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八重建5週年 他們和她們的故事──看見部落新生命(一)漂鳥返鄉 為部落尋找新出路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陳昱臻 專題報導】 2014-07-25
  • 圖說:徐神維重新擁抱原民生活智慧。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一群熱愛傳統文化的鄒族青壯年,風災後返鄉組織「逐鹿車隊」,接駁來自各方的遊客上山踏青賞螢去,拚觀光、行銷原鄉之美。車隊負責人安宇朕(左一)。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帥氣活潑的安士宏(Moe’0 yasiungu)是「逐鹿車隊」最年輕的駕駛。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編按: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原住民以堅韌的生命力,辛苦走過莫拉克風災5年重建路,在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退場前夕,發出樂觀、自信的宣言。

5年前的父親節,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原民部落,小林滅村曾是許多人揮不去的夢魘。在重建會、民間公益團體相繼投入資源和部落住民努力下,家園重建已逐漸走出暗夜,初露曙光;然而心靈重建、文化傳承、產業發展等,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長期關懷小林村的藝人澎恰恰曾說:「如果無法走出災難陰影,年輕人如果不肯返回部落,那麼小林村會真的徹底消失!」在重建會正式退場前夕,記者實地走訪小林村等嘉、高、屏原民重建區,包括就地重建和永久屋部落,記錄部落住民為迎接「自力更生」所展現的生命力和可預見的難題。希望透過他們和她們的故事,凝聚部落和民間的蓬勃力量,勇敢為更好的明天而努力,一起揮一揮衣袖,和莫拉克的陰霾說再見。

(一)漂鳥返鄉 為部落尋找新出路

當家園殘破,出走的,是英雄;留下的,是聖人。

莫拉克重創原民部落,有的地貌巨變,有的因環境安全堪虞,村民遷居永久屋。即使家園毀損,山林失色,耕地不再,生計面臨困境,有不少原民仍選擇留守部落,更有流浪都市多年的遊子,災後如漂鳥返鄉,在廢墟或荒地上,和族人胼手胝足重建家園,為部落尋找新出路。

劫後餘生 葉春妮全心守護族人

爽朗的笑容,親切的話語,加上一副方框眼鏡和一頭棕黃頭髮,已過知命之年的葉春妮,是日光小林永久屋部落最有孩子緣的阿嬤,不論是自家孫輩或社區小孩,都喜歡窩在她家,左一聲「阿姨」,右一聲「春妮阿嬤」,宛如不收費的安親班,時時爆出純真的歡笑聲。

在小林出生長大的葉春妮,婚後和先生、小孩定居台中,擁有穩定的工作和幸福的生活;在小林滅村浩劫中,她痛失40多名親人,決定放棄月薪3萬的工作,返回部落,和倖存的親人、尤其是下一代相依相守,和族人一起為重建打拚。

提起讓小林滅村的「變色的父親節」,葉春妮忍不住落淚。她說,每逢重要節慶,她常會帶孩子返鄉,莫拉克風災那年她原本要回部落幫父親過節,因為二姊在電話中一直告訴她「雨太大,不要回來」,才讓她和孩子逃過一劫。災變發生後,她火速南下,在旗山整整守候了2天,等到的是包括數位至親的40多名親人埋骨土石流中,包括和她外貌最像、感情最好的二姊。

家破人亡的慘劇,曾讓葉春妮痛不欲生,後來她告訴自己,既然親人所剩無幾,「我一定要回小林,和他們相守在一起。」於是她舉家南遷,幫忙照顧失親的小孩,也參與社區重建工作。她說,每次在市場看到草仔粿,就會想起二姊,因為孩子們常說「好想念二姨的草仔粿」,目前她正在學做草仔粿,發願要把二姊獨特的手作滋味重新做出來!

