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三)感恩互助 攜手同心過難關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陳昱臻 專題報導】 2014-07-27
  • 圖說:這組暱稱「班長豬」的木雕,由工藝坊班長陳秀雄發想,不論是揉皮術製作的背心,或用鳥羽染色加工製成的三色羽毛球,都來自鄒族傳統,手工非常精細,由許多部落媽媽一針一線共同完成。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來吉工藝師陳秀雄細膩雕刻每一隻山豬。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來吉木雕工藝師鄭櫻為每隻小櫻豬上保護漆。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可以放在手中把玩、頭大身小的Q版山豬,暱稱「小櫻豬」,則是鄭櫻母女攜手推出的作品。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林姐」林矜媺以理加特產的咖啡饗客。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在鄒族世居的阿里山「藍色部落」里佳和「山豬部落」來吉,人情之美,尤讓人刻骨銘心。

里佳媳婦 凝聚村民向心力

「林姐,快帶我們去看螢火蟲!」「趙姐,還有空房嗎?拜託收留我一晚啦!」位在深山的里佳部落,天藍水淨,以觀星、賞螢而聞名,經營民宿的「趙姐」和「林姐」,好客的天性、隨緣的態度,加上溫馨的家庭式布置,幾乎和所有住宿的大大小小客人成為好朋友,屋子裡總是喧鬧歡笑不斷,不大的門面,已成為里佳的路標。

兩位阿嬤級的「趙姐」和「林姐」,都是里佳媳婦,比原住民更愛原住民,比里佳人更愛里佳。

擁有護理專業的「趙姐」趙翠蓮,30多年前派駐里佳衛生室;從事教育的「林姐」林矜媺,則來到里佳國小擔任代理老師。部落生活的不便不僅沒有嚇跑她們,還讓她們愛上純樸人情與美麗風光的世外桃源,先後嫁給在地的鄒族青年,成為道地「里佳人」,也致力讓里佳的星光、螢光更燦爛。

談起經營民宿的緣起,趙翠蓮說,好客的老公是職業軍人,假日喜愛邀約好朋友入深山共享山林美景,每星期都帶朋友來家裡作客,賢妻良母的她展現好手藝,常以一桌好菜招待朋友,儼然是免費的後備軍人招待所。常來的朋友不願白吃白喝,請她酌情收費,她才動念把住家稍作整修,開始當起「老闆娘」,依然維持溫馨家庭風。曾移居外地的林矜媺,20年前重返部落,和趙翠蓮再續前緣,經過莫拉克風災的革命情感,兩人一熱情、一溫婉,成為打理民宿的最佳夥伴。

八八風雨摧毀了里佳的聯外道路,瞬間成為孤島。「3個月的時間,村人展現超強向心力,不分你我,逃過水患的高麗菜、豬、雞全部拿出來集中分享,像辦流水席一樣。」在趙翠蓮溫暖的回憶中,已看不見5年前的風災陰影。

經歷這次農產品運送不出去的危機,趙翠蓮和林矜媺決定結合在地的「百藝(阿嬤)」成立百藝工房,從事小型農產品加工,除了里佳盛產的茶和筍,也推廣明日葉、愛玉、咖啡等有機農產品,讓產業加值,有了百藝工房當農特產銷售平台,村民的辛苦耕作便不會因交通中斷而血本無歸。即使第一年慘賠20多萬,2人依然堅持繼續運作,因為這是讓部落產業加值的轉機。

受母親影響喜歡編織的趙翠蓮,熱心推廣編織、麻線球和木雕,一心想將鄒族文化介紹給外人。而民宿更成為部落訊息交換中心,只要拜訪里佳的遊客想從事部落生活體驗,趙翠蓮和林矜媺立即媒合村民提供接駁、食宿和套裝行程,目前很多村民已成為導覽里佳好山好水的高手。

