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六)善緣齊聚 讓原民的努力被看見
【人間社記者 陳昱臻、蕭惠珠 專題報導】 2014-07-30
  • 圖說:日光小林當地居民自組竹編班。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竹編達人洪文隆打開小林老師傅心窗。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嘉義來吉部落居民訴求舊地重建。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原住民不是乞丐,不要一天到晚伸手向人要東西,我們要尊嚴地創造自己的未來。」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豪情萬丈的話,說出許多努力為部落找出路的原民心聲。

基於「給他魚,不如給他釣竿」的理由,莫拉克災後重建巨大工程,除了行政院重建委員會投入龐大資源,更有許多半官方或民間團體、個人長期陪伴,導入教育式的救濟,輔導災民適應消費社會脈動,走向自力更生,在重生過程中,爭取自主與尊嚴。

(一)里佳天使陳佩伶 和原民「搏感情」

短髮、暗紅T恤、黑色長褲、夾腳拖,充滿年輕活力的陳佩伶,駕駛休旅車在阿里山里佳部落產業道路上來回奔馳,接駁前來體驗農事服務的遊客;即使因天候或人為因素不得不臨時更動行程,她依然帶著笑臉,從容聯繫,做最妥善的安排。

陳佩伶在部落四處串門子,出入自如,遇上村民,總會停步親切哈拉幾句。若非皮膚白皙,外人一定會以為她是安居在此地的原住民。她笑說:「長期和部落互動,我的思維模式早就原民化了!」

從台中科技大學事業經營研究所畢業後,陳佩伶接受靜宜大學觀光系副教授黃政聰的邀請,投入原住民部落產業培力計畫,長期在桃竹苗、新北市等原住民部落輔導產業行銷。會走進里佳,完全是一場美麗的「意外」!

莫拉克災後半年,陳佩伶跟著老師出席嘉義一場研討會,當時的里佳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力邀她「來里佳看看,給我們一些重建的建議」。她問里佳在哪裡?理事長答以「就在隔壁」。沒想到這個「隔壁」,車子一開就超過2小時!從此以後,陳佩伶和里佳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帶領居民走出困境、創造希望的小天使。

進入災後里佳,她看到道路毀損所引發的產業困境,除了農產品無法及時運出,願意深入以「藍色部落」聞名的里佳欣賞螢火蟲、星空的遊客也日漸萎縮。陳佩伶賣命寫計畫、呈案、引進資源,近半年後成功媒合台積電在里佳認養建置茶場、筍場和觀星台。「當筍場落成啟用那一刻,超有成就感,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可以幫原住民做些什麼。」回憶的當下,陳佩伶依然記得當時的感動。

「讓好東西被更多人看見。」陳佩伶認為,所有原鄉產業的發展,最難、最需要的協助就是打開通路。她舉和佛光山慈悲社會福利基金會合作經驗為例,去年透過基金會牽線,讓里佳農產品登上「福報購」網購公益平台;今年基金會又安排好幾梯次青年到部落體驗農事服務,欣賞好山好水,既提升部落經濟活動,又行銷部落文化,有助於帶動觀光客回流,都是重振部落產業的好方法。

進入里佳4年,從親自寫計畫,到村民能自己提案;從引進師資課程、產業重建到輔導行銷,陳佩伶一步步走來,早已成為部落住民心目中的策畫、溝通高手,在部落走動一天,少說有10位村民會向她提出各種「小小的需求」。她坦言,承擔那麼多人的期待,心中會有壓力,還好有工作團隊幫忙分攤,「也要感謝原住民朋友的樂天知命,教我學會『放下』。」

值得欣喜的是,有不少年輕人加入陳佩伶的產業重建陪伴團隊,深入部落和原民「搏感情」。已有3年資歷的張沛瑜,原本就對原住民有好感,加入團隊後,結合攝影興趣和專長,拍攝好幾部以原鄉為主題的微電影,其中記錄來吉部落山豬雕刻藝術的「跟山豬散步」,還曾奪得競賽冠軍。一身原民風裝扮的她說,每次和朋友聚會,總是情不自禁推薦鄒族的生活與文化,希望世人拋開刻板印象,真心感受部落生活的美好。