走過迷惘歲月 徐神維重新擁抱原民生活智慧

「這是目前最夯的養生紅藜,幾千年來,我們都拿它來發酵釀小米酒,而且從根到葉,都有利用價值。」在長治百合永久屋部落的「心靈耕地」上,外人看來像一堆堆亂草的植物,每樣都是魯凱青年徐神維眼中的「寶」。

走過一人多高的樹籬,徐神維隨手摘下幾片樹葉,搓揉一番,放到鼻端嗅了嗅說:「這是肉桂,葉子可以泡茶、入菜,樹皮是上等的香料。」接著,他指著稍遠處一叢叢「枯木」說:「那是樹豆,剛採收完,營養價值很高喔,是我們原住民的『威而鋼』啦!」如數家珍的介紹中,隱約流露一股自豪。

1年多前,徐神維返鄉加入長治百合部落「心靈耕地」團隊,如新生兒般,從零開始,重新學習部落的傳統耕作方式。

徐神維坦言,自己曾經「眼中只有都市」,然而一顆心卻莫名懸盪著,直到災後回歸部落,向長老討教傳統自然農法,才發現自己長久以來放不下的其實是原鄉,「繞了一圈,更能感受傳統生活智慧的珍貴。」

徐神維帶著體驗「一日農夫」的訪客,在已長出南瓜藤的田畦上種下玉米種子,他表示,只種一種作物,「會被老人家罵」,因為蟲害一來,會血本無歸,和「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避險道理一樣。至於田中四處可見的長壽菊,他說,那是最好的天然除蟲劑,會讓芋頭和地瓜的剋星─線蟲自動退避三舍。

「原住民沒有強烈的『所有權』概念,比較喜歡『分享』,對人類、對萬物,用和平共生代替掠奪佔領。」徐神維津津樂道指出,傳統的原住民習慣以物易物,不懂得儲存食物,反而更能珍惜當下,和宇宙萬物和諧共存。

「祖先的生活智慧,其實很先進!」歷經出走,重新回歸的徐神維,對當前的「新」生活,展現篤定的自信。

逐鹿車隊 原民青年返鄉拚觀光

雙手穩健地掌握方向盤,行駛在阿里山的重巒疊翠間,一路上有說有笑地介紹鄒族產業和文化特色,及沿途的吊橋、瀑布美景,即使山路蜿蜒,過彎時會貼心地減慢速度,讓遊客享有優質的搭乘品質。一群熱愛傳統文化的鄒族青壯年,風災後返鄉組織「逐鹿車隊」,接駁來自各方的遊客上山踏青賞螢去,拚觀光、行銷原鄉之美。

車隊策劃人安宇朕,世居樂野部落,國中畢業即離鄉發展,原本在都市擔任行政工作。八八風災後,村民遷居位在阿里山公路旁的逐鹿社區永久屋部落,他決定返鄉與族人一起打拼,在原住民議員汪志敏提議下組織「逐鹿車隊」。

安宇朕說,八八風災後,阿里山部落聯外道路嚴重受損,即使後來修復通車,一遇豪大雨,便容易坍方,許多遊客因擔心路況不佳而卻步,部落青年有責任走出去行銷部落,把客人帶回來,讓大家看見部落原鄉之美。

為了走出精緻旅遊特色,規劃吸引人的套裝行程,逐鹿車隊成員也積極參與阿里山導覽志工培訓,透過扎實的導覽課程,學習更精準、深入地傳達鄒族的文化藝術特色。

帥氣活潑的安士宏(Moe’0 yasiungu)是「逐鹿車隊」最年輕的駕駛,熱愛籃球的他,國中即離開部落實現籃球夢,一路就讀新榮高中、台灣首府大學,都是籃球校隊好手。大學畢業後在便利超商工作,但他發現自己喜歡與人聊天的特質,決定回到部落,加入「逐鹿車隊」。

安士宏說,部落裡有好多鄒族的美麗寶藏,身為鄒族人,他希望把鄒族文化與山林之美介紹給遊客,也帶動部落觀光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