的軍事是拳頭槍砲對著敵人,佛教的軍事則是以智慧砍伐自己的煩惱魔軍;世間的軍事是一時的勝利,佛教的軍事是永久的勝利;世間的軍事會招致無窮的禍患,佛教的軍事則能究竟解脫,得成無上菩提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