對陳佩伶和張沛瑜而言,和原住民當朋友已不單是工作,而是一份使命;在辛苦陪伴、付出之餘,身心疲累,卻精神充實,雖然「錢少事多離家遠」,兩人卻甘之如飴,樂在其中。


(二)竹編達人洪文隆 打開小林老師傅心窗

「社區營造,其實是在『造人』,用撒錢方式提供補助,最沒效果。」日光小林永久屋部落工藝坊竹藝老師洪文隆說,「我只是借力使力,把學員的竹編潛能激發出來,然後推向市場,讓他們有信心成為設計達人。」

住在台南南化的洪文隆,無懼單程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每天來到日光小林,指導工藝坊學員製作竹編藝品,「看到有手藝的村民困守部落,沒有舞台,我『足嘸甘』(台語,心疼不捨),想盡辦法把他們的才藝行銷出去,和市場結合。」口嚼檳榔,邊說邊以數條竹篾編製風車軸心,洪文隆粗獷的外貌下,有顆細膩柔軟的心。

日前洪文隆承包林務局一項大工程,要創作以「秋收」為主題的一組竹編藝品,作品會在屏東某森林遊樂區展出,他率領幾位師傅在空曠草地上為展品趕工。其中一位老師傅正以竹篾和鐵絲綁造一頭1:1的耕牛,牛隻已粗具雛型,身軀的肌理線條、臉部的細微表情都維妙維肖,洪文隆在一旁看著,神情有說不出的滿意。

「他們不需要我教,我只負責鼓勵他們打破框架,讓潛在的創意呈現,勇敢行銷自己。」洪文隆表示,這些中壯年師傅都有一身好手藝,但是受到傳統限制,習慣依樣畫葫蘆;他努力引導他們創作出精簡結實、美觀大方的藝品,嘗試「走出去」,和市場需求結合。

洪文隆說,學員起初都認為「不可能」,意興闌珊;在「先做再說」的勸誘下,學員做出信心後,也逐漸感受到創新帶來的新鮮和快樂。他強調,這個工藝坊採「共同企業經營」方式運作,財務完全透明,每個學員有「同在一條船」的感覺,向心力也更強了。

雖然每天長途奔波,還要處理工藝坊種種瑣事,洪文隆卻表示自己很快樂,他笑著說:「做自己喜歡的事,又有錢賺,世上有比這更幸福的工作嗎?」


(三)為小林村拍電影 澎恰恰鼓勵青年返鄉

在親眼目睹高雄小林村因莫拉克風災慘遭滅村的浩劫後,藝人澎恰恰發願透過「三部曲」表達對小林村的關懷。5年後的今天,「請村民看電影」、「為村民開演唱會」前二部曲已先後圓夢,第三部曲「把小林故事拍成電影」,正緊鑼密鼓籌備中,預計2016年開拍。

「村民如果無法走出災難陰影,年輕人如果不肯返回部落,那麼小林村會真的徹底消失!」持續關懷小林部落重建的澎恰恰,說出意味深長的話,並決定拍攝電影重現災變畫面,讓村民勇敢面對,經過回顧、省思,釋放情緒,走出傷痛,也要邀請村民現身說法擔任片中演員。他堅定地說:「讓悲劇不要再發生,喚醒台灣民眾愛護這片土地。」

澎恰恰憶起第一次看見災變現場所受到的震撼:「原本群山環繞的河谷,完全被土石填平,根本看不見河谷的蹤影。」他表示,希望用記錄式劇情片,跳脫說教,拍出第二部「看見台灣」,傳達「尊敬大自然,敬畏土地」的理念。

「大自然雖然神聖,但人性的偉大力量足以與之抗衡。」澎恰恰透漏已構想好的電影感人畫面:在泥流覆蓋底下,媽媽仰天而臥,懷中抱著小女兒,爸爸則四肢伏地,挺起腰背,有如房舍屋頂,緊緊護衛著妻女;當搜救人員清出泥流時,父母已氣絕,小女孩則倖存。

