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佛光山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5-14
  • 圖說:舉辦「話說佛光山」活動,讓一路陪伴佛光山走來的信徒,也能講說他們與佛光山的一些因緣事蹟。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編案:佛光山自1967年5月16日開山以來,漫漫走過半世紀,今年適逢開山50週年,特刊載星雲大師此文,與讀者「話說佛光山」,細訴開山以來的點滴回憶與感動歷程。】


各位佛光人,大家平安吉祥!

佛光山自民國五十六年,也就是一九六七年開山至今,已經五十年了。過去我們忙於建寺,不曾舉辦開山十週年、二十週年紀念活動,只有出版過一些紀念刊物,供給大家瞭解。那麼值此佛光山開山五十週年之際,我就提出建議,於五月十四、十五、十六日三天,舉辦「話說佛光山」活動,讓所有歡喜與人分享的信徒,也能講說他們與佛光山的一些因緣事蹟。

過去,佛光山這一塊山坡地,溝渠縱橫交錯,水土流失嚴重,是越南佛教徒褚柏思夫婦所擁有,他們本想在此辦理海事專科學校,後因財務上發生困難而找我幫助。我雖然也沒有什麼力量,但想到他們是佛教徒,便與他們結緣。當然,夫婦倆很感動,就說要把位在大樹鄉麻竹園的這塊地送給我。恰巧,我也正好在尋找一塊比較大的土地建設佛教學院,因為原本設立在高雄壽山寺的壽山佛學院,一年一年招生下來,學生越來越多,空間已太小,難以再容納。

只是說,這一塊地雖有幾十公頃大,但到處都是溝渠,看不到平地。這還不要緊,橫豎想辦法克服,填土整治,慢慢建就好,反倒是龐大的經費要從哪裡來呢?

很了不起的,當時我們雖然沒有邀約信徒幫忙,但他們都做「不請之友」,主動地來協助。這當中,具有代表性的,例如:台南統一企業吳修齊先生說:「我有環球水泥幫助你。」高雄南豐鋼鐵公司潘孝銳先生說:「我要幫助你建寺院。」虹牌油漆的張雲罔雀女士也說:「你所有建寺的油漆都由我來奉獻。」

另外,正當我們在煩惱水源時,嘉義的吳大海先生說要幫忙建造一座水塔,後來我就將它命名為「大海之水」,作為紀念。還有,人稱「張媽媽」的日月光集團張姚宏影女士,對我們從事文化教育,也多所支持。

因為有這麼多早期發心的信徒參與,開山五十年來,現在佛光山的信徒已經有好幾百萬人,在全世界也有二、三百家別院、分院,並且都設立有佛光會,由在家信眾擔任檀教師、檀講師、督導、會長、祕書,共同推動人間佛教。尤其近年來,我們又建設有佛陀紀念館,許多偏遠地區的學校校長、老師、學生,因為與我們推動的「雲水書車」結緣,也都來到佛館擔任義工,為大家服務。甚至佛光山平日往來的人眾頗多,最教人掛念的就是廚房燒煮飯菜,但每天也都有許多義工前來協助,供給萬人飯食。

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就有力量,就能成功。但我深刻地感覺到,五十年來,佛光山所以能有那麼多的助緣,是因為秉持一個原則:不要錢。縱使有錢,也都是用在建大學、辦報紙、辦電台,利益社會。目前光是大學就辦了五所,如:美國西來大學、菲律賓光明大學、澳洲南天大學、台灣佛光大學及南華大學。
說到教育,早期我為了發展佛教,辦理中國佛教研究院,在財力不足的情況下,也曾經發心於不二門旁的「果樂齋」煮麵,供應遊客使用,一天下來,也能煮上幾十鍋,大家都吃得不亦樂乎。

話再說來,大學的開支相當龐大,儘管信徒都很熱心護持「百萬人興學運動」,每月贊助大學一百元,但是有時候我心裡也會覺得很不捨,畢竟賺錢並不是那麼容易。看到信徒們不顧一切地出錢出力,幫助我們在全世界建寺弘法,甚至希望兒子、孫子都能傳承自己的信仰,那股為教的熱忱,真是教人感動。

過去我並不喜歡「貧僧」這個稱號,總覺得出家人心懷三千大千世界,何必說窮?但現在我也自稱「貧僧」了,因為回顧自己這一生,我什麼都沒有,既沒有向人要過錢,也沒有餘過錢;既沒有跑過銀行,也沒有什麼房產、地產,一切都是信徒的,都是大家的,都是十方的。總歸一句,都是「十方來,十方去,共成十方事;萬人施,萬人捨,同結萬人緣」。

關於「話說佛光山」活動,因為信徒人多,不得辦法一一發請帖邀請,五月初,我們會在《人間福報》上發表啟事,將節目時間、內容向各位報告,再請大家關注。

估計屆時每天都會有好幾萬人上山,在飯食上,我們將提倡簡食,如有招待不周之處,也請大家諒解。至於活動地點,一路從佛光山如來殿、大雄寶殿、雲居樓,到藏經樓、到佛陀紀念館,你參加這一場、他參加那一場,總之是大家一起「話說佛光山」。

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佛光山是一個團隊,重視集體創作。因此,連續三天的「話說佛光山」活動,我們不特別邀請什麼有名望、地位的人來參加,信徒大眾都是平等的,男女老少都是一樣的,來到這裡的人就是佛弟子,就是佛光人,就是護法信徒。歡迎各位光臨,我也在山上恭候大家。謝謝你們,祝福你們,等待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