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傳統與新意 用台灣文化創造百老匯
【人間社記者 薄培琦 台南報導】 2016-04-25
  • 圖說:尚和歌仔戲團長梁越玲(左二)、演藝界知名諧星澎恰恰(左一)、音樂劇導演曾慧誠(右二)、《釧兒》女主角張芳瑜(右一)四位不同背景的人,因為一齣歌仔戲演出的音樂劇,彼此有了深刻的生命交流。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澎恰恰與《釧兒》女主角張芳瑜現場合唱。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梁越玲即席演唱著名七字調「身騎白馬走三關」贏得熱烈掌聲。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尚和歌仔戲團長梁越玲(左)與副團長一起吟唱。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曾慧誠導演(右一)表示,音樂劇是表演藝術很好的入門元素。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佛光山南台別院邀請梁越玲、張芳瑜、澎恰恰,演說如何用台灣文化創造屬於我們的百老匯,說說唱唱間輕鬆介紹醞釀20年的感人故事,台上台下互動熱絡。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佛光山南台別院講座「如何用台灣文化創造屬於我們的百老匯」,台下座無虛席。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任教於大成國中的表驗藝術老師張思婷,現場提出希望曾導演能考慮把這齣融合本土文化的音樂劇帶進國中小,讓學童得以欣賞台灣在地文化。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唐朝民間故事傳奇人物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故事,是傳統戲劇重要戲碼之一,尚和歌仔戲團長梁越玲、演藝界知名諧星澎恰恰、音樂劇導演曾慧誠、《釧兒》女主角張芳瑜這四位不同背景的人,因為一齣歌仔戲演出的音樂劇,彼此有了深刻的生命交流。4月23日晚間,幾人於佛光山南台別院熱情分享「如何用台灣文化創造屬於我們的百老匯」,說說唱唱間,輕鬆介紹醞釀了20年的感人故事,梁越玲、張芳瑜、澎恰恰並現場示範,即席演唱著名七字調身騎白馬走三關、草戒指等歌曲,台上台下互動熱絡。

尚和歌仔戲團長梁越玲感性分享說,歌仔戲的演出重點是演員的表情作工,音樂劇卻是不同段落的演員及工作人員串起來,寫劇本是一個開端,後續的每一個環節搭配都是重點,劇中用中文寫歌詞是一大挑戰,特別令人感動。

張芳瑜在劇中飾演釧兒,歌聲非常乾淨,時而清亮時而渾厚,高亢與低吟穿插其間,難度非常高,描繪細膩感情意味濃厚,劇中的曲子也是張芳瑜唱過最難的歌。她透露,其實在排練演唱過程中,她時常邊唱邊哭,忍不住落淚。澎恰恰適時搭腔說,他在寫的時候就哭了,引起一陣笑場。

澎恰恰從小就喜愛歌仔戲、布袋戲,特別喜愛「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故事。從踏入演藝界至今,以此故事編過無數劇本,不同版本穿插於電視劇、短劇、綜藝節目,隨著澎恰恰經歷歲月淬鍊也愈趨成熟。《釧兒》這齣感人戲劇,2015年榮獲衛武營藝戲劇旗艦作品,今年以音樂劇音樂會呈現。任教於大成國中的表演藝術老師張思婷,也是《釧兒》的粉絲,現場提出希望導演曾慧誠能考慮把這齣融合本土文化的音樂劇帶向國中小,讓學童得以欣賞台灣在地的文化。

曾慧誠表示,音樂劇是表演藝術很好的入門,以往在國外的經驗,音樂劇看到的都是踢踏舞等節奏,從來沒有想過裡面會有歌仔戲的穿插。這齣戲劇帶給他很大的啟發,國人一直想學西方文化,卻不能贏過西方,也許,就這一齣使用東方元素,台語、歌仔戲的語言而成的音樂劇,會是台灣文化的百老匯。

閩南語撰寫歌詞需要押韻,文詞與意涵須兼顧,這也是《釧兒》音樂劇的挑戰,但是現場梁越玲吟唱,柔美的音律和押韻,與會大眾聽得如癡如醉:「釧兒啊!釧兒啊!是平貴回來了,一生戎馬兵慌,思念伴月光,人不解甲,馬不離鞍,千里迎北風,回到初相逢,寒窯慰紅妝。葉已黃,花已葬,暗夜已空花,奴~來回歸路上,癡等薛郎。風摧殘,雨欄柵,依寒窯寸步不忘,有話恐驚袂赴講,薛郎多保重….」這樣精采的音樂劇,與會聽眾應允澎恰恰邀約,期待親眼目睹,在熱情掌聲中圓滿今日講座。