關於小林村的重建與未來,澎恰恰的見解是:「不諳行銷、災民心態」,是必須克服的障礙。他說,這幾年小林重建發展協會結合農產加工,做出很好的糕點和果醬,卻不懂行銷,所以他和佛光山合作,在《人間福報》「福報購」搭起公益網購平台,並邀請藝人共同促成「攜手同圓─關懷莫拉克重建慈善義唱」,增加優質產品曝光率。

「自覺很重要,擺脫災民自憐心態,才能在專業上精益求精,打出品牌。」澎恰恰表示,如果小林想以傳統平埔文化做為發展觀光的亮點,不論展示和表演,都要努力做到最好,像「大滿舞團」已經跨海到國外演出,更要以「太陽馬戲團」為標竿,追求舞台和藝術表現的極致,讓觀眾為欣賞高水準演出而來。

真心關懷小林的澎恰恰也想提醒一般「到此一遊」的遊客,來到小林,不要消費村民的災難和傷痛,因為「他們需要的是真心的關懷與尊重。」


(四)守護舊家園?遷居永久屋? 來吉面臨困難抉擇

「風災沒有給部落帶來傷亡,反而引發內部分裂,重建工作,是對人心和人性的莫大考驗。」針對重建議題,部落意見分歧,面對不確定的未來,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話語中帶著些許無奈。

在來吉重建過程中,政府單位傾向全村遷居永久屋,降低天災風險。來吉部落4個鄰中,1、2鄰同意遷居永久屋,3、4鄰則希望就地重建,就此引發「兄弟分家」的紛爭。

贊成就地重建的鄭秀琴不平地表示,由於行政資源和資訊的不對稱,3、4鄰的聲音完全遭漠視,他們已放棄申請永久屋,但「安全堪虞」的環境評估帽子遲遲拿不掉,公益團體的重建資源因而進不來,部落產業發展的重生路,變得雪上加霜。

選擇就地重建,原因很多。鄭秀琴指出,一方面永久屋所在地屬於原始森林,是重要水源地,會對生態造成重大破壞,而且公共設施不足,政府勢必還要投入許多資源,社區才能正常運作;另一方面,村裡有族人投入多年的部落營造心血,又能近距離瞻仰塔山聖山,祖靈也多次透過女巫傳達不願遷離的意願,「我們真的放不下這塊土地。」

「只會耕作的我們,搬到永久屋後,沒田沒地,要吃什麼?族人外移,成為都市邊緣人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鄭秀琴說出選擇就地重建的最關鍵因素。

「原住民不是乞丐,不要一天到晚伸手向人要東西,我們要尊嚴地創造自己的未來。」鄭秀琴豪氣地說,來吉曾是全台首個全自主規劃營造的原鄉部落,讓她引以為榮,「安全堪虞」才是部落發展的緊箍咒。她表示,這幾年村內不曾有重大災情,只要相關單位同意拿掉這個緊箍咒,引進公益團隊重建資源,讓觀光客回流,村人有信心以傳統產業和木雕、編織等文創產業,讓部落重新站穩腳步,獲得新生。「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她語氣堅定地說。

「土地、農作,是原住民賴以維繫的命脈;一旦沒有土地可耕作,原民文化也將滅絕。」來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武正清表示,這幾年村民致力發展高經濟特色農作,像俗名「粉薯」的葛鬱金,是製作上等太白粉的原料,磨粉沖水服用可以預防感冒;身價超越杭菊的油菊花,則是很受歡迎的健康食品;栽培多年的咖啡,已陸續獲得有機認證,打出品牌;而高山野放甘蔗製作的高山紅糖,全台少見,也非常搶手。

當1、2鄰遷入永久屋後,決定守護舊家園的3、4鄰,是否會成為被遺忘的棋子?鄭秀琴和武正清希望有關單位正視他們的心聲,讓部落活化,「來吉」才是名副其實的招「來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