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二)老有所終 永久屋面臨新考驗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陳昱臻 專題報導】 2014-07-26
  • 圖說:鄒族青年表演傳統舞蹈的舞團,傳承鄒族文化。 人間社記者蘇清文攝

  • 圖說:位在逐鹿社區正中央的鄒族傳統涼亭,是部落文化中心。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社區家徽。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長治百合部落園區「心靈耕地」規劃者,也是產銷班班長柯信雄,望著北大武山原鄉所在地,娓娓道出他的夢想。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逐鹿社區老鷹獵兔家徽,展現鄒族獵戰文化。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逐鹿社區的「長毛公公」雕像,一手遙指阿里山,傳達「莫忘原鄉阿里山」的叮嚀。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逐鹿社區家徽。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逐鹿社區家徽。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逐鹿社區家徽。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逐鹿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尚峰。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在逐鹿社區某個角落,一尊翹首遠望的「長毛公公」塑像矗立在嶄新的永久屋旁,全身作鄒族勇士打扮,一手遙指阿里山,似乎在傳達「莫忘原鄉阿里山」的叮嚀。

遷居永久屋部落的住民,幾乎都得面臨適應全新生活環境的巨大衝擊。尤其大半生定居山林的年長者,早已習慣天寬地闊、有田可耕、有獸可獵、以山林為家的自在生活,一旦遷居平地,活動空間受壓縮,宛如沒了雙腳,失去行動自由;尤其失去耕地,生活沒有重心,更是「了無生趣」。新屋落成或許可以無畏風雨,然而年長者心靈的巨大失落,要用什麼填補呢?

傳承自然農法 百合部落重建心靈原鄉

「我想號召更多年輕人回歸部落,憑友善耕作、自然農法養活一家人,這樣既可長伴父母和子女身邊,減少獨居老人和隔代教養的社會問題,也可以保留部落的傳統智慧。」長治百合部落園區「心靈耕地」規劃者,也是產銷班班長的柯信雄,望著北大武山原鄉所在地,娓娓道出他的夢想。

柯信雄是多次登上媒體的「佳暮救災四英雄」之一,在莫拉克風災中失去家園、被迫遷居永久屋的他,褪下英雄光環,為了家人的生計,為了族人的未來,為了傳統文化的延續,決定以守為攻,守護家園,終日與泥土、作物「搏感情」,找出一條生路,希望族人即使無法回轉原鄉,也能在心靈耕地重建心靈原鄉。

「這塊6.7公頃的耕地,為長者帶來心靈療癒的神奇效用。」柯信雄說,遷村平地後,最不能適應的是部落長輩,他們一直對山上的老家懷抱著「鄉愁」。承接心靈耕地後,他決定請長老出面當「教練」,教導年輕人用傳統的耕作方式,種植長者熟悉的作物,老人家在耕作中重溫山中的生活模式,終於重展笑顏,也因種出純天然有機的農產品,有了經濟收入。

柯信雄指著一小塊苧麻田指出,在一場喪禮上,他曾問一位長者,如果「忘記呼吸了」(意指往生),最放不下的是什麼。那位擅長編織的長者告訴他,最擔心手工編織傳承無人。他聞言後,頓感部落文化失傳的巨大恐慌,於是找出部落僅存的一部織布機,開設編織教室,號召多位懂編織的耆老為年輕人授課,拼湊每個人的記憶,希望保留珍貴的魯凱編織文化。

柯信雄說,苧麻纖維可以編製衣、鞋、麻繩,「種苧麻,代表一種記憶和傳承,讓山中的傳統和永久屋的生活,在這塊心靈耕地上緊密連結,長者的心靈也可獲得安頓。」

數典莫忘祖 逐鹿社區處處文化圖騰

安置阿里山鄒族8大部落災民的逐鹿社區,原址是鄒族祖先狩獵梅花鹿的傳統獵場,也是和漢人交易的處所,社區取名「逐鹿」,向祖先致意,社區內道路也以「梅花一路」、「梅花二路」命名,提醒住民莫忘自己是「獵鹿的民族」。

「美觀的新住屋,整齊的道路,雖提供了安全處所,免去落石、土石流的風險,卻讓『山林的子民』失去和土地的連結。」逐鹿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尚峰表示,社區內60歲以上的長者近一成,他們無地可耕,活動空間遭壓縮,如何尋求心靈寄託,是刻不容緩的問題。

在風災中奮力從土石流中游上岸,撿回一條命的楊尚峰,非常珍惜現有的一切,然而他也舉自己年長的雙親為例,因為不習慣遠離熟悉的土地,明知老家危險,他們依然常吵著要回山上,甚至說就算只能住簡陋工寮,也心甘情願。楊尚峰不捨地說:「和土地的連結,就是和生命的連結,那種失去耕地的巨大失落,對長者是一種難以承受的折磨。」

為了讓社區長者對新環境有熟悉感,逐鹿社區處處可見獵鹿、戰祭等傳統鄒族文化圖騰。每戶人家的家徽,「原」味十足,除了造型繽紛的梅花鹿、山豬、黑熊、勇士,還有口銜火種的藍鵲、老鷹獵兔、小米豐收等圖像,一幅幅訴說著動人的神話故事。

社區正中央也保留一座仿達邦男子聚會所(kuba)的傳統涼亭(hufu),以茅草覆頂的純木造高腳屋,是成年男子接受教育訓練、討論公共事務、舉行戰祭的主要場所。此外每戶人家也在家屋旁搭建分享亭,花架下擺設可以歇腳的桌椅,桌上的點心可自由取用,充分傳達源自茶山部落的鄒族「分享」文化。

楊尚峰表示,之前社區先設置老人日間照護中心,讓長者定期相聚,聯絡感情;之後又引進編織班資源,年長者可以在編織班交流傳統編織技藝,宛如回到過往,成品又可展售,對家計不無小補。

此外,目前在展演廳定期表演傳統舞蹈的舞團,也邀請年長者出面指導。除了講解舞蹈的意涵和神話故事,還要示範動作,既傳承文化,又活動肢體,長者更有自信了。這些安排,讓遠離山林的長者暫時恢復活力,也加深了對社區的認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