趙翠蓮特別分享部落另一項值得自豪的互助傳統─運作最少30年的「窮人銀行」──里佳儲蓄互助社。村民每月最少存100元,就可成為互助社社員,享受免抵押、免保證人的緊急低利貸款,還可分紅利,這種互助互惠的方式,曾幫很多村人度過經濟難關。為了便民,互助社辦公室緊鄰天主教堂,週日也開門服務,因為村民大多是天主教或基督教徒,做完禮拜後可以順便處理財務。

身為無給職理事的趙翠蓮說,由於制度健全、運作上軌道,在互信的基礎上,互助社至今少有糾紛,近年還成功推出健康保險,讓村民的生活更有保障。


分享文化 山豬帶來新希望

「風災時,山崩加上土石流,村中主要道路頓時成為『土石河』;土石流不僅毀了田地,也毀了住家,湧進我家的土石就有窗台高。」來吉社區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鄭秀琴,回憶起莫拉克帶給來吉的重創,餘悸猶存。她說,風災雖沒造成部落人員傷亡,卻有不少人因為走不出災難陰影而自戕,至今還有些村民一聽到颱風豪雨預報,憂鬱症就發作。

走一趟阿里山來吉部落,村口有巨石雕刻彩繪的山豬迎賓,沿路羅列著表情各異、顏彩繽紛、充滿野趣的可愛造型山豬,有如欣賞一場以青山藍天為背景、以如茵綠草為舞台的迎賓秀,心中滿是小確幸,實在很難和5年前的災難畫面連結。讓人不禁想問:村民是如何走出傷痛的?

「山豬代表著分享、守護、勇氣和智慧。」鄭秀琴表示,祖先原本住在特富野,因追逐山豬發現現址,就此安家落戶,山豬因而成為部落吉祥物,傳承悠久的分享文化。八八風災後,崩落的巨石毀了家園,擅長手工藝的族人就地取材,號召族人一起把巨石打鑿、彩繪成Q版山豬,竟意外成為部落觀光亮點,「山豬部落」的美名自此傳開。

「我們的向心力很強!」來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武正清指出,風災後觀光客萎縮,村人齊心為部落找出路,轉而致力發展傳統木雕工藝,記錄部落的文化與生活。成立3年的「來吉部落工藝坊」,提供了10位素人木雕師在地就業的機會,以鄒族吉祥物山豬和貓頭鷹為作品主要題材,在專注的一雕一鑿中,也發揮療傷止痛的效用。以原木雕鑿的各式山豬工藝品,靜靜地見證來吉村民努力重生的艱辛。

走進工藝坊,樟木香撲鼻而來,四處是散落的木屑,工作檯上有許多半成品,一對對戴頭飾、穿皮背心的山豬爸爸和山豬媽媽非常搶眼。這組暱稱「班長豬」的木雕,由工藝坊班長陳秀雄發想,不論是揉皮術製作的背心,或用鳥羽染色加工製成的三色羽毛球,都來自鄒族傳統,手工非常精細,由許多部落媽媽一針一線共同完成。

陳秀雄是工藝坊的發想大師,也負責打樣,從一塊塊原木挖鑿出潛藏的靈魂,打造藝品雛形,身長不及5公分的「帶皮豬」,巧妙保留樹皮當山豬外衣,是他最新的創作。

另一種可以放在手中把玩、頭大身小的Q版山豬,暱稱「小櫻豬」,則是一對母女攜手推出的作品。媽媽鄭櫻表示,部落發展陷入困境時,平日喜歡畫畫的女兒畫出「小櫻豬」造型圖案,由手工細膩的她雕鑿成型,沒想到大受歡迎;更奇特的是,有自閉症的女兒逐漸痊癒,目前已能融入社會正常生活了。

這些形制偏小的木雕山豬,也意外落實了生態保育理念。鄭秀琴很有成就感地說,木雕師傅常到森林撿拾斷落的小樹枝當創作媒材,減少砍伐大樹,像「帶皮豬」直徑不足2公分,「用最少的材料,發揮最大效益,又可保護森林,很符合祖先和大地和平共生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