詮釋《佛法真義》 覺培法師:學佛是打破框架
【人間社記者 謝宿鳳 馬來西亞仁嘉隆報導】 2019-05-05
  • 圖說:馬來西亞「2019年人間佛教閱讀研討會」主題論壇二,與談人覺多法師(左起)、覺培法師、鄭石岩,接受主持人沈明信的提問。 人間社記者法宣攝

  • 圖說:覺培法師釐清學佛者對一些論述的迷思。 人間社記者侯雅倫攝

  • 圖說:覺多法師解說「一」就是多、就是一切的觀念。 人間社記者侯雅倫攝

  • 圖說:鄭石岩說:世事無常,所以決心很重要。有決心才能去應對無常。 人間社記者侯雅倫攝

馬來西亞「2019年人間佛教閱讀研討會」主題論壇二,主辦單位邀請人間佛教讀書會執行長覺培法師、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副秘書長覺多法師及國際佛光會檀教師鄭石岩,與大家分享星雲大師在《佛法真義》中,對佛法的詮釋與影響。

3位主講人分別針對「不二法門」、「了生脫死」、「菩薩道與解脫道」以及「頓漸平等」等4個議題,分享了各自看法。

談到不二法門,覺培法師表示,這個世界很多事情就是一,不是二的。

覺培法師以自己為例,他年輕時,父母從家鄉前往國外探望他的時候,他感到非常高興與期待;但是,當父母要回去了,他就感到非常的不捨與難過。「當時,我覺得相聚是一回事,而分離則是另一回事。」

「當我們明白了佛法以及不二法門後,我就明白了相聚和分離其實是一回事,而不是兩回事。也就是說,不二法門就是從一個果去了解因的過程,相聚的因造就了分離的果,開心的因造就了難過的果,在了解生命的全貌後,我們就不會隨著起舞,因而活得更自在。」

覺培法師說,這就好比生與死、花開和花謝、真和假,眾生好生惡死,因花開而開心,也因花謝而傷心。實際上,花開與花謝、生與死、真和假、善與惡都是生命的全貌,是同一期的生命,不是說你喜歡這個或不喜歡那個,而那個就會不存在。

對於不二法門,鄭石岩說:「了脫生死與不二法門是貫通的。」在佛教經典《無量壽經》裡提到,無論一個人的生命在什麼時候結束,無量壽永遠存在,他不會因為一個人往生而消失。

他以曾經接觸過的臨終關懷病例,指出30多年前,推動臨終關懷活動時,在接觸的絕症病人中,有些對生死抱持著非常樂觀的態度,但是有的卻只有抱怨。

他曾接觸過一名商人,但此人對於自己患病非常悲憤,於是跟他說大師曾說的「生死不二」。何謂生死不二呢?

「這位商人在經營生意時,曾聘用過很多人,讓他們的家庭得以繼續生活。他在事業上不斷創新,對社會做出了貢獻。而這些做過的布施,就是來自無量壽,因此,星雲大師說,生跟死是不能分開的,若了脫生死則就超越生死了。」

在另外一個課題上,覺多法師分享佛教教義提到「一即是多」的時候,他表示,佛說:一即多、多即一。

覺多法師說,一等於一切,一等於多。他進一步解釋:一朵花,是一;一朵花,也是多。一朵花需要足夠的因緣才能開花,所以它是一,也是多。

他再以「大馬好」活動為例,那是一場活動,但是卻需要很多因緣來成就:需要大和尚為信徒皈依受戒、需要義工、需要表演者。若我們了解「一即是多」的佛理,我們就明白擁有因緣就擁有一切的道理,所以,我們必須廣結善緣,即使那只是一點點的因緣,我們都必須去爭取,才會造就很多因緣,有因緣就有真理,有真理就擁有一切。

因此他強調:「領悟了『一即是多』的教義,我們就可以打破框架,就可發掘無限量的可能。」

另外,提到「漸頓平等」之說,覺多法師以「惠能大師說: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種,見有遲疾,何名頓漸?法無頓漸,人有利鈍,故名頓漸」。說明頓漸之說是後人強加分別的,佛法是不用漸頓來分別。

至於漸頓之說,覺多法師提到《六祖壇經》裡,六祖大師說:「我,惠能不識字。」這可能是一種謙虛之言,所以在修行路上,必須轉法華,不要被法華所轉。

星雲大師為了鼓勵學佛者,要信徒直下承擔「我是佛」。然而每次講這句話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害怕,因為自己還不是佛,擔心會落入大妄語的毛病,到底「我是佛」的真正意涵是什麼呢?鄭石岩說:「我是佛,是決心的所在。」

鄭石岩表示,每個人都具有無量壽的永恆存在的佛性,每個人都可以成佛。

並分享唐朝一位求道者,千里迢迢去求媽祖,要媽祖教導他成佛之道。媽祖聽了後,回他:「你拋下自家的寶藏不顧,而來我這裡,但是我這裡根本沒有你要的東西。」那人聽了很奇怪,回問媽祖:「什麼是我自家的寶藏呢?」媽祖就回答他:「站在我前面的人。」這人頓時開悟。

「事事無常,決心很重要,決心有在的時候,我們才能去應對無常。」他表示,「我是佛」在日常生活裡面是重要的。

另外,覺培法師針對解脫道與菩薩道,提及佛陀不會告訴弟子這是解脫道,還是菩薩道。他說,在菩薩道發現了自己很多我執、法執,唯有破除強烈對我的執取,就能面對自己心中的恐懼與不安,在內心的調伏上,生活就會顯得安逸。

因此他強調「學佛是打破框架,而不是再陷入另一個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