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迷惘歲月 徐神維重新擁抱原民生活智慧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屏東長治報導】 2014-04-23
  • 圖說: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徐神維指著手上拿的養生紅藜,長久以來,紅藜都被拿來發酵釀小米酒,而且從根到葉,都有利用價值。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這就是目前最夯的養生紅藜,幾千年來,我們都拿它來發酵釀小米酒,而且從根到葉,都有利用價值。」在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心靈耕地」上,外人看來像一堆堆亂草的植物,每樣都是魯凱青年徐神維眼中的「寶」。

走過一排一人多高的樹籬,徐神維隨手摘下幾片樹葉,搓揉一番,放到鼻端嗅了嗅說:「這是肉桂,葉子可以泡茶、入菜,樹皮是上等的香料。」接著,他指著稍遠處一叢叢「枯木」說:「那是樹豆,剛採收完,營養價值很高喔,是我們原住民的『威而鋼』啦!」如數家珍的介紹中,隱約流露一股自豪。

在救難協會工作的徐神維,一年多前受到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產銷班班長柯信雄的感召,和妻子一起加入「心靈耕地」核心團隊,對於部落的傳統耕作方式,像初生兒般,從零開始,重新學習。

「年輕時,只知道努力適應平地生活,只想向外看;現在回過頭來,要重新適應傳統部落的生活,有點慚愧。」徐神維坦言,自己曾經「眼中只有都市」,然而一顆心卻莫名懸盪著,直到回歸部落,向長老討教傳統自然農法,才發現自己長久以來放不下的其實是原鄉,「繞了一圈,更能感受傳統生活智慧的珍貴,還好,還來得及。」

徐神維帶著體驗「一日農夫」的訪客,在已長出南瓜葉藤的田畦上,種下玉米種子,他表示,只種一種作物,「會被老人家罵」,因為蟲害一來,會血本無歸,和「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避險道理一樣。至於田中四處可見花色搶眼的長壽菊,他說,那是最好的天然除蟲劑,會讓芋頭和地瓜的剋星─線蟲自動退避三舍。

「不論對人類、對萬物,原住民用和平共生,代替掠奪佔領,沒有強烈的『所有權』概念,比較喜歡『分享』。」徐神維津津樂道指出,傳統的原住民習慣以物易物,不懂得儲存食物,反而更能珍惜當下,和宇宙萬物和諧共存。

「我不得不佩服,祖先的生活智慧其實很先進!」經歷出走,重新回歸的徐神維,對當前的「新」生活,展現篤定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