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三好的善女人-黃施春菊
【文 / 心靄/心履】 2011-03-18
  「黃家大嫂人稱人誇」,不久前,在《人間通訊社》上,妙度法師的報導中曾讀到這樣的敘述,但畢竟沒接觸過,不知道到底好在那裡。
  3月10至14日支援關島校園英文講座,12日關島佛光山為黃府舉行滿七佛事,妙度法師與我共同帶領齋家禮拜一部《慈悲三昧水懺》,有親友及各界人士約60人出席參與,黃進佳於上卷結束時,代表家屬致謝詞。感謝佛光山各道場對亡妻的關心及助念佛事,多位不認識的法師,到病房握著她冰冷的手為其說法,讓他深感佛光人的殊勝;另也聽到他對大嫂的諸多讚美與感念。
  次日晚餐席上,再次聽到黃居士對夫人的一些回顧與記憶,更加深對春菊的認識。雖然不曾見面,對這樣一位善女人的生平點滴,已明白為何她那麼令人尊敬與懷念。她是長媳,平日對家務事鉅細靡遺,照顧全家人,平等關愛。偶有委屈,也從不向先生訴說,為顧及兄弟間的感情,寧願自己默默承受。
  黃家在關島經營免稅店多年,會計及銀行事務、三餐等大小事情,她都自己承擔。尤其對員工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那份關愛,與其說是員工,無寧說是母親對待子女一般。這也是為何其往生後,在大年初一,就有一些曾受過照顧的員工,跑來家裡致意。
  在關島佛光山,春菊的布施心是眾人皆知的。她出錢出力,廣結善緣,而週日共修後的廁所清洗,也是少不了她。
  最後一次住進醫院,春菊已知道回不了家了。而進佳從醫護人員口中,也知道這個消息。基於不忍之心,彼此都不願提起,進佳想了很久,終於開口了:「把心裡的話講出來,您會好受一些。」春菊開口第一句話就說:「我要用燒的!」接著她又重點的提起:「不要敲敲打打」、「要放在佛光山的道場」。說完,她伸出雙手,說了一句:「我感到好輕鬆啊!」
  令進佳銘感五內的一件事,就是讓他體會到佛光人的有情有義。春菊於5年前病發,到今年元月23日往生於台灣,桃園及桃竹苗區的佛光會員聞訊,紛紛組隊前往助念,尤其佛光山北區的法師素不相識,牽著春菊的手,對春菊百般慈悲開示,雖然她的手已是冰冷。
  無獨有偶,進佳的堂弟也在前後的時間往生,他就沒有春菊的善緣好運,親友們參加兩場截然不同的往生告別式,猶如活生生在見證什麼是他們應該遵循的路!他們看到大嫂的示現人間60載,留給大家的是無盡的追思與提供後人學習的榜樣!
  她與進佳育有2子2女。跟隨著母親的腳步,他們也都來親近道場、護持三寶。二子稜棨更肩擔國際佛光會關島協會會長之職!父親交代長子稜凱日後要多擔待店裡工作,讓稜棨能專心推動佛光會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