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五)鄒族木雕基因 面臨斷層危機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陳昱臻 專題報導】 2014-07-29
  • 圖說:里佳木雕坊大師傅方榮達堅持木雕工藝傳承。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里佳木雕坊大師傅方榮達堅持木雕工藝傳承。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鄒族木雕師浦匡宗傳承古老雕刻技法雕塑。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鄒族木雕師浦匡宗傳承古老雕刻技法雕塑。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山林生活給予鄒族部落豐富的創作靈感與生活體驗,孕育出許多在地工藝家,藝術隨手拈來,路旁的大石頭、木塊,都是他們的創作素材,也是部落工藝家發想靈感的最佳觸媒。儘管現代鄒族人生活隨時空改變,但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木雕技藝,卻根深柢固存在鄒族人的基因中,傳承保留傳統雕刻技法的念頭時時浮現他們心頭,衷心希望鄒族的下一代不能忘根。

木雕記錄祖先智慧 浦匡宗盼傳承

走進阿里山來吉部落拉烏斯工作室,迎著風飄來陣陣香樟木香氣,香氣原來是來自於工作室主人浦匡宗創作的木雕作品;浦大哥順著香樟木的紋理,一手俐落地雕刻出貓頭鷹的羽毛,一邊訴說著鄒族人與貓頭鷹的故事。

半路出家學習木雕技術的浦匡宗,原是林務局鐵路養護工,維修鐵軌、更換枕木的工作一做20幾年。工作閒暇時,他以部落隨處可得的孟宗竹與桂竹進行創作,剖竹、染色後,用來編織及雕刻。在浦匡宗粗黑的雙手下,不僅編出實用的傳統竹籃、竹簍,傳承老祖宗的打獵工作,近期更編織一隻隻色彩斑斕、栩栩如生的蝴蝶和蜻蜓。浦匡宗心心念念記掛著老祖宗智慧的傳承,他說:「小朋友都要知道老前輩的東西,不能忘記鄒族文化的根。」

來吉部落是藝術家的故鄉,但八八風災不僅摧毀了藝術家的工作室,更摧毀了藝術創作的夢想。浦匡宗娓娓道來,原本部落有20幾位石雕與木雕工藝家,但八八風災對心靈的衝擊,沖散了藝術創作的動力,多人因而放棄創作。但浦匡宗卻堅持下去,重拾雕刻刀,以鄒族的報喜鳥貓頭鷹為主要題材,也雕些鄒族的英雄故事,他透露,希望透過木雕讓大家認識鄒族有趣的神話傳說。

除了木雕外,浦匡宗也就地取材,使用山芙蓉的樹皮編製背帶。浦匡宗說,在鄒族人心目中,山芙蓉有避邪的作用,因此早期族人要出征打仗時,都會配戴山芙蓉樹皮,希望保佑戰士平安回來。山芙蓉的樹皮具有韌性,編製的背帶非常耐重,因此鄒族人又習慣以柔軟的山芙蓉樹皮製作竹簍背帶,用額頭背著竹簍上山打獵去,耐重又不會痛。

會不會想把木雕技藝傳給年輕人?浦匡宗失落的說:「當然想,但年輕人不喜歡玩這個,大多不願意學習。」他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回到部落,學習老祖宗傳下來的木雕、竹編技藝,傳承鄒族人的智慧,也讓更多人認識鄒族文化。

里佳木雕工坊 雕刀記錄部落文化

走在嘉義阿里山最深山的里佳部落,主要道路上,每隔數公尺就有一座藝術造型街燈,燈柱以原木打造,外表布滿刀法粗獷的雕刻圖案,每當夜間街燈亮起,便散發濃濃的原民風。木雕,是鄒族的傳統文化之一。

里佳部落的木雕工坊已成立6年,目前有5位成員,除了傳承部落木雕手藝,也常參加比賽,激發創意,提升技藝。他們的作品在全台木雕市場頗受歡迎,常造成搶購風潮。

木雕坊大師傅方榮達,頭髮花白,握起雕刻刀,一挖一挑,刀法熟練有力,木頭上不久便出現一枝在風中翻飛的蓮葉。他表示,比起大刀闊斧的一般原住民木雕,里佳較傾向雕工精細的「工筆畫」風格,多中小形制,又採用從當地深山砍伐的珍貴牛樟木,在木雕市場獨樹一幟,所以很受歡迎。

表現原民人物造型和生活習俗的作品,曾風行一時;然而市場多變,必須開發新題材。方榮達無奈表示,因應市場需求,目前的創作大多跳脫原民題材,其中以蓮花、蘭花最受歡迎;而記錄部落文化的作品,只能用在公共建物中。目前木雕教室內擺放著幾塊烏心石木板,雕出松鼠、藍腹鷴、山豬、編織農具、原民頭像等圖案,即是為建造中的部落活動中心所創作的作品。

方榮達表示,木雕是耗時、耗力、耗神的工作,一個作品,少說要3天才能完成,很難當成營生主業。擔憂部落木雕技藝斷層,他很希望有更多年輕人投入,傳承寶貴的原民藝術。

部落另一位資深木雕家達妮芙(音譯),因為雙手受傷開刀,已封刀多時。曾是部落第一位駐村藝術家的達妮芙,目前是嘉娜民宿4位「百藝」(Bai,阿嬤)之一,談起喜歡的木雕,便眼中放光。她說,喜歡用鄒族戰祭和農耕題材,分別表現鄒族男子和女子的形象。她的作品大部分已被收購,目前在部落僅存兩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